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楚臣 >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两年之期
    



    



    



    



    



    接到天佑帝新的谕旨后,监军使张平亲自从辰阳赶往大潭寨招抚洗英等酋首。



    此时武陵军在辰阳、黔阳、龙牙等地已经集结近七千兵马,而潭州被压制在沅水下游,压根不敢继续拉长战线,贸然逆流进攻辰阳城,更不要说进攻武陵军的大本营叙州了。



    洗英也深知他再不接受招抚,即便潭州能从其他方向重创楚军,但以他们在大潭寨、溆浦城集结的兵力,却难以抵挡武陵军从辰阳、巫口寨两个方向的围攻。



    而天佑帝新的谕旨对他们的招抚实在优厚,对叙州新政的明令限制,也消除他们的担忧。



    洗英于元月十五日释放扣押近两个月的洗寻樵,正式接受招抚,除了其第二子洗射声出任溆浦县令,留守溆浦县外,他亲自率一千五百番兵进入辰阳城接受改编,在武陵军之下组建独立的番营参与进攻沅陵。



    洗英革除辰阳县令之职,但以番营指挥使兼领辰州司马及兵马使等职,后续从辰州地方招募的健勇,也都将编入番营。



    天佑十六年元月底,水营战船便载着洗英统领的番营作为先锋,先行进抵到沅陵城外的江滩,正式展开对辰州州治沅陵城的攻势。



    潭州的水师战力虽然不弱,但要防止更精锐的金陵楼船军精锐直接深入洞庭湖进攻潭州腹地,主要战船都停留在洞庭湖内,并没有强大的水营战船随马融进入辰州。



    而此时的武陵军,水营已经迅速的扩张十二艘大中型战舰、一千八百名将卒,而沅江于沅陵段的河道狭窄而水流湍急,潭州水营再强,也不敢逆流迎战武陵军水营战舰。



    马融率五千兵将紧守沅陵城,武陵军则有条不絮的在沅陵城南的江滩登岸,先行扫除沅陵城外围势力,建立营寨。



    韩谦也于二月初赶到沅陵城南四十里外的梅子山,为进攻沅陵城做最后的准备。



    梅子山位于沅江西岸,山势削陵,深入沅江之中,逼迫江水围绕山岸绕了一个大湾,也使得这一段江水流急滩险,过了梅子山之后,一直到沅陵城,沅水河道都较为开阔、平直。



    所以不管怎么说,梅子山乃是对沅陵作战较为重要的一个中断点,后勤基地建在梅子山,不仅方便物资的转输,同时也是考虑到对沅陵的作战失利,也能将敌军的追击遏制在梅子山以北,不能贸然闯过湍流急滩继续南下。



    说实话,对洗英等归附番将酋首的优待,叙州很多人心里很有意见,即便忠厚老实的季希尧看到韩谦过来,私下犹忍不住嘀咕:“是不是朝廷还是担忧少大人与老大人在叙州势力,才对洗英这些贼酋如此优待,防止我们将手伸进辰州啊?”



    “胡扯什么?”韩谦瞪了季希尧一眼,训斥说道,“朝廷必须赶在梁军从北线腾出手来之前,结束掉对潭州的消藩之战,窗口期未必能多长,陛下希望武陵军能对潭州施以更强的军事压力,有时候就必须做出一些妥协!而洗英归附之后,不仅梅子山这样的番寨我们能顺利进驻,也令马融不敢再去信任沅陵城内的诸姓势力,甚至不得不出手将沅陵城内的诸姓番兵解除武装,将其囚禁起来!而洗英想要证明自己的忠心跟可靠,必然要先率番营攻城死战,武陵军为此能大幅降低攻城的死伤,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沅陵作为辰州的州治,城池坚固,马融又是老将,以沅陵城为核心的防御部署非常的严谨,没有什么破绽可寻。



    而从沅陵到武陵,沅水又湍急流长,没有绕过沅陵偷袭三百里水路外武陵的可能,那就只能老老实实的进攻沅陵,这将是一场血战、硬仗。



    即便天佑帝是有限制叙州的意图,但韩谦这时候也更希望番兵能替代武陵军将卒,先攻上城头跟潭州兵打消耗战!



    韩谦将季希尧训斥了一通,将他及其他人赶出去干活,单留下冯缭,说道:“潭州在去年三四月份,就有传言说我父子与金陵合谋,欲对潭州削藩,只是一直到鹰鱼寨陷阱,都没有被马寅采信——你以为这样的传言是空穴来风?”



    “季希尧他们心存怨意,确实是陛下对大人父子有些刻薄了,冯缭绝对没有乱说什么话。”冯缭忙澄清自己道。



    “你要使什么坏,需要你直接说什么吗?”韩谦平静的看向冯缭说道,“我不追究你这事,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冯缭沉吟片晌说道:“大人是说有谁早就窥破天佑帝的削藩之谋,通过这种方式提醒潭州吗?”



