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一百四十四章 魂缺
    



    青鹤来这里的目的本来就是在于顾格桑的魂魄,但是没想到执雷也在,他要做的事情事做不了了,索性就和执雷坐在一起闲聊。



    “夜王殿下有没有提出来要去招小世子?”青鹤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就问了这么一句话,大季钟渊之前的态度很明显——他是要亲手杀了鬼娃的人,现在顾格桑陷入昏迷,他怎么可能会去分神找鬼娃?



    忍不住摇了摇头,然后就听着坐在她身边的执雷说话,“殿下最近都在想办法唤醒王妃,”:执雷指了指中间吃格桑花残阵,“殿下,原本想要借着格桑花来复活王妃的,但是没想到……”他眉头皱着一点,“没有成功。”



    听见了大季钟渊要拿着格桑花阵唤醒顾格桑,青鹤都愣了一下,“你说,夜王殿下他这次连格桑花阵都用上了?!”作为锁灵,活的时间也长,青鹤就算是不是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也差不多了,这格桑花阵到底是个什么样子都阵法她也清楚,只是没想到大季钟渊居然真的会拿着自己的血和命来想要救回顾格桑。



    “王妃他,有反应么?”青鹤皱了一下眉头,然后才问了一个重点。



    执雷摇摇头,没有任何用处。



    灵犀梦境……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灵犀梦境,除非陷入梦境的人自己努力挣扎出来啊,要不然这辈子就算是外力做到什么程度都是白搭,青鹤一时间失语,喉咙里面堵着千千万万的话想要说出来,但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办法开口。



    装着顾格桑魂魄的灯被放在了一边继续保护起来,两个人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随便聊了两句以后就站起来离开。



    几日无话,没什么大事,说白了事情几乎不是整个大季氏都在阳界阴界四处寻找着鬼娃,今天有线索明天没得,搞不好失手了还得被那个鬼精灵的鬼娃给捉弄一通,实在不是什么好差事。



    而大季钟渊经过几日的调养也渐渐恢复了身体,他依旧是没什么兴趣去找鬼娃,恨不得把所有心思都花在顾格桑身上,然后让对方早点醒过来。



    但是事与愿违,顾格桑的魂魄沉睡在灯盏中,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却就是没有一点要醒过来的迹象,大季钟渊就经常去灯前看一看,顺便念叨一会,想着从前顾格桑的笑,顾格桑的哭,还有她的小脾气,英容笑貌都在眼前,戳的大季钟渊心脏生疼生疼的。



    从执雷那里听来了灵犀梦境是让在梦境中的人陷入一个接着一个的梦境中,除非他本人能自己醒来——这一点给了大季钟渊启发,人的梦大多数都是来自于灵识,大季钟渊的想法格外干脆——他想要自己进入顾格桑的灵识,就算是没有办法带着顾格桑出来,起码也能去看一看他在做什么梦,她会不会怕,如果顾格桑害怕,自己不在她身边她该有多无助?



    大季钟渊小心翼翼的取出灯展,随后要尝试着进入顾格桑的灵识,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几经尝试居然都失败了。



    站在灯前,看着里面若隐若现燃烧着的魂火,大季钟渊脸上的表情有些勉强。



    无法进入灵识的可能性有很多——比如说他大季钟渊因为之前拿着精血催动格桑花阵的影响还没有彻底恢复,或者还有别的,但是大季钟渊还是直接干脆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个信息——那就是顾格桑现在可能拒绝任何人惊扰他。



    大季钟渊心中意难平,他想要尝试直接去破开,但是却被忽然进门的执雷和青鹤拦下。



    “殿下,您难道要硬破王妃的灵识?”作为锁灵,青鹤立刻反应过来了对方的意图。



    大季钟渊不说话,他掌心还燃着灵力,执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上前,“您现在身上的亏损还没有彻底补回来,如此大动干戈,殿下,您总要为您自己的身体着想……”



    也知道执雷是好意,大季钟渊就随手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然后转头认真看向青鹤,“你想要说什么?”



    听着青鹤的口气,大季钟渊算是明白了,自己可能刚才在无形之中害了顾格桑,果不其然,青鹤也是整理了一下自己乱七八糟的情绪,然后才开口,“王妃现在的魂魄脆弱的厉害,殿下的灵力霸道又强横,而且还是入侵王妃的灵识,如果一个不小心,很可能直接让王妃魂飞魄散!”



