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一百四十章 鬼娃好委屈
    



    执雪送完了赵红珑的孩子当当去了阴界加入轮回就回来了,谁能想到一回来以后听见的消息就是王妃现在身死不算,就连魂魄都陷入了深深的昏迷中,说是不惊讶不难过是骗人的,如果从前执雪和顾格桑没有接触过,他只是会觉得这个王妃充其量就是受点夜王殿下的宠爱而已,但是当执雪真的和顾格桑相处下来之后,他才发现,这王妃本质上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人。



    顾格桑平时对人就温柔,对着她和青鹤更像是对闺蜜对朋友一样,执雪的心肠也不是铁打的,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好意?再加上连着一起帮着赵红珑做了那么多事情,执雪清楚只要是顾格桑想要推开她完全就可以什么都不管的,但是顾格桑没有,顾格桑的善良,顾格桑的坚韧还有睿智,这些执雪都看在了眼中。



    可是现在要告诉她,这么好的王妃,现在就连魂魄都陷入了沉睡中难以唤醒,执雪只觉得自己一时半会根本就办法适应。



    青鹤和她一起坐在沙发上面,这时候祝宜却抱着胳膊走了出来,她冷冷的看了一眼青鹤,随后才哂笑出声,“青鹤,你在装什么好人?”



    这话很难听,青鹤的脸色瞬间就拉了下来,执雪见状也站了起来,她冷冷看向祝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祝宜嗤笑,“这个?你不如去问问看你身边的青鹤,好好问问他,看看王妃为什么现在会成了这种模样!”



    说完之后就转身离开,这时候执雪才皱着眉头转身,“这个祝宜这次回来以后怎么这样啊?”再次坐在青鹤身边,“你别理她,这种小人……”最后四个字她说的声音很小,显然也是知道了祝宜身上不对劲的地方。



    只是这次青鹤没有和她一起说笑,青鹤抿着嘴唇沉默了好一会,然后才朝着执雪说话,“执雪,我想告诉你一个事情,但是你要答应我,别吧这件事情说出去,好么?”



    她脸上表情纠结,虽然青鹤知道自己不应该说出来,但是她觉得自己要是真的一直这样子憋下去,自己真的会发疯。



    执雪朝着他轻轻笑了一下,然后才开口,“放心吧,我可是你的好朋友,怎么着都不得先顾着你啊?”说完之后就靠在了青鹤肩膀上,“你说吧,我保证今天只听有进无出。”



    青鹤听着他的话,自己也轻声笑了一下,但是笑的很苦涩,她现在内心像是被放在火上烧灼一样,她抿着嘴唇好一会,然后才对着执雪说话,“王妃这次……和我有关系。”



    说完之后就捂住了自己的脸,青鹤担心自己脸上的情绪泄露出来,太难受了,真的难受,整个人都像是被丢在了火上,那种烧灼的感觉,让他有种发疯的冲动,执雪被她的话震惊了一下,随后就直接抓住了青鹤的手,她认真看着青鹤的眼睛,然后柔和开口,“青鹤 仙不要激动,”她抿了一下嘴唇,然后继续说话,“你不要激动,你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好不好?”



    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能够让青鹤都成这种模样,执雪不干随便掉以轻心。



    青鹤也紧紧抓着沙发的垫子,许久之后冷静下来,才勉强开口,“今天我给王妃查看身体的时候和她体内的鬼娃打了起来,”青鹤手指紧张的攥着,许久之后才继续说话,“我真的……只是想要教训一下那孩子,但是没想到那孩子会那么……”



    那么大的反抗。



    顾格桑只是肉身,怎么可能撑得住鬼娃身上穿出来的灵力?



    青鹤死死捂住自己的脸,“执雪,我觉得我真的好该死……”她嗓子都是哑着的,执雪看她许久,最后才轻声开口,“你先不要这样子,”执雪也听出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她也相信青鹤不管怎么样都是不回去害王妃的,但是这件事碰巧就这样子发生了,不管怎样都在青鹤都心中留下了一条横亘着的东西,堵得她难以呼吸,“青鹤,你听我和你说,这个不是你的错!”



