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嫌隙
    



    和顾格桑一起坐在飘窗的地毯上,大季钟渊才开口,“除掉她……暂时还不行,我要留着她的命等她后面的人出来,”他的手指缠绕着顾格桑的头发,眼神也落在顾格桑身上,“如果不是因为这一条,就知道她不是心向着你的时候我就不准备让她活命了。”



    顾格桑盘腿坐着,大季钟渊老是扯她头发,她起先还反抗,后来索性就直接靠在大季钟渊的身上了。



    “让她活着,继续给我办事,但是我不会让她再接近你了。”说完之后,大季钟渊就认真将视线对上顾格桑的眼睛。



    从他墨色的瞳孔中,顾格桑看见了自己的倒影,她抿抿嘴唇,最后伸出胳膊来直接揽住大季钟渊的脖子。



    大季钟渊缓缓抚摸她的后背,然后就听着顾格桑闷声闷气的开了口,“钟渊,”她叫了一声大季钟渊的名字,“我听说祝宜很早就开始在鬼神娘娘身边了,我觉得能蛰伏这么长时间她肯定不简单,你要小心。”



    捏了一下顾格桑的脸,大季钟渊轻笑,“王妃这是在关心本王?”



    对于大季钟渊这种不是揉自己头发就是捏自己脸的行为,顾格桑觉得自己现在都快要免疫了,狠狠甩了一下脑袋甩开了大季钟渊的手,顾格桑站了起来就下楼。



    “王妃,这是害羞了么?”大季钟渊懒洋洋的坐在地毯上,看着顾格桑走自己就笑着开了口,实打实的调笑。



    两个人一前一后下楼,阿忠碰巧也是刚进门,他手中拿着厚厚一叠文书就要给大季钟渊,看的大季钟渊一阵牙疼,他坐在餐桌旁边陪着顾格桑吃饭,坐着也没事干,于是就随手抽了一本出来慢悠悠的看。



    “大阙氏还真是顽强啊,”大季钟渊随手翻了两下手中文书,低低嗤笑一声放在桌面上,“只不过只有几个残败旧部在个边缘地区上苟延残喘,也难为他们了。”



    阿忠在他身边,看着大季钟渊的模样有些担心他轻敌,“殿下,还是小心为上的好。”



    这点东西大季钟渊当然懂,他手指在桌子上面扣了一下,然后才缓缓开口,“祝宜。”



    本来正在一旁候命的祝宜听见声音后就回头,一看是大季钟渊在叫自己,心中难免心虚,但是还是强装镇定走上前去。



    “殿下有什么吩咐?”



    顾格桑握着杯子喝牛奶的手僵硬了一下,然后抬头就看向了面前的祝宜。



    大季钟渊的手指缓慢的在文书边缘上摩挲,“大阙氏的旧部,在阴界的极寒之地有现身并且收拢从前势力的想法,你去吧。”说完就抬头,将自己视线直直落在祝宜身上,看的祝宜没忍住就皱了一下眉头……这是要支开她?



    “殿下,我是娘娘派来伺候王妃的,我……”她话没有说完,就被大季钟渊抬手打断了,大季钟渊什么眼神,一眼就看出来祝宜这是想要借着鬼神娘娘的名义来拒绝自己,大季钟渊淡淡看她一眼,“王妃这边有青鹤,至于保护王妃这种事情,青鹤一人不够的话……”他转了视线落在执雪身上,“这不是还有执雪么?”



    青鹤每天只有两个小时可以保持人形,很多情况下都不会很方便,大季钟渊想的周全,有执雪帮助,肯定会好很多。



    而被点名的执雪啊了一声,然后站在一旁的青鹤就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笑着朝她点了点头。



    执雪:“……”



    随便几句话,大季钟渊就把祝宜给发配到了边疆,只要是她不在顾格桑身边,大季钟渊也能放松一点,最近说是又有发现魂缺之人的下落,不管怎么样,大季钟渊都得去看一看,没在别墅耽误太久,大季钟渊便离开了。



    偌大的别墅少了一个活阎王,气氛瞬间轻松不少,青鹤和执雪本来就是除了祝宜之外唯二的女孩子,关系自然是要亲近一些,现在两个人又都接了保护顾格桑的任务,现在三个女人凑在一张桌子上面大眼瞪小眼瞪了一会,顾格桑就站了起来。



    “王妃?”青鹤好奇抬头,然后就看着顾格桑抱着胳膊慢悠悠的开口,“我想,再去找一趟刘夏。”



    一听刘夏就知道是赵红珑都事情,青鹤和执雪都明白,顾格桑虽然看起来温柔,但是她骨子里面却是一个有些倔强的人,既然是答应了帮助赵红珑,就肯定会帮到底。



    青鹤和执雪二人相视一眼,要顾格桑去见刘夏是不是真的不太妥当?最后两个人一致决定,把锅都扔给阿柴大人,如果阿柴同意带着顾格桑去她们就去,如果阿柴都反对,那她们就坚持底线!



