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四十四章 不是她
    



    执雷和执雪的效率之高,速度之快,顾格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没过多久,那个垂垂老矣的灵婆便被带到了他们的面前。



    她的穿着跟上一次见面有了很大的变化,手拿一只黑色的权杖,身披墨色青绿镶边的常服,连脚上穿的鞋只都是造价不菲的样子,看上去显得雍容华贵。即使是面容苍老,却也打扮得像模像样。



    以至于顾格桑差点没有认出眼前这个老奶奶就是当初大季钟渊要纳的妾。



    “她看起来,很不一样了啊。”顾格桑赞叹道。



    “毕竟是嫁给了皇叔,母后自然要将她细细打扮一番。”大季钟渊解释说。



    顾格桑撇撇嘴,对此事不予置评。



    “夫人这表情是什么意思?莫非是夫人后悔了?难道夫人如今希望本王娶她回家?”大季钟渊问。



    “当然不想!”顾格桑答的斩钉截铁。



    看着一脸满意笑容的大季钟渊,她忽然觉得自己好像被套路了。把脸别过一边,不再看他。却又被他强行掰过,直视自己。



    “王妃害羞的样子,特别迷人。”



    大季钟渊的声音就像是毒药,迷惑人心,如一只羽毛般在顾格桑的心间轻轻拂过,痒痒的。



    周围的人又被喂了一嘴的狗粮,纷纷表示很不满。



    阿忠的咳嗽声越来越厉害了。



    大季钟渊抬眼看着他,他却一本正经的解释道,“唉,人老了。比不上你们年轻人了。”



    听此,顾格桑抽了抽嘴角,大季钟渊还年轻吗?估计也活了好几百年了吧。



    “这就是你们要找我验的人?”青鹤指了指执雪左手边的老妇人。



    老妇人的眼底没有丝毫的波澜,看上去就像个死人一样。可大季钟渊却说她是活人没错。



    “那上来吧。”青鹤淡淡说。



    执雷和执雪分别护在老妇人的两侧,这对于他们来讲是一个光明而神圣的任务。如果老妇人真是他们要找的通往大季氏宝藏的入口的话,那将会改变大季氏的命运。他们之前所做的辛苦和努力也没有白费。



    “你们两个停住吧。让她上来就好。”青鹤的表情有些不耐烦。



    执雷和执雪见状只能顺从的退了回去。



    老妇人的魂灵也就此停在了原地。



    青鹤的手袖一挥,她所站的位置突然变高,成了一尊澄澈透明的玉台,仔细一看,更像是个单人小舞台。



    而老妇人所站的地方此时则变成了层层叠叠的月色台阶。



    见她还没有要动作的意思,顾格桑顿生疑惑。



    大季钟渊解释道,“她的腿脚并没有毛病,只是不想上去罢了。”



    “为什么?”顾格桑不明白了,“要是能帮忙找到大季氏的宝藏不是功德一件吗?为什么不去尝试呢?万一成功了呢?”



    “但若是失败了,她的日子恐怕会不好过。”大季钟渊轻描淡写的说,“母后的眼里容不得沙子,若不是为了本王,她又怎会对一个活人如此上心。”



    “你是说,鬼神娘娘会害她?”  



    大季钟渊示意她不用紧张,“母亲虽然在这方面严肃了些,不过她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只是最近形势严峻,她才会变得如此。”



    “你放心。”顾格桑点了点头。只要不给大季钟渊纳妾,不伤害到她的家人,别的方面她还是可以迁就那个高高在上的鬼神王后的。



    老妇人被青鹤的气势吓到,倒退了几步,不是很配合。可那玉阶就像是富有生命力般,自己动了起来。老妇人一退后,发现自己已经在高台之上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你有什么值得怕的,我又不会吃了你。”青鹤淡淡的说。



    她对除李让之外的一切事情都不大感兴趣,眼前的婆婆却把她仅有的耐心都磨没了。



    舞台的中央有一个环形的桌子,而桌子之上则有一个凹槽,看起来倒是颇像人掌印的形状。



    “现在,把你的手放在石印上。”青鹤的声音仿佛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魔力,老妇人惊恐的看着自己的手不由自主的放了过去,想要挣扎却无济于事。



    随着老妇人将手放好,周围的一切突然变得虚幻,倒映在青鹤的瞳眸之中。不过顾格桑等外边的人却是不能发现。



    眼前场景如梦似幻,并且还在不断的变化着,青鹤像是陷入进里面无法自拔。而老妇人的表情也在一瞬间定格了。



    青鹤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像是要化成一缕炊烟消失一般。底下的众人见此一幕皆不由得屏气凝神,而最不淡定的就要属阿忠了。



    “怎么回事?”阿忠的脚已经迈出半步,似乎想要上去一探究竟。



    大季钟渊却厉声呵斥住了他,“不许去。你忘记锁灵在勘测的时候,最忌讳什么了吗?”



