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三十五章 连续中阵
    



    桀桀的笑声充斥着顾格桑的耳膜,而大季钟渊则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飞快的在这一群疯狂的丧尸中间来回穿梭。



    丧尸们并不攻击执雪,只向着大季钟渊和被屏障保护的顾格桑攻来。



    丧尸靠近时,顾格桑看清了他们皮肉外翻甚至还爬着虫子的脸和躯体表面,差点恶心吐了。可也正是他们如此丑陋的外观,以及出奇一致的行动方式,让顾格桑记起了执雷写在册子里的一段话。



    【心魔傀儡是利用踏入陷阱的人的心中情障,来唤醒沉睡的丧尸的一种咒阵。中咒者无意伤人,却因为受咒阵控制而只陷在自己的心障无以摆脱,很难理解周围发生了什么事情,甚至受咒阵的蒙蔽,会错认为身边的同伴是自己的敌人,并把丧尸当成自己人。



    这个咒阵的意义在于让闯入墓穴的人们自相残杀,因为中咒的人并不局限于一个。】



    “阿柴我想起来了!这是心魔傀儡咒阵啊!”顾格桑抱着黑猫小灯一阵摇晃,“破解,破解……我记得我背了破解方法的……”



    被摇得晕晕乎乎的阿柴只觉得真正应该背那本册子的人是自己,顾格桑这个记性令人有点堪忧……



    而就在这个时候,又一批张着满口变异獠牙的丧尸涌现出来,将屏障内的顾格桑团团包围,她已经无法看到大季钟渊的身影了。



    “执雪!执雪!!!”顾格桑放声大喊执雪的名字。



    在【心魔傀儡咒阵】的记载下面,有一段破解方法,有些操作很复杂,但通过大声呼喊中咒者的名字来帮助她恢复神智清明,是顾格桑唯一能施行的方法。



    “执雪!”顾格桑眯着眼睛朝屏障外看,等待着变成鬼灵形态的执雪带着幽蓝光芒靠近。



    可是没等到执雪出现,顾格桑脚下的地忽然有下陷趋势!



    “娘娘小……”



    阿柴没说完整的心字和顾格桑一起跌入了无底洞。



    “桑桑!”晚一步发现情况不对的大季钟渊懊恼而愤怒的变回了鬼灵形态,黑瞳充斥了他全部的眼眶,大季氏的家徽在他的眉心闪现。



    山洞内所有的丧尸全部如同被冰冻在原地似的,受威压的控制,一动也不敢动。



    这时,受咒阵控制的执雪也终于恢复了清明的神思。她看向不远处的地洞,整个人僵在原地一秒,接着准备俯身冲进地洞中去抓住下落的顾格桑。



    大季钟渊抢在她之前钻入,可执雪再想跳进去时,黑黝黝的地洞又瞬息封实,仿佛那个洞从未出现……



    “殿下!娘娘!”执雪刚喊完就发现四周围的丧尸全都重新动了起来,他们身上的骨节咔咔作响,带着腐臭向执雪袭来。



    在黑暗中持续下坠的顾格桑本以为自己会很害怕,但实际上她脑子里的念头很简单,就是希望大季钟渊不要受任何伤。



    “娘娘别怕,阿柴陪着你哦。”她怀里的黑猫小灯突然发声了。



    顾格桑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你也别怕。”



    “娘娘在执雷给的册子里见过关于无底洞的记载吗?”



    “没有。”



    “很简单的,我们现在掉进的就是无底洞,顾名思义,就是永远没有尽头的洞。”阿柴声音平静的介绍道,“我以前有个手下也掉进过无底洞,后来再也没有听说过他的消息。不知道他究竟是死是活,不过其他手下都安慰我说,无底洞的另一头或许是一个没有纷争的世界,我就不那么难过了。”



    顾格桑看向阿柴的目光更加亲善,“没想到我们阿柴还有手下啊。”



    “娘娘,阿柴以前是很厉害的。”阿柴就此打开话匣子,“很久很久之前……久到我都记不得是多少年前了,我还是禹族的公主,自我记事起,我身边就有很多手下。我才四岁就能呼风唤雨了!”



    “那我们阿柴后来怎么变成守护鬼灵的呢?”



    “禹族属于巫族,拥有着预言能力的巫族在阴界的纷争里经历了长达数千年的战争。我出生后不久,禹族就迎来了自己最大的危机,被其他的巫族混合阳界的巫师联手毁灭,族长被封印,我的父亲母亲也在战争中消殒,整个禹族的人都受到诅咒,即便有精神游丝逃到阳界,也只能变成黑猫,无缘为人……要不是大季氏先组救下一息尚存的我,阿柴也没有缘分遇见娘娘了……每当我想起禹族被灭的往事,我就忍不住想——我是不是倒霉星。”阿柴轻轻叹了口气。



    顾格桑抱紧了她,“不是的,阿柴有阿柴自己的使命。”



    “救我的鬼神大人也是这么说的,说起来是殿下的太爷爷了呢。”阿柴的猫耳朵动了动,“鬼神大人说,《鬼神万事录》上记载了,会有一个禹族的后人融入大季氏,守护大季氏,这是彼此的福泽。不过我从来没有看过那一页。”



    “回头我要是有机会去阴界看看那本书了,我帮你看看。”顾格桑笑道。



    终于靠近了她们的大季钟渊,刚刚一路飞过来时,想象的都是顾格桑惊慌失措哭泣的画面,却没有想到,真正靠近时,居然听见她银铃般的笑声。



    不害怕吗?



