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一百五十四章 疯狂的谣言
    



    有的人还真是胆子大,夜王的世子都敢动,阿柴走出大季钟渊办公室以后下楼的时候就碰上了执雪,执雪像是行色匆匆的模样,阿柴忍不住好奇,“怎么了?”



    执雪见是阿柴,深深吸了一口气才开口,“阴界说是有人发现了鬼娃使用符咒在市中心驱使凡人,现在阴界那边一群人闹的很凶,说是鬼娃冥顽不灵甚至想要伤害普通人,发出歼灭鬼娃声音的人不少,显然是有人在背后做什么了。”



    若是真的任由这种情况发展,后面会发生什么谁都不好说,阿柴脸上表情凝重了一点,执雪现在都快急哭了,“现在殿下对着小殿下不管不顾的,王妃也在昏睡,小殿下若是真的……”



    想到了刚才大季钟渊对自己说的,阿柴就伸手直接拍了拍执雪的肩膀,然后认真对她开口,“你戴上王妃的指环,和我一起去一趟阴界,”阿柴现在虽然是小女孩的模样,但是身上没有半点稚气,她冷冷说话,“我倒是想看看到底是群什么货色,真当小殿下背后是没人了!”



    惊讶的看了一眼阿柴,执雪没有犹豫太久,朝着她用力点头,“咱们两个,一起去阴界!”



    而此时大季钟渊缓缓将灯拿了起来,里面有顾格桑的影子若隐若现,他柔声开口,“我想进你的梦里面去,看看你到底在做什么美梦,美的连我都愿意不要?”



    说完之后就缓缓展开了阿柴塞给他的纸,手指隔空画着什么,隐隐约约的力量充盈着整间办公室,这种感觉一时间简直压迫感十足。



    大季钟渊眼神中带着点凛冽的颜色,他不说话,脸上没有多余的神情,掌心间的灵力凝聚在一起,却不想在最后一刻瞬间失控,逼得他哇的吐出一大口血。



    胸腔痛的厉害,大季钟渊眉头皱在了一起,口中鼻间一片惺甜。



    他……没有心脏。



    灯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晃动了一下,里面顾格桑的魂火跟着跳动两下,大季钟渊瞬间紧张,生生扛着喉咙里面的血腥气和胸腔传来的剧痛小心翼翼将灯收在怀中,缓缓闭上了眼。



    阴界那边现在闹腾的厉害,不少人在异党的挑唆下传着大季氏养了一个生性凶残邪恶的鬼娃,甚至连大季氏想要暗中培养这个鬼娃毁掉阴界的说话都有,现在在很多阴界的鬼灵中,这鬼娃是不管怎么样都不能继续让他活下去的。



    执雪手指上戴着顾格桑的指环,阿柴不能离开指环太远,在到了阴界的时候就听着这种言论层出不穷,忍无可忍,阿柴直接现身。



    他身边的执雪也是一脸冷漠,眼神中都带着冷意,“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你管我们说什么!”话题最开始就是集中在一个人身上然后散开的,这个人现在被一群人众星拱月的围着大概觉得自己有点飘,看都不堪来人是谁,“老子说了,大季家的那个种,是要毁掉整个阴界的东西!”



    “混账!”执雪掌心凭空划刃狠狠甩在了那人的身上,瞬间就看着他朝着人群直接摔了过去!



    一时间众人的视线都朝着这边看了过来,旋即就发现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身边带着一个小姑娘冷冷站在那里,两个人身上的气场都不容小觑。



    压人的厉害。



    阿柴缓步朝着前面走了过去,直到停在了那个男人身边,对方看着他,有些狼狈的吞了两下口水,然后颤巍巍的开口,“你……你要做什么!”



    “我问你,刚才你说的那些话,是谁让你说的。”阿柴不愿意和他废话,直接开门见山。



    这里来往的鬼灵都很多,不长时间就在这周围聚了一圈子的人,阿柴脸上的表情越发冷漠,她冷冷抿着嘴唇,“我劝你最好赶紧告诉我,要不然后面我能做什么出来,你绝对想象不到。”



    这话是从她一个小丫头的口中说出来的,却没多少人觉得违和,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很快就有人认出来了执雪的身份,“这,这是夜王殿下身边的鬼侍执雪大人!”



    此话一出,原本注意力放在阿柴和那个鬼灵身上的众人瞬间都集中看向了执雪,执雪面色冷淡没有半点表情,而倒在地上的那人现在浑身上下都开始发抖,他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今天居然会踢到夜王的铁板!



