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八十七章 风口浪尖
    



    顾格桑本来也想帮忙,但无奈大季钟渊强制把她安在身边无法行动。



    在执雷准备信封的时候,她想着偷偷去帮忙递胶水或者帮忙写字条,怎料又被大季钟渊发现,强行拖回身边继续喂糖。



    “这点事让他一个人干就够了,夫人怎么小看人呢?这几日连续劳累,灵识出窍多次,本王担心你没有吃好睡好——瞧瞧这黑眼圈都出来了。”大季钟渊神色里透着关心,在顾格桑准备回应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啪叽朝她眼下贴了两片冰凉湿润的物体。



    “这又是什么……”虽然有了阿胶事件做心理准备,但这样冷不丁的碰触还是让顾格桑愣住。



    “承载着你夫君关心爱护的保养品,据说是某宝爆款。本王查过了,里面的薄荷精油不仅清凉润肤,还有助于缓解视觉疲劳,专门治疗黑眼圈——适合夫人。”



    顾格桑额头拉下三道黑线……



    才说让他不要去微信翻看养生学,没想到转眼就去某宝发挥爱妻之心……以他花钱的速度,估计这个家很快就要被快递淹没了。



    ——



    杭市下沙区警局里,年龄最大、资龄最老的徐警官正紧锁眉头。想当年,他曾独自潜入毒贩窝点反剿了一窝毒贩,杀伐果断,雷厉风行,令犯罪分子闻风丧胆!而如今,他却被一桩有些蹊跷的命案绊住了。



    徐警官独自一人坐在办公桌旁,他手下得力的警员们因为连夜加班各个都显得身心疲惫,他再一次提醒他们打起精神,得到的回答也只是几声潦草回应。



    市里因为余霜被杀一案发了不少新闻。



    年轻的、正值人生黄金阶段的女大学生,在大学城内的公寓被杀。虽然警方已经抓住了入室抢劫的窃贼,却找不到真正的杀人凶手——或者说,是无论他们怎么盘问,那窃贼都哭着喊着声称自己没有杀人。



    更重要的是,现场也没有证据能直接证明是窃贼谋害了女学生余霜。



    迫于舆论的压力,上头已经冲徐警官不知道发了多少火,加急书和通牒也是下达了一次又一次,徐警官能查的都查了,有用的消息仿佛石沉大海,让案件进入了僵化阶段。



    徐警官向后靠着椅背,揉着酸涩的眼睛深深叹出口气,不知道是因为压力过大还是熬夜加班太多,总觉得这时候心里止不住发毛,右眼皮连续跳了两天,而且跳动时间与他每次打开关于余霜被杀一案的相关信息时相吻合,不能不让他往怪力乱神的方向多想。



    “老大,你就别再折磨自己了。”离他最近的警员小张安慰道,“有哪个犯罪嫌疑人在犯罪现场一点蛛丝马迹都不留的,我们也调取了所有监控查看过,那天余霜出租屋里的脚印和门前公寓楼道监控显示都是指向那个盗窃犯的!就算网上有人为他辩护,也不能影响调查的硬数据和司法的公正!”



    “这些都只能证明他进去过。”徐警官叹息,忽然想起最近因为余霜死亡而在网上被网民封为“年度最深情男友”的高霖。



    现场也有他的脚印,但……



    “嗨,你还提他啊。不是都怀疑过了嘛,人家的证词那可是……啧啧,每一个停顿都在证明他的无罪呢。”另一个年长的警员反驳徐警官的猜测。



    “可不是吗,依照我来看,凶手说不定就是那个盗窃犯,”有人张口附和,“一般入室盗窃罪抓住最多判几年就出来,要是真的杀人了……哼哼,就等着牢底坐穿吧。这个偷东西的变态也真是厉害,都拘了这么多天了,硬是不认。”



    真要杀了人,一定会露出破绽的。



    可是徐警官亲自审了窃贼,他所有的表现都很真实——是一个真实的无辜之人被冤枉之后会做出的反应。



    徐警官看着他们,不悦的表情令整块眉毛都拧成了根麻花,清着嗓子正准备用自己老一套训话方式跟他们讲讲道理,强调公安人员不能用无凭无据的猜测来断案子,但还没开口,忽然被敲门而入的收信室老大爷打断。



    “徐警官,”老大爷将手里捏着的信封交给他,“刚刚翻信箱,从里面发现了这个。匿名信呢——我不敢随便处置,拿来给您看看。”



    道谢之后,徐警官看着手中崭新的白信封,右眼皮再次剧烈跳动起来。



    他们收到匿名信其实是很正常的事,虽然这年头写信报案的人不多了。



    四周警员都被这封信带动了精神,咋咋呼呼围过来。



    “写的什么?……杭市热心市民?这字……真好看啊。”最前面的警员注意力被信封上端正的小楷吸引走,“下面还有一行小字,‘余霜命案’——余霜命案!!!”



