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盗神之戒 > 第420章 亡灵
    在比尔吉沃特城里几乎任何地方都能清楚地看到这里,而这正是厄运小姐所希望的。

    雾气开始在木头上凝集。

    废弃的船首像脸上流下了冻结的泪珠。

    雾气和暗影汇聚起来。

    “扒手广场?”雷文说。“怎么会走到这里?我以前在这儿混过的。我还以为我已经知道所有进出的路了。”

    “并不是所有。”厄运小姐说。

    街道两旁的房屋在黑暗中一片死寂,破烂的帆布窗帘正翻飞着。

    她努力不去看窗帘后面的圆窗里有什么东西。

    “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路?我居然都不知道。”

    “比尔吉沃特跟我天生一对,所以她会告诉我很多秘密。

    这些暗巷黑街的位置,你永远也不会知道。”

    雷文咕哝一声,带着众人分散开来。

    “然后呢?”

    “等。”厄运小姐看着他们走到广场中心,毫无遮掩地暴露在空地上。

    黑雾的深处有东西在翻滚,带得雾气痉挛似地抖动。

    一个鬼火形态的骷髅头从黑暗中探出来,眼窝空空,尖牙利齿。

    它的下颚拉开到任何关节都无法做到的地步,喉咙里刺出一声哀恸的嘶叫。

    厄运小姐的子弹倾泻而出,全部钻进了骷髅的眼眶。

    只听得一声不甘的利叫,骷髅便散去了形体。

    她甩开手枪弹仓,极其利落地又装满了子弹。

    突然一瞬间,一切死寂。

    黑雾猛地炸开,无数亡灵尖叫着涌进了广场。

    奥拉夫砍开海魁虫的身体,又一次钻了出来。

    他像个失心疯的木匠,兴高采烈地挥着斧子左砍右劈,完全不计后果。

    虽然怪物的肢体如同雾气般有形无实,但在他刮着冰风的斧刃招呼下,也如血肉一样皮开肉绽。

    几条触手高高扬起,继而猛然拍下,却扑了个空。

    奥拉夫虽然壮实,但速度却毫不逊色。手脚不利索的战士在弗雷尔卓德可没法活下来。

    他就地一滚,反手劈出,一条触手被齐根斩断落在地上,然后消散无踪。

    他的身上披着鲜血,仿佛一件艳红的寿衣。

    四周舞动的触手不停向他抽过来。一片混乱的景象里,他看见了海魁虫的脑袋。

    它的眼睛里跳动着愤怒的灵火。时间似乎停滞了一瞬,他们之间的某种联系被唤醒了。

    这怪兽的灵魂认得他。

    奥拉夫快乐地大笑。

    “你见到干掉你的人了!联结我们的正是死亡!要是你杀了我,我们就可以在另一个世界永远战斗下去了!”奥拉夫大吼。

    面对这样的强敌,永世相争的渴望为奥拉夫酸痛的肌肉又注入了力量。

    他奔向怪兽大张的嘴,不顾海魁虫的触手甩在他身上的剧痛——这比洛克法海岸的凛风更甚百倍。

    他高高地跃起,斧头举过头顶。

    他的眼前便是光荣的死亡。

    一条触手凌空缠住他的大腿。

    奥拉夫被触手一甩,划出一道令人眩晕的弧线,抛到了半空中。

    “来吧!”奥拉夫声如炸雷,利斧朝天,向他和他的敌人共同的命运致敬。“至死方休!”

    一个幽魂伸着爪子,满口冰冷的尖牙,从滚滚涌动的亡灵中冲出来。

    厄运小姐一颗子弹正中它面门。幽魂化作一阵烟尘,被风吹散了。

    又一枪过去,另一个亡灵也退散无踪。

    她虽然心里也有些害怕,但却微微一笑,然后飞快地窜到一根系缆桩后面换子弹。

    石头桩子历经风雨侵蚀,上面刻着河流之主的雕像。不知哪来的冲动,她倾过身子,在他咧嘴大笑的脸上印下一个吻。

    信则有。

    那该信神,还是子弹?亦或是,她自己的本事呢?

    手枪咯噔一响卡住了,她脸上的笑意登时退去。

    母亲的告诫从记忆最深处浮现出来。

    “莎拉,如果让别人来配火药,你的枪就会这样。”厄运小姐喃喃地说。她把手枪插回皮套,抽出了自己的佩剑。这是她从一个当时正北上前往恕瑞玛的船长手里抢来的战利品。做工精湛,堪称制剑工艺的典范。

    厄运小姐翻身站起,手枪快速击发,同时挥剑砍向雾中的灵体。

    枪火摧枯拉朽,剑光矫健如电。

    这些亡灵会感受到**的疼痛吗?似乎不太可能,但她确实打到了什么东西。

    她无暇考虑太多,而只感觉无论那是何方神圣,都会在她的剑下被打回原形。

    呼啸的亡灵风暴吞没了扒手广场。它们张扬着爪子,追捕着逃命的人群。

    有些人的血液被冻成了冰棍,有些人则眼看着自己的心脏被扯出胸腔。

    死了七个人,他们的灵魂从尸体上被剥离出来,变成了亡灵中的一员。

    但她英勇的部下毫不退缩,他们举起火枪和长剑殊死搏斗,嘴里要么喊着胡子女士、要么是自己的爱人,或者干脆是某些遥远地方的异教邪神。

    信就行了。厄运小姐心想。

    雷文一只腿半跪在地上,脸如金纸,呼吸急促得就像是在码头上干了一整天。

    几缕雾气像蛛丝一样黏上了他,脖子上那根阴燃着的女王草发出剧烈的桃红色光芒。

    “站起来!还没打完呢!”她冲着雷文大喊。

    “不用你跟我说!”他咬着牙站起来:“我见过的蚀魂夜,比你打理过的死老鼠尾巴还多!”

    厄运小姐还没来得及问他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就看到雷文歪过身子往她身后开了一枪。

    一个似乎是狼与蝙蝠混合的亡灵惨叫着消失了。她立即拔枪,打死雷文身后一个已经露出爪牙的亡灵,算是还了副官一个人情。

    “大家趴下!”她大喊一声,从皮带上拧下两个破片炸弹,一个高抛扔进了浓雾中。

    爆炸声震耳欲聋,木片和碎石裹挟着火光和浓烟四处飞溅。

    晶亮的玻璃碎片像刀子一样瓢泼而下。

    广场上只剩下辛辣呛人的烟雾——但这里头可没有什么亡灵。

    雷文甩甩脑袋,手指在耳朵里掏个不停。

    “这炸弹是什么做的?”

    “黑火药,混上树脂和芸香。我特制的。”

    “那些东西对亡灵有用吗?”

    “我母亲相信有用。”

    “够厉害的。我觉得我们好像赢——”雷文刚要说下去。

    “别说。”厄运小姐打断了他。

    (本章完)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