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六十八章 花灯下的心愿
    



    “回去吧,你父亲还在等你。”顾格桑轻声对她说。



    “可是……”女鬼咬紧牙关,看着病床上双手都打满了石膏的自己,一时之间百感交集。



    顾格桑知道她还在犹豫什么,“你父亲不会怪你的。如果他不爱你,也不会每周都抽出时间去看你。”



    “就是这样我才更不想回去,即使我做了那么任性的事,害的他在学校抬不起头来。可他还是选择原谅我……我都看到了,这么久,我跟在他的身后,我都看到了……”说着,女鬼的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落。



    “你越是这样,才越是对你父亲的折磨。他每天都在等你醒来,你母亲已经离开他了,难道你忍心留下他一个人?”顾格桑也不知怎么的,想说的话脱口而出。



    这是她真正想要说的话,与之前借用大季钟渊的勇气的感觉并不一样。



    “也许你是对的。”女鬼微笑着点点头,头轻点在自己的肉身上,渐渐重合,像是一层塑料薄膜,完美的与原身融合在一起。



    “谢谢你,你是善良的王妃。”



    曲曲的话飘散在空中,顾格桑愣在原地,一个笑容渐渐的浮现在脸上。



    “这是夫人想看到的?”大季钟渊不知何时站在她的身后,牵住了她的手。



    刚刚女鬼的表情也无意间触动了他,虽然他没有心。



    “在阴界住了几百年,本王还从未看见过哪个鬼魂露出这样的表情呢。”他似是感叹的说。



    “咦?”顾格桑回头不可思议的看他,“你不是沉睡了好久吗,怎么对阴界的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



    男人侧头,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还顺带揉乱了她柔软的头发,“笨蛋,夫人也不看看本王是什么人。”



    “是是是,你最厉害了,我等庶民不及您老神通广大。”顾格桑不停的戳他胸口,以示不满,看上去就像是在撒娇。



    “我们走吧,”大季钟渊淡淡扫了一眼旁边的一对父女,“夫人放心,用不了几分钟,那个女孩就会醒过来。”



    “你知道的很清楚哪。”顾格桑从大季钟渊的怀中探出头来,伸出一只手去捏他光滑的脸蛋,没有多少肉,皮肤却好到吹弹可破。



    大季钟渊的眉头撇成了八字形状,意味不明的俯视着顾格桑,“夫人真是越来越大胆了。夫人再这样,本王可要……”



    “要什么?”顾格桑的心中闪出了一个不好的念头。



    他没回答,反倒是把她打横抱起,低头的瞬间两人的脸挨的特别近,近到顾格桑甚至能数清他亮晶晶的睫毛。



    大季钟渊的眼睛就像黑色的玛瑙石,每次看都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不管怎么看,都看不腻。她甚至都忘记了这是在医院中,手竟不由自主的抚上他的眼窝,眉骨,然后就是……



    “夫人,可摸够了?”大季钟渊温柔的笑,似将她抱得更紧。



    “摸,摸够了……”她愣愣道,甚至都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那,轮到本王了。”大季钟渊说着一只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就要略过她的脖颈,顾格桑打了一个哆嗦,突然意识到什么,迅速的从他身上跳下来。



    “你,你要做什么,现在可是在医院,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动。”说着,顾格桑双手抱胸,警惕的盯着他看。



    大季钟渊被她的动作逗笑,努了努嘴,示意她看向一旁的曲曲和老教授,“他们还在这里,你觉得本王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也许是顾格桑的声音太大了,老教授的手动了动,顾格桑心下不好,赶紧握着大季钟渊的手走了出去。要是被地中海看见她在这里,估计又要加上什么不好的印象了。



    蹑手蹑脚的走出去,顾格桑轻轻关上了门,在关门的一霎那,她看见曲曲的手动了两下。



    跟着大季钟渊手拉手的走下了楼梯,途径一楼的时候,一护士急急忙忙的跑了上去,还大声喊着,“快快,206房间的小姑娘醒了!!!”



    “你是说那个睡了快一年的植物人?”另一个护士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除了她还有谁啊,快,院长叫我们上去呢。”



    ……



    从医院出来,天已经黑了,沉静的夜色中偶尔有几颗星星点缀着略显黯淡的天空。



    顾格桑却显得特别开心,不只是因为女鬼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在这样美好的时刻她最爱的男人就陪伴在她的身边。



    “夫人看起来很高兴?”大季钟渊轻笑着说。



    “老公,我发现你笑起来特别好看。”顾格桑答非所问的说。



    大季钟渊不满的皱了皱眉,“本王倾国倾城,就算不笑也相当好看。”



    他突然想到很久之前听执雷跟执炎说话,执炎说自从王妃到了之后,殿下开始笑了,而且经常是不由自主的就笑出来。



    一想到此,大季钟渊情不自禁的抚上嘴角,真的有这么明显吗?



