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六十六章 樱花祭(下)
    



    “老师求的是……姻缘签?”顾格桑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似是想到她会这么问,地中海微笑着摇了摇头,“求个平安签而已。”



    平安签?为自己求的?



    顾格桑还想要再问些什么,宋蕾风风火火的冲了过来,一把揽住她的肩头。



    “桑桑,在这里干嘛呢?”一转头,看见了地中海,吓了一大跳,“老头,哦不,老师!你怎么在这里?”



    “没什么。”说着,地中海摇摇头,转身离开了。他的背后挂着女鬼,正目光灼灼的看着顾格桑。



    这个班主任的举动挺奇怪的,别人都是来求姻缘,他偏偏来求平安。



    “诶,真是稀奇,臭老头平时那么死板教条,天天叫我们崇尚科学,遵纪守法,他自己居然还信这玩意。”宋蕾指指点点的附和她心里的想法。



    “走吧,我们不要管那个老头啦。”宋蕾扯扯她的衣袖,指了指前面出来的少女,“你看,小白出来了,我们去走走。”



    “可是……”顾格桑还想再说些什么,宋蕾却提前把她拉走了。



    虽然是上午,可周围的摊位陆续都摆在了钟楼两侧。给人感觉不像是校园倒像是一个卖杂货的小市场。不过卖东西的主角都是学生。



    “这里有些卖的是自己在手工课上做的工艺品,还有自己亲手做的糕点,你看,这个摊位,这就是别人不想要的小玩意,还有好多是新的,觉得太可惜,就给二手卖了。”宋蕾喋喋不休的说着,听得小白都烦了。



    “我们又不是瞎,自然看的出来。”小白白了宋蕾一眼。



    宋蕾也得理不饶人,“我又没跟你说,我是在跟桑桑解释呢。”转过头来问顾格桑,“桑桑,你说是不是?”



    顾格桑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就没听宋蕾说了什么,她有点尴尬,又摇晃了顾格桑的肩膀几下,“桑桑,你怎么了?”



    “嗯,啊?”顾格桑才反应过来,摘掉了耳朵上的耳机,不好意思的问,“你刚才说什么了?”



    小白听后哈哈大笑,宋蕾却不满的撇了撇嘴。



    “宋蕾,我问你个事。”见顾格桑突然一脸严肃,抓紧的自己的胳膊,宋蕾愣了一下,疑惑的撇了她一眼,“怎么了桑桑,你问吧。”



    话虽如此,可是顾格桑又不能直接问。总不能说自己能看见鬼吧。



    “关于班主任,你了解他多少?”这话听起来怪怪的,但顾格桑只能这么旁敲侧击。



    “班主任,桑桑你什么时候也学得这么八卦……”宋蕾故作夸张的表情,换来的是小白一个胳膊怼击。



    “问你你就说,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想知道,他家里有没有什么人死了。”顾格桑说完,自己都觉得诡异。



    “不是,桑桑你今天不正常啊。你这话,我听着怎么这么瘆的慌呢。”宋蕾紧张的咽了几口唾沫,“动不动就死人的。”



    “你平时胆子不是挺大的吗?还要给我们讲鬼故事,怎么这会让你讲,你反倒怂了呢?”小白真是时时都不忘记怼她。



    “这能一样吗?”宋蕾不满的白了她一眼,“这是真事,鬼故事都子虚乌有的当然怎么说都无所谓了。”回头对上顾格桑严肃的不像开玩笑的眼神,她想了想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没听说过他家里有死人啊。”



    顾格桑听后一阵失望,想了想又问,“那,这个班主任他的私生活有没有不检点之类的?”那个不检点,顾格桑犹豫了好久才说出口。



    宋蕾和小白听后都噗嗤一笑,特别是宋蕾笑得特别夸张。



    “哈哈哈,桑桑啊,你最近是怎么了。怎么还对那老秃头感兴趣了。”宋蕾笑得前仰后合,“你真是要逗死我了。”



    她俩笑得是挺开心,顾格桑可没兴趣笑。要知道,他的身上很可能背负着一条人命。



    之前她一直在想,为什么背后灵会一直缠着这个班主任,她得出的唯一一条可信的结论就是,她很可能是班主任的情人,因为某种原因死了。



    但是,为什么阴差说她其实没死呢?



    小白笑完了,抹着眼角的眼泪,拍拍顾格桑的肩膀,“我一直以为宋蕾是言情小说看多了,没想到真正的小说大神在这里。”



    宋蕾也在一旁接茬,“可不是,虽然这个老头到了不久我不太清楚他,但是咱们学校到还真有个殉情自杀的女生。你说,是不是就是这个老头干的,啊?哈哈哈。”



    “你说什么?这个学校有人自杀过?”顾格桑迅速的捕捉到了细节,“还是个女生?”



