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幽幽发怒
    



    看了祝宜有关异党的记忆后,大季钟渊便径直前往了鬼神殿,顾格桑待在夜王殿,没过多久的时间就听到执风传回来的消息——鬼神大人在得知此事后大怒,下令让大季钟渊以各种罪责为由,处置了一批在朝中地位不是特别高的异党。



    而这一举动也彻底的证明了,大季氏真的动手了。



    先下手为强,拿一群稍微弱的异党人开刀,大季钟渊的动作宛如雷霆之势,将这宛如打不死的臭蟑螂一般的异党给吓的生生沉静了好一会儿。



    不过很快,异党就在上位者的领导下发出了反击。



    只不过一两天的时间,阴界就彻底的翻腾起来,大季氏和异党的斗争放到了明面上来,形成两大势力的对立局面。



    大季钟渊亲自带兵,先是趁着这段出其不意时间杀了不少在朝中异党的走狗,给了异党极大的威慑力。而后又将利剑直直的对准了幽幽所在之地。



    有祝宜的记忆在,幽幽等人自然是再也藏不住马脚了,彻底的暴露了出来。



    在前线,大季钟渊和异党杀的不可开交,顾格桑待在夜王殿,心脏一直被吊着,担忧的紧。



    大季钟渊的消息顾格桑只能靠着执风时不时的传递回来,具体如何她也不太知晓。她好几次想去前线看看大季钟渊,可又怕自己的无能会拖了他的后退,只得听话的待在夜王殿。



    沐晨看顾格桑整日愁容满面的,有些心疼的跑过来安慰:“麻麻不要不开心啦,我那个臭爸爸会没事的,他那么厉害,连我都打不过,怎么可能会有事情嘛!”



    虽然沐晨不知晓异党,但他却明白,之前一直追捕他的鬼差就是异党派来的,害得他在阳界躲躲藏藏的,他恨死了。



    在他眼里,这些人就是坏人,而此时大季钟渊去杀坏,他可高兴了。



    沐晨奶声奶气的声音中带着关切,顾格桑听了一直压着的情绪果然好了不少,空出一些闲心来打趣他:“宝宝什么时候这么偏袒你爸爸了?之前还不是怎么看怎么跟他不对头吗?”



    “额……”沐晨愣了一下,接着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这不是偏袒,只是他这一次做的事情还是不错的。”



    “那宝宝现在对爸爸是不是改观了一点?觉得他还是很不错的?”顾格桑笑吟吟的看着他,循序渐进的诱导:“你看啊,爸爸现在是去打坏人了,为什么要打坏人呢?因为他要保护我们母子啊。所以呢,看在爸爸这么努力打坏人的份上,宝宝是不是也应该做一些表示?”



    被顾格桑轻柔的声音绕进去的沐晨眨了眨大眼睛,顺着问:“怎么表示?”



    见沐晨听进去了,顾格桑心里一喜,忙道:“等爸爸将坏人打跑了回来,宝宝就过去抱抱他好不好?就像你抱麻麻这样。”



    沐晨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然后有些扭捏道:“要是他真的将之前抓我的哪些坏人打跑了的话,我……我可以考虑考虑。”



    “这可是你答应妈妈的,不准反悔。”顾格桑摸了摸沐晨的小脑袋。



    “嗯。”沐晨乖巧的点了点头:“我不会反悔的,麻麻要是不信我们可以拉勾勾。”说完就伸出了手。



    顾格桑看着沐晨小小的手,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认真的看着自己,心中沉闷的心情瞬间就被这一幕给打消的无影无踪。



    “好!”顾格桑高兴一笑,同样伸出了手:“拉勾勾。”



    两个手指头勾在一起时,两个人都裂开嘴笑了起来。



    顾格桑在夜王殿担忧着外面的情况,而作为异党之首的蝠族女王幽幽,正在办公室里大发雷霆。



    “你告诉我,事情怎么会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为什么会提前这么快?”幽幽一张姣好的面容上此时表情狰狞,办公桌上的东西都被她发泄心中怒火的时候摔到了地上,办公室一片狼藉。



    幽幽本想打算着将大阈宸毅救出来后,利用他再给大季氏带去一些麻烦,而她则是腾出时间来做更多更充足的准备。可没想到,不仅大阈宸毅没救出来,潜心培养的祝宜也被抓住了,并且还背叛了她!



    此时的幽幽还不知道其实祝宜根本就没有说出有关异党的任何事情,是大季钟渊读取了她的记忆才直到的。



    现在大季氏的攻击越来越猛,异党慌忙做出调整抵挡,可还是损失了不少。这些异党人员可是她一直培养着的,一场暗战,几乎损失了她不少的兵力。



    这怎能不让她动怒?



