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盗神之戒 > 第535章 家族
    然后扳了一下轮椅上的小把手,轻缓的动作带动了小齿轮,又牵动起更大的齿轮。

    发条装置推着轮椅,还有坐在轮椅上的他,朝我挪过来。

    “除了阿比诺家大小姐短命的婚约,那堆烂摊子里还有别的。”他说。“清理现场的时候,我们在男爵的一个手下身上找到了这个。”

    我将茶杯放回雪白的托盘,接过了他递来的纸片和念珠。我调整了一下重心,刀刃的尖端在昂贵的地毯上又刺进了几分。

    纸片的边角已经烧焦了,不规则的边缘处露出了微微发绿的毛芯。

    念珠的主人很爱惜这物件:玻璃珠子被摩挲得油光水滑,温润如玉。

    “卡蜜尔。”

    弟弟只有在很正经的时候才会这样叫我的名字,又或者是他有求于我。我展开纸片,一股来自祖安的辛辣气味袭来,令人不适。

    纸上画着粗壮的线条、井井有序的图形,还有流畅精细的字迹。匠人的印鉴吸引了我的目光,而斯蒂万的话恰好确认了我的猜测。

    “如果内德里回来了——”

    “哈基姆·内德里已经走了。”我脱口而出,下意识地。

    作为我们家族的首席技工,那位晶体学家服务了我们好多个年头——应该说是一辈子。

    斯蒂万已经想好了下一步:“姐姐,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当然。”我看着手里的纸片,上面的图案描绘着一个机械与晶体的混合装置。它就在我的胸膛里跳动着。

    我手里拿着自己心脏的设计图。

    “我们以为这些玩意儿都被毁掉了。但是如果这个还在,其他的说不定也是。我终于可以摆脱这张椅子了。”他说,“在我的大屋里自由地走动,这才是一家之主的本分。”

    “也许,是时候让别人来承担家主的义务了。”我说。

    斯蒂万已经很多年没有在他的厅堂里走动过了。儿孙们的活蹦乱跳时时都在提醒着他的残疾。

    我手里的东西可不仅仅是一张纸和一串念珠。在斯蒂万眼中,这是一张通往永生的地图。

    “这只是一个装置。”我继续说下去:“在你看来,如果能找回内德里剩下的设计图,我们的技工就能复原他的作品。但是我们还要解决如何驱动——”

    “卡蜜尔,拜托了。”

    我看着我的弟弟。时间对待生来虚弱的他毫不留情。但他的眼睛,即使是过了这么多年,他的眼睛仍然和我一样,荡漾着菲罗斯家的湛蓝色,无论疾病还是岁月都无法冲淡。

    他的双眼,正如照亮我手中图画的海克斯水晶灯一般,闪耀着同样明亮的光彩。他直视着我,目光里满是恳求。

    “你和我,我们俩带领着这个家族,获得了空前的成就,母亲和父亲做梦都想不到的成就。”他说。“如果我们可以重现你的增强手术,这份功绩——我们的功绩,卡蜜尔,就会永远存在下去。这个家族就是皮尔特沃夫的未来。我们甚至可以确保整个瓦洛兰的进化,毫无疑问。”

    斯蒂万非常擅长小题大做,再加上他虚弱的体质,让父母很难拒绝他的任何要求。

    “我可不是负责整个瓦洛兰的探子。我可能什么也找不到。”

    斯蒂万松了口气:“但你会找的,对吧?”

    我点点头,把图纸还给了他,但留下了念珠。我把珠子裹成一团塞进口袋,转身离开了书房。

    “对了,卡蜜尔?如果他还活着,如果你找到了他——”

    “和以前一样。”我打断道,不让他说起更多过去的事情。“我的责任,从始至终,都是为了这个家族的未来。”

    虽然临近日暮,北风交易所仍是一派人头攒动的景象。

    所有人都在为了进步日的狂欢而忙碌着。他们一个个脸上都挂着一副劲头十足的表情,无不在期待着城里一年一度的新奇大典。

    然而,让我发现有人盯梢的不是他们,而是一个醉倒在地的外国客商。

    “母熊的冻**哎,”商人受不了人群的拥挤,咒骂起来。有人停下来想扶他一把,却被他推开了。“不用帮我。”

    皮城的人们像工蜂一样嘈杂地围过来挤到我们身边,除了广场边缘的一个金发女孩。

    我眼角的余光留意着她,一边朝着客商俯下身去。

    “那就起来。”我跟他说。

    弗雷尔卓德人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怒火攻心,手探向腰间的象牙匕首。

    我迎上了他的目光。他的眼神一路往下,终于看到了我胸口的海克斯水晶,再往下是一双刃腿。他的手放开了刀柄。

    “这才是好孩子。走吧,别挡路。”我说。

    他呆呆地点了点头,然后后退了几步,皮城的商贩们像虫群一样散开又聚拢到周围,簇拥着他踉踉跄跄地走远。

    只有我的“尾巴”站着没动,躲在远远的一个摊位后面盯着我。

    我继续往前走,人群自觉地分开成两边。

    我瞅了个机会,闪身钻进了一条死胡同,然后朝着高处一条走廊木栏射出钩索。我升到阴影中等待着。

    没过多久,我的尾巴走进了巷子。

    她的衣服有好几层,是非常常见的祖安上层人打扮,毫不起眼,但她腰间挂着一条精美的鞭子,显然是皮城的东西,又或许是因为有一位足够慷慨的雇主。

    我等她走进一块光斑,刺目的光线会让她眼前发黑。她一到位置,我便落在了她身后,刀刃末端利索地嵌进了地面卵石的缝隙中。

    “你掉东西了吗,小姑娘?”我压着嗓子,轻声问。

    她的手忍不住摸向鞭子的黑色皮革把手。她有点激动,但好在理智最终占了上风。

    “好像已经找到了。”女孩两手放开举过肩膀。“我带了一条消息。”

    我挑起一边眉毛。

    “是您弟弟的,夫人。”她说。

    斯蒂万这装神弄鬼的戏码迟早要弄出人命。

    “放这儿吧。”

    女孩一只手仍然举着,另一手从缠紧的袖子里抽出一张小纸条。蜡封上印着菲罗斯的家徽和斯蒂万自己的印鉴。

    “你动一下,我就割了你的喉咙。”我说。

    我打开了纸条,顿时怒意上涌。

    斯蒂万居然把我当成了他雇来的喽啰,提醒我不要在探查时心里带有“无法排解的感伤”,妨碍了我的使命。

    (本章完)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