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六十四章 壁咚?!
    



    顾格桑抱着阿柴的手紧了紧,符合的点点头,但还是叹了口气,“唉,我就当你在安慰我了。”



    顾格桑看了看手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二十了。四周都熄了灯,黑漆漆的一片,夜晚宁静而显得狰狞可怖。



    一片乌云飘过遮掩了月光,她只得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突然,顾格桑感到身后有一阵阴寒的气息,一只手抚在了她的身后。



    顾格桑迅速的回头,女鬼放大了一倍的脸在她的眼前摇曳,与白天看到的不一样,她伸着长长的舌头,眼睛翻了上去,只剩下个眼白。



    “啊啊啊!!!”



    虽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手电筒下看鬼还是比较吓人的,顾格桑还是没忍住叫出了声。待反应过来,顺了两口气,听到女鬼如银铃一般咯咯咯的笑声。



    “大胆!!!你可知道你吓得是——”没等阿柴说完,顾格桑就及时捂住了她的嘴巴。



    “唔?”阿柴疑惑的瞥了一眼顾格桑,她垂下头,脑袋轻微的摇了摇。



    “咦?我刚才好像听到什么声音?”女鬼疑惑的飘了过来,左看看右看看,最后目光停留在顾格桑的身上,“你没有听到吗?”



    “哈哈哈,”顾格桑尴尬的笑了笑,“可能你听错了吧……”



    “也许吧。”她疑惑的挠挠头,喃喃自语道,“当鬼当久了,不仅记性不好,连听力也变差了……”



    “当久了?你做鬼做了很长时间?”顾格桑适时的岔开话题,一面低声对着阿柴说,“你先回去。”



    阿柴不开心的撇撇嘴,还是听话的返回白玉戒指里。又探出一个小小的脑袋,在顾格桑的手指缝间窥探。



    女鬼侧头想了想,坐在了钟楼的窗户旁,眼睛望向窗外的一轮月光,“啊,应该很久了吧。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每一天都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并没有那么久。”



    看女鬼的穿着,应该是这所学校的学生没有错。顾格桑是大一的新生,加之先前对学校的八卦没什么了解,所以所知甚少。要是有宋蕾和小白在就好了。她俩合在一起可算是个八卦通。



    “你现在什么也想不起来,可是我又什么也不会,要怎么帮你呢?”顾格桑犯了难。



    女鬼回过头来,看着她在月光下朦胧带点淡淡忧伤的样子,嘻嘻的笑出了声,“我就是想找一个人说说话而已,没有指望你能帮我什么的。”



    她侧头看了看顾格桑,轻轻拍拍她的肩膀,“我在这里等待了好久,应该是很久吧。不都说,人死之后会入轮回投胎吗?可为什么我找不到投胎的路呢?我其实不想在这里呆着的……”



    找不到投胎的路?顾格桑和戒指里把阿柴皆是一凛。



    “这是怎么回事?”顾格桑低声问阿柴。



    阿柴沉默的想了一会,才犹豫的开口,“这样的灵魂,多半是因为生前煞气和执念过重,容易迷失,需要阴差亲自引路。大多数的灵魂都能自己找到轮回的路的。”



    阿柴从戒指里探出一只缩小了几倍的脑袋,问,“王妃有没有觉得奇怪?我们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里的阴差。”



    听阿柴这么一说,好像是这么回事。



    顾格桑脑中闪出一个主意,“那,你有没有办法能找到阴差?”



    “王妃的意思是……”



    “既然是阴差的失误,那我们就还有机会。”顾格桑附和的说道。



    “王妃想让她入轮回?”阿柴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又垂下眼睛低声说,“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超过三天错过了最佳轮回时间的鬼魂,我还从没见过谁能够成功转世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顾格桑俏皮的眨眨眼睛。



    “那好吧。”阿柴磨磨蹭蹭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玉牌,整个人从戒指里跳了出来,开始对玉牌施法,却正好碰着女鬼转身,错愕的望着顾格桑手里的阿柴,“这是……”



    话音未落,鬼差已经闪至顾格桑的面前,附身跪下,“小的不知阿柴大人和王妃娘娘驾临,有失远迎,还望赎罪。”



    “你是……王妃?”女鬼还没从反应中回过神来,却被阴差那链子一把拽住,整个身体匍匐在地面上。



    鬼是不会流血的,但会感觉到疼。女鬼明显被扯得不轻,呲牙咧嘴一番,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



    “不得无理,你快把她放开。”顾格桑指了指阴差身旁的女鬼,阴差抬头看了一眼顾格桑,还是乖乖的照做了。



    女鬼哆嗦了一下,低着头不敢看她,“我不知,不知是王妃娘娘,之前,之前并不是故意的。”



    顾格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是她最不想看到的。



    阿柴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一开始顾格桑不想告诉女鬼她的真正身份。



    “你先起来,”顾格桑想要扶起女鬼,却被她战战兢兢的躲开,她犹豫着缩回了手,“你也起来吧。”这话是对阴差说的。



    “我来只是想问问你,为什么她的魂魄还没有入轮回?”



