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楚臣 > 第三百章 水土不服
    



    



    



    



    马寅、马循等逆犯是七月初十押运到金陵受审,不过逆犯押运到金陵后的第三天,天佑帝处置的圣旨便颁布下来,首逆马寅、马循父子五服以内的亲族女眷不问老少皆贬入乐营为妓,亲族男丁不问老少都不用等到秋后,皆立斩于西市示众。



    这便是诛五族之刑。



    除马寅、马循父子外,其他押送到金陵受审的逆犯及亲眷家小,也都满门抄斩。



    一时间五千多颗人头在金陵城滚滚落地。



    韩谦在潭州接到信报,说是集中行刑后金陵就下了一场急雨,使得流经西城的溪河沟渠,统统都被漫灌流入的鲜血洇红。



    信报又说马寅在族人被行刑前,曾被带到崇文殿,也不知道马寅在崇文殿里说过什么,天佑帝临时改旨,下令将马寅诸子、诸孙,包括世子马循在内共三十七人,从斩首之刑改为车裂。



    信报里有详细描写行刑的过程,这么多人一起行刑,每人用两匹马分别套住腋下、髋部,然后打马往两侧拉拽,将他们的身体缓缓拉到极限,折磨一天之后再彻底拉断。



    马元衡乃是在岳阳城陷落、马家父子被俘后才出城投降,也没有受到宽赦,马元衡连同其嫡庶四子、孙辈十七人,不问老少也都被斩于西市。



    接到信报,韩谦一连做了三天的噩梦,都是梦见自己被车裂于市,肠肚破断、屎尿皆出,叫他连日议事时都昏昏沉沉,如染病灶。



    七月三十日,韩谦午后议过事,回住所小憩了一个时辰,便得知到潭州来传旨的内侍省少监沈鹤乘船快到岳麓山了,三皇子派人过来要他与张平、柴建作为代表,赶到岳麓山去迎接沈鹤。



    韩谦匆忙洗漱过,与张平一起出城赶往岳麓山。



    时值七月底,正是潭州夏季的尾巴,天气已经没有那么炎热了。



    沈鹤在岳麓山下弃船登岸,换车马而行。



    山脚下有习习微风吹拂过来,然而对一脸病容的沈鹤来说,却不大管用,看到韩谦、残了一臂的张平站在岸前相迎,官袍都被一身汗浸湿,却是兴致很高的小跑过来,拱手说道:“这次要贺喜韩大人、张大人、柴大人了……”



    沈鹤携圣旨过来之前,天佑帝对三皇子及龙雀军诸将的封赏,便早一步由信使快马传入潭州了。



    天佑帝决议仿效前朝初年所行的行台制度,设湖南行台,辖管岳、朗、潭、邵、衡、辰、叙、永八州,使杨元溥出任行台尚书、都督湖南诸州军事;行台治所设于潭州,杨元溥同时还兼领潭州刺史。



    如此一来,差不多将原湖南观察使府所辖的洞湖庭、湘江、沅江两岸的州县民政军事大权,都集于三皇子一身。



    湖南行台往后将作为代表枢密院、尚书省在地方上的最高军政机构,全权处置潭鄂诸州的战后安置以及对赵胜、罗嘉叛军的后事作战。



    杨元溥同时受封潭王,亲王爵。



    沈漾以亲王傅兼领行台左丞,李普兼领行台右丞。



    龙雀军扩编后,将设编左右龙雀军,以郑晖、李知诰出任左右龙雀军统军暨都指挥使,同时兼领潭州司马及邵州刺史;而战功卓著以及护卫有功的高承源、郭亮、周惮、周数四人出任副统军暨都指挥使。