    没等他反应过来,顾格桑便一把抱住了他,小小的脑袋埋在他的怀抱里,像只调皮可爱的小猫般蹭了又蹭。



    “老公,谢谢你……”



    也许是没听清她究竟说了什么,大季钟渊愣住了,声音变得轻而缓,“什么?”



    暗哑的声音在夜色中显得格外惑人。



    “如果你没有出现在我的生命里,顾格桑还是那个顾格桑。她懦弱又胆小,每天生活在对鬼怪的恐惧之中,不敢发泄自己的情绪,甚至忍气吞声,就算受到委屈也只会打碎牙往肚子里咽。”



    顾格桑顿了顿,似是要把即将流出的眼泪咽进肚子里,“是你改变了我,给了我战胜这一切的勇气,教会我不在逃避。老公,谢谢你,真的很幸运,能够遇到你。”



    “笨蛋。”大季钟渊一愣,旋即一抹笑容浮现在脸上,“本王的夫人真是个笨蛋。”



    他轻轻梳理着她的头发,笑容宠溺,就像是在看着一个稀世珍宝。



    “夫人再不起来,这一天就要过去了。”



    顾格桑抬头,似是没明白大季钟渊的意思。他牵着她的手,没走几步,便看见执雷从车里拿下来一个红色的花灯,上面隐约还有着用毛笔写下的俊秀字迹,生而有力。



    “这是……”顾格桑吃惊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大季钟渊正以“你是笨蛋吗”的眼神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眼前的小妻子,难道刚才的女鬼把她智商吃进去了?



    “没办法,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嘛。”顾格桑咂咂嘴,似是看透了大季钟渊的想法,随手指了指花灯,“那个是,给我准备的?”



    “本王也是听阿忠说的,今天是你们学校的樱花祭。说什么只要是恋人都会在晚上放花灯,并许下愿望。”大季钟渊撇过头,心虚的不看她,“所以,本王就随便买了一个,回来陪夫人放一放。”



    “本王可不是迷信。”大季钟渊说完,又自己补充一句。



    那个样子看起来特别可爱,顾格桑禁不住踮起脚,捧着他的脸,笑得一脸灿烂:“真的?”



    “夫人不相信?”大季钟渊低下头看她。



    阿忠会对她学校的事情了如指掌?更何况还是小小的樱花祭?别说顾格桑不信,就是站在一旁的执雷也不会相信。



    夜王殿下这话说的有点扯啊……



    “当然没有。”顾格桑笑得更加放肆,“老公说什么我都相信。”



    又是秀了一脸的恩爱,执雷默默的躲进车里,还没进去,就被大季钟渊重新唤了过去。



    “将花灯点上吧。”



    “你要在这里放?”顾格桑不可思议的问。



    “不就是过个节日吗?在哪里有什么不一样的,难道夫人想回学校?”大季钟渊轻声问。



    “当然不是,”看他一脸行色匆匆的样子,顾格桑大致也能猜出一二了,说不定是大季钟渊事情没办完,故意跑回来陪自己一起过节日的。想到这里,顾格桑只感觉胸口一阵暖意。



    “只要你在,在哪里都是一样的。”顾格桑的声音特别小,特别轻,以至于让人感到不真实,就像是顺着风飘过来的呓语一般。



    “夫人刚刚说了什么?”大季钟渊偏过头,他一面看着执雷小心翼翼的拿着打火机,一面有些不耐烦,一把抢了过去,自己点燃花灯,“本王没有听清。”



    这回是真的没有听清……



    “没什么,我刚才在许愿。”顾格桑说着做了一个双手合十的动作,蹦蹦跳跳的跑过来,亲昵的拉着大季钟渊的胳膊。



    “老公,你也过来跟我一起许个愿望吧。”



    “本王不需要,本王的愿望……”大季钟渊低头看了一眼顾格桑,顿了一下,话锋一转,“大概是找到心脏吧。”



    “是吗?”顾格桑听后有些失望,拽着胳膊的手松了松,却被大季钟渊单手握住。



    “那,夫人的愿望又是什么?”



    “不能说,”顾格桑一改之前不快的神情,淘气的挑了挑眉,“说出来就不灵了。”



    说着,抬头指了指飘在上空的花灯,就像是孔明灯一样,趁着夜色格外的宁静。像是众星捧月的呼唤,不远处学校的方向也竟向飘出几十个,明明灭灭,看不太真切。



    我希望,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不论发生什么事情,即便是我死了,或者是你的寿命走到尽头,我们也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这是保留在她心中,未曾说出口的心愿。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