    “这种小事怎需王妃亲自上心,小的马上……”阴差讨好的低声下气道,再回过身看到女鬼的一霎那,愣住了,“她并没有死……啊。”



    “没有死?这是怎么回事?”不仅是顾格桑不可思议,连阿柴也不相信。



    阿柴低头想了想,“没死,还人魂分离,这麻烦有点大了。”



    女鬼听了之后,反倒是一改之前的嬉皮笑脸,脸上有惶恐还有不安,“我没死,那我为什么是这个样子……我为什呢要缠着一个老头,我……”



    她痛苦的抱着头,双手无措的抚过脸,顾格桑却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安抚道,“没事的,我会帮助你的。”



    顾格桑的话像是一剂安神剂,女鬼的神情渐渐缓了过来,从茫然转到坚定,眼泪不自觉的涌出,“王妃,谢谢你。”



    阿柴却适时的扯了扯顾格桑的袖子,小声嘀咕,“王妃,不能待太久的。你忘了你跟执雷怎么说的?”



    咦?



    经阿柴一提醒,她才想起来,之前说好十二点之前一定会排练完的,估计执雷肯定一早就在校门口等候了。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的。”顾格桑保证道,“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我再想一想。”



    “是。小的告退。”阴差走后,顾格桑又吩咐了女鬼几句,就飞快的跑下了钟楼。



    左看看右看看,在确定周围没有人的时候,径直向大门口的方向跑去。



    “夫人这么着急,是要干什么去啊?”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顾格桑的背微微僵了一下,心下不好,却笑嘻嘻的转过了头。



    “老公,早啊。今天天很好,我来这看看月亮。”说着,指了指阴云密布的天。



    “哦?”大季钟渊斜靠在墙上,听到她的声音径直的向她走来,黑夜下的目光灼灼,顺着她的手往上看,“夫人说的月亮,本王怎么没看到啊。”



    顾格桑咽了咽几口唾沫,这怎么月亮都给她唱反调,明明之前的月光还挺亮的,转眼之间,就被云给遮住了。



    “刚才明明还有的!!!”顾格桑理直气壮的说,这话确实也没骗他啊。



    大季钟渊一步一步走近,顾格桑心虚的连连后退,直到碰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回头一看,竟是一堵墙。



    他一手支墙,另一只手轻柔的绕在她的脑后,看着大季钟渊英俊的面孔越来越近,在夜色中格外的邪魅张扬,她一下子看呆了。



    “好看吗?”他的嘴角勾起一抹迷人的微笑。



    “……好,好看。”顾格桑情不自禁的说出口,说完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多么羞耻的话。



    见顾格桑愣愣又面色潮红的样子,大季钟渊只觉得自己脑中的弦崩断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吻上她的唇,那是一个甜蜜的吻,像是混合着淡淡蜜糖的气息,顾格桑不好意思的闭上了眼睛。



    好似过了很久,大季钟渊才恋恋不舍的和她的唇瓣分开,意犹未尽的轻舔嘴角,“夫人的味道,很甜。”



    “不正经。”顾格桑脸红着向前走,大季钟渊紧跟在一旁。



    “夫人好像还没解释,为什么这么晚出来呢?真的是为了排练樱花祭的节目吗?”



    上了车,并没有看见执雷,但大季钟渊的疑问却如约而至。



    顾格桑早就猜到了他会有此一问,本来想好的词再看见他锐利的目光之后,想要撒的谎突然就说不出口了。



    “那个,哈哈。你看你夫人,像是什么也不会的吗?樱花祭,我当然要排练一些节目啦。”



    这话说出来她自己都不信,平常连课外活动都不参加的人,明明是体育废柴,上次还是阿柴帮的忙。



    “哦?那夫人今天晚上排练的是什么呢?舞蹈还是……唱歌?”大季钟渊饶有兴趣的问道。



    “排练,排练……”顾格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舞蹈唱歌她一窍不通啊,总不能说唱的国歌,跳的广播体操吧……



    “当然排练的是小品啊。”顾格桑此话一出,就连阿柴都在内心喷了一口老血。



    大季钟渊憋着笑看她,“夫人会演小品?”



    当然不会啦,我要演小品估计会冷场吧。顾格桑心里这么说,嘴上却尴尬的哈哈笑着说,“其实,也不算是小品,只是比较有趣的话剧啦。哈哈。”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