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五十章 张科失踪了
    



    “怎么样,夫人要不要尝尝本王的手艺?”大季钟渊浅笑着说。



    “当然。老公果然最棒了。”顾格桑忙不迭的点着头,却见大季钟渊早已拿起一双筷子,满满的给她夹了一碗,活像一座小山丘。



    “这……”顾格桑为难的努努嘴,却见他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看着自己。



    “夫人不是说本王的厨艺好吗,要是连这点都吃不下,是不是太不给本王面子了?”大季钟渊不满的冷哼一声。



    要知道,虽然聪明如夜王殿下,也是花了足足五个小时才将这些菜全部学会。



    不过,这些无关紧要的细节,他是肯定不会告诉顾格桑的。



    顾格桑讨好的笑笑,脖子不自觉的缩了缩,忽然灵机一动,提出一个建议:“老公,你看,这菜是你幸幸苦苦做的,总不能我一个人独享了吧。要不,我们一起吃?”



    大季钟渊一般情况下是不吃阳界的食物的,但这菜未免做的有点太多了。果不其然,他摇了摇头,非常自然的说,“不必,这些菜都是为夫人准备的。”



    见自家夫人一脸为难的样子,大季钟渊笑了,“夫人不必担心,若是真的吃不了,也没什么关系。”



    顾格桑听后更愧疚了。这么多菜,自己要是吃不完的话,不就浪费了吗?



    “老公放心,我一定把它们全部消灭掉。”顾格桑信誓旦旦的说。



    然而,两个小时后——



    顾格桑一脸郁闷的倒在沙发上,肚子撑得鼓鼓的,就像是怀孕了一样。



    满桌子的饭菜还有一半都没有消灭掉。不得不说,自家老公做的菜实在是太好吃了,但是也实在是做的太多了。结果,整顿饭下来,他一直都在盯着自己吃,还时不时的细心的给顾格桑擦一下嘴边的饭粒。



    连顾格桑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怀孕了,一吃完饭居然就犯了困。模糊之中摸了一个抱枕就要睡觉,抱枕摸起来还硬硬的,不过靠上去的感觉还是挺真实的。



    第二天清晨,顾格桑缓缓的从睡梦之中醒来,一睁眼就看见**着上半身的大季钟渊躺在了身侧,她下意识的看了下自己的衣服,还好,是穿着的。



    大季钟渊也被她幅度不大的动作弄醒了,睁开惺忪的睡眼,带着特有的男性暗哑,“怎么了,夫人?”



    “没,没什么。”顾格桑一紧张脸也不自觉的红了,总不能说自己刚才是在想那种事吧。不过,她也有一点小小的失望罢了。



    顾格桑的小变化逃不过大季钟渊的眼睛,他笑道,“怎么,难道夫人是在期待些什么吗?”



    “没,没有的事。”顾格桑听后更慌了,轻轻的推了他一把,害羞道,“我怎么可能期待那种事。”



    “哦?”大季钟渊好看的一挑嘴角,“那种事?原来,夫人已经迫不及待了啊。”



    他缓慢的附身到顾格桑的身旁,头靠在她的肩膀,坚实的腹肌抵在她穿着棉质睡衣的后背上,轻轻的呼着气。



    充满男性魅惑的嗓音在顾格桑的耳畔响起,“夫人放心,我是不会趁你睡着的时候对夫人的身体做些什么的。你若是没有感觉的话,本王也会很困扰的。”



    大季钟渊没说实话,实际上从昨天晚上她挑逗他开始,**之火便已经要熄不住了。可是,看自家夫人睡得香甜的模样,他不忍心打搅她的美梦,便温柔的任由她抱了一夜。



    闻此,顾格桑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想想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除不可思议之外,她还有些不好意思。



    “夫人还真是容易害羞呢。看来以后本王要努力了。多尝试几次,你才能习惯。”大季钟渊魅惑的笑。



    “啊啊,我想起来,我昨天晚上好像没有洗漱就睡了,真是太糟糕了。我去洗漱了。”顾格桑说完,逃也似的跑开了。



    待到洗漱间,她才算真正的松了一口气。真是,自己刚才是怎么了,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一定是自家老公长得太秀色可餐了,才被美色诱惑。



    洗了一把脸后,顾格桑才算是彻底清醒。今天是周末不用上学,但是从明天起,就正式开学了。之前因为去探墓,又请了四五天的假,辅导员差点翻脸,最后还是大季钟渊出马,也不知道做了什么,辅导员毕恭毕敬的就把假条给批了。



    顾格桑洗漱之后,就心满意足的吃了大季钟渊给她准备的华丽丽的早餐。别说,这厨艺比起祝宜来,真是丝毫不逊色。



    吃完早饭后,两人便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难得见大季钟渊如此悠闲,连顾格桑都不禁奇怪。



    “你今天没有事情要忙吗?”顾格桑问。



    大季钟渊听后,低下头看了她一眼,“难道夫人希望本王离开?”