    顾格桑上楼收拾,祝宜没有被大季钟渊即刻送走,她有些惴惴不安,惦记着顾格桑是不是真的开始怀疑自己这件事情,她还是去了顾格桑的房间,想要好好试探一下顾格桑。



    正在对着镜子画眉的顾格桑听见有敲门声,就开口要人进来,从镜子上可以看到是祝宜,然后她就笑盈盈开口,“祝宜,有什么事情么?”



    祝宜点点头,她认真看着顾格桑画完了半边眉毛,然后轻声感叹,“王妃画的眉毛真的好漂亮……”



    顾格桑眼神中带着笑意,她放下手中眉笔然后转身握住祝宜的手,“是因为夜王殿下要你去极寒之地有些不开心么?”要不是因为担心祝宜多想,顾格桑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忍不住恶心过来碰祝宜的。



    这个女人心机深重,就连眨眼间都是戏。



    “我,我只是舍不得王妃。”她声音轻轻的,皱着眉头看顾格桑,脸上神情也有些难过,“我走了以后,王妃一定要记着好好按时吃饭,好好照顾自己……”



    顾格桑伸手在她手背上拍了拍表示安慰,“放心好了,我能好好照顾自己,”她温柔的把祝宜脸侧头发别在耳后,“那极寒之地是什么地方我不清楚,但是祝宜,既然夜王殿下他要你去镇压大阙氏的余孽,就是肯定你的能力和信任你,好好干。”说完之后就认认真真朝着祝宜点头,祝宜看着顾格桑,脸上神情有些微妙。



    打发走了祝宜,顾格桑的指环就轻轻亮了一下,紧接着就有一阵烟在她梳妆台侧面散干净,露出来了阿柴的身影。



    “王妃,你真是太能忽悠了!”阿柴刚才在指环中把两个人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顾格桑抬手在她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什么叫做忽悠,我这是安慰。”



    “是是是,安慰。”阿柴靠在顾格桑的化妆台上,兴致勃勃的看着顾格桑的一堆化妆品,她虽然这样子看起来是个小孩子,但是骨子里还是个喜欢漂亮的姑娘,对于顾格桑那些口红简直兴致勃勃。



    顾格桑抓住了她这点小性格,“阿柴,我今天想去见刘夏。”



    见刘夏?阿柴心中瞬间开始警惕,她转头看向顾格桑,“王妃,你要你听我说,现在殿下不在,你独自去见刘夏很危险。”



    那个男人,阿柴也发现了他心机阴沉,若是顾格桑真的被他给扣上了类似于杀人凶手这类型的帽子,那么后果就真的不堪设想了,毕竟顾格桑还是哥阳界的人,一切都应该按照阳界的规矩来。



    就知道这指环里面的家伙会反对自己,顾格桑顺手从口红箱里面拿出来了一根YSL在阿柴面前晃了两下,然后又塞进了箱子,“好阿柴,来帮我,这就是你的。”



    口气循循善诱,听的阿柴蠢蠢欲动。



    大季钟渊临走的时候并没有嘱咐过他们不能让顾格桑去继续管赵红珑的事情,只是暗示了几遍要是顾格桑出什么事情的话就把她们这些鬼灵的鬼皮给剥了,就现在这种情况看起来,让顾格桑不去管那件破事才是真的安全的,谁知道那刘夏到底还想要做什么!



    “没什么好担心的,”顾格桑手指在桌子上面点了点,“刘夏再怎么心机深他都是个活人,要是他想有什么不轨的动作你和执雪青鹤加在一起三个在阴界名声赫赫的鬼了,还对付不过他?”



    一连串的高帽子给阿柴扔上去,砸的阿柴措手不及,最后眼睛盯着那支YSL委曲求全答应下来。



    顾格桑心满意足,她下楼去看赵红珑,有阿忠的帮助,赵红珑恢复的还算不错,看见顾格桑以后还牵强笑着和顾格桑打了招呼,顾格桑走到她身边,虽然赵红珑的鬼灵让她看着还是有些害怕,但是她毕竟心善,走到赵红珑身边就柔声开口,“今天感觉还好么?”



    赵红珑将自己脸上滑下来的头发弄开,朝着顾格桑笑笑才开口,“谢谢王妃关心,我很好,只是……”



    知道她要问什么,其实顾格桑这次去找刘夏还是因为她的儿子,不管怎么样,赵红珑的心愿都是找回儿子,之前几次去都没有见到那五岁男孩的身影,再加上那刘夏还是哥人贩子,顾格桑担心,所以今天才会想到去见一见刘夏。



    “别担心,交给我,”顾格桑认真说话,“我现在虽然没办法和你保证一定能让你儿子平安,但是相信我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帮你找回当当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