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大季钟渊回来
    



    顾格桑抬头就看到大季钟渊那张英俊,却带上了些疲惫的面容,原本这几天聚集的满腔担忧,幽怨的话想要说,可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全都泯灭在了肚子里,最终吐出一句话:“很累吗?”



    大季钟渊微微怔了一下,他想的是他这个小妻子在看到他之后可能会先来上一个思念的吻,可没想到她竟然一边摸自己的脸,一边说出这句话。



    顾格桑脸上心疼的神色显而易见,她见大季钟渊不说话,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忙问:“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是事情还没有处理完回来一趟就要走吗?”



    连续的问题加上她脸上越来越不好看的神色,大季钟渊没忍住笑了出来:“没想到,本王离开了几天,夫人的联想能力就变得这么强大了。”



    见他还有心情说笑,顾格桑白了他一眼:“到底怎么回事?快跟我说清楚了。”不过随着大季钟渊的笑,她仿佛被石头压住的心也放松了下来。



    大季钟渊将顾格桑直接抱起来走到床边,轻轻的放她下来,然后两人顺势就躺到了床上。顾格桑头枕着大季钟渊一条臂膀,双手环住他的腰,整个人就依偎在他怀里。



    “夫人刚才的问题,一个也没有发生。”大季钟渊笑着开口,同时一只手抚上顾格桑的脸颊,轻轻的捏了捏,却皱了下眉头:“夫人怎么消瘦的这么厉害?青鹤没有照顾好你?”



    “不是。”顾格桑白了他一眼,将他手拿开,又用幽怨的眼神盯着他:“青鹤照顾的很好。”



    “那夫人为何……”



    大季钟渊话还没说完就收到了顾格桑越来越幽怨的眼神:“还不都是因为你。”



    “因为我?”大季钟渊微微一怔。



    见他这个时候都还不明白,顾格桑有些生气的,刚才没发泄出来的情绪在这一刻有些没崩住。她垂了大季钟渊胸口一下:“你自己想想这都几天了?四天。”她伸出四根手指头在他面前比划。



    “你将我们母子扔在这里四天都没有回来看过,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吗?”



    顾格桑虽然很懂事,性格也较于温和,但这些并不代表她不会生气,她有时候还是会像一个小女生那样,对着爱的人发发小脾气,撒撒娇。



    大季钟渊见顾格桑像一个小怨妇一样对自己抱怨,微微有些心疼的同时嘴角的笑容无限放大,眉眼间也盛满了柔情。



    原来这四天不止他想念的不行,他的小妻子也很想自己,甚至这思恋之情比他的还要强烈。



    他有时忙于战事,无暇顾及到这一点。而顾格桑可是一直待在夜王殿,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他……



    顾格桑噼里啪啦将心中这几天存的话如同倒豆子一样全部倒出来后,抬眼竟看到了大季钟渊脸上的笑容,瞬间气的笑了出来:“你还在笑,我说的可是很严肃的!”



    “本王自然知道夫人很严肃。”大季钟渊笑着将顾格桑比划的小手团进他的大掌里,放在胸口的位置。



    “那你还笑。”顾格桑嘟着嘴,有些不满的说着,不过眉眼间却是带上了点点的笑意,显然情绪已经恢复了过来。只是这么久没见到大季钟渊,想撒撒娇而已。



    大季钟渊满脸笑意的盯着顾格桑看了一会儿,将她此时的一颦一笑都深深的印入了眼底,而后低头,冰冷的唇就朝着顾格桑的双唇印了上去。



    “你干什……”顾格桑惊了一下,想推开他,可大季钟渊欺身而上,不给她反抗的机会,顾格桑的声音渐渐的被淹没在了越来越激烈的吻里……



    沐晨是不跟顾格桑他们一起睡的,所以在第二天看到跟顾格桑手牵手一起出来的大季钟渊后,有点愣愣的用小手擦了擦眼睛,确认看到的是大季钟渊后,瘪瘪嘴说了一句:“你还知道回来啊!”



    这充满了小大人味道的一句话让顾格桑不禁莞尔一笑,她怎么听这句话有点跟她昨晚一样的幽怨呢?



    “宝宝,爸爸回来你不开心吗?”顾格桑走过去牵住沐晨的小手,笑着说着同大季钟渊一起去到了大殿。



    沐晨被顾格桑牵着,先是摇摇头,随后又点头,看的顾格桑一愣:“宝宝这是什么意思?”



    沐晨嘟着小嘴,双眼看着大季钟渊开口说到:“不高兴是不想看到他,高兴是因为麻麻你想看到他,你高兴了所以我就高兴。”



    顾格桑被他这句话说的有些哭笑不得:“你这孩子。”



    大季钟渊看了沐晨一眼后就移开了目光,没有故意的去跟他对上。在这几天里,他不得不承认除了想顾格桑外,还想了这个儿子。但总不能让他一个当父亲的主动去求和吧,这是不可能的事。



    再加上这个小子可不是一个善茬,他要是先求和的话,指不定要被他怎么笑话呢,所以他要拿出当父亲的威严来。



    青鹤和执雪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和沐晨说话的顾格桑,还有在旁边看着他们母子的大季钟渊。



    两人一喜,忙上前去:“殿下回来了!”



