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二百三十二章 身死魂消
    



    青鹤拧着眉头,咬紧牙关维持住两个阵法的灵力,升升的魂魄在两个阵法的互相作用下,渐渐凝结,可好景不长,魂魄刚成型不到一分钟就有了再次消散的迹象。



    “这是怎么回事?”大季钟渊沉着脸问,绕是现在的他也看不出这里面的门路。



    顾格桑和沐晨也紧张的盯着青鹤看,青鹤眼看着升升的魂魄快要完全消散了,她眼神中闪过一抹决心,没回答大季钟渊的话,自顾自的收起了两个阵法,然后在升升魂魄快要完全消散的一瞬间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玉瓶,随后便运起最后的几丝灵力,将升升的魂魄收了进去。



    这一连串的动作做下来后,青鹤再也支撑不住,腿一软就要摔倒在地上。旁边一直关注着她的执雪快速的闪身上前,扶住了青鹤摇摇欲坠的身体。



    执雪往青鹤身体中缓缓渡过去了一些灵力,青鹤休息片刻后感觉好了许多,随后将装有升升残缺魂魄的玉瓶交到了顾格桑的手中。



    “王妃,殿下。升升的魂魄在经过上一次招魂后,本来就很脆弱。这次,幽幽又下了狠手,他的魂魄几乎快要消亡了。我拼命加持了两个阵法才堪堪将他的魂魄凝聚成形,可还是……”



    青鹤最后的话没有说出来,但所有人都看到了刚才的这一幕,知道结果是什么。



    沐晨从顾格桑手中拿过了玉瓶,像拿着一个珍惜宝贝一样抱在了怀里。他扬起干净的小脸看着青鹤,开口问:“青鹤阿姨,升升他,现在是真的死了吗?真的离开我的身边了吗?”



    看着沐晨小心翼翼抱着玉瓶,一脸受伤的模样,青鹤有些不忍心,她斟酌了一下语气然后开口:“小殿下,升升如今还不算真的离开你,你看,他现在的魂魄在我的玉瓶里温养着呢。”



    听到这话,沐晨眼前一亮:“那就是说他还有救了?”



    青鹤咬咬唇,还是点了下头:“方才没有完全的凝聚成功,肯定是我灵力不足,还有周围的阴气缘故,如果……”青鹤犹豫了好半响,纠结过后给出一个答应:“如果会阴界的话,我再将灵力提升上去一点,应该可以……”



    她最后可以两个字说的很轻,很显然,对这个方法她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但沐晨没有在意,他只知道,升升还有希望。他像是得到了自己失而复得的玩具一样,抱着玉瓶露出了一个不算太灿烂的笑容,但总归是笑了不是。



    “那青鹤阿姨,我们赶紧回阴界吧!”沐晨说着就要赶回阴界。



    顾格桑看着沐晨的模样,只觉得胸口处很闷,也很疼。她握着大季钟渊的手紧了紧,偏头看他:“钟渊……”



    顾格桑心里不好受,大季钟渊又何尝不是?虽然他经常看不惯沐晨的一些行为,他对他霸占他小妻子而有些吃醋,但沐晨说到底还是他的亲生儿子。又有哪一个父亲不疼爱自己孩子的?只是每一位父亲疼爱的方式不一样罢了。



    沐晨难受,大季钟渊也跟着难受。



    他搂住顾格桑,手放到她肩膀上拍了拍,带去一点安慰:“有希望总比没有希望的好。”



    “可是,我不忍心看到宝宝刚升出一点希望,又很快被打碎之后痛苦的模样。”顾格桑将头埋在大季钟渊胸膛上,死死的压低了声音。



    刚才青鹤的话让沐晨相信可以,但是她们都明白,在看到升升的魂魄已经淡化到快要看不出来的样子就知道,就算回了阴界,成功凝聚的概率也不过千分之一。



    青鹤如此做,只是不想让沐晨太过伤心而已。可是却没有想过,当沐晨的希望再次被打破时,又将会如何。



    “回阴界吧。”大季钟渊搂紧了顾格桑,然后看向青鹤,点了点头。



    一行人来的快,走的也快。顾格桑考虑到了顾爸爸顾妈妈回来看到升升不见后,还有家里面因为方才同幽幽的打斗而将家里弄的乱七八糟的一幕肯定会很意外,便让执雪,执风和执雷留了下来,先将屋子打扫一番恢复原样,再等顾爸爸顾妈妈回来后随口扯个慌解释一番。



    原本顾格桑也不想瞒着他们,可这件事实在是太大,升升虽然跟顾爸爸顾妈妈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她看得出来,两人对升升还是有感情的。若是忽然知道升升死亡的消息,怕是又会伤心许久。



