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六章 原来他长这样
    “不是让你多吃点了吗?这种身材,怎么生孩子?”男人的话带着森森鬼气,呵在顾格桑鼻尖上,她只觉得鼻尖好像快要被冻伤。



    比冻僵的感觉更要刺激她的是,那只冰冷的手开始顺着她的脸部轮廓下移,慢慢滑到了她光滑的脖颈上。



    “鲜血的味道真好……”男人的声音里染上了一丝贪婪的味道,随后,顾格桑便感觉到有尖锐的东西扎破了她细嫩的颈部皮肤,如同两根粗针,匍匐在她的血管中,毫不客气的抽取她身上的血液。



    与此同时,一股寒流顺着那尖锐的东西流入了她的身体。



    寒热交替,相斥却又最终融合。



    这感觉持续不到几秒,顾格桑就被一阵强烈的眩晕感所侵袭。



    等她再睁开眼时,深重的夜色褪去,蒙在窗上的黑纱也撤离,天快要亮了,朦胧的白光从外头照进来,让顾格桑可以借助光线看清眼前的世界。



    她仍然在自己的房间里,只不过一伸腿时,踢到了一个陌生的庞然大物……



    “啊!!!”顾格桑惊声尖叫。



    她的床上躺着一个身量极高的男人,他的脸特别白,嘴唇却鲜红无比,如同被凤凰花汁染过——不,不是花汁,是她的血吧!



    想到这里,顾格桑又觉得一阵眩晕。



    “主人快要苏醒了。”毫无预兆就出现的鬼婢女再次把顾格桑吓得浑身一抖,“服侍好主人,否则要你好看!”



    因为光线比夜晚明朗很多的缘故,顾格桑可以清晰的看到鬼婢女残缺不全的面容,她的一只眼眶里是空无眼珠的,另一只眼睛则连眼皮都没有!



    狰狞恐怖恶心……一时间无数词语蔓上顾格桑心头。



    “你这个丑东西!走开!别过来!”顾格桑又一次不受控制的做了违背她原本性格的事。



    鬼婢女像是被她这句话激怒了,伸直了僵硬的手臂,这就要来掐顾格桑的脖子。



    轰!



    一阵风浪刮过,鬼婢女被轰走弹开,鬼形撞在了墙上,撞得无形的屏障发出刺眼的银白色光芒。与此同时,鬼婢女吃痛呻.吟,宛如一只落在蜘蛛网上的苍蝇,如何奋力挣扎都无用。



    “放肆。”低沉冷漠的男声在顾格桑身边响起。



    她此时可以确定自己的身体没有被控制,但她还是僵得无法扭头去看旁边的男人。



    刚刚的他明明还是一副死人状态,为什么这会儿突然……



    “谁许你这样对待本王的妃子。”男人微微一勾手,粘在屏障上的鬼婢女便烟消云散了。



    顾格桑彻底看傻了眼。



    身边这位是一言不合就要干掉别人的主啊……



    “头发里的伤也都是她们弄的吧?”男人不由分说抚上了顾格桑的细发,“别动,一会儿就好了。”



    一阵带着寒气和酥麻感的柔风从男人的指缝里传递到顾格桑的头顶,她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在静默中竟然能感觉到头皮上的细微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不可思议……



    “她们当中有一些是很跋扈,这次怪我没有谨慎挑选。以后我会派更加小心懂事的人来。”说到这里,男人话锋陡然一转,“从今往后你就是王妃了,这么高的地位被一个婢女欺负了说出去不管是人还是鬼都会笑死的,你的包子性格该改一改了。”



    顾格桑张了张嘴,要说什么没说出来。



    就在这时,她的后背被人拍了一掌,还伴随有一声听起来像鼓励的话:“说。”



    “说什么说……说你是鬼神王子了不起啊,不管怎么样,我们结婚了,那我爸妈就是你岳父岳母,哪有派人把岳父岳母放倒的?!没礼貌!”顾格桑鬼使神差的凶了一通。



    男人轻轻笑了声,“阴鬼界的规矩你不懂,岳父岳母还是不看过程的好。”



    “说起来你是我丈夫了,可我连你名字都不知道呢,不像话。”



    “大季钟渊。”



    说完后,他好像还觉得不够,于是拉过顾格桑的手,在她掌心里把他名字里的四个字逐笔逐画的写了一遍。



    “还有什么?”



    “还有你的样子。”顾格桑赌气似的转过头,瞬间对上一双幽黑清亮的眼眸。



    他……



    剑眉,单眼皮却是大眼睛,眉骨很高,鼻梁很挺,眼窝深深的,嘴唇没有刚才那么红了,但还是红得很明显。大概是这过于白皙的皮肤映衬下愈发显得红得突出吧。



    他原来长这样啊。



    还……挺好看的。



    “满意吗?”大季钟渊勾唇一笑。



    顾格桑如梦惊醒般转开视线,胸膛里的小心脏扑扑直跳。



    “虽然能恢复这个身体,一段时间后,肤色和唇色也能恢复得和平常人一样,但是我不会拥有活人的温度。”大季钟渊的表情有些严肃,“因为你的丈夫是一个没有心脏的人。”



    顾格桑的纤纤玉手再度被大季钟渊抓起,这一次,他将她的手摁在了他的左侧胸口。



    刚才开门见山提问的气场似乎已经消耗殆尽,她有点羞赧怕生的想要抽回手。



    “怕了吗?知道自己嫁的是一个死人。”大季钟渊挑眉看她。



    顾格桑挣扎了半天,终是缩回手,可还没来得及搓搓,又被男人捉了去。



    大季钟渊正准备又给她后背拍一掌,然而动作做到一半,他突然停住了。



    “总靠我给你勇气可不行,你想做什么,大大方方去做。我知道从前你怕鬼也怕人,但以后有我,就不必再盲目畏惧。哪怕是在外头闯了祸也好,自有本王给你兜着。”



    顾格桑恍然大悟,“原来都是你在背后搞鬼……”



    “啧——”



    大季钟渊不耐烦的用手指弹了顾格桑脑门一下,疼得她缩脖子眯眼睛,模样又滑稽又可爱。



    也是她这个娇俏的小动作,倒让大季钟渊不忍心再弹第二下了。



    “本王这怎么能叫搞鬼?本王这是教王妃如何端正的做派。”大季钟渊认真道。



    顾格桑还是拧着眉头,“我……我不是那种咄咄逼人的性格,你这么折腾,也太……太没分寸了点。都吓到我同学他们了……”



    “吓着他们怎么了?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他们往日是怎么欺负你的。”大季钟渊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看着自己的新婚娇妻,“看你这窝囊巴巴的样子……本王还怎么出远门!”



    “你该做什么就去做你的……我……这么多年还不是过来了……”



    这么多年都没有你还不是好端端的活着,难道以后没有了你就活不成了吗。



    尽管嘴上的话比心里的话软多了,可还是惹恼了大季钟渊。



    “从今天开始,每天都要欺负三个人——这是家庭作业!”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