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楚臣 > 第二十一章 授计
    沈漾讲授刘晏改制漕运,仅有寥寥数语,便不愿多讲。



    不要说杨元溥以及不喜读书的冯翊、孔熙荣了,李冲都听了云里雾里,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李冲夜里回去,将家里供奉的儒士找来,也没有人能能将其中的道理说通透。



    他今早过来,依旧没有办法给三皇子杨元溥答疑解惑,却没想到韩谦借射箭的空隙,竟然将前因后果说得一清二楚。



    见三皇子看韩谦的眼神焕然有彩,李冲心里酸溜溜的不是滋味,但他能说什么?



    说是韩谦昨日回去后,听他老子韩道勋讲解才搞明白这一切的?



    就算是如此,他以前在三皇子杨元溥跟前说韩谦不学无术、不堪为用,也太过了。



    杨元溥最初是不满李冲将韩谦说得如此不堪,但过后也没有再表示什么,射箭之时,看李冲箭术精湛,还是欣然喝彩,没有半点的生疏,毕竟他此时能公然亲近的臣子,也就李冲一人。



    韩谦从李冲手里接过黄杨大弓,隔着百步将一支铁箭射中箭靶,偏出靶心有三四寸,不过,也足以表明他这段时间箭术提升很快,气力也不比军中的悍卒差上多少。



    “大冷天的,殿下不在暖阁里温书,却跑到箭场来吹这冷风,要是染了风寒,奴婢怎么跟夫人交待。”极少在箭场出现的宋莘,这时候裹着一袭玫红色的锦披走过来,伸手抓住杨元溥已经拿到手里的猎弓,阻止他继续射箭。



    杨元溥到底还是未满十四岁的少年,竟然没能将猎弓从宋莘手里夺回来,脸气得通红。



    钱文训以及站在箭场边的侍卫,头都撇向一旁。



    宋莘虽然是一直侍候在世妃王夫人身边的女宫,也自小服侍三皇子杨元溥的起居,但谁都知道她是安宁宫派出去的人。



    而且宋莘有品秩在身,即便是李冲这时候也不敢替杨元溥出头,将宋莘斥退下去。



    “今日仲冬,我要留李冲他们在内宅饮宴,你们都准备妥当了没有?”杨元溥最终还是忍住气,没有再尝试将猎弓夺回来。



    “李冲他们怎可以随便到内宅饮宴,奴婢专程在书堂里安排一桌酒席,叫他们吃过各自回府便是了,”宋莘扫了韩谦一眼,说道,“殿下先随奴婢回内宅,不要受了寒气,要不然郭大人回来,会斥怪奴婢不知道伺候好殿下!”



    “我要与李冲再说会儿话。”杨元溥固执的说道。



    “殿下也真是的,整天在一起,还有啥话要跟李家郎说的。”宋莘嗔怪的说道,好像是数落一个不懂事的孩童,但她也没有强迫杨元溥立刻随她去内宅,将猎弓交给侍卫营参军,就先走了。



    看宋莘临走时,又朝自己这边瞥了一眼,韩谦眉头微微一蹙。



    宋莘不怎么到前庭及箭场来,韩谦也不过才见她三四次,见姿色丰艳,年龄也才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但瞥过来的眼眸颇为凛冽,想必是刚才从哪个角落里看到他今天跟杨元溥私下说话颇多,忍不住跳出来阻止。



    韩谦暗暗头痛,杨元溥身边都是安宁宫的人。



    即便是侍卫营,绝大多数人也不可靠。



    冯文澜还知道故意散布对三皇子不利的消息,跟安宁宫以示清白,韩谦不想他父亲沦为安宁宫首先要打压的对象,但是又不能避开宋莘、郭荣这些人的眼线,以后跟三皇子杨元溥单独交流都成问题,还能做成什么事?



    “冯翊,你与熙荣收拾箭靶子!”韩谦将冯翊、孔熙荣支开,蹲到地上装作整理弓箭,跟三皇子杨元溥说道,“殿下可敢杀人?”



