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楚臣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富可敌国
    



    



    不想引人瞩目,韩谦带着人,趁着夜色,花了两天时间先悄无声息将这批财货运抵茅埠山脚下的玉带河畔,然后用船运到永春宫庄园。



    之后四天,韩谦又与张平、姜获、袁国维又将冯氏兄弟所知位于金陵城附近的另三处秘库都收罗一空,最后运入永春宫庄园的财货折合铜制钱高达十一亿钱,总计一百一十万缗。



    此外冯家在京畿诸县还藏匿有粮田一万亩、庄院九座计有屋舍六百余间、水磨房六座、牛马四百余匹。



    三司会同州县查抄冯家族产的数额更是惊人,到九月下旬之前也汇总过来,财货宝物以及两三百家典当铺、货栈等等,折钱逾五十亿,差不多能抵得上大楚今年的岁入。



    这还没有将冯家所被抄没十余万亩粮田、五千余口奴婢、三百多家兵部曲计算在内。



    三司所抄没的冯氏族产虽然庞大得惊人,但也只能稍缓朝廷这两三年的财政危机,然而对于郡王府而言,一下子意外收获上百万缗的财货,就太恐怖了。



    龙雀军筹建前后,晚红楼及信昌侯府前投入钱粮差不多有二十万缗,就差不多将晚红楼及信昌侯府压榨一空。



    此时郡王府的势力已经可以说是极大,除了永春宫庄园外,还下辖五座屯营军府,然而军府田税、度支司所拔军资以及永春宫庄园所得的田租,一年加起来可以也只有十数万缗的收成,而扣除龙雀军及郡王府巨大的开销,每年可能都剩不上三瓜两枣。



    郡王府这次可以说是一下子获得龙雀军五六年的军资开销。



    杨元溥站在永春宫堆满财货的库房前,也是激动得脸色涨红,想想这两年为筹军资,除了宫中所赐的袍服外,他出宫就府两年多时间都没有添置过一件绸衣,都不好容易承认他里面所做的亵衣都是打补丁的。



    “殿下,冯缭、冯翊、孔熙荣虽然是罪臣之子,但献上财货,于殿下有功,韩谦想请殿下同意他们留在郡王府伺候。”韩谦站在三皇子身侧,说道。



    沈漾、郑晖、王琳、张平以及特地赶过来的信昌侯李普等人,都讶异的看了韩谦一眼。



    韩谦原本想着将冯缭、冯翊、孔熙荣三人留在雁荡矶,但冯家所抄没的财产如此之巨,为避嫌还是将冯缭、冯翊、孔熙荣三人先送回郡王府幽禁。



    人心这事最难揣测,韩谦自以为做得光明磊落,但谁知道冯缭、冯翊是不是真就将冯家秘藏财货的地点完全供出来的?



    而就算冯缭、冯翊并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但是信昌侯李普、王琳、郑晖等人心里又岂会真就全然相信,没有一丝怀疑?



    要是冯家目前所抄没的财货,总计没有达到几百万缗,只有几十万缗,最后有十数二十万缗流落在外,甚至落入主办官吏的囊中,韩谦相信很多人都会睁只眼闭只眼,但要是想到冯家极有可能还有上百万缗甚至更多的财货还隐藏在暗处没有被挖掘出来,韩谦相信三皇子对他的信任,都未必能受到这样的猜忌!



    人心其实是最禁不住考验的。



    韩谦现在将冯缭、冯翊、孔熙荣交到郡王府幽禁,至少不用被怀疑他跟冯家兄弟暗中的勾结。



    杨元溥回头看了韩谦一眼,点点头说道:“如此也好,那暂时叫他们就留在缙云楼将功赎罪吧。”



    冯文澜、孔周刚刚被赐死,冯缭、冯翊、孔熙荣作为冯孔二人的嫡子,留在郡王府是很不合适的,谁知道他们心里有没有仇怨?



    不过在场的几人又都是心思通明之人,也能知道韩谦此时将冯家兄弟交出来是避什么嫌,此时不将冯家兄弟送回郡王府,幽禁何处合适?



