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若失若得
    



    顾格桑在昏迷,她甚至能感觉的到自己的生命正在缓缓流逝,她能听到大季钟渊就在自己床边一声接着一声的叫自己,无悲无喜的夜王殿下,现在茫然伤心的像是一个找不到家的孩子。



    想要张开眼睛,顾格桑想要伸手捧住大季钟渊的脸,然后告诉他自己也舍不得离开他,但是顾格桑发现……自己是真的做不到了。



    钟渊啊,顾格桑疲倦的喟叹,要是下次见了你,我还要做你的……王妃。



    呼吸渐渐微弱,大季钟渊手指在顾格桑脸上缓缓滑过,他眼眶通红,看着顾格桑眼角流下一点泪,“桑桑。”他轻轻叫了一声顾格桑,没有任何反应。



    “桑桑……”他嗓子带点哑。



    手指颤抖着放在了顾格桑的鼻息间,一片冰凉和寂静。



    再也忍耐不住,大季钟渊一把抓紧顾格桑的手,“顾格桑!”他吼的声嘶力竭,顾格桑双眸紧闭,整个人安详的像是睡着了一样。



    门外众人听着里面动静,清冷如同夜王,真的歇斯底里起来和寻常男人没有区别……青鹤脸色一下变的苍白,她直接转身就要进去,但是却被执雷一把拉住。



    “你放开我,”青鹤压着嗓子说话,眼眶通红,“执雷你放开我我要进去看王妃!”



    执雷不松手,他紧紧抓着青鹤的手腕,“你先冷静一点,现在进去了你想让殿下一怒之下拿你给王妃陪葬吗!”



    “你说什么?”青鹤脸色刷白,“为什么要给王妃陪葬,王妃……王妃他活的好好……”



    “够了!”这次是阿忠出声,他脸上表情冷的能滴出水来,他攥紧了自己手指,“王妃现在情况不容乐观,你们,”皱了皱眉头,阿忠继续说话,“最近夜王殿下情绪可能不会很稳定,自己该做的事情都做好了,别随便招惹殿下,都明白了么?”



    当然都明白,执雷执炎还有祝宜都恭恭敬敬点头,青鹤却茫然张着眼睛,她手指抠着门,最后有些无力的缓缓闭眼。



    ……



    当天晚上,大季钟渊整整一夜未睡,顾格桑在他的怀中没了呼吸,躺在床上面色苍白。



    房间里面的动静瞒不过众人,青鹤执雷这几个人在卧室门口守了一晚上,只等着夜王出来,也没有人敢进去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情况,一时间众人都有些焦灼。



    而此时,大季钟渊能感觉的到顾格桑身上残余的鬼力,缓缓闭眼,甚至都能感觉的到,顾格桑这次出事,很可能就是她怀中的鬼娃在作祟。



    “桑桑,是怀中孩子的缘故么?”大季钟渊缓缓站了起来,常年没什么表情的脸此时一片寂静与雪白,大季钟渊缓缓抬了手,他一晚上都在守着顾格桑,同时也想了很多东西——比如说她肚子里面的这个孩子。



    执炎趴在门缝上,终于听见了里面有了动静,就立马精神了起来,他朝着众人竖起一根手指虚了一声,然后指了指房间内,几个人瞬间会意,都沉着呼吸听里面说话,这种偷墙角的行为,让阿忠忍不住就是一阵嫌弃,但是事关夜王和王妃,他还是拿着眼神去询问执炎到底听到了什么。



    邪恶的孩子,还没有到这个世界上,就连母亲都可以害……他轻轻皱起眉头,然后抬起了手,斟酌一晚上,大季钟渊也有了自己的打算——这孩子太邪恶,或许如果继续留下他,也是一个祸害。



    深深吸了一口气,大季钟渊掌心集中了灵力……他要除掉这个孩子。



    今天他害死的是自己的母亲,那么明天呢?以后呢?堂堂鬼神嫡孙,难道真的要纵容他长成一个无恶不作的恶鬼么?



    “不要怪父亲心狠,”大季钟渊沉声开口,“留下你,终究是个祸害……孩子,我除了是你父亲,我还是整个阴界的,夜王!”



    最后两个字吐出来,大季钟渊掌心的灵力,就直直冲着顾格桑小腹,孕育着孩子的地方袭取!



    “不好!夜王殿下要除掉王妃腹中的鬼娃!”执炎瞳孔骤然放大,顾不得其他就要破门而入,而其他的挤人也听见了,都推开了门一窝蜂都闯了进去。



    大季钟渊掌心还燃烧着灵力,他脸色清冷,看见一群人进来以后就忍不住皱眉,“你们做什么?”



    他眼神中带着凛冽的光泽,看的众人都没忍住就缩了一下脖子,最后还是青鹤深深吸了一口气,她上前一步,看了一眼床上已经没有任何生机都顾格桑,再也不想管其他的,直接开口,“殿下要除掉小殿下吗!”



