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楚臣 > 第二百九十三章 蜀使
    韩谦还是负责留守汉寿。

    武陵军总计就编有高绍、田城、林海峥三营步甲以及杨钦一营水军,即便不断有新募兵卒补充进来,但前后经历数次血战,伤亡减员严重。

    目前加上辎重营,武陵军也就七千人马,从黔阳、龙牙、辰阳、沅陵、武陵,一路分兵把守,目前倘若还要再分兵来守汉寿,一旦发生意外,便没有充足的兵力应对。

    韩谦派人去见高承源,请高承源率所部主力到汉寿会合,石首此时的战略地位有些无足轻重,仅需留少量兵马防守即可。

    这样即便发生什么意外,他们只要将沅江下游最重要的两座城池守住,将叛军辖地切割开,使其首尾难相顾,整个战局就不会有什么大的反覆。

    姚惜水、春十三娘二女也没有借口随军赶往湘江口,焦虑不安的随韩谦留在汉寿,但她们所担忧的意外都没有发生,两天后捷报便相继传来。

    五月二十八日夜,高隆使部属打开白茅城东门,李冲率两百扈卫精锐第一时间杀入城中,控制住东门,但高隆对守军的控制极为有限,很快全城便惊忧、沸腾起来。

    白茅城内的几名副将以及从汉寿率部逃入白茅的守将,对马氏倒是忠心耿耿,即便有两人没有防备被高隆诱杀,但其他人在侍卫亲兵的拼死保护下,成功杀出高隆借夜宴将他们引进的包围圈后,立即组织兵马反扑东门,想要将东城门夺回来。

    高隆虽为白茅城的主将,但真正忠于他的嫡系亲卫仅三百余人,与李冲、文瑞临会合后,死死守住东城门附近街巷要冲,拂晓之时,信昌侯李普、周数、洗英率主力兵马杀入白茅城,激战到午时,才拿下白茅城。

    虽然此战伤亡不少,但所谓高隆有可能诈降、文瑞临有可能设计相害的担忧则一扫而空。

    确定高隆、文瑞临可信,郑晖便没有赶去白茅城跟信昌侯李普会合,而是亲率六千马步军精锐,马不停蹄的直接穿插到潭州城北的岳麓山。

    白茅城遇袭时,潭州城守军分出三千马步军沿湘江北上增援,但走到半途,白茅城便告失守,成百上千的溃兵往南逃来,这三千马步军收拢溃兵后,也是仓皇沿着湘江西岸的驰道,逃回潭州城。

    他们却没有料到岳麓山此时已然易手,潭州城内的守军也是一片惶然,都没有人通风报信,三千多叛军毫无防备踏入郑晖所布下的埋伏圈,都没有扛过两轮攻势便四散溃逃……

    李知诰原本率部与张蟓之子张封率六千精锐进逼到江安城外,计划与北岸的荆州兵马会合后,先逼迫驻守江安城的马元衡出城投降。

    谁都没有洞庭湖南的战事会如此的顺利,确知信昌侯李普与郑晖夺下白茅、岳麓山两个关键点,李知诰、张封两人随后便直接放弃对江安城的围逼,果断率部南下。

    除了分出一部分兵马加强武陵、云盘岭等地防御,防备马元衡有可能狗急跳墙率部沿沅江逃入防守空虚辰叙两州外,其他兵马在李知诰、张封两人率领下,马不停蹄的沿着沅江北岸东进。

    马元衡这边爱降不降,已经无关大局。

    潭州所直接控制的几座屯营军府,主要设于白茅城、湘江以西、韶山以北的洞庭湖西南平原上。

    位于洞庭湖西南平原的桃江、益阳、宁乡三县境内,所设立的屯营军府,总计安置有两万四千余兵户,这也是马家能在洞庭湖及湘江两岸立足的根基。

    目前这些军府兵户里的丁壮健勇都被马寅、马循征调出战,也是最为忠于马家父子的战兵,但其眷属家小都还留在桃江、益阳、宁乡等地。

    要是桃江、益阳、宁乡落入朝廷兵马的手里,那这些战兵还有几分斗志,对马家父子还能剩下多少忠心?

    说起来也是武陵、汉寿两城的失守太快、太叫人猝不及防,马元衡所部又被切割在北面的江安城,留守潭州城的主将都没有来得及,手里也根本没有多余的兵马部署到沅江口的东南、将楚军压制汉寿不使之南进。

    叛军留守潭州城的将臣,仓促间只能传令将分散于屯寨的部兵眷属家小,往宁乡、益阳、桃江三城聚集,但谁又能想到白茅城随即又这么快速的失守,就连潭州城北面的要隘岳麓山也被楚军占领掉?

    这么一来,不仅马寅父子在岳阳亲率的兵马南逃之路被切断,宁乡、益阳、桃江三地的部兵眷属东逃之路,也被切断。

    李知诰、张封率部从汉寿渡江,就直扑益阳、宁乡、桃江而来。

    谁都知道拿下益阳、宁乡、桃江三城,抵挡住叛军的反扑,那叛军里马家父子所依赖的嫡系精锐将卒将士气低沉,将变得毫无斗志。

    这大概也将是摧毁叛军斗志最沉重而有力的一锤。

    益阳、宁乡、桃江三城,都不过三五百守军,哪里抵得住李知诰、张封所率虎狼之师的猛扑?都是象征性抵挡一番,便弃城而逃或献城投降,在六月十日之前都悉数失陷。

    在六月十日之前,李知诰、张封所部主要时间还是浪费在路途上,甚至战斗力减员最严重的,是那些跟不上行军速度而掉队的将卒。

    岳阳节度使季钟琪看大势已去,六月十四日囚马寅、马循父子打开城门出城,向坐镇岳东大营的三皇子投降。

    马元衡还稍稍有骨气一些,拖后两天在确知季钟琪已经投降后,才打开江安城的城门。

    十八日,文瑞临潜入潭州,说服叛军武将苗勇刺杀马氏留守在潭州城内最后一个核心人物,被马寅封为兵部尚书、大都督的潭州守将马子画,潭州城内六千守兵随后四分五裂陷入一片混乱。