    能瞒一会儿就瞒一会儿吧,顾格桑是这样想的。



    一行人回到阴界后,大季钟渊去处理幽幽死后的事情,还要去鬼神殿一趟,跟鬼神大人禀报。



    青鹤由于在阳界强力支撑两个阵法而导致了灵力消耗过大,回了房间休息调养,待再次恢复过后,再尝试凝聚升升的魂魄。



    沐晨在回到阴界后就抱着装有升升魂魄的玉瓶不撒手,无论顾格桑说什么,他都不听。



    以前他可是最听顾格桑的话的,可现在……



    对此,顾格桑也没有办法,只得等沐晨自己从这个事实里面走出来。



    眨眼间,几天之间已过,大季钟渊终于忙完了所有的事情回到夜王殿,和顾格桑一起,守着忽然变得不太爱说话的沐晨。而青鹤也趁着这几天的时间恢复到了全盛的时期。



    夜王殿里的阴气是很充足的,两个条件都具备的情况下,青鹤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从沐晨手中将玉瓶拿了过来,而后开启两大阵法,升升单薄的魂魄很快就从玉瓶中飘出来,自动的站到了两个阵法的中间。



    这个玉瓶是专门用来温养魂魄的,所以升升在这几天里,虽然魂体变得更加虚无缥缈了起来,但好在并没有消散。不过这也不是长久之计,玉瓶的作用再大,时间一久,升升的魂魄还是会彻底的消失。



    沐晨在看到升升的魂魄后,大大的眼睛骤然亮起来,双眼一错不错的盯着,而顾格桑在看到他这个样子后,心更加的疼起来。



    中央,青鹤拧眉盯着升升随时都要消散的魂魄,她深呼出了一口气,然后开始输入灵力,操纵着两大阵法,开始凝魂。



    可升升的魂魄实在是太脆弱了,稍微一触碰就会消散的那种,青鹤已经很努力了,她将两大阵法发挥到了极致,灵力也不要命一样的输送过去,可起到的效果却是微乎其微。



    升升在两大阵法的加持下,先是渐渐凝实了一点,可最后还是没成功,魂体越变越淡,最终彻底的消散在了空气中,身死魂消。



    在升升魂魄消散的那一刻,两个阵法破碎,青鹤脸色也变得苍白,她强撑着身子站定,然后看向沐晨,自责的低下了头:“对不起小殿下,我,尽力了……”



    沐晨没理会青鹤的话,他盯着升升魂魄消散的地方,缓缓走了过去,抬手,触碰到的却是一片空气。



    他脸上的小表情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上扬起来的嘴角渐渐消散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沉浸的面容。他终于感受到,他再也触碰不到升升了,再也看不到他对着自己傻傻的笑,而他再也不能和他一起玩耍了……



    这样想着,沐晨沉默中,身体里的灵气忽然有了暴动的迹象,他就站在那里,低着头,一副伤心过度的模样。



    顾格桑看不得沐晨如此样子,她心疼的想要上去抱住他,可察觉出不对劲儿的大季钟渊却是快速的将她拉住:“桑桑别过去。”他沉声说着,接着青鹤也感觉到了什么,往旁边移动了几步,而后就盯着沐晨看。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只见沐晨周身的灵力波动越来越厉害,不到片刻的时间,整个夜王殿都充满了灵力。



    若这些灵力只是单纯的存在话,大季钟渊还不会沉下脸来,可这周围的灵力却全都暴动不已,而沐晨身上散发出来的灵力还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仿佛随时都要冲破夜王殿。



    不能再任由灵力暴动下去了,不然会出大乱子的。



    大季钟渊将顾格桑交到执雪手中,让她照看着,然后上前去,企图阻止沐晨的异样。可还没等他走几步,沐晨忽然张开了双手,仰天大吼。



    那叫声就仿佛一把利剑一般,深深的刺入了顾格桑的心脏,她能从这叫声中听出沐晨对失去升升后的痛苦。她想要不顾一切的冲上去抱住沐晨,可执雪死死的拉住了她,不让她上前半步。



    随着沐晨叫声的爆发出来,他身上的灵力在顷刻间宣泄而出,暴动不安的灵力在瞬间朝着阴界席卷而去。



    大季钟渊想阻止,此时已经是来不及了。



    沐晨此时就像是一个行走的灵力源泉,他周身不断往外面冒着灵力,这些灵力纯净却又暴动不安。大季钟渊皱着眉头盯着沐晨,思考着该如何处理眼前的事情。



    而此时处在大殿里的青鹤却奇异的感觉刚才消耗一空的灵力在以极快的舒服恢复过来,片刻后,她竟感觉自己达到了全盛时期的状态,甚至比之前还要提升一点。



    而大季钟渊和执雪等人也感知到了如此情况。



    此时在夜王殿外,更加奇异的事情在快速发生着。沐晨的灵力在顷刻间便席卷了整个阴界。所到之处,各种灵果树疯狂成长,片刻间,阴界到处都张满了各种的灵果树,如果在此时走进阴界一看,还会以为走进了一片果树林!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