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六十二章 重回校园
    



    见青鹤这个样子,执雷也没再多说什么。随后在大季钟渊的应允之下,他给张科的脑中植入了李让的记忆。



    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天时间,青鹤直言她已经很满足了。



    大阈宸毅的事已经告一段落,加上张科的佐证,顾格桑的嫌疑早已被解除。如今皆大欢喜,大季钟渊一行也就风风光光的离开。



    隔天一早,顾格桑睁开眼,发现大季钟渊又不见了踪影。



    阳光透着厚重的窗帘只留下浅浅淡淡的暗影,她穿着棉质的睡衣下了床,蹑手蹑脚的走下楼梯。



    楼下,大季钟渊正坐在沙发上,管家阿忠就站在他面前。



    阿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顾格桑没印象。她昨天晚上很早就睡下了,只是隐约听大季钟渊提过,阿忠去调查有关宝藏的事情了。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结果。



    她缩头缩脑的蹲在墙的一侧,想偷听他们说了什么。自从上次那个魂缺老婆婆的事情过去之后,顾格桑的就落下了心病,变得疑神疑鬼的。



    这回是个老妇人,自己还能应付,下回要



    是个像青鹤那样倾国倾城的绝色……顾格桑想着不仅捏了捏自己的小脸蛋,眼前若是有镜子,她肯定要照上一照。



    自己长的也不差,可就是莫名的没有自信。正低头懊恼着,连一旁的男人走近都没有发现。巨大的阴影笼罩在她小小的身躯上顾格桑一怔,机械的抬头,仰望着那张英俊的面孔,尴尬的哈哈一笑,“那个,老公,早哈。”



    从顾格桑下楼梯的时候,大季钟渊就发现她了。只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她没有光明正大的走过来,反倒是蹲在墙角摆出像种蘑菇一样的姿势在这里偷听。



    “夫人想知道什么,只管问本王就是。”见到顾格桑仍是粉色蕾丝睡裙的打扮,眉头不悦的皱了皱,立即脱下自己的外衫,披到她的肩膀上,“穿得太少了。怎么不把外衣披上?”



    顾格桑无辜的吸了吸鼻子,委屈的说,“还不是我一醒来,发现你不见了,急得满屋子找你,所以才忘了……”



    本来严肃的表情被她这么一说,反倒是重新展露了一个宠溺的微笑,“本王没想到,夫人这么黏人。就像……一只小猫一样。”



    “说什么呐。”顾格桑撅着小嘴不悦的站起来,话说到一半,突然想起来自己的目的,“你刚刚说,我想知道什么问你就行,这话算不算数?”



    “本王说的话,何时不算数。”大季钟渊双手抱胸,斜靠在墙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那,刚才你与管家阿忠在商量什么?”顾格桑想了想,试探性的补充道,“是不是……又找到了魂缺之人?”



    顾格桑说完,就不再看他。头瞥向一边,好久都没有得到大季钟渊的回复,急了,微微侧了侧头,发现他正在直直的看向自己。



    “你怎么不说话啊。”顾格桑被他看的手足无措,自己也没问错什么啊。



    大季钟渊低下头,一只手扶着顾格桑的下巴,强迫她与之对视,“夫人是不是想问,本王会不会再纳妾一事?”



    是疑问句,但大季钟渊却是用肯定的语气说的。



    “才,才没有。”顾格桑慌张的挣脱出来,气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大季钟渊果断的跟了上去,靠着她一同坐下,脸上的笑意不加掩饰。



    “殿下,那臣先告退了。”阿忠面无表情的行了个礼,便退下了。



    顾格桑本来羞赧的表情瞬间荡然无存,眼神定格在阿忠离开的方向,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



    “夫人怎么了?”大季钟渊环上她的肩膀,关切的问道。



    “额……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顾格桑偏头看他,一脸的呆萌,“我总觉得阿忠好像是不太喜欢我……”



    “阿忠?”大季钟渊敛眉想了想,说出来的话却把顾格桑雷得内焦里嫩,“夫人由本王喜欢就好,难不成夫人对阿忠——”大季钟渊欲言又止。



    “喂喂,能不能正确理解我的意思……”



    “本王最近有些事情要忙,”大季钟渊指了指顾格桑手上的白玉指环,以命令的口吻说道,“白玉指环一定要寸步不离。”



    “什么事?我不能跟你一起吗?”顾格桑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大季钟渊斜斜靠墙,微勾唇角,“夫人不用上学的吗?”



