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寻尸
    看见大季钟渊进来,顾格桑就一下坐了起来,祝宜也恭恭敬敬对着大季钟渊行了礼。



    没有看祝宜,大季钟渊走到床边,“累了么?”说完之后还伸手轻轻揉了揉顾格桑的头发。



    顾格桑由着他揉,自己舒服的眯上了眼睛,“其实还好,我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觉得怎么样睡都睡不醒。”



    眼神中都是宠溺,大季钟渊陪着顾格桑坐在了床上,然后慢悠悠的告诉顾格桑自己知道了现在赵红珑的尸体到底在何处。



    “你找到了?”顾格桑转头看向大季钟渊。



    大季钟渊点点头,好歹也是夜王殿下,有什么东西只要是他想找但是找不到的?顺手就把手放在了顾格桑的肩膀上面,大季钟渊点点头,“知道位置了,但是具体的地方还是得自己去看一眼。”



    “我要去。”顾格桑想都不想,就直接说了出来。



    大季钟渊有些惊讶,眼中含笑转头看她,“你不是怕鬼么?那刘夏抛尸的地方在荒郊野岭,去那种地方挖死人……桑桑,你真的没问题么?”



    能有什么问题?顾格桑转身就靠在了大季钟渊的身侧,轻轻嗑着双眼,“放心好了……我能有什么问题?”她声音带着笑意,大季钟渊是真的在意她,低头看了一眼顾格桑,大季钟渊就伸手在她的额头上面轻轻弹了一下,然后才注意到了祝宜,冷冷的视线直接落在了祝宜身上,看的祝宜不禁缩了缩脖子。



    顾格桑低低笑了一声,然后也跟着抬头,“祝宜,我这里有夜王殿下,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就先出去吧。”



    祝宜本来想要多在这里待一会,她能明显的感觉到最近有什么东西不对劲,但是具体哪里不对劲她又说不出来,本来想着在顾格桑身边多待一会看一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但是现在顾格桑又要赶她离开……祝宜攥了一下手指,然后才恭恭敬敬行了礼退了出去。



    祝宜出去,顾格桑就在床上打了个滚然后坐在床的另外一边,然后笑着朝着大季钟渊挑了一下眉毛。



    “本王又不会吃了你,”大季钟渊哭笑不得,他顺手拿过放在床头柜上面的那杯牛奶,放在自己鼻子下面轻轻闻了一下,“祝宜给你端上来的?”



    顾格桑懒洋洋的展了展腰打了个哈欠,听见大季钟渊的话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然后就点点头,“是啊……她要我喝的,”说完之后就好奇,“怎么了?”



    还是把牛奶放在鼻子下面轻轻闻了一下,确定没有问题以后大季钟渊才摇摇头,“没事,不过以后最好小心,祝宜给你的东西最好能不吃就最好别吃,听见了么?”说完之后就在哦顾格桑的额头上面点了一下,总觉得这人不让自己彻底放心。



    “咱们什么时候去找赵红珑……”看着大季钟渊耵自己,顾格桑就抿着嘴唇琢磨了一下,继续说话,“的尸体。”



    剩下三个字说完,大季钟渊就揉了一把她的头发,“最好快些,本王过段时间说不准会很忙,到时候就没空陪王妃了。”



    对于大季钟渊总是揉自己的头发,顾格桑的内心其实还挺拒绝,从大季钟渊没什么温度的手掌下面逃出来,顾格桑就轻轻抖了两下自己的脑袋,大季钟渊确实是忙,她也确实不能让对方随时都守在自己身边,索性就从床上站了起来,说干就干。



    当天下午,大季钟渊带着顾格桑亲自去了一趟那个荒郊野外,然后亲自用鬼力把那尸体移到了自己家的后院,赵红珑的死状不怎么体面,脑袋后面被人给砸的稀巴烂,尸体一直都扔在野外,看起来可怜的厉害。



    “真是……”顾格桑皱着眉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大季钟渊就站在她的身后伸手轻轻揽住她的肩膀,“生死有命,桑桑,没必要太纠结。”



    轻轻垂着眼睑,顾格桑慢慢吐出一口气,然后拿了手机报警,声称自己发现了一具尸体,然后转身去了密室。



    赵红珑的情绪已经冷静了很多,她看见顾格桑以后还朝着她叫了一声王妃。



    看着对方的模样,顾格桑低低的开口说话,“赵小姐,你的……尸体,我们找到了。”赵红珑现在的模样也不算太正常,但是顾格桑叶没有太多的恐惧,她轻轻皱着眉头,许久之后继续开口,“相信我和夜王,我们肯定能……”后面的话,顾格桑忽然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说。



    赵红珑也看她,许久之后莞尔一笑,自从她精神正常了以后,从前的温婉就渐渐显露出来,“王妃,真的很感谢你和夜王殿下。”