    “……”杨元溥微微一怔,没想到韩谦会问他这话。



    “殿下始终是皇上的儿子,殿下敢杀人,便不会为奴婢所欺!”韩谦看到宋莘往内府走去,还不忘往这边张望,只能低头借整理弓箭跟杨元溥说话,“到时候殿下要卑职回个话什么的,卑职当着郭大人他们的面,也就‘不敢不应’。”



    “我敢杀人,但我要杀人,怕以后再没有机会接触刀弓。”杨元溥他自己显然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关键是安宁宫那里处处压制他们母子,怎么可能坐看他杀人立威?



    韩谦不管杨元溥所说的“敢”,是不是仅他心里想象而已,继续说道:“殿下失手杀奴婢,事后惶然认错,即便是安宁宫也不能罪殿下!”



    李冲愣在那里,万万没有想到韩谦竟然敢教三皇子行此险策以立威信,压着声音说道:“殿下,切莫听韩谦之言,诸事需从长计议,断不可如此胡乱妄为!”



    杨元溥城府再深,也只是十三四岁的少年而已。



    出宫就府满以为能呼吸到自由的空气,谁曾想还要处处受制于奴婢,心里所憋的怨气,比在宫中还要盛,此时哪里还有可能沉得住气?



    “宋司记,我随你回去!”杨元溥追上宋莘,一起往内府走去。



    “你若坏事,小心你的性命难保!”李冲见三皇子杨元溥终究是不满他在背后乱说韩谦的馋言,不再信任他,盯向韩谦的眼神又怨又恨,恨得要拔刀朝韩谦当胸捅去。



    “……”韩谦冷冷看了李冲一眼,谅李冲不敢拿他怎样。



    “你理他作甚?”冯翊与孔熙荣收拾好箭靶子走过来,见韩谦与李冲怒目相对,不知道他们为何如此,当下将韩谦拉开,避免他跟李冲起冲突受欺负,还不忘冷嘲热讽道,“人家现在对殿下巴结得紧,他日必权势滔天,我们得防备以往被人家疯咬啊!”



    李冲气得胸口绞痛,但也只能憋着一口气,从夹道往前庭走去。



    韩谦与冯翊、孔熙荣慢腾腾的走到前庭,看到李冲站在书堂与正堂之间的院门口,跟随行的一名家兵说话,不知道他在吩咐什么,随后就见那名信昌侯府的家兵就神色匆匆的走出临江侯府。



    韩谦猜想李冲终究是不敢用险计,怕局势脱离他们的控制,但他又不能阻止杨元溥,这是派人回去搬救兵了吧?



    宋莘说不让韩谦他们进内宅用宴,这会儿看到有内侍端着食盒走出来,果然是要在前庭专门给他们准备一桌酒菜。



    今日是仲冬之始,大雪节气,即便不留韩谦等人在府里饮宴,侯府准备的酒席也非常的丰盛,还温了两壶杏黄楼的酸枣酒送过来。



    侍卫营指挥陈德上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等这边酒席准备好,他却跑了出来,还拉上今天当值的钱文训以及内侍副监管保一起过来吃酒,没看到三皇子杨元溥他人出来,问道:“不是说殿下请大家吃酒——殿下他人呢?”



    “宋司记在内宅专门备了一席酒,殿下他人在内宅呢。”钱文训说道。



    “……”陈德皱皱鼻头,低声咕咙骂了一句,就没有说什么。



    即便冯翊、孔熙荣将陪读当成苦差事,铁心要跟三皇子杨元溥撇清关系,这会儿也觉得安宁宫派到临江侯府的奴婢实在有些过分了。



    李冲心绪不宁,韩谦却优哉游哉的饮着酒,品尝满桌的山珍海味。



    三皇子杨元溥今天真要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安宁宫那边也多半会认为是受李冲的教唆,他才不会有什么心理压力。



    韩谦自家宅子里的伙食要比平民家庭好上太多,至少每日鸡鸭鱼肉、荤腥不断,但临江侯再受安宁宫的压制,也是天佑帝唯有的三个子嗣之一,吃穿用度皆是不差,韩谦他们眼前这一席酒,有鲜虾烧蹄子、红烧鹅掌、鸡皮冬笋汤、鸳鸯炸肚、鸡汁茄丁、羊舌签、烤獐子腿几样。



    这么一席酒,即便是韩谦在宣州都难得吃几回的精细佳肴。



    “啊!”



