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九十七章 愁事一桩接一桩
    



    



    是夜,顾格桑躺在床上,抚摸着自己平凡的身躯,却知道其内孕育着一个极其不平凡的生命,而这个生命还有这不可估量的巨大能力,她瞬间觉得自己很特别。



    战争因这个孩子而来,而只要这个孩子能被她一直保护好,直到诞生,成为大季氏的接班人,那么她们这一方就是这场战争中最大的赢家。



    这很厉害。



    顾格桑情不自禁的摸了摸依旧平坦的小腹,深情的一低眼。



    大季钟渊从她背后环抱住她,声音绵绵的哄道,“该睡觉了,宝宝随妈妈,是需要休息的。”



    “钟渊,你说我们现在说话,他能听到吗?他知道我们都很爱他吗?”顾格桑的声音有些沙哑,白天里她小小的哭过一场,自己一个人藏在浴室里哭的,也没有具体什么原因,或许是情绪到了一定高度必须要找个方式发泄。



    大季钟渊将手掌贴上她的小腹,“宝宝这么聪明,肯定能听到。或许是他现在还小,没有找到和我们交流的方式,我们要耐心,等他再长大一点就知道了。”



    顾格桑一觉醒来,天光大亮。她觉得饥肠辘辘,翻个身想朝大季钟渊撒娇说自己饿了,一扑过去,却发现身边空荡荡的。



    “钟渊?”她喊了一声,又起床到洗手间找了找,没见到他人。



    顾格桑忍着内心的失落感独自走到浴室刷牙洗漱。



    洗完脸,她抬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总觉得自己的脸色比平时好像要略泛青色。



    是错觉吧?



    可能是最近太紧张了……



    顾格桑给脸上抹完护肤品,忽然听见有人叩门,被叩门声猝不及防的吓了一跳。



    “王妃起来了吗?”是青鹤的声音。



    “嗯。”



    “今天早餐是我给你做的,你快起来尝尝。”青鹤语带骄傲。



    顾格桑好奇的走了出来,本来还想问青鹤怎么忽然心血来潮想下厨,结果一对上对方的目光,她就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了——



    青鹤信不过祝宜。



    从前还好,现在顾格桑怀着大季氏的后代,难保祝宜后边的势力会不会控制她做出什么伤害宝宝的事情。



    而被抢了工作的祝宜没有隐藏自己的不高兴,她把切好的水果摆过来,脸色沉沉的。



    偏偏青鹤又是个固执的,认准了祝宜是个坑货,就不怕什么打草惊蛇,一切以宝宝为上,说怼祝宜就怼祝宜。



    “你先把水果拿过来给我。”青鹤支使道。



    祝宜忍了她一早上了,这会儿看到青鹤指手画脚的,终于忍不住要爆发,“我是王妃的婢女,不是你的婢女!麻烦你搞清楚身份!”



    在附近以鬼灵形态飘着巡视的执雪听见祝宜拔高了声调的喊声,忙飞过来看。但是顾格桑是不知道半空中会降下一个人影的,猝不及防就被吓了一大跳。



    青鹤恼火得差点要跟执雪现场打一架。



    好在执雪知道轻重,不会轻易跟夜王要用的关键锁灵斗气,闪避了青鹤的招式,面无表情的看了看祝宜,“一大早的嚷嚷什么?殿下不在,你们眼里就没人了是吗?!”



    祝宜眼圈泛红,“又不是我先挑起的!青鹤不信任我,总觉得我要谋害王妃,我哪里做的不对、不好,就要凭空遭受这样的怀疑?”



    她声音哽咽的说着,听起来格外委屈。



    其实祝宜此时心底是没底的,她不知道顾格桑究竟持什么态度,要是连顾格桑都怀疑她,那她这段时间忍气吞声的潜伏计划不就完全告吹?!



    可是,祝宜又觉得这完全不可能。因为她自问一切细节都做得天衣无缝,不可能有人能看出不对劲。否则,当初也不可能瞒过鬼神娘娘……



    祝宜心里的这点小九九,全被青鹤看在眼里。



    青鹤想揭穿又不能,只得讥笑道,“你这可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谁怀疑你了?我只是觉得,王妃现在可是肩负着传承大季氏的重大使命,不管是吃的用的,都要多经过一道审核。这有什么问题吗?你一个当侍婢的,成天没规矩的在主子面前喊喊叫叫,像话?”



    “这一大早的……”顾格桑有点头疼,“我知道你们都有自己的想法,不过……大家不用这么紧张,就像以前一样吧。”



    再怎么努力,大家也很难变得像之前一样了。



    谁都不会忘掉,顾格桑的肚子里有孩子呢。



    “我是第一次当妈妈,所以我肯定会比各位更紧张。所以我也很难分神来协调你们的关系,要是大家实在没法容忍彼此,那我只好请你们暂时离开了。”顾格桑第一次严肃的撂下话来。



    祝宜是最不想离开的,所以她赶紧做小伏低的认错。



    顾格桑摆摆手,没有怪罪也没有安慰,只是指着那盘新鲜水果道,“祝宜,并非我不相信你,只是我们都不知道别有用心的人会不会利用你的手来陷害我。所以青鹤能帮我把把关,我觉得是一件好事,希望你也不要有太多消极情绪。”



