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提出开启宝藏
    



    大阈宸毅被鬼娃赶出门,站在门口,看着关上的房门,大阈宸毅沉了沉眸子,怅然的叹口气。



    这种不仅没有控制住小鬼头反而把自己搭进去,沦为傀儡,眼睁睁看着大季钟渊的妻子肉身和儿子在面前蹦跶的感觉,实在是让他有些想死。



    “罢了,一切听天命吧……”大阈宸毅痛苦的闭了闭眼,转身朝另一件卧房走去。



    经过这段日子的修养,青鹤的身子虽谈不上恢复如初,但也算得上恢复的很好,相比之前是好太多。



    顾格桑则在顾家陪着顾家父母呆了几天后,返回到别墅里。



    “王妃,叫我来是有什么事吗?”青鹤叩响房门,在得到回应后推门进屋。



    顾格桑坐在床上,手上拿着一本书看,见青鹤进来,放下书转而拉住了她的手:“没什么事,就关心关心你。青鹤,你身体恢复的如何?”



    “谢王妃关心,好多了。”青鹤展颜一笑,说道:“殿下也给我拿了不少珍灵药材,我的灵气已经恢复如初。”



    “那就好。”顾格桑也笑,但没笑一会儿便沉下了脸,显得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青鹤见了,不免有些担忧:“王妃有心事?”



    “嗯。”顾格桑没有隐瞒的点点头,接着叹口气:“我看钟渊近段日子有些忙,我担心他被这么多公事压着,会吃不消。”



    之前为了救顾格桑,大季钟渊甚至不惜动用格桑花阵,以自己的精血意图唤醒顾格桑,但却以失败告终。此后又进入灵犀梦境,再次耗费许多灵气。最后又为了救青鹤,全身的灵气所剩无几。



    顾格桑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近段日子又繁忙与公务,她真怕他的身体会撑不住。



    “异党最近有些不安分,殿下作为夜王,处理和镇压,这都是殿下分内的事。”青鹤顺着顾格桑的意思去安慰她:“不过,王妃也不要小瞧了殿下,殿下心里有一杆秤,该如何,他自会惦念的,王妃不必如此担心。”



    话虽是这么说,但每当看到大季钟渊回来时脸上都带着疲惫,顾格桑就忍不住的心疼。



    这人是她的丈夫,她一生的依靠。她爱他,自然不想看到他这么劳累的模样。



    “青鹤,钟渊他的心脏……”顾格桑突然提起这茬,青鹤愣了一下,随后才点头:“殿下出生没多久心脏就被窃,殿下也因此陷入沉睡。直到找到王妃您,殿下才有机会转醒。”



    说完,青鹤奇怪的看了顾格桑一眼:“王妃今日怎么提起这茬来了?”



    “我就是你们要找的灵魂残缺之人。”顾格桑盯着青鹤,突然认真又坚定道:“也是开启上古宝藏的入口。”



    话说到这里,青鹤怎么可能还不明白顾格桑的心思,她微微吃惊的看着顾格桑,反手握住她的手:“王妃,您想要……”



    “我想要开启上古宝藏,替钟渊寻回心脏。”顾格桑将青鹤没说完的话说出来。



    “青鹤,如果心脏寻回,钟渊便一定会变得更加强大,到时,他也会有更多的能力去对付异党,不用每天都把自己累的看起来很疲惫了。”顾格桑说的同时眼里溢满了温柔的微笑,她似乎已经看到大季钟渊找回心脏后强大的模样,不用再处处束缚着手脚。



    从青鹤这个角度看去,此时的顾格桑好像发生了某种的变化,但具体变化在哪儿,她也说不上来,只是感觉,王妃好像比平时,更懂得了些什么。



    “王妃,之前你怀着孕的时候,灵魂缺口已经浮现,当时我让你瞒着大家,是因为不想让你被发现后,可能会沦为大季氏开启宝藏的工具,又或者被有心人利用。”青鹤抿了下唇,继续道:“现在小殿下出生,而王妃您的灵魂缺口已完全打开,按理来说,如果没有其他意外,是可以开启上古宝藏的。”



    “那事不宜迟,青鹤,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准备开启上古宝藏了。”顾格桑面色一喜,语气有些急。



    青鹤皱了皱眉,她觉得自己有必要跟王妃讲清楚这件事下隐藏的危险。



    “王妃,上古宝藏谁都没有开启过,也对其不了解。《万神鬼事录》虽然指出您是魂缺之人,是开启上古宝藏的入口,但我们谁都不知道这中途会不会有问题,或者说,开启宝藏的前提,是不是就是要牺牲你来……”



    说道此处,青鹤便没有再说下去,她相信顾格桑会理解她话里的意思。



    顾格桑脸上的喜意一点点消失殆尽,但她不是因为怕会牺牲了自己,如果能找回大季钟渊的心脏,就算她要付出性命她也愿意。她担忧的,只是如果这中途出了意外,不仅没有开启宝藏,反而将自己赔了进去,那该怎么办?



