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入仙武 > 第810章 错过了什么
    “非也,非也,本公之下不是你对手,但本公可有刘使君,有刘使君相助,袁本初你的河朔名将再非无敌矣!使君,你说可是?”

    面对邺侯的反问,管亥等人都生出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反是天公将军依然笑语吟吟,让刘大耳惊得差点跳脚起来。

    天公将军这话什么意思?是要使唤他刘大耳,还是要使唤他?

    需知,他刘大耳可不是别人的手下呢!

    可人在“城头”上,不得不低头,刘大耳也不敢反驳,脸色微微难看,勉强赔上笑脸,含糊应道,“将军所言甚是!”

    “使君莫怪,本公岂会亏待你,必叫你得偿所愿!”天公将军哈哈大笑,摇着羽扇,一派仙人姿态。

    “信你?你当我刘大耳这些年的盐都白吃了?”刘大耳面上连连应诺,心底冷笑不绝。

    那不是,人家都说吃的盐若能比走的路多,定然见多识广,为增长见识,他刘大耳这些年可没少吃盐巴。

    哼哼!

    ……

    “难道,我这些年的盐真白吃了?”

    虎牢关外,中军大营,刘大耳坐如针毡,左右各有关长生与豹头环眼汉子护持,虽然疑惑,却不妨他摆做大气架势,亦有几分虎踞龙盘之相。

    刘大耳座下,依次分左右排列,左边是邺侯袁本初、阳翟侯袁公路、冀州牧韩馥、兖州刺史刘岱、河内郡太守王匡等,右边是天公将军张角、广陵太守张超、济北太守鲍信等,共计一十八位诸侯,是为讨魏联盟。

    “哪来的野生小儿,手底人没几个,竟有胆坐上盟主之位?”

    但有人看不惯刘大耳大马金刀的样子,砰的一声,刘大耳座左边第二位的阳翟侯示意之下,一尊魁梧大将走了出来。

    这大将生的当真高大,身达丈二,大手长脚,手持两柄萱花大斧,威风赫赫,仿佛泰岳山神,给人撑天立地的感觉。

    正式淮南名将,纪灵!

    “刘大耳,你有多大能耐,敢坐盟主之位?”

    纪灵猛地一顿足,大地微微震动,微微倾斜身躯,如同泰岳倾倒,整座营帐都为他的威势所慑,笼罩在沉重的气机之中。

    “纪灵小儿,你敢与俺哥哥撒泼,知俺张翼德否?”

    刘大耳还不曾发怒,豹头环眼的汉子已经暴喝出声,声如巨雷,滚滚震动,营帐轰隆摇晃,迫人的威势散开,顿时将营帐内弄得七零八落,桌椅、花瓶等等器物飞起,摔得破碎。

    然而,诸侯能闻名天下,哪个是绣花枕头?当然都有真本事,不过微微一沉,便把身躯定住,任由身旁器物纷飞,自岿然不动。

    豹头环眼大汉对面,纪灵眼中闪过一丝惊骇,却勉强撑起场面,不愿退缩,冷笑道“这汉子,你的确有些气力,可打仗这种事可不是凭借两膀子力气就行的,否则大伙不用打仗,就用掰手腕决胜负好了!某家就问,你师从何处,寒窗几年,读过几本兵书,可知如何排兵布阵,可知如何应对骑兵,可知如何照料战马?”

    今日之前,纪灵还未必知晓豹头环眼汉子的大名。

    毕竟,刘大耳还在各路诸侯底下混饭吃,虽然有些薄名,奈何势力不大,也不被诸侯放在眼中,连带关长生与豹头环眼汉子也为世人小觑。

    可在豹头环眼汉子斗平了颜良,众人才知,世间原来还有这么一个猛将,这才略微重视。

    不过,也仅仅只是略微而已。

    正如前文说的,刘大耳手中有将无兵,连地盘都没一块,想凭三五人威慑诸侯,明显是想多了。

    这不,就有大将纪灵在阳翟侯的指使下,先来试探刘大耳的底线。

    至于刘大耳汉室宗亲的身份,对不住,这天下汉室宗亲太多,没有十万也有九万,有本事的没几个,破落户倒是一堆,全靠接济度日,连诸侯都被不少打着宗亲身份的人打过秋风,诸侯实在不能将他们放在眼中。

    被诸侯放在眼中的,是势力庞大的天公军!

    天公将军将刘大耳推上联盟盟主之位,各人正好相持不下,想想不如推个傀儡出来,这才勉强应了。

    所谓得偿心愿,却应在了这里……

    即便知晓可能被天公将军坑了,可为了这统领诸侯的名义,明知是陷阱,刘大耳也咬牙跳了进去。

    刘大耳不知,这盟主他做的是坐如针毡,又惊又喜,可人家邺侯袁本初却郁闷极了,总觉得轻易将盟主之位让出去,应该是错过了什么……

    “到底是什么呢?”邺侯纳闷不已,内心空落落的。

    “俺,俺没文化,了不起你读书多,俺怼不过你,大哥你说咋办吧么?”