    万一这不是无底洞,迎接她的将会是粉身碎骨的剧痛。



    不难过吗?



    如果就这么死了,她将永远和他分离。



    大季钟渊有很多疑问,可当他成功拥住顾格桑瘦小而温暖的躯体时,那些抱怨,那些担忧,全都一扫而空。



    “看来胆子是真的变大了,到这个时候还能临危不乱,有心情听人家给你讲故事。”大季钟渊的脸贴上顾格桑柔软的发丝,稳稳托住她整个身体,让她下降的速度变慢了些。



    碍于手里还抱着阿柴,顾格桑没办法给身下的人一个温暖的拥抱,于是就简单的用后背在他的胸口蹭了蹭。



    “你有没有受伤?”她问。



    “本王是鬼神之子,堂堂夜王殿下,难道在你眼里本王连这几十只丧尸都对付不了吗?本王只是想将心魔傀儡幻阵散发着阴灵之力的祭坛拆掉,没想到中了调虎离山计。”大季钟渊说着,伸手在空中一抓,随后用带些不满意味的口吻说道,“阿柴,变成灯之后你连判断能力都没了吗?这无底洞是真是假都分不出来?”



    阿柴羞愧,“没看出来……殿下息怒……”



    顾格桑从他们俩这对话里算是听出来了——这个无底洞或许又是个幻阵。



    “这个幻阵只对真正有重量的活人才能生效,本王现在设法召阿忠和执风过来协助我们破阵,你照看好王妃。”



    “是!”



    此前因为转轮迷阵而走散的众人,陡然在黑暗之中听见了大季钟渊的特殊鬼吼,瞬间从各自眼前的局势中跳脱,直奔大季钟渊声音所来的方向。



    靠近之后,执雷最先发现无底洞幻阵只对活人有效,因为他们此时都以鬼灵形态漂浮,唯有顾格桑受地心引力影响,带有重力。



    “殿下能用鬼吼召唤我们,说明他已经知道了无底洞是个幻阵迷局。不过以殿下一人之力可能无法通过托举消除掉娘娘的重量,需要多一个人去帮忙。我负责传送,忠明大人您选一个人去帮忙吧。”



    祝宜主动站出来,却被阿忠摁下,“还是执炎去吧,你身上有伤,而且还背着王妃的食物……这些东西也是实重的,万一加深了无底洞幻阵的程度就更麻烦了。”



    除掉顾格桑的重力,就能把她从幻阵中带出来。



    执炎的加入让大季钟渊瞬间有了活动的余地,“托好王妃。”



    他的手掌在空中挽出几道紫光,接着便出现一团虚幻云,成功托举了顾格桑的躯体。



    阿柴的光芒渐渐扩散,似乎可以照到更多地方了。



    举着火折子在地面等候的阿忠和执风见到安然他们出现,皆松了口气。随后,执雪也赶来和众人汇合。见到执雷安然无恙,执雪才知自己此前中计,以为自己误杀了执雷,心下感慨,小跑过去拥住了执雷。



    原本温情款款的一幕,却因为阿忠的一句话而气氛凝结——



    “殿下,趁着还没有到墓口,臣下有几句话必须要讲了。”阿忠走到大季钟渊面前,拱手道,“此番下墓,事关殿下生死,更关系到大季氏存亡,实在不能儿戏。王妃娘娘终究是活人之体,就算有子午叶掩其活人气息,可无底洞幻阵这种东西唯有活人可触发。这次幸好殿下反应敏捷,但越靠近主墓,危险就越大,所以臣认为——王妃还是不要同行为好。”



    所有人都噤若寒蝉,等着大季钟渊发话。



    祝宜陡然冒险开口,“忠明大人误会娘娘了,娘娘并非有意所为……”



    “我当然知道。可是娘娘无意犯下的错误这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谁能保证每一次我们都能逢凶化吉、化险为夷?殿下是大季氏的未来,本该是娘娘与我们一同保护殿下,如今却是让殿下涉险保护娘娘!要是让鬼神大人和鬼神娘娘知道,王妃必要受到惩罚的!”



    祝宜仍然坚持维护顾格桑,“忠明大人!只要你不说,我不说,风雪雷炎四大护卫不说,谁会知道我们下墓后的事情。”



    大季钟渊打断阿忠和祝宜的论辩,只看向自己的鬼管家,问道:“你的意思是,让祝宜、执雪陪着王妃留在这里等我们?”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