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别墅附近的“脏东西”
    



    大季钟渊的鬼阵设的极其玄妙,寻常鬼怪难近,察觉到强大的阴磁场也会绕着走,没有人愿意和强悍的夜王对峙。



    顾格桑待在别墅中难免会觉得无聊,大季钟渊不是每时每刻都能陪着她,好在身边有个青鹤。青鹤早年见多识广,知道不少奇闻逸事,常常讲来给顾格桑听,两个人的关系与日俱增,落在祝宜的眼中却没有那么友好。



    青鹤知道的多是千年以前的故事,宫斗心机她见多了,讲了不少女人为了争宠不择手段的事情来旁敲侧击让顾格桑谨慎祝宜,顾格桑明白青鹤的意思,上一次在夜王殿中,那份有问题的药就足够她开始忧心祝宜是否真的想要对着自己腹中孩子下手。



    当晚大季钟渊回来以后,顾格桑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



    “让祝宜作管家,是不是……”顾格桑眉头皱着,她在担心养虎为患。



    大季钟渊手中端了一杯牛奶递给她,“你想让阿忠回来?”



    顾格桑无声点头,当初赶走阿忠说到底就是为了让祝宜放松警惕,现在对方的手已经开始摸了上来,顾格桑和大季钟渊都不是能随便被人给糊弄的人,一下子就抓住了问题的所在。



    就在二人闲聊之际,窗户外面只觉得传来阴风阵阵。



    “你开了空调么?”阴冷的气息渗透进来,顾格桑不禁打了个寒战,随后又感觉不像,她皱眉,“附近有东西?”



    已经是深夜了,大季钟渊点点头,四周一片漆黑,他开口说话,“本王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碰到了结界。”说完之后就把顾格桑揽在怀中,“本王的结界,随便能破开的东西不多,更何况有本王在,没什么不长眼睛的东西有胆子过来。”



    迷之自信。



    顾格桑靠在他胸口舒服的闭上了眼睛,有大季钟渊在,她确实是什么都不需要担心。



    把手放在了对方的腰上,顾格桑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大季钟渊听着她呼吸开始变得缓慢了就张开了眼睛,狭长的眸子中一闪而过一点凛冽的颜色,然后他就轻柔的把顾格桑放在床上,自己从床上站了起来。



    外面有动静,而且动静不小。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坚持不懈的破着他的结界,这股力量不强,却一点都不松懈的要冲进来,大季钟渊心中警觉的厉害,看起来现在外面的那个东西,不是个寻常东西。



    未必需要他亲自收拾,他只是觉得过不了多久那个东西就算是不魂飞魄散也自己受挫走了,他只是担心顾格桑的阴八通体质会不会感觉到这些。



    只是像是过了很久,那一股子的力量波动还是没有减弱下去,大季钟渊的手指紧了紧,他行动起来没有声息,眨眼间就到了结界的最外层。



    “不自量力。”



    果不其然,一个浑身是血的灵鬼,就那样子的浮在空中,拿着自己微弱的灵力想要闯进这屏障中,但是似乎并没有效果,现在看起来反而是伤痕累累。



    大季钟渊没有那么多同情心,这鬼用不了多久就会魂飞魄散,只要是影响不到顾格桑就和他没什么关系,只是随着动作越来越激烈,那女鬼的身体已经开始渐渐变得透明,鬼的模样千奇百怪,大季钟渊见怪不怪,眼前这鬼也没有多么吓人和不堪入目,大季钟渊看一眼时间便回去,这种时候他还是愿意陪在顾格桑身边。



    女鬼不知刚才阴界的夜王就在她身边,依旧是在拿着命闯结界,闯的浑身上下都是伤,闯的整个魂魄都脆弱不堪。



    “救救我的孩子……”女鬼几乎是在哭泣,“夜王殿下,求求您……救救我的孩子……”



    强闯大季钟渊的结界,就算是千年的鬼怪都不一定有个完整的结局,更不用说这女鬼只是个死了连周年都没过的鬼。



    “夜王殿下……”



    “求您救救我可怜的孩子……”



    女鬼声音如泣如诉,若是有人听见,只能觉得毛骨悚然。



    “大胆!”一声历呵传来,女鬼此时已经虚弱的厉害,她堪堪回头,一眼就望见身后有个只是看起来就不知道比自己厉害多少倍的灵鬼,“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



    女鬼当然知道,她咬咬牙齿打定主意不理那鬼,继续拿着自己的魂灵硬生生闯着结界。



    “放肆!”那鬼见她执迷,抬手就要朝着女鬼袭来,女鬼也不躲,口中一直都在喃喃着要夜王殿下救她的孩子。



    这鬼正是阿忠,他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女鬼自己跑到结界旁边来送死,只当她是要对别墅里面的大季钟渊还有顾格桑不利,出手就想要将对方击倒。



    但是没有等到他出手,那女鬼就惨然发出一声哀嚎,阿忠心下大骇,原来大季钟渊设好的第一层屏障居然生生被这女鬼给闯开了!旋即出手,但是等着自己触摸到那女鬼的时候阿忠才发现这鬼最后一点灵气也快散干净了……为了破这层结界,把自己折腾到了魂飞魄散的地步?



