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再遇小黄毛
    



    “走吧,老公。”将儿子抱起,顾格桑没法再继续等待下去。



    “好。”把原本要说的话咽下,大季钟渊觉得现如今一切还是以大事为重,先将宝宝的事情解决掉。



    ……



    医院。



    消毒水的味道有些刺鼻,对于医院顾格桑并不陌生,还没认识大季钟渊之前,顾格桑因为体质问题,也经常身体不好,与医院打交道的次数也是随着年龄的上涨呈上升趋势,然而在变成鬼魂后,这还是她第一次以这种模式来医院。



    刚进门的一刹那,身上就蓦地感受到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气。



    “怎么了?”大季钟渊倒是习惯了在阳界阴界来回行走,看到顾格桑表现出不适后,连忙扶住对方的身体,“是不是觉得体寒。”



    “恩。”点点头,顾格桑皱皱眉头,“奇怪了,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这很正常,鬼魂的重量原本就比人类轻,而医院的地下一楼又基本上是太平间,在里头躺着无数死尸的情况下,一般会有符咒镇压在那儿给守夜的人图个吉利,你现在的魂体和肉身暂时修炼的不是很到位,体寒也是在所难免。”



    说着,大季钟渊搂了搂顾格桑,给顾格桑一颗外表类似于糖果的东西,“吃这个吧,吃了以后,也许会好一点。”



    “这是什么?”顾格桑有些好奇。



    “红姜果。”大季钟渊道,“算是阴界的小零食,夫人吃下暖暖胃。虽然不能化解体寒,但至少能暂时抑制住,如果夫人实在忍受不了的话,可以在外头等我们,本王和执雷去去就回。”



    反正只是做个调查。



    阳界的医院到底不是阴界的医馆。



    大季钟渊信任不过。



    这次来到医院为的也只是想要一个检查,看看升升这具身体里头到底有什么毛病,等知道之后,再去阴界的医馆问问医师怎么治疗。



    “不用了。”摆摆手,顾格桑拢了拢自己的外套。



    不过就是冷一点而已,比起儿子的健康来说,还是儿子更重要点。



    “那好吧。”看顾格桑这么坚持,大季钟渊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他道,“你记着,进去以后如果还有什么问题,一定要及时向我报告。”



    他可不想来医院一趟,救了儿子丢了夫人。



    “恩恩,好。”顾格桑小鸡啄米般似的点点头保证道。



    取号,排队,一切都很顺理成章,还好今天是工作日,需要等待的时间也不用多久,外加上在这里还有以前顾格桑因为长期看病认识的一位医生朋友,很快,沐晨就被推向到调查室。



    进去之前,顾格桑所认识的那位医生朋友,也就是穆医生,他还非常严肃的批评了顾格桑与大季钟渊二人,穆医生年岁有些大了,顾格桑又是他从小看到大,教育起来完全不留情面:“人家孩子都晕倒了,你们怎么还不急不慢的,心脏病是会死人的知不知道,这种情况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要马上打120叫急救车,桑桑,你也是体质虚弱怎么对这种情况一点也不重视呢?”



    “对不起对不起。”顾格桑虽然有些憋屈,但面对穆医生依旧不敢反驳些什么。



    况且以正常人的思维来看,穆医生所说的内容的确也没多大毛病。



    “是我一时忽视了,不过还请医生好好看看我儿子吧,我知道穆医生你是这门科目的一把好手,以前多得你照顾,一直没来好好感谢过,下次有机会,一定请你吃饭。”顾格桑诚恳的道歉道。



    “倒不是吃饭不吃饭,只是人啊,身体是自己的,想要好好活着,就一定得爱惜自己的身体,至于你儿子……等一下。”穆医生说到一半忽然惊讶的瞪着顾格桑,他诧异道,“桑桑!?你有儿子了?”



    说毕,又看了眼沐晨。



    六岁儿童的大小,要真按顾格桑那样,岂不是顾格桑至少结婚都有六年了,但……年龄似乎不大对啊。



    “这,这,是穆医生你听错了吧?”因为一时口误险些造成大乱的顾格桑连忙摆手否认道,“我刚刚说的是我父母的儿子,也就是我的弟弟,是我父母前些年领养的。”



    反正升升对外也一直这么称呼,饶是有些对不起沐晨,但至少不会让众人起疑心。



    “……原来如此。”穆医生听完解释后掏掏耳朵。



    难道真的是自己年纪大了听力也不怎么好了?