    祝宜怎么也没想到顾格桑居然会接受青鹤看似“多此一举”的行动,而且还说的这么有理有据。



    她便只得顺势点点头,“是,奴婢不会有情绪的,奴婢现在想明白了,大家都是为了王妃和小世子好。”



    “也可能是小公主啊。”青鹤灿然一笑,“我以前跟李让在一起的时候,也幻想过怀上孩子。不过没能成功。真羡慕你。”



    顾格桑本来想说的是“有什么好羡慕的,你看我压力大得黑眼圈都加重了”,但想想别墅里的气氛已经挺消极的了,就开玩笑道,“那你回头认我家宝宝当干儿子或者干女儿吧,我自己还是个孩子呢,要是有个人愿意帮我照顾宝宝,我高兴还来不及的。”



    青鹤的眼中当即迸射出激动的光芒。



    顾格桑笑笑,两人深厚信任尽在不言中。



    此时,大季钟渊正带着执雷在阴阳两界的空间夹层中做实验。



    顾格桑怀孕的事情,在他看来,无论从哪个角度想,都是不应该隐瞒顾家父母的。



    而且基于顾爸爸前不久提过想要见一见鬼神夫妇的事,大季钟渊觉得,可以让两家人利用这个机缘正式的见一面,好好谈一谈关于如何保护宝宝的事。



    “殿下……臣还是觉得,有可能的话,还是尽量委婉的把王妃和其亲友可能面临的凶险情况的告诉王妃的父母吧……”执雷这么说,是因为很担心顾格桑父母的心态会崩。



    他看过很多人类心理学的书,觉得人类这种生物比鬼灵要复杂很多。虽然看起来都是人型,可是鬼灵天性比较单纯,而人性里既有神性又有兽性,可是人类的情感又很复杂,他们时而心硬如铁,时而脆弱得不堪一击……



    所以,综合考虑,执雷向大季钟渊给出了这样的建议。



    而大季钟渊是和顾格桑父母正面接触过的。在他看来,顾格桑父母在陪伴她成长的这些年里,多少常人无法理解的怪事都经历过来了,这样的事情打击不到他们。



    “行了,别多想了,他们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继续做实验吧。”



    ——



    别墅里,顾格桑听说了大季钟渊今天的行程之后,略感吃惊。



    “做什么实验?”顾格桑疑惑的望着给她描述这件事的青鹤。



    青鹤摇摇头,“执雷这个身份,在你们人界看来应该就是‘科学怪人’一类的?差不多这个意思。有些阵法在阴界用起来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可是如果在阳界用,可能会受到磁场的干扰,或者其他因素的影响,就容易出问题。为了将危险性降到最低,他们肯定要经过很多次实验,才敢拿出来用。”



    “这实验是用来干嘛的?”顾格桑反手指着自己,“保护我?”



    “殿下没说,神秘兮兮的。”青鹤耸耸肩表示不知道。



    两人正说着话,执雪忽然拿了一堆看起来像护身符似的东西。



    “王妃娘娘,这是殿下出门前交待要寄给亲友的东西。执风和执炎已经用法器渡过了,只要你的亲友带着这东西在身上,就能不受到大阈氏的侵害。不过……他们很可能会突然闻到烧焦的味道,或者听见鞭炮的声音,但是找不到来源……”执雪有些不好意思的搔搔头,“已经是能做到的最好效果了,因为时间也挺赶的。”



    顾格桑道了声谢谢,面上却愁色不减。



    “你在担心什么?”青鹤亲昵的搭上她的肩头。



    “怕别人不领情……”顾格桑拿橡皮筋把头发绑起来,仿佛这样就能让她乱糟糟的思绪稍微理顺点,“我家很多亲戚都是无神论者。比如我舅舅……小时候,我们几个表兄妹玩闹打斗,很晚了还不肯睡觉,外婆就编恐怖故事吓我们,说再不睡觉就会被什么什么捉走。然后我舅舅就会立马跳出来说,子不语怪力乱神,这世界上没有妖魔鬼怪,赶紧睡觉,不睡觉明天不给吃饭之类的。”



    顾格桑拿起一个叠成三角形状的纸符,凑在鼻子前轻轻闻闻,闻到了淡淡的木质清香,恨怡人,而且似乎有安神之效。



    “你舅舅真是……要真的像他想的那样,那我们——”青鹤指了指这别墅客厅里除了顾格桑之外的其他人型生物,“我们是什么?哈哈,不过不知者不怪嘛。”



    顾格桑捏着纸符继续道,“我不确定像我舅舅这样的心态还有多少,这纸符我就是给他们送过去了,再三说这是能保命的好东西,他也不一定会听会信,可能随手就丢了……”



    浪费宝贝还不是最可惜的,最可惜的是不能有实效的保护到他们!



    “要不我们现身让他看看,他看到了,就会信的吧?”执雪提议道。



    顾格桑被她的脑回路气笑了,“他看到万一惊吓过度呢?我们用这个东西保护他们,就是为了让他们尽可能的少知道关于阴界的事。”



    众人沉默。



    千防万防都不如他们自己身上带了最好的庇护罩。



    可是要是人家就是不领情,这怎么是好?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