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银月护阵
    



    等顾格桑醒来,已是第二天了,最近一段时间就连她自己都能感觉的出来,自己能睡的厉害。



    鬼神娘娘已准备好了银月阵,吩咐几个鬼婢女来接人。



    青鹤今日临时有事,没办法陪着顾格桑,所以她身边就只剩下祝宜一个人,一群人动作也快,没花多少时间就到了鬼神娘娘的寝宫。



    顾格桑站在宫门外,微微有些出神。



    “王妃,咱们现在就进去么?”祝宜心中一边在想着那天给顾格桑送的那药到底有没有效果,一边还要站在顾格桑身边,青鹤说是今天有事,暂时没办法过来,顾格桑也没有多纠结,只是她没有忘记鬼神娘娘之前的那些所作所为,说是不介意是骗人的,只是最近对方对自己确实能说得上不错了。



    顾格桑抿了一下嘴唇,最后还是跟着祝宜走了进去。



    鬼神娘娘的宫邸下人颇多,看见顾格桑之后大多数也都认识这位就是怀了小世子的王妃,都纷纷朝着顾格桑行礼,不习惯这些繁文缛节的顾格桑皱着眉头加快了脚下的步伐,今天大季钟渊说是有事情要提前到鬼神娘娘的寝宫。



    顾格桑最开始没有对方陪着心中确实是有些不安和不舒服,但是她还是很快就调节好了,隔得远远的就能看到那大殿的上方缭绕有银光环绕,自从来了阴界就消停不少的阿柴此时也悄悄冒了哥脑袋出来,“王妃,那个应该就是银月阵了!”



    听着阿柴的话,顾格桑就下意识轻轻蹭了一下白玉指环,见惯了鬼气森然,这种有灵性的光芒确实是不一样,尤其是刚才阿柴那句这个就是银月阵了,还是让顾格桑轻轻惊讶了一下。



    “王妃?”祝宜看着她的样子,就忍不住好奇问了一句。



    顾格桑听着她的声音,“怎么了?”



    祝宜轻轻笑了一下,“刚才见王妃有些出神,就提醒了一下,不知道王妃在想什么?”



    盯着祝宜许久,顾格桑垂着眼睑就低低笑了两声,她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随后才慢悠悠的开口,“我呀,刚才好像看见了银月阵。”



    祝宜惊奇不小,“我早就听着阴界的人说过,那银月阵没有形色光味,只有在阵启动的时候会有飘渺的旋风,王妃莫不是看见了别的东西,把那当作了银月阵?”



    此时顾格桑才明白过来,原来祝宜看不到银月阵?



    她抿了一下嘴唇,随便说了两句话就岔开了话题。



    走进大殿以后她才看见,鬼神娘娘和大季钟渊都在,二人相对坐在地毯上,挑空格外高的大殿有些森然,除了墙壁上几盏燃着的鬼火没有多余都光线,显得有些黑漆漆的。



    “王妃?”鬼神娘娘察觉到了来人。



    顾格桑开口问了好,然后继续将视线放在大季钟渊身上,此时的大季钟渊额头上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汗水,他闭着眼睛,对着外界一无所知一样,许久之后才看着他抬起来了手,然后空中像是有一道无形的刀刃划过了他的掌心,紧接着就看见了血水缓缓的蔓延开来。



    电光火石间,大季钟渊已经抬手狠狠一下将掌心血尽数送在了地毯中央的一个法阵上面。



    只是顷刻间,随着大季钟渊的动作,本来只是微微带着银光的阵眼瞬间像是活了一样!大季钟渊眉头轻皱,许久之后才缓慢张开眼睛,将视线落在了站在门口的顾格桑身上。



    顾格桑穿着阴界王妃的黑色袍子,头发也轻轻挽着髻,说不出来的好看。



    “夫人来的可有些早。”大季钟渊轻轻笑着。



    “那我要是晚来一会,是不是就不会看到你对着阵放血了?”顾格桑轻轻皱眉,虽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就按照她将近二十年来的印象来看,这种随意放血入阵的行为绝对不是过家家。



    大季钟渊凝神看着顾格桑许久,随后才轻轻摇头没有说话,旁边的鬼神娘娘将二人对话都听在耳中,本来想着说些什么但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无从开口,最后无奈叹了一口气随后才开口,“现在来也刚刚好,银月阵现在已经准备完整,王妃,别耽误时间。”



    这是要自己入阵来么?