    顾格桑一愣,若不是大季钟渊提醒,她早把这件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她掰手指算了一下,自己将近有一周没有去学校了。



    若是今天还请假——



    “那好吧。”顾格桑无奈的点了点头。



    见此,大季钟渊大步一迈,轻柔的抚摸她的头发,“乖,本王会尽早回来的。”



    吩咐了几句,大季钟渊便离开了。和他一同走的还有阿忠。顾格桑百无聊赖的靠在沙发之上,偌大的房间显得特别寂静。桌上时钟显示现在刚好六点整。



    顾格桑上楼,稍微洗漱了一下,便换好衣服收拾书包准备出发了。



    刚一出门,执雷一早便在楼下等候。



    “娘娘,殿下特意吩咐要我送你去学校。”执雷说。



    “不用了,我坐公交就好。”顾格桑指了指手机上的导航地图,“很近的。”



    自从和大季钟渊结婚之后,她就再没坐过公交车了。现在他出去了,她正好找回坐公交的感觉也不错。



    “好,”执雷推了推眼镜,“属下不能违背殿下的命令。但如果既然娘娘坚持的话,请允许属下送你到公交站点。”



    顾格桑:“……”



    公交车站旁站着三三两两的人,大多是高中和初中生,像顾格桑这样大学还早起的学生已经不多见了。



    还没到站点,顾格桑就催促着执雷将车停下。从一辆豪车下来,再去坐公交,怎么说都有些奇怪。还好这里人不多,而且顾格桑也并不认识。



    之前媒体案件虽然告一段落了,但已经上了新闻,路上认识她对着她背影指指点点的也不在少数。



    顾格桑刚一迈进校园,便感到背后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缓慢的靠近,她迅速的一回身,反倒把要吓她的宋蕾给吓了一大跳。



    “我都这么轻手轻脚的了,还能被你发现?”宋蕾不满的嘀咕道,“本来还想吓吓你,顺便跟小白得瑟得瑟,”她垂头丧气的指了指身旁的小白,“谁知道让这家伙赌赢了。”



    小白不客气的伸出一只手,“废话,给钱。”



    顾格桑听得一脸懵逼,“你们在赌什么?”旋即又突然反应过来,“哦~我知道了,你们是不是赌我会不会被吓到?”



    “行啊你,”宋蕾使劲拍了她肩膀一下,向她挤了挤眼睛,“几天不见,不仅人变漂亮了,脑子也聪明了啊。”



    宋蕾转过头看看小白,又回过头不怀好意的冲着顾格桑笑,“这两天过的怎么样啊?有没有跟你帅气的老公,那个那个?”



    “什么那个那个,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顾格桑脸一红,背上书包飞快的往前走,“我还要去上课呢,落了好几天的课了,估计辅导员想扒掉我皮的心情都有了。”



    “喂喂,别走啊,和我们说说!!!”宋蕾和小白一起追着顾格桑去了教室。



    正常是八点上课,现在七点半。



    教室里安安静静的,只有几个学霸端正的坐在教室里做题。



    小白和宋蕾一前一后的坐在顾格桑的两侧,八卦的问这问那。



    “我这里有关于那方面的书籍,你要不要拿过去看一看?”宋蕾坏笑着推给她,顾格桑把手背在身后摇头猛拒绝。



    “行了行了,你别逗她了。还是你自己留着看吧。”小白适时的解救顾格桑于水火之中。



    顾格桑向她投来了感谢的一瞥。



    “格桑,明天就是樱花祭了,你有没有准备和服啊?”小白岔开话题,适时的向她眨眨眼睛。



    “樱花祭?”顾格桑一脸懵逼,“那是什么?”



    虽然同为大一的新生,但比起吃和玩,谁都没有宋蕾的脑袋灵光,而身为潮流咨询的小白则会第一时间关注各种校园动态。



    “一年一度的樱花节,可是专属于恋人的节日。”宋蕾给顾格桑科普道,“在那一天,可以向喜欢的人表白,女生会穿上漂亮的和服,还能在校园的钟楼旁领到免费的点心,除此之外,晚上还有花灯展和樱花会。”宋蕾抱着拳一脸向往,“真是想想都好期待呢。”



    小白白了她一眼,“你是期待在樱花祭上勾引哪个帅气的小哥哥吧?”



    小白转过头对着顾格桑小声的解释,“上次的联谊会她没勾搭上,这不就趁着这次樱花祭再找找,看有没有帅哥……”



    她还没说完,就被宋蕾一口打断,“喂,你又在说我什么坏话?”旋即一把把顾格桑拉了回来,“你不要听她胡说。”自己不争气的先笑了出来,不好意思的摸摸头,“不过我确实也挺想找一个的。”



    “你看看。”小白得逞的笑着说,“被我说中了吧。”



    “你别说我,难道你就没这个心思了?”宋蕾掐着腰不服的看着她,“上次联谊会也不知道是谁跟桑桑说,你男朋友有没有别的朋友之类的,给我介绍一下啊?”说完还学着小白的样子,掩唇腼腆的笑了几声。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