    顾格桑把头摇的想拨浪鼓一样,只是她的心里隐隐觉得不舒服。既然老婆婆不是通往大季氏真正的宝藏的入口的话,相当于这一条线索又断了。



    大季钟渊本来应该难过或者懊恼才对,可是他就给没事人一样,还陪着自己在这里悠然自得的看着电视。



    顾格桑探头,小心翼翼的开口,“老公,既然这条线索断了,那要不我们一起再想想别的办法?”



    原来自家的小妻子是在担心这桩事,所以才闷闷不乐的。



    大季钟渊笑着揉乱了她的头发,“本王的傻夫人,别想太多了。这不是你该操心的问题。”



    “可是,我想和你一起分担。”顾格桑据理力争,“我是你的夫人啊。”



    大季钟渊点点头,没再说话,目光却落在电视屏幕上的一则新闻。



    见大季钟渊不说话,顾格桑有点懊恼。听到电视里的声音,她同样一愣,转过头去。



    “现在本台新闻报道,杭市某男性失踪,至今下落不明。据可靠人士报道,此人曾是杭市某大学的毕业生,但却被监控拍到失踪前一晚曾和一女有过接触……”



    这怎么可能?新闻上模糊的视频中不难看出那女人是顾格桑的样子,而且明显是后加上去的。看来是有人故意陷害她。



    电视里的顾格桑正从张科的家里走出,而张科却一直自始至终都未露面。



    自己怎么可能单独找过他呢?这就奇怪了。顾格桑和大季钟渊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同一个人——大阈宸毅。要不是大季钟渊不受监控的影响,估计大阈宸毅会把他也加进去。



    “现在怎么办?”顾格桑之前在人口失踪案上已经有了案底,如今再牵扯上她,怕是没有之前那样好说了。



    她的心里一时间有点慌,忍不住攥紧了大季钟渊的手。感受到小妻子的莫名不安,大季钟渊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表示安抚。



    但同时觉得这样实在不行,虽然顾格桑有的时候挺勇敢的,也很善良,不过临场的处变不惊的能力还是差了一些,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好好的锻炼锻炼她。



    “难道,张科没有被青鹤放出来?”顾格桑突然问道。



    原来,自己的小妻子并不是在担心自己即将要面对的,反而担心起张科的生死了。



    “本王也没想到。看来,还是要去找青鹤当面问问清楚。”大季钟渊沉声说。



    顾格桑点点头,她表示要跟大季钟渊一起去,他也并没有拒绝。



    只是——



    顾格桑脑筋转了转,“别忘了我们可还有外在敌人呢。这次的事情如果是大阈宸毅搞的鬼的话,张科很有可能是被他抓走了!”



    大季钟渊听后依然淡定自若,“那就更要找青鹤确定清楚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简单准备了一些零食和水,大季钟渊夫妇再次踏上了下墓的历程。明天就要去上学了,可是若真的再去墓葬地,顾格桑又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所以,她又给宋蕾打了电话。



    宋蕾一看是顾格桑主动给她打的电话,别提多开心了,想也没想直接按下了接听键。



    “喂,格桑,怎么了,是不是想我们了?我们两个可是想死你了,尤其是小白这鬼丫头。”小白适时的戳了一下宋蕾的额头。



    顾格桑突然不知道怎么开口,最后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我明天可能不能准时到校,若是有课不要忘记帮我喊到。”



    “没问题。”宋蕾轻轻松松的就答应了,旋即觉得不对,又接着问,“你那里是出什么事了吗?还有我今天看新闻上那个女生的身影,感觉跟你有点莫名其妙的相似呢……就连裙子也是……”



    “那怎么可能是我。”顾格桑一口否定,“也就是长的有点像而已,我长了一张大众脸啦,非常普通的。”



    顾格桑也不想和宋蕾她们撒谎,但总不能说她是被人陷害才出现在新闻报道里的吧,照宋蕾的性格肯定会一层三尺高,非得把幕后黑手揪出来不可。



    结果发现,这幕后黑手原来不是阳界的人。她简直都无法想象宋蕾那个时候的神情。



    “得了吧,就你还大众脸,”顾格桑听到电话的另一面吵闹的声音,估计他们应该是刚下课不久,“那我这样的,怕是要嫁不出去了。”



    “你照顾好自己吧,我和小白等你回来。”



    顾格桑又跟宋蕾和小白寒暄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看顾格桑好像很想念自己的小同伴的样子,大季钟渊忍不住调侃道,“若是夫人不想去,也没有关系,也应该回学校念书了。至于这次去找青鹤,本王一个人就可以搞定。”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