    那厢,纪灵一通话,可将豹头环眼汉子听得两眼发晕,哑口无言,无辜地望向自家兄长。

    倒不是豹头环眼汉子不想反驳,而是实在不知如何反驳?

    要他砍砍杀杀还行,要问他排兵布阵、读过几本兵书,对不起,他书都没摸过,还兵书呢。排兵布阵是什么,需要么?不需要吧!人家向来可是有莽无谋,大军围剿之前一阵乱莽,先将主将先杀了,稳赢,还要排兵布阵干嘛?

    “三弟,不是大哥不帮你,这,这,大哥也不会啊!”刘大耳微微心痛,额头上冒出一层细汗。

    话说,豹头环眼汉子是没读过书,但他刘大耳却是不常读书,不是没有机会,而是他一门心思都在钻营如何经营势力。

    你要问他如何借力打力,如何浑水摸鱼,从各家诸侯手中卡点好处,刘大耳定能说得头头是道,若问他如何排兵布阵,他就坐蜡了。

    排兵布阵战这种事,有小弟就够了,还要什么大哥,不然人家干嘛当领导,当领导不就是为了使唤人?

    心慌意乱的两人可不曾注意,说起读书,关长生的胸膛抬得老高了,满脸自负,偏偏,他们就不曾看过来一眼,不然也能发现,他们兄弟仨人里,还是有文化人滴。

    “报,贼寇遣人搦战!”

    好在这时帐外突然响起一片鼓声,喊声大振,但有一名探子冲了进来,报上军

    情。

    “好!”

    刘大耳心神微振,面上却做着沉着“哪位将军愿意一战?”

    倒也拿出了几分盟主的架势,诸位诸侯心神一凛,才知有些小看了刘大耳,阳翟侯帐下又有一将站出。

    “卫将军李丰愿斩贼首,献于帐下!”

    汉室之中,诸将军以大将军为首,位列在三公之上,其下又有骠骑将军、车骑将军、卫将军,只在三公之下,九卿之上,有开府设官、预闻政务之权。

    可以说,卫将军一职可是了不得的大官。

    当然,此卫将军非诸侯之卫将军,诸侯之卫将军,哼哼,细数之下,帐内便不下十个,都是诸侯自封,刘大耳懒得一一记住,只管应下,也把桌案一拍。

    “好,我为将军壮行!”

    说罢,刘大耳叫人热酒一杯,正要斟下,李丰大手一挥,豪气道“酒且斟下,本将军去去就来!”

    只是,你说就说,无端端地横人家关长生干嘛?

    关长生胸中顿时生出一口郁气,欲吐难吐,差点闷死。

    却是,被传扬出来的,不止是豹头环眼汉子斗平颜良一事,还有他关长生温酒斩不得文丑一事,这名头传的,天下皆知,就不如何好听而已!

    咚咚咚!

    李丰才出了大帐,帐外顿时传来一阵山呼,便有探子回报“李丰将军大胜,三合之内斩敌马下。”

    阳翟侯顿时大喜,还不等自夸两句,帐外又传来一阵哗然,战鼓擂镭,金石急鸣,又一个探子冲了进来。

    “李丰将军被人斩了!”

    “是谁?”阳翟侯大怒,双掌用力,目光凶骇,直欲吃人,生生将桌案按塌下去。

    探子战战兢兢,勉强答道“是温侯吕奉先!”

    此言一出,大帐之内突然宁静下来,落针可闻。

    温侯吕奉先,五原郡九原县人,本是并州太守主薄,魏贼挟天子之后,令吕奉先前来帐下,先后以高官厚禄、美人爵位嘉许,任为亲信。

    吕奉先亦不负魏贼所望,扫群雄,威震九州,累建大功,得以封为温侯,更有天下第一武将之称。

    这等称呼可不是好事者谣传,而是实打实的名号,诸侯或多或少都在吕奉先手中吃过亏,因此忌惮。

    “难怪如此,难怪如此!”阳翟侯更听得吕奉先之名,囔囔自语,一屁股坐了下来,也怒火也不发了。

    而除吕奉先外,魏贼手下还有张文远、张儁乂、许仲康、典韦、夏侯妙才等五虎上将,诸葛武侯、郭奉孝、荀公达、荀文若、司马仲达、周公瑾等六奇士,兵多将广,实力雄厚,因此诸侯才要联盟。

    想及魏贼手中五虎上将,刘大耳心中也生出与邺侯相似的失落之感,如同错过了什么,怅然失神。

    但众人不做声,他却不能不做声,当即环视诸侯,问道“诸公谁敢一战?”

    先前他还问各人愿不愿战,此时却问敢不敢,实在是没得法子,要逼迫诸侯了。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