    大季钟渊看一眼她,“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阿忠看不下去,上前一步就对着大季钟渊跪下,“小殿下是王妃和殿下的骨肉,殿下,还请三思啊!”



    大季钟渊不理他,但是那句自己和王妃的骨肉还是着实让他胸腔一阵难受,执雷执炎此时也要跪在大季钟渊面前,齐齐喊了一声殿下请三思,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祝宜见众人都表了态了,自己一直无动于衷实在是不妥当,她看了一圈面前的人,然后也跟着他们一起跪在了大季钟渊面前。



    心中只想着要是大季钟渊真的能现在亲手除掉顾格桑肚子里面的孩子才是真的好事呢!



    现在没心思去理会地上跪着的这一圈人,大季钟渊伸手捏了一下自己胀痛的太阳穴,他攥紧了自己手指,就连怎么说话都快要忘记了。



    然而就在场面僵持不下的时候,顾格桑已经失去知觉的身体却在一点点发生变化……本来平坦的小腹一点一点的隆起,大季钟渊眸中颜色一寒,阿忠起身忍不住惊呼,“是小殿下要出生了!”



    其他几个人也都跟着惊讶不小,只见着隆起一些的小腹越来越大,空气中隐约弥漫着一股霸道强劲的灵力,大季钟渊感觉到了,忍不住轻轻皱眉,眼前这种情况,不用说众人也明白过来了—— 这是顾格桑腹中的鬼娃要降生了!



    众目睽睽之下,鬼娃拿着幽冷的鬼爪,直接化开了自己亲妈的肚皮然后直接逃窜而出!



    “给本王拿下!”大季钟渊眸中颜色一凛,抬手就要朝着鬼娃袭击,可就在他要出手之际,阿忠就惊呼出声,“王妃!”



    大季钟渊心下大骇,立马转身去看顾格桑,原本身死的顾格桑现在灵魂也开始飘渺,大季钟渊想都不想,直接出手护住了顾格桑魂魄,阿忠也上前一步,“殿下,王妃现在魂魄很不稳定,先救王妃要紧。”



    至于那个逃走的鬼娃,阿忠其实也有私心不愿意看着大季钟渊亲手杀了她,在场的这些人显然心中的想法和他差不多,大季钟渊现在没有闲心思想其他,掌心凝结着鬼力放在顾格桑身上,只想着将她的魂魄稳固。



    等着所有的事情都处理的差不多了,大季钟渊才堪堪收手,他去了音节圣物乾坤灵器,将顾格桑的魂魄安放其中,自己也松了一口气,坐在床边有些茫然,阿忠看着他的模样许久,然后才走上前来,“殿下?”



    短短一天,大季钟渊先后经历了一遍丧妻子逃,放在寻常人身上这种打击已经足够致命,阿忠不指望夜王和从前一样,但是也不愿意看他颓废和消沉。



    “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感觉到了阿忠的视线,大季钟渊低垂着脑袋,嗓音有些沉闷。



    阿忠叹了一口气,然后才上前,“殿下,凡事都有转机,不必太过伤神。”



    大季钟渊听着他的安慰,垂着眼睑不说话,现在顾格桑已经身死,魂魄也是陷入了中毒昏迷,根本无法唤醒,大季钟渊心情复杂的厉害,同时也在想那鬼娃——就算是最初想要杀他,但是那也是最开始,那到底是大季钟渊自己的孩子,真的看他独自一人,刚刚离开娘胎就一个人逃到了外面,如何安心?



    有些烦躁的掐了一下眉心,大季钟渊这才抬头,他看了一眼阿忠,才缓缓说话,“我没事,”他抿了抿嘴唇,“真没事,不用管我。”



    阿忠怎么可能不管他,但是现在大季钟渊的样子看来确实是不好插手,阿忠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走到了门口,临开门的时候,阿忠转头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大季钟渊,“殿下,生老病死都有各自的定数,有些事情,经历一点磨砺以后,后面的得到的会更多。”



    听着他的话,大季钟渊胡乱点点头,也不知道听进去了多少。



    阿忠下楼以后,发现客厅中的几个人脸上神情都严肃的很,仔细一看才发现执雪回来了,执雪也看见了阿忠,几步上前就抓住了阿忠的肩膀,执雪口气急切的厉害,她张着一双大眼睛,呼吸都急促,“阿忠大人,你告诉我,王妃到底怎么样了!他们,他们和我说王妃死了,我不相信……阿忠大人你告诉我他们都在开玩笑!”



    阿忠看着她好一会,然后才无奈叹了一口气,伸手在执雪肩膀上拍了拍,无声的离开。



    青鹤上前揽住了她的肩膀,手指在执雪肩上轻轻用力,然后就看着执雪转头对上了自己的眼睛,青鹤长长叹气,然后开口,“执雪,别太难过,夜王殿下,会有办法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