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一百八十章 王妃不是实验品
    



    “什么想法?”愁着时间和上古宝藏内部阵法机关的问题,顾格桑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



    “我认为……引出来的黑洞其实并非是真正的上古宝藏入口。”青鹤皱着眉头琢磨了一会儿才又开口说道:“又或者说是,发生了偏差,黑洞另一边并没有连接上上古宝藏。”



    “发生偏差?”众人看向青鹤。



    “是。”



    “可既然能通过我引出来,那这黑洞必然就会是上古宝藏入口无疑啊?”顾格桑眉头蹙的更紧了:“又怎会连接不上宝藏呢?”



    青鹤想了想,最终将原因归咎到了自己身上:“或许是我灵力不足的原因,引出来的黑洞出现了偏差。”停顿了下,想到之前的操作,更加确定了:“在最后我确实因为灵力消耗多大而出现了脱力,牵引黑洞时心有余力而不足。”



    青鹤和执雷两人的说法都有其充足的原因,顾格桑想到这点就不由的头疼的揪了揪大季钟渊的衣角,丧气到:“怪不得这宝藏上千年都没人开启过,刚起步还没进入到里面呢就困难重重。”



    大季钟渊看不得顾格桑如此丧气的模样,双手捧着她的小脸柔声安慰:“夫人对此事不必如此上心,现在阴界的时局还在本王的控制范围内,这么久以来,没有心脏本王不也一如既往的强大?”



    “可这不一样。”顾格桑撇嘴,却没有跟大季钟渊在这件事上争执,而是看向青鹤和执雷两人:“还有其他能顺利进入上古宝藏找回心脏的办法吗?”



    话刚问完,顾格桑就自顾自的摇头:“哪里还有什么办法,能用的都用了……”



    “王妃不用如此丧气,第一次进不去我们还可以尝试第二次,如此反复必定能摸清楚这其中隐藏的问题。”青鹤思索道:“虽然办法是麻烦了点,但总归是有一线希望的。”



    青鹤这么一说,执雷也觉得此话有理,不由附和点头:“一次次尝试,还是有机会的。”



    两人说的顾格桑都有些心动,三人都差点立即打算商讨下一次引出黑洞做准备,却没发现在青鹤开第一句口时脸色就沉下来的大季钟渊。



    “本王的王妃是你们拿来反复做实验的吗?”不大不小的一句反问将三人思绪打断,同时话语里的严重不悦的情绪大季钟渊更是表达的淋漓尽致。



    “殿下……”青鹤开口想说什么,却被大季钟渊一记眼刀扫过来,惊的冒出来的话头生生咽了下去。



    “你们只想着借助桑桑的鬼魂引出黑洞,却可曾想过每引出黑洞一次,本王的王妃就要受到牵引拉扯的痛苦?”大季钟渊在面对顾格桑身上的问题就变得格外的严肃,脸色都冰冷的不带一点颜色:“本王的王妃可不是实验品!”



    顾格桑在看到大季钟渊对青鹤执雷两人发脾气的样子时,心里顿时升起一股暖意,为她在他心里是第一位,最重要的一位而感到高兴。



    但同时,又有一些忧心。若是找不到上古宝藏,一些重要的事情根本就得不到任何的进展。



    “是青鹤考虑不周全。”被大季钟渊这一番训斥,青鹤也意识到在之前引出黑洞时顾格桑的反应表现,她有欠考虑。



    但,除了这个办法,他们也想不到其他能快速解决眼前这个问题的方法了。



    大季钟渊怒气显然还未消,他看着青鹤,话却是对着所有人说的:“宝藏,心脏固然重要,但要用这种不仅笨还要让桑桑承受痛苦的办法来,本王决不会允许!”



    “是……”众人小心翼翼的恭敬应下,谁也不敢在此时站出来触大季钟渊的眉头。



    反复引出黑洞来进入上古宝藏的话题在大季钟渊训斥一番后彻底结束。顾格桑看众人都缄口不言的样子,轻轻的拉了拉大季钟渊的衣角:“不用生这么大的气,他们也是为了能找到宝藏。”



    “所以就可以拿夫人的安危来做实验?”大季钟渊罕见的没有第一时间在顾格桑的说辞下彻底顺毛,口气中还残留着一丝怒意。



    “好啦好啦。”顾格桑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小脸贴在大季钟渊胸口像只软萌的小猫咪撒娇般蹭了蹭:“他们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这件事就此揭过啦!”为了熄灭掉大季钟渊心里的火,顾格桑还特意在话的结尾夸赞了一句:“我老公是最宽宏大度的了,一点小事不用放在心上。”



    大季钟渊是最耐不住顾格桑撒娇的,心里那点不愉快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好气又好笑的无奈伸手在她鼻梁上轻轻刮了刮:“本王这是在担忧和维护你的安全,夫人怎么一度为别人说话,一副胳膊肘往外拐的样子。”



    “我哪有啊!”顾格桑小声的反驳,认真纠正他的错误:“这叫站在最正确的角度说出最公正的话!”