    诚如青鹤所说,这里面暗藏着的危险才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



    “青鹤,你有办法通过我的魂魄找回钟渊的心脏吗?”顾格桑拧着眉盯着青鹤看了许久,随后才轻轻问道。



    “有是有……”青鹤迟疑了,她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告诉顾格桑。



    “那快说。”顾格桑抓住青鹤的手臂,眼里坚定的眼神让青鹤身子颤了颤。



    “王妃,你真决定了?开启上古宝藏若不如我们想象中的那么顺利,你可是……”青鹤还想再劝,顾格桑却是温柔笑着打断她:“凡事总有一定的风险,若是知道有了风险而不去做的话,那又怎么可能体验到成功后的喜悦呢?所谓先苦后甜,也是这么个道理。”



    大道理青鹤是说不过顾格桑的,她只知道,一旦将这个方法说出来,顾格桑肯定会缠着自己,要求为她施法开启上古宝藏。



    “青鹤!”见青鹤沉着脸不说话,顾格桑软的不行来硬的,她分析了一下眼前的局势:“你知道,如今因为宝宝的事情,异党蠢蠢欲动,钟渊不仅要心系异党,还要处理繁琐的杂事。如此长期下去,就算他再强大也会将自己累垮。但是如果寻找回心脏就不一样了!”



    顾格桑眼睛慢慢亮起来,也越说越有劲儿:“找回心脏,钟渊的实力肯定会来一个突飞猛进,到时,再把宝宝找回来,那异党就算再怎么嚣张,有钟渊在,想必就如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王妃……”青鹤看顾格桑说的眉飞色舞的样子,想开口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不知该如何说。



    “好了青鹤,你再阻止我,我可就要生气了。”顾格桑故意扳起了一张脸:“难道你就不像看到我刚才说的那幅画面吗?”



    我当然想啊,青鹤黯淡了一下眼神,心里想的却是,但是如果那副画面中少了一个人,那或许会成为一个永远都抹除不掉的伤痕。



    “行了,青鹤你别再犹犹豫豫的了,我自己都没什么好犹豫的。”顾格桑从床上下来,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待舒服的哼出一声后,转过身来看她:“我也不问你具体方法是什么了,反正近段日子你便开始准备开启上古宝藏的事宜吧,我也趁着这个时间将状态调整到最好。”



    都下了最后的通牒,青鹤知道,她再阻止,怕是真是会引起顾格桑的不满了。



    “罢了,既然《万神鬼事录》有这么记载,那我便相信一回!”青鹤缓缓吐出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平和下来,接着看向顾格桑:“那这件事要告诉殿下吗?毕竟……”



    “什么事要告诉本王?”



    大季钟渊突然传进来的声音将青鹤的话打断,青鹤莫名的颤了一下身子,大概是因为要将顾格桑置于不知的危险中有些心虚。



    大季钟渊走进房间后就上前将揽住搂住顾格桑的腰肢,将她带进自己怀里,语气温柔:“夫人可以说了吗?”



    顾格桑看了青鹤一眼,微微笑,对着大季钟渊平和道:“钟渊,我想让青鹤通过我的魂魄开启上古宝藏。”



    大季钟渊皱了下眉,笑容凝固在脸上,看了青鹤一眼,转而看向顾格桑,手上不由收紧了一些:“夫人,此事不急一时。”



    打还没结婚开始,无论是大季氏还是大季钟渊,都打着将来用顾格桑来开启上古宝藏的打算,只是当时还是活人的顾格桑灵魂并没有残缺,因此他们便寻找另外有魂缺之人。



    现在,顾格桑因为生下了鬼娃,灵魂缺口渐渐打开,成了真正的开启上古宝藏的最佳人选。



    开启上古宝藏就有机会找寻回心脏,本是件开心的事情,但大季钟渊却是在看到青鹤的神情后,却是高兴不起来。



    “青鹤,你如实告诉本王,是不是开启宝藏有什么危险?”



    顾格桑怕大季钟渊在了解后不允许自己这么做,便使劲儿给青鹤递眼色,不过她这些小动作都被大季钟渊收进眼底,脸色更下沉了几分。



    “夫人不用再打眼色了,本王都看到了。”大季钟渊扫她一眼,顾格桑一僵,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殿下……”青鹤看着大季钟渊,也看到了顾格桑的意思,犹豫片刻后,还是决定将心底的顾虑如实说出来。



    “你说王妃可能会有一些危险?”大季钟渊彻底沉下了脸,顾格桑见后,忙安抚:“钟渊,没事的。说不定事情也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危险,那《万神鬼事录》不也没提到要付出什么代价嘛。”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