    顾格桑摇头,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面,最近赵红珑的魂灵虚弱的厉害,像是随时都可能灰飞烟灭一样,如果不是有阿忠在帮着她的话,也不知道赵红珑现在会成什么模样。



    “赵小姐,你恨你丈夫么?”不知道怎么回事,顾格桑居然把这句话给问了出来。



    赵红珑愣了片刻,旋即一笑,“只要是他不伤害当当,怎么样我都无所谓了。”



    当当是她的儿子,顾格桑低垂着眼睑,真是一个善良的女子。



    警察来的时候,顾格桑刚好从密室出来,大季钟渊站在大厅中对着几个警员冷冷淡淡的说话,问也是一些寻常问题,最后警察看见了出来的顾格桑,“季先生,这位就是尊夫人么?”



    大季钟渊也回头,一眼就看见顾格桑站在楼梯口,她头发长长了不少,缓缓垂在尖削的肩膀两侧,有些逆光,看起来说不出的好看。



    “不错,这就是我妻子。”大季钟渊走到了顾格桑身边牵着她的手,“这几位是来调查咱们家后花园发现的那具尸体的警察。”



    顾格桑看见以后,就礼貌的轻笑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我姓顾。”



    得益于之前余霜这些人的案子,顾格桑和大季钟渊对于警察局熟悉的厉害,都是尸体的目击者,而且尸体是在别墅后花园中发现,除了需要留下来帮着赵红珑照调理身体的阿忠,整个别墅里面但凡是拿着活人身份出面的都在。



    警局的人也确定了死者的身份——就是一个多月以前失踪的赵红珑,刘夏作为死者家属到了警局,看见了顾格桑和大季钟渊之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死者赵红珑……是你的妻子?”一旁年轻的警察开了口,刘夏的呆滞被认为是看见妻子横死以后难以置信,那警察长长的感慨了一声,然后有些同情的拍了拍刘夏的肩膀,“兄弟,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啊。”



    刘夏眨巴了两下眼睛,然后就看向了顾格桑和大季钟渊。



    这两个人……他明明记得,那个顾格桑是自称赵红珑是自己远房表姐的!现在自己的表姐死了,还是在他们家后院……这两个人不是来这里旅游的么!怎么会有房子!随后刘夏就觉得自己的背后好像是有冷汗在蒸腾,一瞬间一个不好的预感就缓缓的在他心头冒了出来。



    难道这两个人……知道了什么?!



    “红珑!”刘夏呜咽着蹲在了地上,他伸手捂住自己的脸,一圈人见他这样子都纷纷上前安慰,只有知道事情真相的顾格桑和大季钟渊冷眼旁观。



    “看见没桑桑,鬼灵死人都可怕,比起这些活人的心,可是远远不及的。”说完之后就意味深长看了一眼顾格桑,这人破坏气氛,顾格桑伸手就把大季钟渊推到了一边,差不多的流程都想好了,就是录个口供之类的,剩下的全部交给警察调查,如果调查出现了什么偏差,就大季钟渊的本事,在暗中做点手脚也能扭转局面。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两个人都低估了这刘夏的伪装能力。



    “顾格桑!她是你表姐!”刘夏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电光火石间已经有一计在他心中生起,“你表姐为什么会死在你家的后院……”



    这话中的意思……顾格桑眉头轻轻皱了起来,她抬头看向刘夏,“你什么意思?”



    刘夏擦了擦自己脸上的眼泪,然后转头看向警察,“红珑在一个多月以前失踪,她和我说的,就是要去自己的表妹,也就是她家里面!”



    “你说什么?!”顾格桑没想到对方会直接把脏水往自己身上泼。



    “死者和你之前认识?”那年轻的警察狐疑的看向顾格桑,顾格桑愣住了,随后甩甩脑袋,刚准备说什么,然后就听着刘夏说话,“如果和她不认识,那红珑怎么可能出现在他们家的后院中,就他们家那个别墅区,平时陌生的人都不允许进去……我的红珑……她平时就是哥温柔少言的贤妻良母,她怎么得罪你了你要害她……”



    “你不要血口喷人!”顾格桑直接站了起来,她皱了皱眉头,“这赵红珑到底是怎么死的,你应该比我们任何人都清楚!”



    “我清楚!我当然清楚!人就是你们杀的!!!”一时间刘夏猛然一步,咄咄逼人对着顾格桑。



    他口才极好,几句话就将顾格桑顶的哑口无言。



    大季钟渊坐在一边紧紧抿着嘴唇,顾格桑被人威胁冤枉他比谁都难受,只是他清楚自己现在插手只会越来越乱,之前那些舆论大季钟渊见识过了,他不愿意看着顾格桑再次陷进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