    摇摇脑袋,穆医生跟着护士将沐晨推入医疗室。



    “你好像对那个医生很尊敬的样子。”环抱着胸口,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出声说话的大季钟渊挑挑眉,走到顾格桑跟前。



    顾格桑看着穆医生离开的方向,点了点头,“是啊,以前我身体不好的时候,都是他来我家看我的,他曾经是我们家的邻居,对我也很好,后来搬家了我身体又好了这才没什么联系。”



    万万没想到时隔几年后,居然还有劳烦穆医生的一天。



    “他好像主看心脏内科的,怎么,难道以前夫人也有心脏疾病?”大季钟渊有些担忧的看着顾格桑。



    “不是不是。”顾格桑摇摇头,“以前的我不过就是小毛病,比如说老是胆子小容易被吓着,吓着后就会手脚冰凉然后感冒发烧,这都是些小病,那个时候穆医生刚好又住在我家隔壁,时不时的就会带着东西来看我,久而久之,我们就熟了。”



    “是这样啊。”摸摸下巴,大季钟渊似乎在思虑些什么,忽然,他抬头看了眼顾格桑,问道,“夫人觉得这个医生靠得住吗?另外,之前岳父岳母不是已经给你办了葬礼,夫人就这样直接冲到旧日的熟人面前,不怕人家活见鬼?”



    “当然。”顾格桑想都不用想,立马回应道,“要是不靠谱,我怎么会推荐你们到这儿来,至于那个葬礼……”



    顾格桑皱着眉头想一想后道,“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之后这位穆医生就搬家了,之前葬礼的消息他应该还不知道,至于之后怎样……咱们走一步看一步吧。”



    “那心脏病能够痊愈治好吗?”执雷在旁小声的问道。



    虽说升升的**是沐晨执意要进入的,但如果这个**实在是承受不起外来的精神能力,执雷也只能想方设法的劝说沐晨不要再固执己见。



    顾格桑叹息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她也不是专门学这方面的,对这方面的了解甚至还不如在场的大季钟渊和执雷二人,唯一能够告诉他们的是,“治疗的周期一般还是较长,我们得做好心理准备。”



    “啪嗒。”上一句话刚说完,忽然,顾格桑听得一阵声响,再转过头猛地发现医院的灯管不知道被谁打碎。



    “呵呵呵,小美人,陪我坐一坐啊。”一个熟悉略微带着酒气的声音在顾格桑与大季钟渊二人耳畔响起,两人对视一眼,几乎是同时,都知道这个声音的对象出自于谁。



    “不坐?哼,别给脸不要脸,你知道我是谁吗?敢拒绝我,老子认识的名人一大堆,随便叫个过来就能一脚踩死你。”



    “这是不是……那天被老郭追着的那个男人?怎么在这里碰上啊。巧,太巧了……” 顾格桑悄悄的将大季钟渊拉至一边,小声的对着大季钟渊咬耳朵。



    “应该就是他了,弱虫一个,不足挂齿。”大季钟渊冷哼一声,眼里的轻蔑之意显而易见。



    拦下大季钟渊,顾格桑就怕大季钟渊不分场合的乱来:“你可不要急着动手,还是那句话,就算他是人渣,但他说到底依旧也还是个人。”



    是人,只要没死,大季钟渊就没法动他。



    “夫人觉得本王有那么蠢吗。”大季钟渊嗤笑一声,“放心,这种杂碎,本王亲自处理都觉得脏了自己的手。”



    “可……可一直看着他逍遥法外,到底也不是个办法,他一天不除,老郭那儿我们肯定一天也放心不下。”握了握拳头,想起老郭的遭遇,顾格桑就有些气急。



    把好好一个家庭逼得支离破碎,但这人渣却依旧在逍遥法外。



    “这是医院对吧?”大季钟渊忽然问了一个问题。



    “当然。”顾格桑觉得大季钟渊的这个问题问的有些莫名其妙,“你这不是废话吗?怎么,莫非你是……”想到什么了?



    后面的话顾格桑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大季钟渊就已经兀自将后头的话接上,“没错,本王想,这里既然是医院,那么医院自然就会有达官贵人住的贵宾医疗间,那小流氓不是说他自己有靠山谁也动不了他吗?你觉得调戏勾引市长老夫人这个罪名能不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你……”顾格桑诧异道。



    心里却已经明白了大季钟渊的做法。



    “执雷。”三人所在地方十分偏僻,只见大季钟渊贴在执雷耳畔不知道小声的再说些什么,一眨眼,执雷已经对大季钟渊的吩咐了然于胸的点点头,随后掐了个决,再一眨眼,执雷已经幻化成小黄毛的模样。



    “去吧。”拍拍执雷的肩,大季钟渊嘴角扬起了个颇为恶劣的笑容弧度。



    “你是想让执雷冒充那个小黄毛流氓,去打扰市长老夫人?”眨眨眼,顾格桑惊讶的问道。



    “对,所以接下来我们也不能闲着,刚好市长也在这里和他的夫人一起过来看病,你待会儿就假装迷路,跟在执雷所扮演的小黄毛后头,然后目睹他做的一切后,再大喊大叫引起医院下方所有人的注意,而本王现在则是去搞定那个小黄毛,让他消失一段时间,等到执雷脱身后再把他放出来。”



    一切计划大季钟渊已经想好。



    只等着实施。



    “可是,可是你是怎么知道这里有市长老夫人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