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二百四十七章 鬼灵秘镜
    



    没人和她解释过这居然还是个地方。



    “很惊讶?”大季钟渊牵着顾格桑的小手,询问道。



    “当然。”点点头,顾格桑道,“一会儿我们不会就要进入到那个镜子里头去吧?鬼婆婆难道是住在镜子里头回答谁谁谁最美的传说中的巫婆?”



    原谅顾格桑忍不住把魔镜和白雪公主这个童话故事结合起来。



    大季钟渊忍不住无语了个,他皱着眉头道:“……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什么谁谁谁最美,你从哪里知道这些的?”



    也难怪大季钟渊不晓得。



    安徒生童话之类的东西,用膝盖想也知道大季钟渊绝对不会主动去了解。



    “呃,没什么,忽然想到就说了。”也不想浪费这个时间和大季钟渊解释这些有的没的,干咳几声后,顾格桑忽然指向一个地方,转移话题道,“不过你确定咱们要找的地方是鬼灵秘镜吗?我怎么觉得我们现在越来越像走进一个森林里头。”



    真的不怪顾格桑会这么说。



    现如今他们所在的地方幽绿无比,旁边闪烁着点点荧光,前方更是树木遍布,这种地方怎么看也不会突兀的放进去一块秘镜,倒是很像那种荒野求生的场景。



    “就是要进入森林里头啊,进去后,你会发现里头有一个小木屋,木屋里头有个小房间,房间里头有个小仓库,仓库里头的楼梯有个地下室,地下室一打开,鬼灵秘境就在那儿,只要我们进去了,就能进入另一个空间,在那个空间里头,就能看见鬼婆婆。”



    大季钟渊说的头头是道。



    一脸懵然的听完一切的顾格桑:“……”



    忍不住发出自己的感慨,“看你的反应,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



    一副明显就很熟络的样子。



    “咳咳。”也不知道是哪句话戳中了大季钟渊,大季钟渊尴尬的干咳两声,“如夫人所说,本王确实不是第一次来了,夫人你也知道,本王……儿时……性格乖张,经常喜欢带着仆人晃晃悠悠,偶尔发现了这一块地方,见到鬼婆婆之后,便成了这里的常客。”



    顾格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怪不得你之前说你和鬼婆婆也有些渊源关系。”



    感情是因为还有这一茬事啊。



    还性格乖张呢……直接说调皮不懂事,闲不住就喜欢出去东搞西弄不行吗?非得把自己以前不懂事的行为说的那么冠冕堂皇。



    “不过,你现在离最后一次过去的时间是多久了?”顾格桑问道。



    沉吟一会儿,大季钟渊道,“应该也有蛮久了,算起来的话应该……”



    “有没有你认识我的时间久?”顾格桑问道,她对时间的概念也只有这个了。



    “那可着实长得多,本王掐指算了算,几十年应该还是有的。”



    顾格桑:……



    打扰了。



    几十年啊,认真想起来,貌似她和大季钟渊相处的时间还不到真正几年呢。



    想着想着,步伐已经随着大季钟渊一步一步踏入森林内部,到达最里头,果然如大季钟渊所说,顾格桑看见了一个小屋子,那小屋子布置奇特,旁边还弥漫着几丝似有似无的香味儿,这香味好闻的紧,不过轻轻一吸,就能让人平息心神,遇事安宁。



    “吱嘎”一声。



    小木屋与的门被大季钟渊缓缓推开,推开后,顾格桑惊奇的发现里头居然还有一堵墙,而墙上则又还有一道门。



    “那么惊讶做什么。”见此,大季钟渊忍不住轻笑一声,“本王不是和夫人你说过了,木屋里头还有一个小房间。”



    “我以为是单独的小房间来着。”摸摸鼻子,顾格桑心里忍不住小声的腹诽。



    明明就是大季钟渊他用词不当。



    直接说门她也不至于惊讶成这样。



    “行了,赶紧进去吧。”不想浪费时间,大季钟渊催促着顾格桑跟上他的步伐。



    “我们,就这么直接能打开?”顾格桑边走边不停从内心蔓延些许疑惑,她发现他们从刚刚到现在的步骤貌似都有些太简单了些,那个鬼婆婆在大季钟渊的嘴里不是应该是那种地位很崇高的人吗?