    夕阳西下,送三皇子离开乘车离开永春宫庄园,韩谦也准备乘船返回西岸的雁荡矶庄院。



    “冯家这一倒,却是解决朝廷很多的问题啊!”田城看着下过一场雨后的驰道,被马车压出深深的车辙,极为感慨道。



    三皇子回城,大量的铜制钱、铜锭等物,都留在永春宫庄园里,但还是将三十多枚赤金球、三百多枚银铸球用马车运回郡王府去。



    赤金球、银铸球每只都是标准的六十四斤,总计两万五千余斤金银,看着体积不大,却足足用了二十多辆马车,使得三皇子这次回城的队伍看上去颇为壮阔。



    田城、高绍他们全程参与对冯家秘藏财货的查抄,这一刻还在为冯家私藏财货之巨而深深震惊。



    韩谦袖手站在船头,如今大楚正常年份国库一年的岁入也就七八百万缗,以此计,冯家一族财产抵得上大楚近一年的岁入,确实可以称得上富可敌国了。



    然而另一方面,国库岁入之低,除了说明朝庭对州县的控制力远不够强外,也说明当世的生产力实在低下。



    待簇拥三皇子的车马队渐渐消逝在夕阳深处,韩谦才乘船回雁荡矶。



    杨钦、奚昌昨天再度率船队从叙州抵达金陵,这时候杨钦、奚昌也都站在庄院前迎接韩谦回来。



    即便渐要入夜,庄院前的河洪码头上,百余奴婢还正马不停蹄的将一袋袋粮食、布丝、纸张等货物搬送上船。



    如韩谦所预料到那般,荆湖夏秋洪涝灾害极重,再加上半年的战事对荆襄地区的农事生产破坏极惨烈,使得荆襄、荆湖等地粮价在入秋之后便一日涨过一日。



    洞庭湖洪涝,加上入冬之前要迁一万五千户民众填入邓州、均州,便得潭岳等州县的逃户大增,叙州夏季新增上万客籍流民,这也使得叙州的粮价飞涨。



    叙州船帮是可以将从润扬贩运出来的粮食运抵潭岳就能卸船贩售牟利,但为了保证叙州的需求,还是不惜延长逾一倍的航程,直抵叙州黔阳城才将粮食卸下来。



    大笔钱粮的注入,使得叙州船场能够从荆湖直接收购现成的造船木材,以便能够省得造船过程中耗时最长的木材窖藏阴干过程,也同时能将荆湖地区上百名熟练的造船工匠招募到叙州。



    船帮到九月下旬,拥有的新式快速帆船便增加到六艘,确保每个月便能在叙州、金陵之间走一个来回。



    这么一来,韩谦每个月便能往叙州运入上万石粳米,又同时能将相当量的生铁、茶药、桐油等物从叙州运入金陵。



    杨钦、奚昌昨天再次回到金陵,也听说这次抄没冯家族产的财富多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但他们的感慨则没有田城、高绍来得那么深。



    即便是奚昌才跟着船帮走了三趟船,但也将其中的环节摸透,也清楚船队每月往返叙州、金陵一趟,所产生的财富有多恐怖。



    其他不说,叙州每石粳米入夏后便飞涨到一千钱,而在润扬二地,每石粳米仅六百钱,每月运一万四五千石粳米运抵叙州,扣除开支,则能得钱近三千缗。



    而将叙州的生铁、茶药、桐油运抵金陵,还能得钱二千缗。



    也就是说,船帮每月一个来回,便能得利近五千缗。



    要是这样的行情持续一年,船帮一年得利便有五六万缗。



    郡王府这次从查抄冯家一事中获得上百万缗,看上去极其恐怖,但也就仅抵船帮二十年之利而已,并非是此生难以奢望的财富。



    要是后续船帮的规模继续扩大,以及随着韩家父子权势滋长,船帮能开辟更多的商路,财富增长的速度必然更快。



    船帮的财富积累看上去没有那么快,甚至还给人捉襟见肘之感,实际上是此时每个月都要赎买一两百名奚氏族人,同时还有大量的钱粮都消耗以杨潭水寨及奚寨为主的两家种植园扩张上。



    而除了造船场跟造织院外,叙州那边此时又在黔阳城北面的黑龙山新开了煤场、铁矿场,后续还要建铁场,还要照秋湖山匠坊的模式,修建拦水石坝以及水磨、碎煤水碓等设施,都是需要消耗大量钱粮的无底洞。



    除了叙州与金陵这条航线外,叙州船帮还将另外六艘普通帆船编作一队,专门往返均州与金陵之间。



    这六艘普通帆船所编的船队,速度即便比新式快速帆船慢上一大截,但在初步改造之后,往返均州与叙州、金陵之间,也只需要一个半月——只是目前替均州的驻军运送物资,暂时还没有大的牟利。



    当然,船队能往返如此迅速,还有一个关键的原因,那就是韩谦对整个船运的环节都进行了梳理、整顿。



    杨钦本就是水寨出身,感受更为深刻。



    以运粮为例,当世运粮,都为散装,也就是说,稻谷、粟米也好、粳米、精米也好,都是直接装入船舱之中,往返诸地,装船以及卸船都用大斗称量,这是千年以来船运漕粮所形成的传统。



    然而韩谦此时在雁荡矶以及润州、扬州所设的货栈收购散装粮谷,然后称量装袋,这个过程可能会多用到麻编织袋以及一些人工,但装卸船的速度就大幅提升,六七艘船,只要壮劳力足够多,最快可能仅需要一天就能全部装卸完。



    要不然的话,不管新式快速帆船跑得多快,装卸过程就得多浪费上半个月的时间,还得侥幸不能遇上阴雨天气。



    没看到冯家兄弟随韩谦回来,得知他们后续将为幽禁到郡王府,庄院倒是有不少人暗感惋惜。



    还有很多人认为冯家必然还有隐藏的财货,谁能控制冯氏兄弟,说不定就能成巨富。



    而杨钦、奚昌倒能理解韩谦的心境,韩家还真不稀罕这三瓜两枣的东西,还徒留洗刷不清的污名。



    冯文澜案到今天算是暂告一段落,韩谦也从这事上收心回来,将杨钦、奚昌喊到官舍,询问过叙州这一个月来的情况,最后决定这次令六名韩家匠师带着初步摸索出来的粗钢炼造之法,随杨钦、奚昌他们回叙州去,将叙州铁场撑起来。



    奚氏族人已经聚集有七百人,而且前期赎买以青壮劳力为主,这也弥补了船帮近期扩张人手不足的问题。



    而种植园以及煤场、铁矿场以及后续要筹建的铸铁场,需要人手更多,这则主要从涌入叙州的客籍流民中雇佣。



    千方百计的将人诱骗过去,还要千方百计的创造条件,将他们留下来。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