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八十二章 意外之遇(下)
    



    “余霜?”顾格桑有些诧异的喃喃。



    此时,她人正站在轮回司像九层塔似的最高处,看着期内形形色色的鬼差忙碌不休。



    轮回司每一层都是不同的部门,大季钟渊给顾格桑随便介绍着,关于第九层的故事才说到一半,就被顾格桑嘴里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名字给打断了。



    “谁?”他也朝下看去,只见一层的位置,两个鬼差拖着一列鬼魂走了进来,正在凭他们的临时身份卡准备分配去几层参与轮回。



    “那个,那个女孩子!”顾格桑惊讶的指过去,“我高中同学!”



    “抓紧我。”



    “啊?……啊!”



    顾格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大季钟渊带着纵身一跃,跳上了扶栏,接着一个优美冷艳的俯冲,直冲向一层。



    轮回司里到处都是忙碌的氛围,送这一列刚安排好的鬼魂进入轮回阶段的鬼差们本来也是手脚不停,可是见到突然出现的夜王殿下,忙收整姿势,肃穆行礼。



    “拜见夜王殿下,拜见夜王妃。”



    “我能不能跟她说几句话!”顾格桑有些激动的伸手一指自己的老同学,余霜的鬼魂。



    难怪她要激动的,在这里碰见老同学,可不是普通的相遇——这说明,对方已经死了。



    在顾格桑的印象里,余霜每个学期都是奖学金的斩获者,她当年把全部精力都放在维持学习成绩上,高一的物理化学差点没把她难翻,稳住不挂科就已经要了顾格桑小半条命了。



    可是余霜和她完全不一样。



    余霜不仅是个学霸,还是能力突出的学生干部,校庆、校运会、艺术大赛……学校的各项课外活动中都能见到余霜这位佼佼者的身影。



    所以在顾格桑这种学习小白的眼里,余霜就是金光闪闪的存在。



    故而,顾格桑在阴间见到英年早逝的余霜,都不免要替社会失去这么一名绝佳人才而扼腕叹息。



    鬼差虽然不是个多大的官,但是放个鬼魂出列一小会儿的权力还是有的。而且眼下可是卖人情给夜王殿下,说不定殿下一高兴,回头继承了鬼神大统,要是还记得他这个芝麻小官今天的人情,说不定能走上一条升官发财的康庄大道?



    小算盘打得劈里啪啦响的鬼差悄无声息的走过去,在余霜手背上拍了一张符,余霜便缓缓恢复了清明的意识。



    “不行……我不能死……”余霜喃喃念着,眼神里慢慢涨上戾气和怨气。



    鬼差见状又补了小半符拍上,口中低骂道,“艹……看起来不是什么省心玩意儿,一会儿可别被夜王殿下直接带走了……那可是要出大事的……”



    磨磨唧唧半天,鬼差领着余霜来到顾格桑面前。



    大季钟渊分明感应到了余霜身上不对的气息,于是当下拉着顾格桑,不让她跟余霜靠的太近。



    “嘿,余霜,是我,顾格桑——你还记得我吗?”顾格桑伸手在余霜眼前晃了晃,因为余霜的意识尚未完全恢复。



    死了的鬼魂按照规矩先到地府登记报道,排队就要排上好一段时间,快的话也要十几个小时,慢的话十天半个月都有可能。



    排完队后,根据各魂当事的生平来断定要不要送到十八层地狱进行赎罪,又或者生平做了很多好事,积攒了恩德,可以有其他选择,不一定要遁入轮回。



    不过一般的鬼魂,像余霜这样的,登记完了就送来轮回司。在重新轮回前,他们才要喝孟婆汤,遗忘掉上一辈子的记忆。



    眼下的余霜还没有喝孟婆汤,所以她站了一会儿后,看清了眼前人,也就认出了顾格桑。



    “你……你也死了?”余霜并没有故人重逢的笑意,她的眼神很冰冷。



    顾格桑对上她眼神时,有点儿迷茫。



    从前的余霜虽然也被男生们私底下奉为冰山美人,但她跟女生之间的关系都挺好的。而且顾格桑刚上大学那个月,高中同学还举行了同学聚会,聚会上余霜很亲切,性格比高中在读期间还要开朗,听说是谈恋爱了,怎么现在见到她,她却是……



    “鬼差,能不能帮忙把这个女孩的生平经历调出来给本王看看。”大季钟渊采用了比较客气的措辞。



    鬼差腆着笑脸忙点头,“殿下请稍等。”



    听到“殿下”二字,余霜看顾格桑的眼神陡然变了,“难道,你没死?”



    顾格桑不知道自己是以灵识来的秘密能不能告诉寻常鬼魂,就去看大季钟渊的眼色。



    可就在她分神这会儿,忽然感觉有一阵冰冷刺骨的气息扑向她。



    “干什么!安分点!夜王妃是你这小贱魂能碰的嘛!”鬼差掏出一条噬魂鞭,狠狠抽打了企图拉扯顾格桑的余霜。



    她的魂魄上顿时生出幽绿的火光,顾格桑凭借余霜的表情看出,这鬼火让她很痛。



    “余霜,你——”



    “救救我!”余霜是聪明人,从一来二去的话语里已经断定顾格桑绝非阴界的寻常身份。她干脆利落的跪在了顾格桑夫妇面前,眼神真挚而迫切,“我为我刚才的莽撞道歉!格桑,求求你救救我!”