    张瀚、高隆、苗勇等降将也因斩将献城或攻城夺地有功,许编入龙雀军授以都虞侯或副都虞侯等中高级将职。



    韩谦与其父主动上书请求裁撤武陵军及武陵军防御使府之事,也得到恩许,韩道勋加授从三品散官,继续担任叙州刺史;田城接替韩谦出任叙州司马及州营兵马使。



    韩谦则接替郑晖,正式出任正五品的潭王府咨议参军事,张平接替早被踢开的郭荣出任潭王府丞。



    武陵军防御使府裁撤掉,武陵军缩编为州营,由叙州自筹钱粮供养之。



    洗英因功,又承袭土籍大姓在辰州的传统,得以世袭司马及兵马使一职,但刺史一职由金陵另委官员担任,差不多保持辰州战前的政治生态。



    除了奚昌、杨钦、冯璋等一批人继续留任叙州外,韩谦则还推举到洗寻樵、冯宣、林海峥、高绍等人到潭王府任职;洗英之子洗射鹏也因过人的勇武,得以到三皇子身边担任亲卫。



    而像柴建、周元、李冲、张潜、王琳、韩成蒙、韩建吉、乔维阎等一大批文武官将都受到提拔、任用。



    除了加官进爵之封,赏赐自然也是不可或缺的。



    不过,这要根据龙雀军在潭州等地查抄的田宅、财货进行分赃,还需要过些天等三皇子这边请旨后颁布赏赐令。



    前期所额外筹措出来的五十余万缗钱,主要用以赏赐有军功在身的中低级将卒,以便能将军心稳住。



    而除了已经送往金陵受审、最终都被处死的逆犯外,潭州城还关押一大批中低级叛臣降将及家小眷属。



    他们侥幸没有送往金陵受审,逃过一死,但他们所能享受的待遇,跟主动投降后并立下战功的张瀚、高隆、苗勇等人还是决然不同,他们的年轻女眷都打入妓营,子弟则都贬为奴籍、充当苦役,看龙雀军这边的实际需求,再发配到各地充当刑徒兵。



    与寻常刑徒兵比起来,这些人境况更加凄悲。



    韩谦将武陵县尉周处及主簿赵际成及两人的家眷讨要过去,留在身边任事。



    潭王府除了左右龙雀军能编两万五千余精锐外,湖南行台所辖八州,还可以另编三万左右规模的地方州营,指挥权也集中在有都督诸州军事之权的三皇子身上。



    目前李知诰、郑晖、高承源、周数、郭亮等主要将领,还兼领地方州刺史、州司马、司兵参军等职,这些州营也自然由他们负责整编。



    而原黄州、江州的州营兵马,则北调到荆州,受荆州刺史张蟓节制,用来预防随时可能南下进攻南阳方城防线的梁军;而张蟓之子张封也因功升任荆州司马,率部北还荆州,防范北线的战事。



    豫章郡王杨致堂也将率部返回袁州、洪州,从而将进剿赵胜、罗嘉残部叛军之事,全权交给三皇子杨元溥负责。



    至此,湖南行台所辖八州的军政大权,差不多都集于三皇子一身。



    张平残了一臂,不良于骑,便由他陪沈鹤坐车。



    韩谦策马随车而行,一路上聊着潭州的风物人情,也聊金陵发生的时事,他看沈鹤坐在车上,相比较两年前,就像是蜕了几层壳似的灰白削瘦,脸色腊黄,这越发肯定他之前的猜测。



    天佑帝身边的低级宦官可能不间断的进行轮调,但沈鹤作为内侍省少监,却要时时陪伴在天佑帝身边,要是香烛里有问题,沈鹤必然也会跟着受害。



    韩谦关心的问了一句:“沈大人一路赶过来,似乎有些水土不服啊?”