    站在她面前的是裂魂,他看到幽幽如此模样,眉头紧蹙着,心中也很是不好受。



    大季钟渊的进攻宛如雷霆之势,靠哪些在朝中作威作福惯了的无能之辈根本难以抵挡,最近几次战役,还是他亲自出马才挽回一点局面,可也仅仅是一点。



    到了现在裂魂才发现,他们要是跟大季氏正面对上的话,讨不了多少好处。



    “幽幽……”裂魂思虑再三后开口想去安慰安慰,可刚叫出一个名字,幽幽就大声的打断了他,并且语气有些疯狂:“别这么叫我,你忘记我的身份了吗?我是你的女王大人!”



    每次幽幽生气或者遇到不顺的时候她都会这么说,裂魂虽然无奈,但只好顺着她的意思恭敬的叫了一声:“女王。”



    幽幽在办公室发了一通大脾气,同时对着裂魂将他骂了个狗血淋透,过了许久后她才稍微冷静下来。



    “大季钟渊还有什么动作?”她忍着怒气问。



    “暂时停了下来。”裂魂努力收敛住心神,回顾着之前的机场争斗做出总结:“他先后派人将我们安插在朝中不少的中低身份鬼灵给杀了不少,这是他最开始给我们的态度。之后又对我们安排在各地的鬼灵眼线给杀了个干净,现在埋伏在大季氏当中的眼线已经被杀了个精光,我们想要了解到大季氏内部的情况也很艰难了。”



    裂魂每说一句话,幽幽脸上愤怒的表情就多上三分,她一袭红衣妖艳,但此时却是被愤怒给包围着,就好似一个魔鬼般,摄人心神的厉害。



    许久的准备,竟然在走错一步后步步错,导致所有的布置在顷刻间化为了泡沫。



    幽幽不甘心,她就算拼死一搏也要大季钟渊感受到最痛苦的滋味儿!



    “你过来。”幽幽忽然对裂魂说到。



    被叫到名字的裂魂盯着幽幽看了一会儿,接着依言走过去。



    咻的一下,幽幽闪身快速的贴在了裂魂身上,她的双腿缠绕在他的腰间,她贴在他耳边吐气如兰:“你想看到我现在这幅模样吗?”



    裂魂虽然不知道幽幽想干什么,但他的忠心却是毋庸置疑的。他摇头,最不喜欢看到的便是幽幽之前的模样,他不想让她不开心,不快乐。



    看到裂魂的反应,幽幽伸出舌头,暧昧的含住了他的耳垂,一步步的诱拐道:“既然不想看到,那你替我做一件事,只要成功了,我就不会不高兴了。我甚至还会开心的大笑。”



    幽幽说话间吐出来的气流在裂魂脖颈处乱蹿,撩拨的他不由想起了别的来,可他还是努力保持着表情,沉声道:“女王,你不这样我也会心甘情愿为你做任何事情。”



    他的忠心是幽幽最喜欢的,她轻笑了一声:“好,我很喜欢。”接着她贴在他耳朵边上小声的说了几句,片刻后裂魂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



    “到时候我会想办法引她出来,之后的事情就完全靠你了!”幽幽转身坐到办公桌上,满脸邪魅笑意的盯着裂魂:“如果你成功的话,我会开心的简直要发疯。你会喜欢看到高兴样子的我,对吧?”



    裂魂回想着刚才幽幽跟他说的话,虽然这件事做起来很有难度,但如果能让她开心,他在所不辞。



    “是。”他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声音坚定。



    幽幽很满意裂魂的态度,她挥了挥手:“下去吧,我在这儿等你的好消息。”



    裂魂转身走后,幽幽盯着办公室的大门,笑容渐渐垮下去,之前那满脸怒气将姣好的脸色变得狰狞的样子又浮现了出来。她狠毒道:“大季钟渊,你别想好过!”



    大季钟渊是在出去后第四天才回来的,顾格桑数的清清楚楚,这四天里她可无时无刻不在执风这里关注着他的动向。



    虽然执风一直说大季钟渊平安无事,但她的心还是在牵挂着。



    大季钟渊进来的时候,顾格桑就坐在卧室的窗户边,透过窗户看阴界的夜晚景色。可能由于太入神,并没有注意到被推开的门和朝着她慢慢走进的大季钟渊。



    “哎。”顾格桑叹了口气,想着都这个时辰了,大季钟渊应该不会再回来,便想着起身去睡觉。可还没等她有所动作,她蓦的落进了一个并没有丝毫温度,却熟悉到让心安的怀抱里。



    “夫人为何叹气?”带着些低沉浑厚的声音响起,大季钟渊挑着眉,嘴角勾着,紧紧的搂着怀着的小妻子,贪婪的深吸她身上清新好闻的味道。



    这几日不见,他也甚是想念。只是异党行为很狡猾,他若是不一直盯着,会让前期的优势渐渐崩掉。而在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后,他便迫不及待的回了夜王殿,在大殿听到青鹤说顾格桑在房间里后,便直直的奔了过来。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