    一连串的话说出来,青鹤忍不住微微皱眉,魂飞魄散多少有些危言耸听的成分,但是她也是为了顾格桑好,现在大季钟渊每天都在顾格桑的魂魄附近转悠,这次甚至想要直接破开她的灵识,如果大季钟渊真的每日都这样子做的话,那顾格桑体内的魂缺是绝对瞒不了多久的。



    而且刚才大季钟渊的动作……青鹤的眉头不经意间皱起,她还是真的在担心自己做好的补丁会不会被大季钟渊盲目撞碎,现在上去检查和填补显然是不靠谱,青鹤决定避开执雷和大季钟渊这两个人再进行接下来的动作。



    ……



    当晚深夜,放着顾格桑魂魄密室的门被青鹤缓缓打开,她径直走向了那盏灯前。



    魂火在缓慢跳动,却隐隐约约有要熄灭的架势,青鹤清楚这是魂魄不稳定的缘故,也不知道现在顾格桑深深陷在这灵犀梦境中情况到底如何,她忍不住长长叹气,然后就伸手施法缓慢打开了灯的盖子想要把顾格桑的魂魄印出来。



    今天白天的时候,大季钟渊强行想要破开顾格桑灵识的 动作实在是太大,青鹤着实有点担心,大季钟渊会震动顾格桑的灵魂,然后直接导致灵魂缺口出现。



    她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也是想着先看一看这缺口出现没有,然后如果出现了,她要修补也得尽快。



    “王妃,”青鹤的声音低低的,“你的灵魂一直都在沉睡,我也没有办法能够帮着你苏醒……”



    青鹤的眼神凝视着这一盏灯,和顾格桑从前相处的朝朝暮暮就在眼前,她抿了一下嘴唇,其实上一次碰到执雷那次青鹤就是过来想要看看顾格桑身上灵魂缺口的补丁是否还完整,她苦笑了一下,然后才无奈开口,“我虽然是个锁灵,但是在这些方面却根本无计可施……王妃,我唯一能做的,现在恐怕就是帮您守好您身上的秘密了吧……”



    缓缓闭上了自己的眼睑,青鹤将顾格桑的魂魄引出来以后就有一股子青色的烟雾笼罩在顾格桑周身。



    而另外一边的房间内,大季钟渊隐隐约约感觉到了放着顾格桑魂魄的灯盏像是有人拿着灵力在动它一样,立马警觉的直起了身子。



    “谁这么大的胆子,”大季钟渊眉头皱起,脸上表情带着凛冽的煞气,“若是让本王知道,有人敢对桑桑不利……”狭长的眸子冷冷眯了一下,里面瞬间就迸射出寒光,他挥了袖子,片刻以后床上黑雾散尽在密室的门口露出了大季钟渊的身影。



    里面的青鹤也明显感觉到了来自外面的灵气波动,忍不住皱眉,但是顾格桑身上的魂缺修复还差最后一点才能完成,她咬咬牙,直接挥了袖子在门口加了一道结界,锁灵毕竟是锁灵,不管外面的来人来头有多大能耐多厉害,这结界多锁也绝对不可能是一时半会能破开多,青鹤掌心凝聚了一股子灵力,然后直直朝着顾格桑身上注入。



    外面的大季钟渊想要推门进去,却发现这门被人加了禁止,他冷着眸子仔细端详一下,随后才算是开清楚——这结界,居然是锁灵加的!



    青鹤?



    大季钟渊眉头缓缓皱起,不知道青鹤的葫芦里面到底是卖的什么药,他狠狠出手想要强行破开禁治,但是却一直都是收效甚微,大季钟渊忍不住咬牙切齿,心中也急的厉害,庆贺好端端的来这里,而且还设了密室,说是其中没有鬼是骗人。



    “青鹤……”大季钟渊口中喃喃出声,“你最好,别对着顾格桑做什么,要不然,我拿着你整个锁灵一族陪葬!”



    再厉害的结界,面前这人也是阴界的夜王,阻隔了大季钟渊一会,这结界最后总归是在夜王黑色的灵力下碎的不成样子。



    里面的青鹤听着动静,也觉得差不多了然后就收了手,护着顾格桑的魂魄缓缓回到盏中,她也长长吐出一口气,身上累极,像是被人给抽了力气一样,每次给顾格桑填补魂缺以后的毛病都随着她收手一样不落的席卷了她整个人。



    大季钟渊直接一挥手就毁了门,然后闯了进来,一眼就看见了里面瘫在地上都青鹤,还有被放在地上的灯盏,里面顾格桑的魂火还在亮着,显然没什么大的问题,大季钟渊也松了一口气,然后冷冷看向了坐在地上的青鹤。



    空气中还有青鹤灵力的味道,大季钟渊眼神凛冽,他狠狠一记眼刀射在青鹤身上,然后缓缓开口,“解释。”



    青鹤哪里有力气和他辩解,手指攥紧几下深深吸气,“我没有伤害王妃。”



    这不是大季钟渊想要听到的,只是眨眼间,他手就向前袭去攥住了青鹤的脖子,“解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