    顾格桑抿着嘴唇,想到那日青鹤和自己说的话,心中没来由的有些感觉没底,大季钟渊在她身边,然后伸手轻轻抓住了顾格桑的手。



    对方的手没有温度,但是顾格桑还是能感觉的到一阵心安。



    “放心吧,没事的,本王在这里陪着你。”大季钟渊的声音响起,顾格桑就抬头看向对方。



    鬼神娘娘显然对于两个人这样子站在那里磨磨叽叽的有些不满,但是很久没有看到儿子这样子的神态,鬼神娘娘也就没有催,四下银色的光泽已经将整个大殿都照的明亮,顾格桑深深吸气,然后就松开了大季钟渊的手。



    放手的那一刻大季钟渊的手不知道为什么还紧了一下,觉得一阵不适应。



    他抿了一下嘴唇,看着顾格桑入阵的背影微微皱眉。



    “不放心?”鬼神娘娘将他的样子尽收眼底。



    “自然,”大季钟渊皱眉,“桑桑毕竟是人。”



    银月阵是给鬼灵用的,就算是现在顾格桑是以魂灵的形态留在这里,她本质上依旧是人,寻常的人类女孩子这个年纪都是无忧无虑的过着大学的生活,可顾格桑现在却在因为腹中鬼胎需要入这银月阵。



    “养胎用的阵,又有你的精血加持,不会有意外的。”鬼神娘娘口气清淡,儿子心中多少牵挂她清楚,这银月阵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她也明白,只是毕竟是她一手操持,里面多多少少的危机她比别人知道的多,说是完全放心是骗人。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五指微微张开,然后就要启动银月阵。



    “真的不会有问题么?”大季钟渊还是没办法放心。



    鬼神娘娘看他一眼没有说话。



    大季钟渊看着阵中顾格桑,她坐在那里垂着眼睑,一身宽大的袍子显得她比平时更加瘦削脆弱。



    银月阵一旦开启就无法停止,大季钟渊等人都站在外面,紧张的看着阵中的顾格桑,顾格桑的头发本来就长,现在被阵中的风一吹更是显得飘飘摇摇,露出她苍白的脸色来看的大季钟渊一阵揪心。



    到了后面,阵风吹的更紧,里面的顾格桑只觉得自己腹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翻江倒海,痛的她额头上直直冒汗,被风缠着离开地面的感觉也让她心中一阵接着一阵的没有安全感,她的手无意识的放在小腹,里面的胎儿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刺激到了一样,撕扯着她的肉身乃至体内的每一寸内脏和肌理。



    顾格桑痛极,她咬紧了自己的嘴唇,血腥味蔓延开来的瞬间头脑一片昏沉。



    而待在顾格桑指环中的阿柴此时也感觉到了不对劲,想要帮着顾格桑缓解但是屡次都被这阵中第风击溃了灵力,急的阿柴都快疯了。



    “桑桑!”站在阵外的大季钟渊将里面情况看的清楚,他眼睁睁看着顾格桑在里面受罪,但是自己却根本没办法上前,不自觉间紧紧攥住手指。



    鬼神娘娘也皱眉,银月阵不应该出问题才对,再加上有大季钟渊之前的精血加持,退一万步都不可能让顾格桑如此痛苦才对!



    “有什么问题么?”大季钟渊有些紧张,他沉声开口对着鬼神娘娘说话,但是视线却在顾格桑身上一会都没有离开过。



    鬼神娘娘也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他记得自己多年以前入这银月阵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任何异常的反应,恰恰相反——这银月阵说白了就是在滋养鬼灵的阴气,只能是让鬼灵感觉到更加舒适,但是对于本来还是个人的顾格桑来说……鬼神娘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眉头紧紧皱着,脸上神色有些严肃。



    显然大季钟渊也想到了这一层——给鬼灵用的阵法,强行加在人身上怎么可能会好受!大季钟渊盯着自己掌心的伤口看了片刻,随后直接一发力震开了本来已经凝固的血痂,想也不想就把自己的血液直直的射向了散发着银色光泽的阵眼!



    “你疯了!”鬼神娘娘见着自己儿子硬生生在拿着自己的精血护着顾格桑,瞬间就要上前阻拦。



    大季钟渊咬了一下自己的牙齿,随后才开口,“没事,”他的眼神死死盯着处于阵中的顾格桑,原本环绕在她身边的银光带上了血的颜色,让顾格桑原本死死皱着眉头舒展开了一些,显然不适的感觉比起刚才来说降低不少。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再次加了一把力,注入阵眼!



    “别拦儿臣,”他眼神凝重,“桑桑是阴八通的体质,儿臣是阳八通,桑桑现在被阴气缠着不放,具体的情况咱们谁都不清楚,除了儿臣以外现在没有人能帮桑桑缓解,要是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儿臣血流干了都补不回来。”



    “你没有心脏!”鬼神娘娘声音不如寻常淡定,她手指都在抖,“钟渊!你忘记了你没有心脏了么!”



    没有心脏的大季钟渊,就连恢复都要慢于其他鬼灵,更不用说是现在他正在拼着自己浑身上下的血去护一个顾格桑。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