    连忙出手,在对方灰飞烟灭之前阿忠救下了女鬼,女鬼意识已经快要散干净,只是凭着执念在口中喃喃着救救我儿子。



    阿忠没有那么多的情感,他虽然比不得大季钟渊但是好歹也是大季家的管家,施力没让她真的灰飞烟灭,先不管怎么样,把鬼囚禁起来,对方有什么目的到底是何人所派等着留给大季钟渊处置。



    进了别墅以后,大季钟渊没有休息,看见阿忠以后就淡淡开口,“你怎么来了?”



    自从上次从古墓中出来就没有见到阿忠,大季钟渊心中说是不挂念是骗人的,今天看着对方又回来,心中自然也是开心。



    阿忠把自己提前带好的文书放在大季钟渊面前的桌子上面,“殿下,这些文书需要早做处理。”他一边说一边从里面挑出重要的摊开,大季钟渊看了一眼,然后点点头说了一声好。



    “属下刚才在来的时候,在外面发现了一只强闯结界的小鬼。”



    大季钟渊本来要翻开文书的手指顿了一下,然后才抬头,其实不用阿忠说他也能感觉的到从屏障上面传来的波动,而且他布下的第一层屏障因为女鬼已经被弄的有些裂纹,修复起来怪麻烦,大季钟渊手指捏了一下眉心,随后才开口,“女鬼,”抬起眼睛看向阿忠,“弄死算了。”



    口气清淡漫不经心。



    阿忠却摇头,“殿下,这女鬼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属下担心她背后有人指使,就算是要杀也得问清楚情况。”



    他的办事能力和分寸大季钟渊信任,手指在桌子上面轻轻点了一下,然后才抬头,大季钟渊抿了一下嘴唇,“你就交给你办好了,记住别让她影响到了王妃。”



    阿忠点头,大季钟渊深深看他一眼欲言又止,这位老管家跟着他时日不短,当日说让祝宜替了他就替,如今大季钟渊心中仍然是觉得耿耿于怀。



    “殿下还有事情么?”阿忠站在大季钟渊面前。



    大季钟渊的手指收拢一下,然后摇摇头,阿忠准备离开,但是又被大季钟渊给叫住了,疑惑的看向大季钟渊,然后就看着对方嘴角上面扬起一点弧度,大季钟渊开口,“阿忠,在这里住下,等着明日天亮了,大家一起我说点事情。”



    阿忠愣了片刻,许久才反应过来大季钟渊的意思,说是不激动是骗人。



    大季钟渊没有继续在书房逗留,他手指轻点两下椅子的扶手,周身散做一团黑雾,雾散以后阿忠就发现本来坐在办公桌后的他没了踪迹,而大季钟渊本人此时则站在了被女鬼弄坏的屏障旁边,手起手落便开始修复屏障。



    一个小小女鬼,居然能撕裂他大季钟渊的结界?大季钟渊动动睫毛,还真是稀罕。



    第二天清晨,顾格桑醒来的很早,一转头就看见站在偌大穿衣镜前的大季钟渊,似乎察觉了她的视线,本来正在打领带的大季钟渊就回头,两个人的视线对在一起,顾格桑就莞尔一笑,“早安啊。”



    大季钟渊走到床边亲了一下她的鼻子,然后温柔的对着顾格桑叶说了句早安。



    他今天要去阳界的公司一趟,在那之前他牵着顾格桑下楼准备说点事情。



    一整个别墅里面的人几乎都不怎么需要睡觉,在大厅中一眼就看见了回来的阿忠,几个灵鬼惊讶片刻,但是脸上还是露出了欢迎的表情,这老管家虽然平时古板了一点但大家都是一起出来的,早前阿忠离开的时候,执雷那几个人还觉得怪遗憾。



    大季钟渊手中握着顾格桑的手,漫不经心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了一遍,摸摸下巴然后继续开口,“阿忠这次立了功,如果不是他及时发现那女鬼并且阻止,后面能发生什么事情谁都不好说,”顿了一下,大季钟渊继续说话,“将功折罪吧,阿忠恢复管家之职,你们有异议么?”



    自然没人有,就连祝宜脸上都堆着笑看起来很开心,也说不准她内心有多委屈,顾格桑看了她一眼没有多做理会,然后就走到阿忠面前,非常认真的对着阿忠说了一声谢谢。



    阿忠见后有些受宠若惊,“王妃言重了,这是属下的职责所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