    沈鹤却不甚在意,说道:“我这身子在京里还好好的,坐了几天船,实在颠簸得厉害,这身子是有些经受不住。我这要不是刚出京就有症状,我都怀疑是染了瘴疫——回金陵打死我也不会乘船了,再辛苦也骑马回去。”



    沈鹤怎么看都不像是晕船的样子,应该是安宁宫另有手段掩饰沈鹤所中的毒,只是在出金陵后就很快显现出来了,韩谦说道:“是不是染了瘴疫,卑职有两名手下擅长医术,明日得闲或可替沈大人诊治一二。”



    “那好!”沈鹤知道韩谦的能耐,这身子也实在是虚得厉害,就算韩谦不提,他到潭州也要找郎中开几副药补补身子。



    “对了,陛下他老人家近来身体可还安康?”韩谦又问道。



    没有人会认为韩谦这么问别有居心,但沈鹤却还是微微一怔,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我离金陵前陛下这些天也是偶染微恙,却是不甚打紧。”



    陛下毕竟这么大年纪了,韩谦作为三皇子身边数一数二的谋臣,时时刻刻关注陛下的身体状况,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如今三皇子这边已经成势,沈鹤透漏些信息,也算是卖个好。



    张平听了这话,也是眉头微蹙。



    毕竟从沈鹤嘴里说出来,天佑帝的病情便要比“偶染微恙”要略重一些,只是天佑帝的身体具体染恙到什么程度,他们不便问,想必问了沈鹤也不会说,可惜世妃及宫主那边还没有什么消息传过来。



    为了筹备削藩战事,他们也将人手抽得太厉害了。



    韩谦似乎也就无意一问,转眼便忘了这事,岔开话题又问沈鹤道:“蜀主王建幼女清阳郡主随长乡侯王邕都在潭州,只是身份还没有公开,沈大人在金陵可是有听到什么传闻?”



    长乡侯王邕还没有去金陵,但蜀国真有意联姻,应该会先将消息放出来试探这边的反应。



    当然了,蜀国只会拿这个消息通过有交往的故人,试探宫里,缙云楼留在金陵的探子却未必能打探得到,所以韩谦看到沈鹤才有此一问。



    沈鹤探头看了骑马跟在后面的柴建一眼,打了个哈哈,跟韩谦说道:“世妃前段日子,召信昌侯夫人见宫,说及殿下以往年少,娶了信昌侯女为伴足矣,但现在已经长大成人,应该是到了要纳侧妃的时候了。不过,世妃到底是不是意属蜀女,沈某人就不清楚了。”



    韩谦看了柴建一眼,心想原来信昌侯他们已经听到风声了,暗感世妃虽然极可能也是神陵司的人,但在三皇子纳娶侧妃这事上,态度却未必跟李普他们一致。



    车马很快就进入节度使府,三皇子杨元溥已率沈漾、信昌侯李普等留在潭州城的将臣,在前衙大殿摆好香案等着接旨。



    亲事府三百多甲卒亲卫身穿明亮的铠甲站在廊前阶下,手执战戟散发出凌厉的寒芒。



    十数明丽侍女穿着抹胸襦裙站在大殿前,玉臂雪胸给接旨仪式平添几分浮丽奢华的气息。



    杨元溥身穿滚边金丝蟒龙袍率领众将臣走出,此时的他,脸上稚气尽去,略显消瘦的脸颊仿佛刀刻斧削,有着他这个年纪罕见的坚毅与沉稳气度。



    沈鹤当众宣旨,加封三皇子潭王、湖南行台尚书,还特意请长乡侯王邕过来观礼。



    到这时,清阳郡主还是女扮男装出现在众人面前,但只要是人眼不瞎,又知道她与长乡侯分院而居,便能猜出她的身份来。



    这段时间,清阳郡主出入节度使府后宅甚勤,与三皇子朝夕相处,关系也迅速升温,韩谦都怀疑要不是长乡侯很是没趣的盯着,三皇子恐怕早就跟清阳郡主做出苟且之事了。



    这次观礼还特地将清阳郡主安排在长乡侯王邕的身边,站在张平身后领旨的韩谦,也只能看到她纤细雪白的脖梗,暗感三皇子这次加封潭王之后,长乡侯应该便能正式提起联姻之事了吧?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