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灵魂缺口
    



    



    距离从密室被大季钟渊生生带出来已经三天了,这三天顾格桑过的不怎么好。



    每天堪称辗转难眠,不舒服的厉害。



    她依旧是每天都去和赵红珑坐一会,面对着温婉善良的女子,顾格桑就容易脑补出刘夏的模样,又是人贩子又是密室里面那些啥的,弄的她简直想吐,而她腹中的孩子也好像是没有之前活跃了,每天一起陪着妈妈病怏怏的。



    坐在赵红珑对面,顾格桑脸上表情有些惆怅。



    “王妃最近情绪都不怎么好啊,”赵红珑看着她许久,“难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么?”



    赵红珑是真的在关心她,顾格桑随意甩了甩脑袋,“估计是最近青鹤总是喜欢研究新菜的原因吧……你说她一个锁灵,又不需要做吃的,跟着凑厨房做什么啊。”



    总不能把那天在刘夏密室中发生的事情都说出来吧?告诉赵红珑,你男人其实是哥人贩子,他还卖器官手上还有人命?顾格桑觉得自己暂时还没疯。



    但是她的说辞明显逗笑了赵红珑,咯咯的笑声过后,赵红珑就单手撑着下巴,“王妃啊王妃,她做的不好吃,你不是照样吃了么?”



    说的也对,其实青鹤的手艺还挺不错的,顾格桑觉得以后她要是不做锁灵了还可以考虑改行做厨师。



    像是看出来了顾格桑心中有顾虑,赵红珑在和她有一搭没一搭闲聊半天以后,她才正色看向顾格桑,“王妃,我……当当是出了什么事情了么?”



    她皱着眉头等着顾格桑说话,抿着嘴唇好一会,然后才继续,“如果当当真的有什么问题,王妃不用隐瞒我,做妈妈的,不管孩子怎么样,还是会惦记的。”说完之后就认真看向顾格桑,“王妃,这种感觉,你明白么?”



    最后一个字轻飘飘的落在了顾格桑的心脏上面,让顾格桑感觉到,自己胸腔里面的那个器官,不轻不重的抖了一下。



    她明白么?



    垂着眼睑许久,顾格桑才莞尔一笑,“他还没出生了。”



    这回是轮到赵红珑笑了,她笑起来很温柔,然后顾格桑就认真开口,“当当,我们确实是没有找到,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有了消息我肯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你,”说完之后顾格桑就朝着她点点头。



    赵红珑看她许久,才轻声开口,“谢谢王妃……”



    从赵红珑那里出来,顾格桑就把自己扔在了沙发上面,那天自己被大季钟渊从密室中带出来,那假道士也被掳走了,也不知道刘夏忽然发现凭空大变了几个活人是什么感觉,碰巧执雪手中端着个iPad走过来看视频,然后就和顾格桑坐在了一起。



    “你个做鬼的,这些东西用的还挺不错的啊。”顾格桑看见执雪,然后抬头就弯着眼睛笑她,执雪看视频看的津津有味,就摇头晃脑的说自己要适应当代人的发展,顾格桑哦了一声,然后就认真盯着执雪看了许久,知道执雪被她看的头皮有些发麻,然后才抬头,“王妃,你……要做什么?”



    “我不出去。”顾格桑顺手拿了桌子上的水果,那假道士的符文对她影响还挺厉害,不舒服的厉害,大季钟渊也不放心让她这段时间出门,毕竟外面还有群虎视眈眈的东西苟在暗中,顾格桑知道轻重,所以在大季钟渊要顾格桑暂时不出门的话一说出口她也没有反对。



    王妃的配合没有人执雪松口气,她还是警觉的盯着顾格桑,老是觉得这人不像是真的安稳老实的人。



    事实证明她是真的想多了,顾格桑剥着橘子吃,“执雪我问你,那刘夏知道咱们凭空消失了以后,会不会被吓出心脏病啊。”



    这种事情,对于那些唯物主义者来说,实在是太伤害他们世界观了。



    那刘夏虽然有那个自觉请道士,但是活生生的这么一折腾,天知道他心理承受能力到底怎么样,要是就这样子心态崩了成傻子了,他从前做的那么多的坏事找谁去结账去?



    摸了摸自己鼻子,顾格桑等着执雪说话。



    “原来王妃是在想找个,”执雪笑的弯了眼睛,“夜王殿下怎么可能真的让活人看到他显灵?那刘夏,那一段的记忆早就被篡改了,自己找了个假道士来弄你出来,现在估计在他的记忆中就是睡了一觉然后醒来发现自己头有点疼而已。”



    一连串的话说话,顾格桑脸上的表情跟着放松了一些,随后才无奈的摇摇头,“这次真的是……”真的是什么,她也说不出来,最后直接把脸埋在沙发中发了一会呆。



    她在想后面的事情应该怎么办——当当至今没有踪迹,而刘夏那间充斥着血腥味的密室也一直都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顾格桑忍不住就闭着眼睛抓住了自己头发。



    太不舒服了。



    “王妃你在做什么!”执雪看着她的模样,然后伸手就要抓住顾格桑。



    顾格桑这才有一瞬间的恍惚,她张着眼睛茫然看向执雪,执雪有些紧张的皱眉看她,许久之后才开口,“怎么样?”



