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九十九章 夜王有时候很腹黑
    



    



    今天准备特意当面跟顾格桑道谢的宋蕾和小白一进教室就看见了顾格桑夫妇。



    “你们这对也太打眼了……整间教室好像你们会发光似的。”宋蕾热闹而夸张的开着玩笑,并和小白一起在顾格桑旁边坐下,“谢谢你的符,我肯定会尽全力准备考研的事的。”



    “还有三年呢,你慢慢准备。”小白用任重道远的神情拍了拍宋蕾的肩膀。



    嬉笑的两人发现顾格桑似乎心事重重,不免要多问一句。



    顾格桑摇摇头,“昨晚没睡好,今天精神不好。”



    “是不是被这两天的离奇死亡新闻吓的啊?”宋蕾猜测道,“我刚刚跟小白在来的路上还又刷到一个新闻,说是一个男的突然在地铁上就死了,而且很奇怪的是……一般人猝死,身体还是热的吧?可是最近几桩新闻说,那些人死了之后立马就冰冰凉凉的,而且身体僵硬,好像死了很久似的。”



    有一段时间深深被各种侦探推理类作品吸引的宋蕾,此刻开始充满散发出她宋·真·名侦探·蕾的光芒,以自带BGM和气场的口吻说道,“据我推断,这些人很有可能是中了同一种超级病毒。而为了安抚广大民众的心,不引起社会躁动,这种消息肯定会被ZF第一时间压下去……”



    她说话期间,顾格桑忍不住打开手机开始翻找本地的死亡新闻,根据这些死者的死亡地点看,果然都在她的亲友们附近……



    大季钟渊从她手掌里抽走了手机,“别看也别多想了,人固有一死。”



    言下之意是本王已经安排妥当,你大可放心。



    然而他们两人还不知道的是,此刻在医院留院观察的顾家姑父突然发起疯来。



    “你哥哥一家怎么回事?是不是不把我们当成一家人?!我都跳楼了怎么不来看我?!”顾家姑父名叫龚强,他的病号服胸口处的患者铭牌差点因为他说话太过激动而被震掉,“是不是他们就等着我死呢?!他们家没有儿子,很希望等我死了之后,把我们家龚小全认过去当儿子吧!”



    顾姑姑听了这样的话,起先还能好脾气的开解他,“龚强你想什么呢?哥哥和嫂子都打过电话来问候了,也说了他们工作很忙……别说我哥哥一家,你家的亲戚呢?他们来过吗?!你怎么忽然就盯上我哥哥一家了?!”



    龚强猛捶病房,喉咙里还发出嘶吼,似乎要打人要吃人。



    顾姑姑害怕龚强这样会伤到人,把房内的医务人员都遣散了,还准备出去跟医生商量对龚强的后续治疗方案,却没想到,龚强像只猿猴似的,灵活的跳过病床,霎时间来到顾姑姑身边,“你说你哥哥嫂子忙,但你侄女不忙吧?她怎么不来?是不是没有把我这个姑父放在眼里?!”



    至此,一直不肯接受丈夫疯了这个事实的顾姑姑彻底相信龚强疯了。



    “桑桑才多大?!你连桑桑的主意都打?!你还是不是人啊!”顾姑姑说着就委屈的哭了起来,“幸好我今天没让小全来看你!你一个当爹的,变成这样……像什么话啊……我的命怎么这么苦……”



    失控的龚强被女人的哭声弄得心烦意乱,抬手就是一巴掌甩在顾姑姑脸上,“哭什么!快去把顾格桑弄过来!不然我就掐死你!”



    病房里乱哄哄的,龚强是当真对顾姑姑下了手!



    门外没有离去的医护人员立马通知了保安,保安和拿着镇定剂的医生速速杀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控制住发疯的龚强。



    在完全脱力之前,龚强几度张口咬人,差点咬伤一名护士,医院里乱糟糟的。



    属下人把这件事反馈到了执风那里,执风本来打算通过传音密令转告大季钟渊的,可是大季钟渊所在位置阳气太重,干扰了阴界磁场,传音并不通畅,于是执风只好发微信到他手机上。



    大季钟渊看到文字描述的时候,顾格桑也看到了。



    得知姑父再次发疯还殴打姑姑,顾格桑鼻尖就红了,“别再让他靠近我姑姑!”



    顾姑姑一直对顾格桑很好,顾格桑读小学的时候,有几年父母特别忙,没办法天天回家陪着她。而顾格桑的八字轻,受阴八通体质的影响特别可怜,没法一个人在家,可是又不能去没有法阵保护的其他地方,所以都是姑姑和堂弟特意来她们家陪她。



    尽管姑父平时做得也很客气,但顾格桑还是能感觉到姑父并不是真的喜欢自己,甚至因为他们顾家有她这么一个“另类”而略带些嘲讽轻蔑的味道。



    现在他疯了,疯子是最能暴露出本质想法的,他要是真的爱她的姑姑,又怎么会这样伤害她!



