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盗神之戒 > 第394章 初相遇
    “快把这邪器拿走!”有人喊道。祭司将武器收回鞘中,又上来了几个祭司将它搬走。

    “是我杀了他,”锐雯又重复了一遍。她的声音是自己的,又不是自己的。

    这是她的往昔在说话。她看着大厅里的面孔。现在她全想起来了,在自己回忆的角落中惊醒。

    “锐雯,”推事说。

    锐雯的注意力从巨剑突然移向推事。

    “你知道自己在供认什么罪吗?”她问。

    锐雯点点头。

    “你为什么这么做?”

    “我不记得了。”她只有这个回答。双手被束缚的锐雯此刻无法拭去默然的泪水,只能任其顺着下巴滑落。

    推事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等待更多真相浮出水面,但经过徒劳的等待后,她向庭吏示意了一下。

    “锐雯,你将被囚禁于此,直到明天黎明正式宣判,在此期间任何人都可以与你就私人恩怨谅解言和。”

    锐雯盯着手上的镣铐。

    “我和其他两位推事将查据法典并与长老们商议,对你的罪行给与恰当的刑罚。”

    村民们安静地离开了。最后离开的是那对老两口。

    锐雯是听到莎瓦对老伴的低语时的口音推断的,只是剧烈的情绪让话语难以辨认。

    当她听到两个老迈的步伐渐渐走出门口,锐雯终于抬起了头。

    大厅里已经没有了活人——只剩下昔日鬼魂。

    午夜的空气冰冷清爽。夜空中一轮满月周围环绕着一圈冷冽的光晕。

    月光通过敞开的门扉洒进大厅,但并没有照亮锐雯所在的房间尽头的阴影。

    白天的时候没有任何人进来与她谅解言和。虽然武士祭司抬走了巨剑,但大厅周围墙上尖利的刀印让村民们不敢进入。

    有些人打开了门,又有几个人带来更多烂蛋果,但最后不再有人来打搅锐雯的冥思。

    她终于得以入睡,但这是轻浅、间断的睡眠,对于一个自知即将迎来最后一个黎明的人来说恰如其分。当她听到黑暗中悉索的脚步声接近,立刻醒了过来。

    锐雯睁开双眼。

    “老爹,”她说。“你在这干什么?”

    老伯猫着腰慢慢溜到她身边,打开一个软布包,里面全是工具。锐雯认出这是用来安装和修理铧刃用的金属器材。

    “你看我像是在干什么,孩子?”月光勾勒出的轮廓让他脸上的沟壑显得愈发深邃,但他们二人周围的幽暗气氛似乎并没有像锐雯想象的那样感染老伯。

    “你可真是一心想死,”他用责怪的口吻对她说。“你这样是求不得均衡的。”

    他在锐雯的手铐和脚镣上鼓捣起来。锐雯并没有将他推开并让他回家,虽然她内心强烈要求她阻止老伯,但是私心让她狠不下心。

    如果老伯是此生最后一个陪伴她的人,那么锐雯希望这个瞬间可以尽量延长。

    她就一直这样沉默地坐着,直到几分钟后她听到大厅外面的石子路上传来脚步声。

    锐雯看了看亚撒。他在笑,拿着解开的镣铐在她面前晃了一下,就像小孩子在炫耀自己的玩具。

    “老爹。快。藏起来。有人来了。”锐雯的声音急促尖锐,不容回绝。老伯快步躲进角落的阴影中。锐雯重新低下头摆出睡觉的姿势。她让头发遮在面前,睁着眼。

    一阵强风吹过树丛,绕过大厅的门柱。在一束月光的映衬下,一个人影立在门口。

    这个陌生人不再用斗篷遮住脸,剑和金属护肩也全都亮在外面。

    他和其他人一样在门口停顿了一下。但和村民们不一样,他走了进来。

    他没有在石头地面上留下任何脚步声。当他距离锐雯一把剑长短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他从背后拎出了一个皮剑鞘,上面刻着粗糙的符文。他把剑鞘扔到锐雯脚边,哗啦一响。

    “哪一个更重,锐雯?”他问道。“是你的剑,还是你的过往?”

    显然这个陌生人知道锐雯没有睡着,所以锐雯也不再假装。

    她抬头看他,他的脸在灰暗的阴影中模糊不清,但鼻子上的伤疤清楚可见。

    “你是谁?”她问道。

    “另一把断剑。”他回答说。“你准备认罪伏法。这一点我佩服你。”

    锐雯看到他的脸上浮现出短暂的感情。

    “你的剑背后的隐情,”他继续说。“你知道真相吗?”

    “我杀了他。他是因我而死。他们全都……是我干的,”锐雯继续说。她不知道自己能否承担更多悲伤。

    “举剑。”

    锐雯坐在原地一动不动。她听到那人发出恼怒的低吼。

    “站起来,你无可逃避,”那人说道。他的声音不容回绝。

    旋风开始在大厅中卷涌,推开长凳,也推着锐雯站了起来。战斗本能和肌肉记忆指引着锐雯的手臂。

    当她面对这个陌生人的时候,带鞘的巨剑已经握在她手中。

    “我求他把它打碎。”她说。

    “是吗?”那人的声音带着嘲讽。

    陌生人的怀疑刺痛了她,深入回忆的骨髓。她颤抖着,模糊地想起了那个景象。

    素马长老的声音宁静平和。他的冥想室中气氛凝重,带着思想和焚香的重量。

    素马长老并没有评判她,也没有评判她的负担。

    锐雯看着面前的陌生人,心中涌出一阵剧痛,流淌至全身,直到她握剑的双手。她紧紧抓住剑柄,从剑鞘中抽出符文之刃。

    “你为何而来?”锐雯问。

    破碎的剑刃带着粗糙的能量。耀眼的光芒在墙上投下斑驳的影子。

    “我知道你一心求死。”陌生人笑着说。

    一直以来侵扰她的鬼魂现在倾巢出动,锐雯向着那些鬼魂狂乱地挥砍。

    那个人的刀刃格挡了她的忧伤和狂怒。这让她更加愤怒,把她拉回了现在。

    二人开始了一场剑舞。每一次格挡和突刺都伴随着空气的轰鸣和爆裂。

    “我来此是为了杀死谋害我师父的凶手。”他咬牙切齿,喘着粗气说道。“我来取你的命。”

    锐雯大笑一声,双眼泪目而视。“动手吧。”

    疾风武士放低剑身,开始操纵他们周围的旋风。魔法发出炽热的音调,那个人将能量聚焦到那把符文巨剑上。

    那把武器上的诺克萨斯魔法开始颤抖,破碎的剑身刹那间分散,顶端的那一小块碎片也游离出来。

    (本章完)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