    宋蕾整理了一下衣服,用怪异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对啊,你不知道吗?据说是因为被男朋友甩了,心如死灰,我真是不明白了,听说她还长的挺漂亮的。”



    虽然顾格桑是汉语言的,但是别的院的院服她多少也能认出来,那个女生穿的明显就是某个院的院服。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拎着和服,吧嗒吧嗒走的飞快。



    “桑桑,你要去哪?”



    “你们先逛着,我还有点事。”顾格桑手里握着手机,木屐踩得咯吱咯吱响。



    “喂,你……”宋蕾还想说些什么,被小白一把拉住,给了她一个暧昧的眼神,“这么着急,一定是去见男朋友去了。我们两个就不要瞎掺和了。”



    宋蕾了然的点点头,嘟囔一句重色轻友,转身就跟小白去逛摊位了。



    顾格桑一路小跑,又来到了北区的姻缘庙。



    树上大大小小的布条挂了好多,当然还不乏被风吹走的,毕竟很多人都是用手扔上去的,为的是取个好兆头。很少有人把布条系在树上,因为即使绑上去,最后也会被人摘下来。



    地中海绑的是一只红色的布条,因为绑的不高,所以特别好找。顾格桑细细打量了一番,再确定四周没有别人的时候,才悄悄的靠近。



    此时,正值晌午,寺庙周围没什么人,小情侣们该吃饭的吃饭,该逛街的逛街,至于像宋蕾和小白这样的单身小姑娘就去钟楼看看表演,凑凑热闹。



    顾格桑点了脚,试图把纸条拿下来,可是还是够不到。



    “明明看着不高的,怎么会拿不到呢。”顾格桑不满的嘟囔道。



    因为踩的是木屐,跳起来特别费劲,她也不敢使劲跳,太容易崴脚了。



    顾格桑看了看手上的白玉戒指,要不,还是让阿柴出来帮忙吧。



    手还没摸上戒指,突然身后出来一只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轻的将她头上树枝上的红布条解了下来,大掌摊开,在她的面前。



    “夫人,可是要这个?”熟悉的带点磁性的声音,有些男人独有的暗哑。



    顾格桑不可思议的抬头,男人英俊的容颜倒映在她的瞳孔里,他的眼睛美好的就像璀璨的星空,她在里面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他站在樱花树下,花瓣纷纷洒落,偶尔有花瓣顺着他黑色的和服逶迤落下,花香弥漫,又仿佛是他自身散发的淡淡的清香。



    她一时间愣住,张开嘴结结巴巴的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钟,钟渊,你怎么来了?”



    大季钟渊听后提唇一笑,“怎么,夫人看到本王好像很吃惊?”他的手拂过顾格桑及肩的头发,唇瓣轻轻吻上,声音落在她的耳畔,“惊得连话都不会说了。”



    “没,没有。”顾格桑吓得一个哆嗦,赶紧退后好几步,却一把被他揽住。



    “夫人,小心,后面就是台阶了。”



    顾格桑听后愣愣的向后望了一眼,发现离台阶还有好长的距离,回过头来狠狠的瞪他一眼,“你居然骗我。”



    大季钟渊一把拥她入怀,下巴垫在她的脑袋上,“如果不是这样,夫人怎么会心甘情愿的到本王这里来呢?”



    顾格桑脸红的像个小苹果,“你不是说很忙吗?怎么有时间过来了?”



    “这件事还要怪夫人。”大季钟渊严肃的盯着她说,那个样子看上去还挺可爱的。顾格桑心里想着,不仅轻轻的掐了他的脸蛋一下,掐完才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么撩拨的动作。



    她自己愣住了,大季钟渊也愣住了。眼睛里仿佛有莫名的火焰在熊熊燃烧着,看向她的眼神变得迷离且朦胧。



    “你还没说,为什么要怪我呢?”顾格桑及时打断了他接下来要做的动作。小手一缩,却被大季钟渊一把抓住,放在大手里轻轻摩挲。



    “干,干什么,这是在外面……”



    “夫人在害羞什么?”大季钟渊凑近说,“又不是第一次做。再说了,今天本来就是恋人的节日不是吗?”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顾格桑已经,之前一直以为他不知道或是不把这个当回事,没想到他居然……



    大季钟渊不悦的皱皱眉,弹了一下她的脑瓜崩,“才几个小时不见,怎么越变越笨了?本王若是不知道,怎么会给你选和服,还自己穿上了这么奇怪的衣服,真是,别扭死了。”



    听到他一声抱怨,顾格桑反倒是开心的笑了起来。



    “夫人,终于开心了。”他的眉头舒展,唇边带笑,“昨天本王临走的时候,你的眉头都要皱到天际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本王始乱终弃呢。”



    “瞎说什么,我哪有。”顾格桑不自觉的抚上自己的眉毛。



    昨晚,自己的表情真的有这么明显吗?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