    大季钟渊替顾格桑揩去眼泪,亲密动作引得后面一排的男同学不自在的剧烈咳嗽。



    “还上不上课啊,谈恋爱换个地方谈嘛……啊!”内脏的一阵剧痛让嘀嘀咕咕的男生一个没控制住喊了出来,打断了刚准备开始讲课的老师。



    讲台上的老师有些生气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后边那位同学上课不用这么积极哈,我还没有开始提问环节。”



    男生羞红了脸要离席,其他同学忙拉住他,“你干嘛去?你现在走不是要激怒教授?这门课补课通过率很低的!你别冲动找死啊!”



    “我肚子疼!我要去厕所!”男生的脸因为憋得难受而涨得更红了。



    其他人本来还想劝一下拉一下,但见到这个男同学好像是真的不舒服,就由得他跑了出去。



    已经见到类似情况发生过的顾格桑一下就明白后排男生是怎么回事,她轻拽大季钟渊的手臂,示意他去帮帮那个男生。



    何曾想大季钟渊眉头都快拧成一个死结了,他压低声音问道:“难道你要本王尾随他去洗手间,给他施个法,让他便秘拉不出来?”



    “啊?”顾格桑一怔,被大季钟渊问傻了。



    大季钟渊看着她呆如土拨鼠的小模样就禁不住发笑,“本王逗你的。你不必太过担心,那人充其量就是腹泻,不会有大问题的。你也别操心肚子里的小捣蛋鬼——本王觉得他很有分寸。”



    “可……”



    “嘘,好好听课,学业很重要。”大季钟渊板起面孔敲了敲桌子,不让顾格桑再说。



    宋蕾见顾格桑他们这对的悄悄话时间结束了,忙示意顾格桑往自己这边靠一点,“你跟你男朋友是不是有角色扮演的小游戏?我好像听见他自称‘本王’了。其实我也不是要窥探你们情侣之间的**……就是我觉得我和庆源很快也会走到感情的平淡期,所以我就……”



    “所以她就想向你取取经。”小白插话调笑道。



    顾格桑很无奈,只得将错就错的说下去,“你说这个啊……我男朋友他就是很喜欢把自己当成个贵族王爷,可能古代言情小说看多了吧……呵呵呵……”



    针对“如何应对恋爱平淡期”这个问题,小白似乎有很多要发言的,宋蕾的注意力被小白吸引了过去,而不爱多话的顾格桑则坐正身子继续听老师讲课。



    听着听着,她忽然觉得她和大季钟渊中间多了一个小影子,扭头一看,发现阿柴不知道什么跑了出来,当时就是一惊。



    可她的警惕意识第一时间提醒她:她正坐在教室里,所以既不能表现出“看到了什么”,更不能和阿柴对话。



    顾格桑用手肘撞了撞大季钟渊。



    “本王看你随机应变的能力不错,特意召唤阿柴出来配合本王考考你。”大季钟渊小声解释道。



    顾格桑听了想打人。



    “回殿下,阿柴真的一点也感受不到小世子的气息哦。”阿柴抓了抓头上的羊角辫,粉嘟嘟的小脸上露出她外表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惆怅,“准确一点来说,是从来没有感受到过小世子的存在。”



    大季钟渊自有办法用传音跟阿柴对话,所以在其他人看起来,他嘴巴没动,也没有发出声音。但顾格桑听到阿柴又开始回答一个新的问题时,自然就知道大季钟渊这人一点没闲着。



    顾格桑更想打人了。



    她默念着“我要认真听课、我要认真听课”,可是阿柴的话却像有魔力似的拼命往她耳朵和脑子里钻。



    “只要王妃没有正常来例假的话,就说明王妃的子宫已经被小世子充分霸占了。”



    对啊,是这个道理没错。



    顾格桑打开手机上用来记录经期的APP查询了一下,果真是70多天没有被大姨妈光顾了。



    “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小世子有着超乎阳界人类幼崽的智力水平,还有者超乎阴界鬼灵幼崽的灵力水平,所以,阿柴觉得,殿下在小世子出生之前,都不应该和娘娘同房了,否则殿下的行为会过早地教授小世子一些成年生物才能用上的知识和技能,这样小世子就很容易早熟。有可能——”



    “你现在胆子大了,连本王和王妃同不同房的事都敢管上了。”大季钟渊的声音很轻,其他人基本上听不到,但顾格桑离他近,还是清晰的听到了每一个字。



    她红着脸,憋了半天才说,“我……我觉得阿柴说得挺有道理的。”



    旁边的宋蕾一个不留神又听见了顾格桑这句支支吾吾的话,但她有点疑惑,“阿柴是谁?是你给这门课的老师取的外号?”



    顾格桑:……



    旋即,她朝大季钟渊投去求救的目光,希望他看在一日夫妻百日恩的份上,不要再来干扰她上课了。她想好好学习的心情从来没像这一刻这么强烈过。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