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盗神之戒 > 第484章 求生七戒
    尽管这群人对奥恩崇仰有加,但他自己从来不觉得自己是炉家人的守护神。

    当他们呈上各自的作品时,奥恩只会微微点头或者皱一下眉。

    而炉家人也会欣然接受,并且更加坚定了磨炼自身技艺的决心。因此,他们能够造出最精巧的工具,最坚固的房屋,还酿出了世上最美味的麦芽酒。

    奥恩对炉家人坚持不懈的努力和不断提高的渴望产生了发自心底的赞许。

    但是,灾难在某天夜晚降临了。出于凡人不知的缘由,奥恩和他的兄弟沃利贝尔在山巅大打出手,也连带着毁掉了炉家人辛苦创造的一切。

    火焰、灰烬和闪电从天而降,卷起可怕的风暴,哪怕你身在十道地平线之外都能看见。

    等到尘埃落定,炉乡成了一个冒着烟的火山口,而炉家人全都粉身碎骨,血肉骨髓混在余烬里慢慢沉寂。

    虽然奥恩口头上永远不会承认,但他完全垮了。

    他在炉家人身上曾经瞥见了凡间生命喷薄的潜能,但这些生命却在不朽者一视同仁的暴怒之下眨眼间彻底毁灭。

    巨大的内疚感让他五内俱焚,他孤单地回到了工坊里,闭关埋头苦修,从此不见世事。

    但是现在,他感觉到外面的世界已经一脚踏入了新的时代。

    有一些他的兄弟姐妹再次化成了实体,他们的追随者们也变得越来越狂热冲动。

    弗雷尔卓德四分五裂,群龙无首,远古的恐怖正潜伏在阴影中,窥伺着大举入侵的机会。空前的动乱即将到来。

    无论是未雨绸缪,还是战后的重建,奥恩知道弗雷尔卓德——还有整个符文之地,都急需一位手艺超凡的好铁匠。

    ***求生七戒***

    因一直在等待。她看着诺克萨斯士兵在林中的空地生火,看着他们喝光了整整两皮袋份量的酒。

    喝醉的士兵很好料理。可她希望他们只要醉得糊里糊涂就行,而不是完全失控。

    在荒野,小小的一个错误就能让人失去性命,而这些士兵刚才已铸成了大错:一是生火,让她知道他们极其狂妄;二是喝酒,显然他们觉得前无埋伏,后无追兵。

    第一诫:追兵常在,切记在心

    奎因在林地边缘找到了一棵空心的枯木。她屈起手臂,匍匐前进,不顾肚皮上沾满的泥泞,把身体滑进了枯木里。

    之前的一阵大雨把整个森林化作了沼泽地,而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她会躲在这里,挑着衣服上的虫子打发时间。

    第二诫:性命为上,尊严为次

    奎因的目光小心地避开直视空地上的营火,以免影响夜视能力。她默默数了人数,只有五个,少了一个。

    第六个人呢?她一边思考着,一边正想从地上爬起来。忽然,她颈后的寒毛全都直竖起来。

    她整个人僵住了––有情况。

    一个身影从黑暗的树后面走出来。是一个士兵,身穿着熟皮黑甲,身手轻盈,蹑影藏形。

    他停住了,仔细扫视着阴影,手一直放在金属剑柄上。

    他发现她了吗?这不可能。

    喂!维尔丁!“营火边坐着的一个士兵大叫道,“要喝酒的话就赶紧过来,奥尔梅多快要喝光了!”

    第三诫:恭默守静,沉默是金

    被称作维尔丁的士兵低声咒骂着。看见他烦躁不安的模样,奎因不禁微笑起来。“闭嘴!”他嘘了一声:“就连远在诺克萨斯的人都能听见你的叫嚷!”

    “哎呦,维尔丁,除了我们没别人了。德玛西亚人顾不上来追我们。他们正忙着擦亮盔甲,精心打扮。来吧!一起喝酒!”

    维尔丁闻言轻叹,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转身走向营火。奎因松了口气,这名士兵确实有点能耐,可惜他错信了别人,以为荒野中只有他们而已。

    第四诫:磨而不磷,涅而不缁

    奎因微微一笑。她抬头一瞥,看见了一抹深蓝色的身影。那抹身影在遍布雨云的天空中非常显眼,是她的猎鹰同伴——华洛。华洛稍稍低飞,她轻轻点头,这是他们之间的无声交流,多年来默契与日俱增。她右手紧握成拳,微微打圈,伸出三只手指。她知道华洛能看见得一清二楚,也能明白得一清二楚。

    第五诫:伺机而动,当机立断

    奎因知道他们应该不动声色杀掉这些士兵,以免正面交锋。

    可是,士兵刚才的话已经冒犯了德玛西亚,令她怒不可遏。

    她一定要让这些人知道是谁拿下了他们,也要让这些人知道德玛西亚可不是什么原始部落,不会轻易就被野心勃勃的诺克萨斯踩在脚下。

    她下定决心,奋然站起,大步走进营地,仿佛她出现在此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

    奎因在火光边缘站定,兜帽罩头,湿透的披风紧紧裹在她的身上。

    “交出偷来的东西便饶你们一命。”奎因一边说,一边抬头示意,那是一个皮革背包,上面缝着德玛西亚的标志––羽翼与利剑合而为一。

    士兵们吓得爬起来,眼睛眨了又眨,来回扫视着空地的外缘。

    他们手忙脚乱地拿起剑,笨拙的模样实在是她意料之外,让她几乎笑出声来。

    刚才那个差点踩到他的士兵倒是很好地掩饰了自己的惊讶。见到她只是孤身一人,他便放松下来。

    “小姑娘,这儿离你家可有点远呐。”他一边说,一边举起手上的剑。

    “维尔丁,你家更远。”

    听到自己的名字,他皱起了眉头,重心放在了后脚上。

    奎因知道他在思考,她到底知道多少他们的事情。士兵们四散开来,围住了她。她紧紧拉着披风,裹着自己的身体。

    “把背包交出来。”奎因说,语气里有一丝不耐烦。

    “拿下她!”维尔丁大叫道。

    这就是他的遗言。

    奎因双手一展,把披风扫到身后。她举起左手,手上的连弩朝维尔丁一指,一支黑色的利箭破空而出,直直插进他的眼睛。维尔丁立时一声不响地扑倒在地。

    紧接着,第二支利箭穿透了他左手边士兵的胸膛。余下的四名士兵加速冲来。

    (本章完)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