    大季钟渊抬起头看了两人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这几天和异党的战事,青鹤和执雪虽然在照顾顾格桑没有加入进去,但也了解了七七八八。如果不是事情解决了稍许,大季钟渊是没有时间回来的,现在看到他出现在这里,想必事情渐渐稳定了下来。



    并且看这样子,大季钟渊一大早就出现在大殿里,想必是昨天晚上回来的。



    青鹤再一看顾格桑脸上的灿烂笑容,还有些红润的脸色,瞬间就联想到了一些粉红的事情。看向执雪,执雪也望了过来,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揶揄的意思。



    看来昨晚她们的王妃夜生活过得很滋润啊,要不然怎么会这么高兴呢。



    “王妃,这几天里无论我怎么劝,怎么逗你开心都不见你脸上有任何的笑容,这殿下一回来就笑容满面的,看来还是殿下有办法啊。”青鹤大胆的开起了顾格桑的玩笑,调动了一些气氛。



    听到青鹤的话,顾格桑不知怎么的就联想到了昨晚,脸色快速的红了红,然后朝着大季钟渊瞪了一眼。



    昨晚这人不知道怎么回事,生生要了她好几次,要不是今早他用灵力调养了一下她的身子,估计她现在都还下不了床呢。



    “我想肯定是殿下施展了什么有意思的秘法,昨晚将我们的王妃逗开心了。”执雪也大起胆子迎合了青鹤的话,话里揶揄的意思逗得顾格桑脸色更红了。



    “好啊你们两个,平日里是不是我待你们太好了,都敢开我玩笑。”顾格桑洋装生气的瞪了她们两一眼,只不过脸上红润的样子让她装出来的凶意变得毫无威力。



    顾格桑高兴,青鹤和执雪两人也很高兴,他们可是见到大季钟渊不在时,他们王妃是如何样子的,看上去很是让人心疼。



    “就是王妃待我们太好了,所以我们才这么肆无忌惮的。”青鹤笑嘻嘻的回道。



    将三人的打笑尽收眼底的大季钟渊并没有责怪青鹤和执雪两人的出格话,反而勾起了唇角,显然昨晚在吃到心心念念了好几天的肉后,心情很是不错。



    三人话里隐藏的意思大家都懂,可沐晨却是听的云里雾里的。他拉住顾格桑的衣袖,睁着一双萌萌哒的眼睛天真的向她询问:“麻麻,他给你施了什么秘法呀?怎么我之前逗你笑你都没有这么开心过?”



    沐晨好奇的问,他也想要知道执雪阿姨口说说的秘法,如果他会的话,到时候麻麻要得不开心了他也可以用这个秘法来逗她开心。



    沐晨天真又纯洁的问话让顾格桑脸红了个彻底,她恶狠狠的瞪了执雪一眼,怪她在孩子面前乱说。



    “麻麻,你脸怎么这么红啊?是生病了吗?”沐晨见顾格桑越来越红的脸有些担忧,还伸出小手想要去碰顾格桑的额头。



    “没有,妈妈没有生病,妈妈是……”顾格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去解释这件事,想了半天后,最终败下阵来,然后向大季钟渊投去求助的目光。



    看顾格桑红着脸无措的样子,执雪和青鹤憋笑憋的实在是辛苦。她们的小殿下怎么如此可爱,还想学这秘法。



    他可知道,这秘法可非彼秘法,你现在可是学不会的……



    大季钟渊见小妻子投过来的求助目光和无奈的神色,嘴角上扬的弧度增大。他伸出手亲昵的揉了揉顾格桑的秀发后看向自己的儿子:“你当真想学?”



    沐晨虽然还对大季钟渊之前想要杀他和撵他走的态度有些介怀,但此时有关顾格桑,他还是点点头,表情很认真:“想学。”



    大季钟渊脸上的笑容顿时变得有些捉摸不透起来,他开口道:“想要学会的话,首先你需要找一个老婆。”



    话落,沐晨还没反应过来,顾格桑就狠狠的朝着大季钟渊的胸口锤了几下,羞愤道:“你乱说什么呢,宝宝还这么小。”



    大季钟渊抓住她的小拳头,笑容大含深意:“小又如何,他是个男人,迟早会找老婆的。”



    早点找到老婆,就早点离他们远一点。这是大季钟渊的想法,天天看到这个小崽子粘在顾格桑身上就一阵来气,早点出去成家多好。



    况且他们大季氏,成长速度可是很快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