    这头说话的功夫里,大季钟渊手上已经冷不丁的多了一本册子。



    册子封面写着余霜的名字,翻开第一页就是余霜的生死时辰等等详细又琐碎的信息。



    “被人害死的。”大季钟渊飞快地扫过册子,再看向余霜时,眼神里减了锐利,多了同情。



    也不知道是不是跟顾格桑在一起久了,受了这个女人的影响,他变得经常看这个也心软,看那个也心软。



    听到大季钟渊这简短的五个字,顾格桑一愣,余霜更是直接愤恨地哭了起来。



    “是!我是被人所害的!所以求求你们,救救我!”



    “人死不能复生,你既然已经是阴司的鬼魂,死日都被记录在案,是绝对不可能再回到阳界的。”大季钟渊将话说死,是为斩断顾格桑一片好心的蔓延伸长,也是断掉余霜的念头。



    事实上,夜王殿下这点小事怎么可能做不到?只不过有所为,有所不为罢了。



    余霜听完之后没有生疑,只是眼神顿时灰败下去。



    顾格桑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抢过大季钟渊手里的册子就开始翻,结果上面极其有特色的纵列排版文字让她一阵目眩。



    “杀你的这个人是谁?……重物击头,一击致命……”顾格桑念不下去了,她隐隐的觉得自己脑子好像被人打了似的,有些犯晕,心情也沉甸甸。



    余霜收住眼泪,冷笑,“我以为我能跟他过一辈子的人。”



    “家暴?”顾格桑脱口道,说完又觉得十分不妥。



    她和余霜都还是学生身份,她破天荒的被《鬼神万事录》选中,又阴差阳错的结了婚,但这不代表别人也都跟她一个步调。



    所以眼下用“家暴”这个词,确实不合宜。



    然而余霜并不在意这个细节,她跪坐在地上,像是失去了希望的傀儡,眼神涣散着。



    “余霜……”



    “殿下,王妃,要是没什么别的事,小人就把这鬼魂带走了。”鬼差笑眯眯的凑上前来。



    “嗯,没事了,你带走吧。”大季钟渊淡淡道。



    顾格桑还想迈前一步,手腕被人扼住,不得力。想开口说话,声音也发不出来——明显的,大季钟渊这是怕她生事呢。



    鬼差看破不说破,拉着还跪坐不动的余霜起来,“走了走了,转世投胎,不用再记得这些爱恨情仇。”



    说不出话的顾格桑在心里默默喟叹一声。



    旁观者总是能说得轻巧。



    要不是孟婆汤,这种夺命之恨哪里能轻易放下!



    “欸,等等。”大季钟渊忽然叫住那鬼差,“你叫什么名字?”



    要不是鬼灵鬼魂都没有呼吸,顾格桑这会儿肯定能看见鬼差大吸一口气压住自己激动不已的心情的样子。



    “回、回殿下,小人叫彭魁!”



    “好,知道了,谢谢你,彭魁。”大季钟渊凉凉的道谢,听起来毫无情绪。



    可是哪怕他这么淡薄的反应,也足够令鬼差心绪乱翻了。



    离开轮回司后,大季钟渊还想带着顾格桑去别处参观,顾格桑却没了心情。



    “真没想到……生命太脆弱了。”顾格桑语带遗憾的说道。



    她说完之后,抬眸看了看大季钟渊,忽然眼圈红红,“钟渊,我想问你一件事……”



    她这副模样分外惹人心疼,大季钟渊伸手紧揽住她,不解看去,“你说?”



    “我爸爸妈妈……不是《鬼神万事录》钦定的人,他们是普通人,会经历生老病死……老,病,我都不怕,可是我怕失去他们……”



    大季钟渊失笑。



    刚刚看她一副急于为人出头的样子,他就只担心她贸然大包大揽挑个麻烦担子回来,却没想到自己千算万算,算漏了她心里最惶恐的那一部分。



    ——她怕他在对待她父母时,也这样凉薄无情。



    “本王好歹也是鬼神之子,谋一点点私利也没什么的啊。而且岳父岳母生养抚育了你,这位旷世独有的夜王王妃,已经积攒了很多恩德,他们将来若来到这里,本王必然好吃好喝款待。我们一起在阴界等你。”



    顾格桑破涕为笑。



    这么说来,死亦无惧。



    两人收整了心情,回到鬼神殿跟鬼神夫妇告别,随后大季钟渊就带着顾格桑的灵识回到了阳界。



    重新摸到自己熟悉的**,顾格桑感觉有点不真切。



    “别乱动,好好休息。”



    “钟渊,我今晚想回家吃饭,你跟我一起吧。”顾格桑乖巧的频眨着眼睛,无声撒娇。



    大季钟渊俯身亲吻她的柔软红唇,愉快答应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