    喝完两壶酸枣酒,冯翊都没有什么醉意,见陈德也没有过瘾,便想怂恿内府副监管保到后面去拿酒,这时候从内宅传来几声惨叫,将临江侯府的静寂打碎掉!



    临江侯府内内外外两百多口人,不管各怀什么心思,此时绝不敢怠慢,三皇子真要出了什么事,谁都脱不开关系。



    听到凄厉惨叫,也不知道内宅发生什么事情,谁都顾不上吃酒,丢下酒盅,拿起刀弓就往后宅跑去。



    赵阔、范大黑、林海峥以及冯翊他们的家兵都守在西南角的院子,这时候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他们不敢随便闯去内宅,陈德让他们在前庭院子这边守住。



    随陈德、钱文训、管保穿堂过户,赶到三皇子杨元溥平时寝居的潇湘阁,韩谦就见一名内侍躺在地上凄厉惨嚎,双手捂着小腹挣扎着,一把剪刀深深的扎在那里。内侍看着十**岁的样子,衣袍被鲜血浸透,还不断渗淌下来,积了一地,他眼睛里满是惊恐,似有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



    虽然毒计是韩谦所献,虽然之前也是借赵无忌之手射杀范武成,但他再次看到这血腥场面,还是有触目惊心之感,站在院子前心头发忤,硬着头皮跟陈德、钱文训、李冲他们后面走进去。



    三皇子杨元溥站在院子里的角落里,一把匕首滚落在脚边,左臂被划开一道口子,血将半幅袖管都染红,脸色苍白,眼睛里有着不知所措的慌张……



    看到这一幕,韩谦瞬间便猜到杨元溥要诬陷这内侍行刺,但杨元溥竟然没有将人杀死,还留下活口,这事情就有些糟糕了。



    韩谦倒吸一口凉气,看到李冲从后面挤过来,脸上也是又惊又疑,在后面推了他一把,大喊道:“这人是刺客,欲杀殿下——李冲,你快将这刺客捉住,莫叫他再伤了殿下!”



    李冲被韩谦推了一把,差点摔倒,但转念想明白韩谦是要让他不留活口。



    李冲自幼随父兄在军伍里长大,手上染过血,不怕杀人,但要他此时去帮三皇子杨元溥补刀、帮着韩谦所出的毒计擦屁股,心头却憋屈到极点。



    不过,哪怕此时补刀再拙劣,也要比留下活口要好。



    侯府的内侍、宫女慌作一团的围过来,看到这血淋淋的场面,都不知所措;而平日趾高气昂的侯府司记宋莘,这时候都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韩谦大喊刺客,她再看杨元溥左臂被刺伤,四周都是乱糟糟一团,怕院子里还有刺客同党,娇喝着让侍卫以及奴婢将三皇子杨元溥围护起来。



    “我们去保护殿下!”韩谦拉住要去捉拿那受伤内侍的孔熙荣、冯翊,往杨元溥那边走去,方便李冲一个人去灭口。



    李冲满眼幽怨的瞅了韩谦一眼,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跑过去将那内侍的身子翻过去,将他的头脸朝下,死死的摁在地上,然后一只手勒住其喉管,令其呜咽哀嚎却说不出话来,另一只手反扭其手脚,用膝盖顶住其后腰,一下子就让剪刀戳透过来。



    “留活口!”侯府司记宋莘想到要留活口时,但见那内侍被李冲压下,两脚剧烈的抽搐了几下,就软趴趴的摞在那里,也不知道是失血过多,还是喉管被李冲勒得太紧而窒息,最终死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