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盗神之戒 > 第433章 误会
    “我不是个不讲理的人,也并不会强迫别人在我面前卑躬屈膝。我想要的,不过就是那么一点微不足道的尊重而已。可你们俩,却敢骑在我的脖子上拉屎。不可原谅。”

    他的手下听到这话,开始围上前来,就像是一群饥肠辘辘的鬣狗终于等到了饱餐的机会。

    但我才不会求饶。他们想都别想。

    “帮个忙,”我朝着崔斯特的方向努了努嘴,“先宰了他。”

    普朗克嗤笑一声。

    他对一个船员点点头,那小子跑到一边,敲响了船上的钟。

    不一会儿,城里的十几口钟依次应声响起。

    醉汉、水手、商贩……许多人被骚动吸引,涌到大街上。这是要杀鸡给猴看呢。

    “全城人都在看着你们俩,是时候了。”他大声地命令手下:“把死神之女带上来!”

    船上一阵欢呼,喽啰们跺得甲板隆隆作响。

    一门年代久远的火炮被推出来。虽然炮身上长满了铜绿,可它依旧是个美人。

    我瞥了一眼崔斯特,他垂着脑袋,闷不吭声。

    他们把他的牌全搜去了,一张不落。

    还有他那顶花里胡哨的蠢帽子——海盗群里的一个无赖恬不知耻地戴在了自己头上。

    我认识崔斯特这么多年,他总会给自己留条后路。可此时此地,束手无策,他被打败了。

    好得很。

    “你完全是活该,狗杂种。”我咆哮着说。

    他抬头看着我,眼里带着怒火。

    “我也不希望事情变成那样——”

    “你丢下了我,随我烂在监狱里!”我打断他。

    “我和我的人想把你弄出来,结果他们全死了!”他迅速地回击,“柯特、瓦拉赫,还有布里克,一个不剩,全是为了救你!你这个猪头!”

    “但你还活着。你想过为什么吗?因为你就是个懦夫,没错,你就算有再漂亮的借口也没用。”

    我的话深深地击中了他。他不再辩解,最后的一丝斗志也消散殆尽。

    他的肩膀无力地垮下去——他彻底完蛋了。

    虽然崔斯特平日演技一流,但我不觉得他现在是扮出来的。

    我心头的怒火开始退去。

    我突然感到无比疲惫。精疲力尽,而且衰老无能。

    “我们都会下地狱,并不只是我的错。”他无奈地说,“我没骗你,我们确实尽力去救你了。但是没关系,我说的这些你爱信不信。”

    我渐渐有些动摇。过了一会儿,我发现自己其实相信他的说法。

    真要命,他是对的。

    我从来都是按照自己的方式来做事,而每当我搞得过火了,崔斯特就会来收拾烂摊子。

    他总有后路,让我们两个人能够一次又一次全身而退。

    但是那天我没听他的,从此也再没听过。

    所以,现在我把我们都害死了。

    突然,他们抓住我和崔斯特的脚,头朝下往死神之女拖过去。

    普朗克抚摸着炮口,就像是在逗弄心爱的猎犬一样。

    “曾经,死神之女在我的手中胜绩累累。”他不无炫耀地说,“我一直都希望能给她办个风光的葬礼。”

    水手们牵出一根粗铁链绕在炮身上。我明白普朗克想干什么了。

    崔斯特和我背靠背地被捆在一起,铁链的另一头缠住我们的腿,然后穿过背后的手铐搭在肩膀。

    挂锁一扣,我们就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

    船舷的一侧滑开一个缺口,一群人把死神之女推到船边。码头上人山人海,一个个伸长脖子呆望着。

    普朗克的靴子跟抵在了炮筒上。

    “我跟你说,这次我是真的没法把我们弄出去了。”崔斯特拧着肩膀说,“我早就知道总有一天你会把我整死的。”

    我大笑起来,好久没有这么笑过了。

    我们被几个人拖到船边,就像两头待宰的猪一样。

    也许我的传奇就要在这里结束了。我确实有过一段风光的日子,但是人的运气总是会到头的。

    就在这个时候,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用手腕顶住手铐的内圈,竭力把手悄悄地伸到裤子的后袋里摸索。

    果然还在。

    崔斯特在仓库里留下的纸牌。我原本是打算塞进他喉咙里的。

    他们把崔斯特全身上下搜了个遍,却没管我。

    我们这样背靠背地捆着,传东西倒是挺方便。我不动声色地把纸牌放进他的手里。

    他有点意外,犹豫一下,然后攥进了手心。

    “作为祭品,你们俩有点寒酸。不过也不算太差。”普朗克漫不经心地说,“替我向胡母问好。”

    他向人群一边挥手致意,一边把死神之女踢出了船舷。黑暗的海面上溅起落水的声响,火炮带着铁链飞快地下沉。

    临别之际,我完全相信十年前,就像之前很多次一样,崔斯特为了救我已经想尽了办法。

    而这一次,有后路的人是我。

    至少能还他一次了。

    “你滚吧。”

    他开始活动手指,纸牌在他的手里舞动起来。

    随着神秘的力量越来越强,我的后脑勺传来一阵极不舒服的压力感。

    这就是为什么他每次玩这套把戏的时候,我都和他保持一段距离的原因。

    然后他就不见了。

    捆着他的铁链哐啷一声砸在甲板上,人群里一阵哗然。

    我身上的铁链还是紧紧地绷着。

    虽然难逃一死,但能看到普朗克此刻脸上的表情我也满足了。

    我的脚被猛地一拽,我闷哼一声摔倒在地,紧接着一眨眼就飞出了船舷。

    我重重地砸进冰冷的海水,半空中憋的气一下子就漏光了。

    我向着黑暗飞快地沉下去。

    ***崔斯特***

    有了格雷福斯给我的纸牌,我就可以传送到码头上。那里不仅离海岸很近,而且人群密集,很容易混进去。不用一个小时我就能彻底离开这个破岛,再没人能找到我。

    但我脑中只剩下他掉进海水前那张气冲冲的脸。

    这条老狗。

    我不能抛下他。十年前那是最后一次。我必须救他。

    身上的压力猛然暴涨,我动了。

    下一秒,我出现在普朗克的身后。

    有个船员傻傻地看着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会站在这里。我一拳打断了他的思考。

    他仰面跌进甲板上同样困惑的人堆里,蠢货们这才醒悟过来,纷纷拔出弯刀。

    普朗克最先发难,一刀挥向我的喉咙。

    (本章完)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