    眼睁睁看着青鹤这种模样,执雪无奈叹气,她在青鹤的耳边说了好多话,但是都收效甚微,青鹤就是听不进去,最后直接将自己的脸塞进了抱枕里面,她在压制自己都情绪。



    最后执雪都不知道自己自己是怎么样把青鹤给送上去的,中途她在大季钟渊卧室的楼梯口停顿了一下,如今夜王肯定也不好过,整座别墅自从顾格桑出事以后都是死气沉沉的,像是被笼罩在了一层灰扑扑的雾里面,太难受太压抑了。



    把青鹤送到房中,青鹤却忽然叫住了她。



    青鹤坐在那里,她现在是真的虚弱,之前帮着顾格桑填补魂缺本来就几乎把她的精力都消耗干净了,还和功力不低都小鬼娃打了一架,青鹤觉得自己现在整个人身上都力气和精力都被掏干净了一样的难受。



    执雪停下脚,转头去看她,然后就听着青鹤低低说话,“今天我和你说的事情……我在纠结我到底要不要告诉夜王殿下,王妃出事有我的责任,我真的……”青鹤是个真性情的人,“我真的觉得我自己快疯了。”



    这时候如果告诉了大季钟渊,执雪皱着眉头想了一下,随后摇头阻止了青鹤的想法,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坐在青鹤床边,“这件事,你现在只要告诉我,别说出去,现在有祝宜在这里,我担心她这次回来别有用心,如果你这时候说出来,谁知道她会不会借机发挥东西出来,到时候对你对夜王殿下都不好,”她对上了青鹤的眼睛,然后继续说话,“而且现在的夜王殿下,王妃出事,他现在我担心的是他只想要找人来泄气,夜王的愤怒咱们谁都承担不起,这件事情虽然呢有责任,但是责任远远没有大到让夜王对你直接下手,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执雪说的话,青鹤不傻,他明白,但是就是如鲠在喉,难受的厉害。



    看出来了青鹤的心思,执雪走到他身边,然后伸手握住了青鹤的手,轻轻用了一下力,对着青鹤认真说话,“听我的,别随便冲动。”



    ……



    大季家别墅这边已经是一片压抑,从这里逃出来的鬼娃等到了夜晚终于才敢露面。



    这个世界太陌生了,鬼娃现在六岁孩子的模样,却不会化人,孤孤单单一只鬼在街边走,没忍住自己都打了个寒颤。



    这鬼娃长得黑发金瞳,皮肤牛奶一样的白,怎么样看都是正太模样,谁能想得到他出生是靠着剥开母亲肚皮钻出来的?



    鬼娃对着陌生的世界心中忍不住就有点害怕,一想到自己父亲手中带着灵力要杀自己的场景,小孩子就怕的抖了一下,他实在是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做错了什么,才能让自己父亲都想要对着自己下杀手?



    不管鬼娃再怎么厉害,他现在都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如今杭市已经入了秋,一到晚上就冷的厉害,鬼娃不禁瑟缩了一下,周遭来来往往的都是人,却没有人愿意带着他回家。



    年纪不大的鬼娃随便找了个公园的椅子坐了下来,他蜷缩着抱住了自己的腿,许久之后才喃喃出声,“我帮着妈妈教训坏人,爸爸却要杀我,”他的声音委委屈屈的,“为什么啊。”



    鬼娃精的很,心中虽然不开心,但是还是觉得现在继续在外面晃悠着不是办法,而且保不齐亲爹会追着自己跑出来,所以就迅速消失在了夜空中,不管怎么样,现在先活下来不被抓住才是正事。



    而此时,在别墅内,大季钟渊办公桌旁边悬着一只灯盏,这个就是乾坤灵气的本体,顾格桑的魂魄就在里面养着,灯盏带着微微一点光,从上面可以隐隐约约看见里面平躺着的顾格桑,她的魂魄在昏睡,大季钟渊手指在上面轻轻抚摸了一下,随后才叹气,“你啊……”



    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呢?



    有些怅然的闭上了眼睛,大季钟渊现在心中压抑的太厉害了。



    他有些走神,忍不住就要想和顾格桑经历过的那些事情,前前后后事情不多不少,寻常夫妻经历过的没经历过的刚刚好他俩都走了一遍,说是心中不留恋是骗人的,大季钟渊手指修长没有温度,落在灯上也不知道灯里面的人是什么感觉,许久之后才无奈喟叹,大季钟渊忍不住自言自语,“你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呢……咱们的孩子现在也离家出走了,也怪我只怪当爹的,居然要杀了他……你要是醒来了,会不会怪我?”



    直到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了,大季钟渊这才抬起头,一眼就透过门板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执雷,他手指扣了一下桌面,“进来吧。”



    执雷一进来,就朝着大季钟渊恭恭敬敬行礼,“夜王殿下。”



    大季钟渊懒的管这些繁文缛节,随意摆了摆手才开口,“说吧,来找我做什么?”



    执雷点了点头,说话,“我找到了一点东西,”他迟疑片刻,继续说话,“关于那次的道士还有被捉回来的那只鬼被散魂的东西。”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