    阿忠也是关心则乱,见大季钟渊这么一说,也觉得自己刚才的做法有些愚蠢。



    “若是被强行打断了,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顾格桑疑惑的问。



    “轻则受伤,重则灵魂永久受损。”大季钟渊解释道。



    顾格桑听后更加疑惑了,“青鹤是鬼灵,就算她受伤了,难道不可以回阴界治疗吗?”



    “理论上说是可以的,但是……”大季钟渊顿了一下,才接着说,“青鹤铸成大错,被判永生永世入不了轮回,这本就是大忌。就算是到了阴界,也会成为众鬼唾弃的对象。”



    “那岂不是太惨了。”顾格桑愤愤不平的说,“青鹤既不能转世投胎,又因为犯了错,而不能到阴界自由行动……那她岂不是只有这一个地方可待……我们夜王殿下难道不能通融一下吗?”顾格桑眨巴着大眼睛看向他,“就当作,她帮你这次忙的份上?”



    大季钟渊无动于衷,“她的对错自有专门的阴司判官负责,阴界有阴界的规矩,不是本王一言堂。况且,她夺舍附体,又毒杀当时的太子以及其他官员,身上背负人命,怕是纵然允许轮回,也要受炼狱之苦来赎罪。”



    “好吧。”顾格桑不再多言。



    陡然传来嘭的一声,眼前的玉台被笼罩在烟雾之中,而雾中的人却是什么都看不清。



    大季钟渊还是一脸淡定的样子,阿忠虽然着急,可碍于殿下在面前故而不敢再上前造次。



    玉台之上的烟雾逐渐散去,就连舞台和玉阶都在逐渐的消失。老妇人的表情恢复了过来,拄着拐杖不知道在一旁想些什么。



    青鹤则是向着顾格桑夫妇飘行了过来。



    “她并不是通往大季氏宝藏的钥匙。”青鹤答的斩钉截铁。



    “你确定?”最先发问的是站在一旁的阿忠,就连执雷和执雪也是一脸的失望。不过,大季钟渊可丝毫没受这一消息的影响,嘴上还是带着淡定自若的笑容。



    青鹤肯定的点了点头,旋即疑惑的问,“你好像一点也不失望不惊讶的样子。”



    闻此,大季钟渊笑了,“本王早就觉得大季氏宝藏的钥匙不应该在她的身上,奈何母亲执意相信,本王也很无奈,索性活马当死马医。现在能确证她不是,本王反倒松了一口气。”



    顾格桑听了却不是很开心。



    这个不是,意味着还有下一个,甚至下下个。



    她讨厌这些女人的出现,因为她们威胁到自己不成熟的婚姻。可是她又期盼真正的宝藏钥匙出现,因为她能帮助他们找回大季钟渊的心脏。



    “夫人不必担心,本王好着呢。只不过是断了一个线索而已,我们还可以抓紧时间找一下个。”



    这下,众人都陷入了沉默,要找下一个线索谈何容易。而时间不等人,那些蠢蠢欲动的异党和大阈氏更不会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现在朝野上下一片混乱,就算是鬼神大人全力镇压也只不过是能平的了一时的暴乱罢了。



    失去了关注度的老妇人忽然成为了众矢之的,她惊恐的看着众人犹豫着不敢走过来,好像她不是宝藏入口,这一切就成为了她的错一样。



    “虽然她不是通往宝藏的入口,但却可以通向另一个神奇的地方。”青鹤接着补充道。



    大概是看出了老妇人的惊慌失措,并且她也不算一点用处也没有。



    除了宝藏之地,其余众人显然对这神奇的地方并无兴趣知晓。最后还是顾格桑十分给面子的追问道,“是哪里?”



    “是须臾万重梦境。”青鹤眯了眯眼,嘴角扬起一抹笑容。



    顾格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听上去这名字就挺高大上的。



    “那是什么地方啊?”



    “须臾万重梦境总的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漩涡,不管是人是鬼,只要被吸进去,就会陷入永无止境的痛苦回忆,至今还没听说有谁能从那里走出来。”大季钟渊揉揉眉毛解释道。



    青鹤笑笑,“越危险的地方,越会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好东西。说不定会和你们寻找的宝藏有关呢。”



    青鹤开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但多少也起到了缓解气氛的作用。众人看向老婆婆的眼神也没有那么冰冷了。



    “至于她……”大季钟渊看向躲在青鹤后边寸步未行的老妇人,无奈的说道,“带回交给母后安排吧。”



    顾格桑拉了拉他的袖子,表示有些担心老妇人的安危。



    大季钟渊却劝她安心,“夫人不必担心,她既已成了皇叔的妾,母后自然也是要看在他的薄面上,不会太过为难她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