    既然地位很崇高,那见上一面一定不比三顾茅庐简单,怎么现如今看大季钟渊这动作,倒觉得这地方是菜市场似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你放心,真正难得在后头。”与顾格桑相处时间也不短了,大季钟渊哪里不晓得她内心的小九九,一眼就瞧出来她在想些什么,搂住顾格桑,大季钟渊道,“进去以后,夫人就知道什么叫难了,不过也不用畏惧,只要夫人你一直跟着本王,本王就绝不会让你受到半点危险。”



    “是是是。”后头的话顾格桑都已经不知道从大季钟渊的嘴里听到多少遍了,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她拽住大季钟渊的衣袖,“那老公你快些走,我怕待会儿时间不够,一天没法有个来回。”



    “恩。”



    “滴答,滴答。”进入到那个小房间后,映入眼帘的又是一堵墙……和一扇门,还有就是突如其来让人毛骨悚然的滴水声。



    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被连续三道门三堵墙吓到的顾格桑:“……”捏紧了大季钟渊的衣袖。



    “老公你不是说进去就是一个小仓库吗?”



    怎么还是一堵墙和一扇门?!



    “是啊。”点点头,大季钟渊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理直气壮道,“仓库也是个房间啊。”



    “那你怎么知道这个房间就是仓库的。”顾格桑道。



    大季钟渊摊摊手,一脸自然道,“因为上头写着啊。”



    说毕,指了指那堵墙上微小的几乎快看不见的两个字——仓库。



    快被打败和气笑的顾格桑:“……”已经无语到不知该用怎样的成语和语句来形容现在的心情。



    “好了,进去吧。”顾格桑实在受不了眼前这诡异的一幕,同样也忍受不了那个不知从哪里传来的滴水声,她大着胆子推开门,发现以后又有一堵墙和一扇门,只是那堵墙非常的矮小,大概只有之前那三堵墙一半的大小。



    推开门,发现这居然是个地下室的楼梯,那堵墙包围的一个小方格环境正是那个地下室。



    里头阴森森的,入口也只容得下一个人进去,还是的弯着腰那种,如果没有任何照明工具,顾格桑觉得自己恐怕寸步难行。



    “夫人请放心,本王会为你带路。”牵着顾格桑的手,大季钟渊猫着腰先下了去,他打了个响指,左手指尖因响指而冒出的火焰成为照明道具,虽说照明范围不大,但也能勉强让人看清眼前的路。



    “小心。”一手为顾格桑打着亮,一手牵着顾格桑小心翼翼的下来,大季钟渊在这种事上从未马虎过。



    “恩。”耳朵尖红红的应了一声,下去过后,顾格桑因为有些畏惧黑暗,躲在了大季钟渊的背后,几乎是黏着似的靠在他的肩膀上。



    实在不是她愿意丢脸的这么做,她本以为自己经过这么多事的锻炼,胆小的毛病或多或少也能更改不少,可一旦遇见黑暗,顾格桑才明白,恐惧这种东西是与生俱来的,哪怕你经历过再多的事,那也充其量只能说是改善,而并非完全忘记自己曾经的恐惧。



    “镜子,在哪儿?”感受到下头没有阶梯后,顾格桑小声的询问道。



    她不敢大声的发话,唯恐下头会有什么人听到。



    不过看得出这地下室应该蛮大,哪怕她尽可能把声音压得再低,隐隐约约依旧能听到自己的回声。



    “就在你旁边。”大季钟渊道。



    一个挥手,变戏法似的将左手指间的一撮小小的火光给点亮到地下室里所有的烛火灯架上,几乎是一眨眼,整个地下室灯火通明,烛光照亮了所有,顺便也照亮的顾格桑四周的墙壁——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毫无缝隙镜子的墙壁。



    里头出现了无数个顾格桑和大季钟渊,且里头无数个顾格桑和大季钟渊同样也看向镜子的其中一面看到了镜子里头继续照着无数个顾格桑和大季钟渊。



    不寒而栗的顾格桑:“……这,这就是鬼灵秘镜?”



    怎么感觉和古典里头看到的那些有些不同之处。



    不对,应该说是完全的截然不同!



    以前古典里头记载的鬼灵秘镜,真的就是个梳妆台一样外表精致,实际上流光溢彩的镜面,里头照不出人也照不出影子,整个镜子都散发着耀眼夺目的光芒。



    “是啊,怎么,你很失望?”



    “不不不。”摇摇头,顾格桑否认道,“不是失望,就是感觉看起来少了什么,另外就是……很诡异。”



    可能是镜子太多的缘故,反射跟不上现实的动作有延迟。



    每当顾格桑做出一个动作的时候,都会发现镜子里头做动作的她好像各自有着各自的灵魂,表情和神态也是各自各异。



    反正就是说不出的古怪。



    “咱们,现在要怎样进去?”咽了咽口水,顾格桑知道自己哪怕是胆怯面前的一切,也要勇敢的接受,她犹豫着向前迈出一步,试探着打算把手放在镜子上看看这镜子到底能不能让她接触。



    “啪嗒。”就在镜子被触摸到的一刻,镜面忽然碎了,里头的顾格桑和大季钟渊的面孔一瞬间变得扭曲起来,面目狰狞。



    倒吸了一口冷气,顾格桑后退了一步。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