    众人哗然。



    为了查余霜的案子,他们走访的门户可不少,甚至为此还影响了公寓的出租率。



    当时大家都说不知道,怎么现在有人寄信来?



    “可能真的知道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所以当面不敢说!”



    大家顿时都神经紧绷。



    徐警官小心拆开,发现信封里没有信纸,唯有一个看起来很贵的优盘。



    他将其插进电脑接口,点开弹出文件,因为激动,徐警官的手指都有些发颤。



    “高霖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啊?!我觉得我好像从来没认识过你似的!”音响里传出年轻女孩子激动的声音,“别人拼命想得到钱,是为了争取去韩国留学的机会!你呢?你好不容易套出来一点又投进什么狐朋狗友的理财产品?你那些表面兄弟根本不可靠!你也不会看你!你……你气死我了!”



    “余霜,你嘴巴放干净点,”男人的声音带着股狠劲儿,就像一双无形的手锁住了在场所有人的脖颈,让他们忘记呼吸,“老子的朋友怎么了,你以为你了不起?”



    随后传来一阵碰撞的声音,还夹杂着瓷瓶摔碎的刺耳声响。



    “高霖你要干什么,救——”命字没能喊出来,就被咕哝的闷声盖了过去。



    “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是东西是吗?”



    “别——”后面的话又被紧跟着的闷哼所掩盖。



    女人惊恐的叫声和求饶传入每个人的耳朵。



    而她不止一次提到的名字——高霖,让在场所有警察都傻了眼。



    “欸,U盘外壳上缠了东西。”小张细心的发现了这个细节,小心翼翼将被执雷藏好的纸条拆了出来。



    【这是我这两天整理无人机的时候,意外发现的……这里录取的这段时间似乎跟我们公寓的一个案件有关……希望能够帮到你们。】



    “证据!直接证据!”



    几乎所有人都欢欣雀跃起来。



    “立刻传唤高霖!小张小成,你们趁现在再去高霖住处看看,我去申请搜查令!”徐警官戴上警|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们一定要让真正的杀人凶手伏法!”



    得到命令,所有警察重新振作,全身投入到各自工作正轨。



    仅仅一天时间,本来快要淡出微博热度的余霜被杀一案又重回热搜榜第一,徐警官也在记者采访中表示对此事彻查,绝不放过任何可疑点。经过处理和剪辑的音频也很快得到公开,将所有视线矛头指向高霖。



    “我们大天朝警方就是牛,点赞。”



    “看看那些追随高霖为他洗白的,现在也不知道脸疼不疼。”



    “为自己以前不明所以说过的话道歉。”



    “用女朋友钱还以如此残忍恐怖的方式夺取她的性命……这种男人算什么东西,禽兽不如!!!”



    群众纷纷在微博下面发表意见,希望能给高霖重判。



    没想到结果到傍晚就会出来,现在的高霖已经坐在审讯室里被问话了。



    顾格桑餐后一边咬着软软的糖糕,一边快速浏览微博各大相关内容。



    那些为高霖说过话的人有的出于愧疚和舆论压力前往余霜父亲所在的医院进行捐款。也有不少网友发表言论,说医院就该免去余霜父亲的所有医药费,下面还专门艾特出相关医院的微博账户,底下跟风的,较好的,反对的言辞形成不同阵营吵得不可开交。



    “你也看到消息了吧,”顾格桑只顾浏览网页,没注意到大季钟渊已经站在自己面前。



    “嗯,基本上都看过一遍了。”伸了个懒腰,拉他在自己身边坐下,“无论怎么样,心里的一块大石已经落地了。”



    大季钟渊伸手摸着顾格桑柔软的头发,眼前的女孩虽然这么说着,但神情确实不轻松。他知道现在就这件事,网上许多道德绑架冒充余霜亲人召集募捐的事件频发。好多因为被事实蒙蔽帮高霖说话的人被人肉。



    “无论现在怎样,你帮助余霜的事情没有错。”



    “嗯。”虽然她这样回答,大季钟渊还是想再追问一句,“现在……这是你想要的结果么。”



    顾格桑看着他,只是笑了笑,“至少余霜的怨气可以得到释放,这就够了。其他的如何都不是你我能够控制的事情,或许人们会一直讨论下去,也可能用不了几天等新鲜度一过再次选择遗忘。”



    没有选择正面去回答自己的问题,大季钟渊点点头,心里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顾格桑不想气氛陷入僵局,主动靠近他撒娇,“我……我有个不情之请。”



    “嗯?”大季钟渊点点头,示意她继续往下说出来。



    “能不能,借用你一点点权利,让我看看余霜投胎之后的事?”顾格桑鼓鼓嘴巴,为了表明真的只是借用一点点权利,还特意伸出手指比划给大季钟渊看。



    大季钟渊扬起嘴角,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头。



    “走吧,这点小事,本王也没有推辞的理由。”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