    听清楚了执雪的声音,顾格桑就忍不住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她整个人都像是被抽干力气一样靠在了沙发上面,只觉得身上一阵接着一阵的酸软。



    就在此时,本来被顾格桑打发出去去盯着刘夏的青鹤回来了,一眼就看见了顾格桑有些虚弱的模样,赶紧几步上前就要查看。



    “你回来了?”顾格桑堪堪张开眼睛,执雪看着顾格桑的模样整个人都被吓到了,然后也上前急忙拽着青鹤来给顾格桑查看身体。



    青鹤紧张的捏住了顾格桑的手腕,随着她的动作,青鹤脸上的表情也不怎么自然了。



    “王妃怎么了?”执雪紧张的看着顾格桑,同时顾格桑也在看青鹤,自己身体突如其来出现的问题,而且青鹤脸上表情也骤然变得如此凝重,说是没有任何问题,顾格桑不相信。



    而青鹤在沉默了一下以后,才站起来,“没什么问题,”她皱皱眉头,“只是王妃之前在那密室里面受伤估计是损到了一点元气,只要是好好养着好好休息就能恢复,一点不舒服,估计就是元气损耗的缘故了。”



    说完之后就拿着一个小小的药瓶塞到了顾格桑手中,“王妃,这个药方是从前李让帝王家中秘传的,我前段时间练出来就一直放着了,虽然不是什么稀罕的药材,但是据说补元气很管用,试试看?”



    知道青鹤不会害自己,顾格桑就笑笑从对方手中把药瓶拿了过来,然后从里面倒出两颗来送到自己口中,执雪还是一脸担忧,“真的没关系了吗……”



    “放心,”青鹤朝着执雪笑笑,“我可是锁灵,在皇宫里面呆过的锁灵,我的药包治百病!”



    是不是包治百病顾格桑不知道,但是青鹤的药一吃下去就舒缓很多身上的不舒服是真的,她轻轻动了下眼睑,随后才转头看向青鹤,“那刘夏还有动静么?”



    谈到了正事,青鹤也收敛起来的了刚才的笑意,她摇摇头,“我召集了他家周围所有的鬼打听了一遍最近刘夏的情况,但是那些鬼都说是没有看到,我挺好奇的,好歹也是个男孩子,说没就没凭空消失,她刘夏又不是会大变活人。”



    说完之后还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顾格桑看着她的模样就轻轻一笑,然后才开口,“别着急,咱们慢慢找,后面肯定会有线索的。”



    三个人坐在沙发上面聊了一会天以后,青鹤就神秘兮兮把顾格桑叫到了楼上。



    一直平静太久,就连自己都快忘记了——她青鹤,可是锁灵。



    她发现了顾格桑身上渐渐显露出来的灵魂缺口。



    若是从前,有了这种发现她肯定会立即告诉大季钟渊这些阴界的人,但是现在她心中存了一份小心。



    青鹤不信任这些人。



    其实也说不出来是不信任,只是阴界对于魂缺之人的重视程度让她觉得惊讶,有时候甚至觉得找到魂缺之人远远不仅是打开上古宝藏那么简单,更何况是要拿着魂魄制作钥匙这种事情。



    前前后后所有因果相加,这些事情在青鹤眼中绝对不是好事,最近看着顾格桑的模样,那种坚韧善良的感觉,狠狠的捏了一把青鹤的心脏,她看见了自己称为王妃的这个人漂亮的皮囊下美丽的灵魂。



    太善良了,善良到让人不忍心伤害。



    她不愿意太早让人知道顾格桑灵魂上面有缺口。



    “在想什么呢你。”顾格桑走进青鹤房间,然后就看着她在那里发呆,随后就忍不住到笑,上前戳了一下青鹤的脸。



    “啧,”青鹤这时候也回了神,她不动声色的把自己刚才的情绪都手链回来,然后就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座位,“王妃你坐。”



    顾格桑就坐在她身边,虽然是王妃,但是顾格桑石真的在拿她们做朋友。



    “我今日新得到一个安胎的良方,”青鹤一边说话,一边让自己的手指上面燃起青色的火焰,“王妃要不要试试看?”



    说完之后就弯着眼睛,笑的像狐狸。



    哪里是什么安胎的办法,今天顾格桑突然出现的反应不过就是她的灵魂缺口显示出来了,而青鹤要做的,就是靠着自己的力量,填补这缺口。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