    “是是是,夫人说的就是最正确最公正的话。”大季钟渊对这样子的顾格桑简直没有任何办法。



    “嗯,这个马屁拍的甚和我意。”顾格桑笑的眉眼弯弯,伸出食指在大季钟渊的胸膛上戳了戳:“以后诸如此类的话,还希望夜王殿下能信手拈来。毕竟你的王妃可是一个喜欢听马屁的人。”



    大季钟渊笑着握住她的食指,又将她又嫩又白的小手团进自己的大掌里握住,眼里宠溺和温柔几乎溢了出来:“好,本王一定将拍马屁这个技能点满。”



    见他一本正经说出这些话,顾格桑笑的嘴角都合不拢了,也暂时忘记了上古宝藏带来的烦恼。



    氛围在顾格桑有意的调节下逐渐恢复正常,而引出黑洞这个话题也就此掀过。



    青鹤这次消耗灵力过度,虽然已经恢复了几成过来,但还需要一点时间好好的调养,再加上之前的伤势也并没有完全恢复,便告退,下去调养了。



    执风四人也退出了别墅。



    偌大的别墅客厅里只剩下顾格桑和大季钟渊的两人。



    顾格桑像只小猫咪一般窝在大季钟渊怀里,正前方的电视里播放着目前最火的综艺节目,以往她是最爱看的,但现在她的注意力一点都没有被这些吸引。



    她手指缠绕上自己的一缕秀发,有一搭没一搭的围绕头发转着圈圈,之前她一心想着上古宝藏找回心脏的事,现下周围气氛一下安静下来,她忽然想到了鬼娃。



    离上次在别墅一别后,他们娘俩似乎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了。



    “钟渊,你说我们的宝宝现在在哪儿呢?”顾格桑抬起头盯着大季钟渊看。



    大季钟渊知道她这又是在思念鬼娃了,便轻柔的拍了拍她肩膀:“以他的性子,还不知道现在在哪儿惹祸呢。”



    “怎么会惹祸呢?宝宝这么乖巧的一个孩子。”顾格桑不满的对着大季钟渊翻了个白眼:“你就不能夸夸宝宝吗?”



    “夸?怎么夸?”大季钟渊呵呵笑了两声:“难道让本王夸他惹事惹得很好吗?”



    顾格桑在他胸口落下一拳,有些不悦:“宝宝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吗?他只是人小,还不太懂事。而且我们做父母的都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让他一个人流落在外。就算他惹出事也是我们做父母的责任。”



    “是,是本王不对。”大季钟渊道歉,将顾格桑抱紧了,下巴轻柔的抵在她的额角上:“是本王看事情太偏执了。”



    “你知道就好。”顾格桑哼出一声,接着声音软下来:“宝宝总是在外面不是个事,钟渊,尽快将宝宝找回来好不好?”



    “嗯。”大季钟渊轻点了下头,但随后又说到:“不过现在这小兔崽子是越来越厉害了,不仅能逃脱掉两方鬼差的追捕,还能将其戏耍的团团转。”



    “这证明咱家宝宝有本事!”顾格桑有些骄傲的扬了扬小脸,所有父母都对自己的孩子引以为傲的。



    大季钟渊却是失笑的摇摇头:“本王怕他再成长下去,本王都找不到他了。”



    “说的好像你现在就能找到宝宝似的。”顾格桑撇撇嘴,毫不犹豫的拆台。



    大季钟渊被顾格桑这句话拆台拆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嘴,只得温柔的笑笑不去计较。



    “宝宝在成长,但钟渊你可没有。”顾格桑忽然又辗转想到了心脏的事情,她认真的看着大季钟渊:“找不回心脏,钟渊你的实力始终是被限制的。”



    顾格桑又将话题引到了心脏上来,以为她还想着要反复引出黑洞来找出上古宝藏,有今天的例子,大季钟渊有些不想提这件事。



    但顾格桑却是继续说了下去:“等到宝宝成长起来了,你这个当爹的要是不如儿子,可真是丢死人了!”



    “本王会不如那小子吗?”大季钟渊板起脸不悦的看着顾格桑:“夫人未必把本王想的太弱了吧。”



    “我可没有这么想啊,我只是说出事实而已了。”顾格桑眨了眨眼,一派天真无辜的样:“你要是有心脏,那找宝宝回来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话虽如此,但夫人……”



    “所以啊,归根到底,你的心脏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了。”顾格桑如此打断大季钟渊的话,然后希冀的看着他:“钟渊,我们还是继续进入到上古宝藏里面,尽快找到你的心脏吧。如此一来,我们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宝宝找回来,不仅能让我们一家团聚,还能让你变成最强!”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