    信昌侯李普随后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夺下数百年来便雄立湘江之畔的潭州城,也使这座城周四十余里的雄城免于战火的摧残。

    至此,除了潭州南面的邵州、衡州,还在叛军将领赵胜、罗嘉的掌握之下外,八百里洞庭湖则已经全部回归大楚朝廷的怀抱。

    而这一天,出使蜀地、达成和谈协议的溧阳侯杨恩,携蜀王次子、长乡侯王邕一行人才刚刚抵达汉寿,准备跟乘楼船军水师战船南下的三皇子杨元溥以及沈漾等人会合。

    在汉寿得知潭州已经拿下,在州衙后宅的假山凉亭里看到信昌侯李普派人传回的信报,杨恩都觉得有些难以置信,目瞪口呆的问韩谦:“潭州城这就已经拿下?”

    “信昌侯派人传来的消息应该不假。”韩谦微微一笑,说道。

    杨恩瞥了一眼站在凉亭外眺望沅江水色的蜀王次子长乡侯王邕,压低声音苦涩的问韩谦:“那我费老鼻子劲,冒着性命危险出使蜀地,说服蜀主与我朝和睦共处是为哪般?”

    事实上,也是在确知李知诰、周数、周惮、范祥等人率万余水步精锐西进后,蜀主王建的态度才扭转过来。

    那时,金陵对潭州削藩只剩下两个可能的结局,要么全面击溃叛军、收复潭州,要么楚军的这一部分精锐被歼灭,从而元气大伤,再无力与蜀军共同牵制更强大的梁军。

    蜀主王建自然不愿意看到第二种结局,那就只能同意从夷陵撤军,与楚和谈,坐看楚军收复潭州,为表示诚意,甚至还派次子王邕随杨恩东进。

    只是谁都没有李知诰等将率部西进后,战事进展会如此的迅猛,杨恩、王邕刚刚出川,潭州就已经几乎平定了?

    在使蜀期间,杨恩遭受四次刺杀,而且这四次都是蜀军护卫他的兵马有意露出破绽,使刺客成功潜入他的居所,要不是赵无忌、奚发儿以及张蟓所派的几名高手拼命保护,他能不能活着回楚地还是两说呢。

    韩谦微微一笑,压低声音笑道:“杨侯使蜀当然是有意义的,要不然这一仗不会这么轻松。”

    也是正因为杨恩使蜀,一开始就成功误导叛军将前期的防御重点往荆州南面的江安城转移,将朗州腹地的兵马调走相当一部分;也使叛军错误的以为楚军会等到杨恩使蜀有结果之后,才会真正的发动攻势,一直到信昌侯李普趁乱攻下潭州城,不要说在岳阳、江安的叛军没有分兵回守腹地,衡州、邵州有着更为宽裕的兵马,也没有及时北进。

    雪峰山之间是有古驿道衔接邵州、叙州,但这条古驿道极为险僻,沿途还要经过十数座番寨,无论是邵州还是叙州,都很难对对方用兵。

    不过,邵州诸城,前前后后一直维持近一万二千余兵马守御。

    而邵州东部的衡州,叛将赵胜麾下更是集结近两万兵马。

    此时能威胁衡州的杨致堂所部,仅有一万三四千州营,战斗力较弱,与衡州兵马试探性的打了几仗,败多胜少,此时仅有余力守住袁州、洪州。

    倘若叛军从邵衡两州抽调两万兵马填入被武陵军威胁的腹地,整个战事说不定真要胶着到蜀军撤兵之后才有突破的可能。

    怎么能说杨恩使蜀没有意义呢?

    这时候杨钦跑过来说道:“船只已经备好,大人与杨侯何时动身?”

    “临江王应该快到白茅了吧?我们此时赶过来,说不定能与临江王一起进潭州呢!”长乡侯王邕转过身来,扬声说道。

    韩谦朝长乡侯王邕揖礼道:“长乡侯不嫌路途劳顿,我们便乘船去跟殿下会合。”

    长乡侯王邕乃是蜀主王建的次子,时年才二十六岁,面如冠玉、目如朗星,身穿一袭白色绸衫,显得十分的风度翩翩,流露出温润如玉的气质。

    蜀军稍弱,王建割据蜀地被迫向梁帝称臣,接受梁国的册封,因此他几个儿子都是封侯而不封王。

    楚蜀开国以来,还没有接壤的边境爆发过大的冲突,因此韩谦组建左司之后,短时间内还没有分派有限的人手潜入蜀地,杨恩使蜀,赵无忌、奚发儿他们相随护卫,也是左司第一次有人踏入蜀地。

    韩谦对蜀地的人物风情还不甚了解,却也知道长乡侯王邕其人多才多艺,犹善诗词,堪称大家,即便是金陵也流传其文名,可以说是蜀地第一流的风流倜傥人物。

    不过,王邕为其胞兄、蜀王世子王弘翼猜忌,沉溺诗词佛事,绝少参与蜀地军政,他这次奉命出使大楚,多多少少有充当质子的意味。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