    阿柴却不允许他走神,狠狠的踹了男人一脚,然后直接踩住了他的手,“我再问你一遍,到底是谁让你传的这些话!”属哦剜之后眼睛就缓缓眯了起来,威胁的味道油然而生,男人一时间喉咙里面像是被塞住了什么东西了一样。



    看着对方的样子就觉得不耐烦,阿柴就加大了自己脚下的力度,听着男人发出杀猪一样的叫声也不松脚,“你要是再不说出来,我保证我今天能活生生踩断你的手!”



    不是威胁,阿柴是真的能做的出来,男人脸上此时已经是满脸菜色,最后连忙喘着粗气连声开口,“我,我说,大人,我说!”



    他呼吸急促,“是,是守城的县令大人,他,他找了我们这些人,然后答应我们,只要是把这些消息散播出来,他就给我们香火……大人,我该说的也都说了,您,您放过我!”



    守城县令?



    阿柴皱眉,然后收了脚在对方大腿上踹了一脚冷冷说话,“赶紧滚,被让我知道你下次还在这里说这些有的没的!”



    说完之后就走到了执雪身边,朝着她皱了一下眉头才说话,“我知道是谁了,守城县令……要是我没记错的话,这人应该是鬼丞相那边的人吧。”



    果然还是异党在作祟。



    执雪也叹气,“殿下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在王妃身上,对于小殿下关心不多,这倒是给了这些人钻空子的机会,”



    看了一眼周围议论纷纷的声音,她上前一步走到了中间,然后将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在了自己身上,“我是夜王殿下身边的四大鬼侍之一的执雪,我今天之所以来这里,就是想告诉各位,这段时间以来,这里所传的各种关于鬼娃害人的传闻,大多数都是有心之人故意为之,那鬼娃刚刚出世还不足月,就算是天赋异禀也绝对不会就开了祸害人这一窍的,”



    她眼神扫视一圈鬼灵,“而且你们现在都说鬼娃害人将来祸害阴界,我倒是想要问问你们,现在鬼娃有杀过一个人或者一只鬼么?”



    四周的人在听了他的话以后都忍不住面面相觑,没多长时间就在下面低声交谈,得到的结果确实是一个——没有。



    执雪淡笑,“夜王殿下和王妃都是心中有大义而且善良慈爱之人,他们的孩子,才刚刚出世,只受到过父母的熏陶,殿下和王妃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成为为祸两界的邪灵?请大家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一定可以尽快找到鬼娃,也能让他清清白白的站在这里和你们证明一下她自己是无辜的!”



    说完之后就转身带着阿柴离开。



    两个人决定去一次守城县令的府邸——鬼丞相已经算是明目张胆的异党,他们直接上去找人恐怕不妥当,而且容易打草惊蛇,所以两个人直接选择了去找一下那位守城县令,敲山震虎也好,让对方有点收敛也罢,总之不能继续让这一圈不明真相的鬼灵继续认为鬼娃有害人之心了。



    执雪手中攥着那枚白玉指环,转头看了一眼阿柴,“大人,我最近……总是能感觉的到,这异党背后,怕是,真的还有人。”她这也是猜测,执雪跟在大季钟渊身边的时间也不短了,多多少少也能接收到大季钟渊智商的佛光普照,其实这种想法她早就有了,但是苦于一直没有切入点就一直都在搁置。



    先是造反的大阈氏,大阈一倒,异党就接踵而来,说是巧合简直就是在糊弄小孩。



    今天思前想后,还是朝着阿柴说了出来。



    阿柴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个孩子,但是她活的时间可是要比执雪这些人加起来还要长,阿柴的眉头皱着,执雪这种想法,如果是真的的话,事情恐怕就要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复杂很多。



    两个人没有多纠结太久然后就到了守城县令的府前,头顶有蝙蝠飞过,阿柴看了一眼,执雪好奇,“怎么了?”



    阿柴摇摇头,“走吧,咱们先进去。”



    守城县令的府邸大的很,一进去侍卫仆人不少,排场也很大,执雪冷冷开口,“我要见县令。”



    守在门口的鬼差却拦住她,“抱歉大人,县令现在有事,恐怕无法见您。”



    此话一出,执雪的眉头就皱在了一起,对着她都敢推诿?刚要发作,然后就被阿柴抓住了手,阿柴是个小姑娘,她朝着侍卫甜甜的笑了一下,然后骤然冷下了眉宇,“大胆,你知道本座是谁么?本座想见县令,难道还需要你拦!”



    县令被个小姑娘突如其来放开的气场给吓了一跳,然后狐疑看他,“你……是谁?”



    阿柴从执雪手中拿了白玉指环,“我是鬼神娘娘的信物指环的戒灵,见此指环如见夜王王妃或鬼神娘娘,皇亲国戚面前你非但不行礼还敢阻拦,好大的胆子!”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