    “你再想想看,会是谁早就窥破陛下的削藩之谋,而有意提醒潭州?”韩谦问道。



    冯缭蹙起眉头,深深的陷入沉思之中,似回答韩谦的提问,又似自言自语的说道:“窥破天佑帝消藩之谋而有动机提醒潭州防备者,首先能想到的自然是蜀、梁二国,但当时就窥破此策的人,也应该看到天佑帝削藩尽用郡王府的人马,除大人与老大人出镇叙州外,沈漾、周惮也都到鄂州备战。他们有意破坏削藩之策,在提醒潭州之时,不可能不提醒太子及信王那边,毕竟太子及信王都绝不会想郡王府借这次削藩继续壮大势力……我明白了,大人是说潭州早就有这样的传言,但金陵一直到去年年底都风平浪静,并没有相关的传言冒出来,这事透漏出几分诡异!会不会是太子那边早就觉察到,只是不便公开破坏,才使人到潭州散布传言?”



    “太子及信王那边或有猜疑,但传言不会是他们散播出来的。散播传言明显是鞭长莫及才不得不为之,结果潭州也没有重视此事,太子及信王真要破坏此事,手段必然更多。而实际到七八月份之后,职方司知悉其事后,也在全力配合对潭州的削藩,所搜集、传递的情报,并没有明显的错漏。”韩谦摇了摇头说道。



    “大人是说确是蜀梁二国为之,但他们为何不在金陵散播传言,利用太子及信王与杨元溥争嫡的矛盾,进一步破坏掉这事?”冯缭不解的问道。



    “你凭什么以为他们就没有在太子及信王那里动手脚吗?”韩谦盯着冯缭问道。



    “你是说太子及信王其实早就知道天佑帝借削藩扶持杨元溥的事,只是选择了隐忍、沉默,甚至还有意封锁这些消息在金陵的传播?”冯缭心惊问道。



    “这一切都是猜测,我的意思是要你给我这两年老实一些,不要再在背地底给我搞这些破事了!”韩谦看了冯缭一眼,警告他说道。



    “两年?大人是说两年内必有大乱?”冯缭脱口问道,但随之意识他直接问出口实在愚蠢,忙改口道,“有两船物资刚到运到,我这便过去清点,不打扰大人了。”



    “你去吧!”韩谦挥了挥手,示意冯缭先离开,又跟身后的奚荏笑道,“陛下用郑晖分我父子之权,但郑氏比我韩家父子还要势力,招抚番兵便是应有之意,冯缭没有看明白,还是差点火候。”



    “谁都能跟你一般奸滑如鬼?”奚荏不屑而又好奇的问道,“你真就彻底的听之任之?”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说的就是一个‘势’字,”韩谦说道,“陛下是很强,但也不能逆势,要不是他也不会为徐氏寝食难安。陛下用郑晖、招抚番营,但这片山水将要发生的一切,并不会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我听不明白。”奚荏说道。



    “那你就等着看吧。”韩谦故弄玄虚的说道。



    见韩谦故弄玄虚起来,奚荏又问道:“金陵在两年内真有大的变故?”



    “你且等着看吧。”韩谦说道。



    奚荏恨不得踹韩谦两脚,心道看你娘头。



    韩谦组建左司,分察子房、兵房、匠坊,除了工师、斥候之外,两年时间培养了近百秘探、察子,但根据需要,这些秘探子、察子主要潜伏在金陵、外戚徐明珍的大本营寿州、信王的根据地楚州以及大梁国都汴京。



    天陛帝决意对潭州削藩,留给韩谦的时间很有限,他不想留下破绽,不仅没有办法调动这一部分秘密力量潜伏到潭州去,甚至在潜逃离开金陵里,将绝大多数察子、秘探都“舍弃”掉。



    郑晖、袁国维、郑兴玄到叙州之后,韩谦重新对这些探子的指挥,只是潭州当时已经警惕起来,外部人员压根就潜伏不进潭州,而当世信息传递手段的简陋跟不便,即便察子、秘探刺探到的情报,等到送到韩谦的案前,已经是差不多滞后一个多月的旧闻了。



    即便是如此,韩谦还是从这些旧闻里看到一些诡异的蛛丝马迹。



    去年差不多最早三月份就有他父子二人配合天佑帝削藩的传言在潭州流传,当然潭州不是没有人警惕这样的传言,只是未得马寅的重视而已,但金陵却没有这样的传言散播,韩谦要是都还察觉这里面的诡异,那就太迟钝了。



    韩谦情不自禁想到那夜在崇文殿受天佑帝召见时的情形,崇文殿所点燃的那几支大烛,散发出来的甜腻香气,实在令他印象深刻。



    虽然韩谦曾令人去调查这事,但他“潜逃叙州”太过逼真,受此事的影响,留在金陵的察子、秘谍一片混乱,即便姜获、袁国维接手了相关事务,但人心惶惶,这事就暂停下来,迄今还没有明确的信息传递过来。



    不过,太子及信王那边如此配合对潭州的削藩,别人或许以为天佑帝的威严森然,而在韩谦看来,这仅仅是更大风暴来临前的静默而已。



    韩谦原本打算静待风暴的来临,天佑帝任何得尺进寸的要求及暗示,他都尽可能去满足,不在这个节骨眼里跟一个将死之人治什么气,但冯缭多少有些按耐不住,他不得不小小的提示他一下,以免他有什么不必要的举动,叫天佑帝暗中部署在叙州的眼线看过去,引起不必要的猜忌。



    当然,韩谦同时也希望能赶在金陵最大风暴爆发之前,能成功对潭州削藩,也只有这样,三皇子才真正有可能挫败太子及信王的阴谋……



    不错,韩谦毫不怀疑的相信太子(安宁宫)与楚州信王都在密谋着什么!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