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盗神之戒 > 第324章 我做了什么?
    引了她的目光。她沿着雪地上自己的足迹望向远处,越过稀疏的松枝,看到一个男人出现在那座空荡的祠堂里。

    她不禁屏住了呼吸。他坐了下来,低垂着头,下巴快要抵到胸口。

    长风卷起他茂密的黑色长发,看起来要么是在睡觉,要么是在冥想。

    她松了口气——根据她的经验,没有哪个诺克萨斯人会在外人眼底下做这两件事。她回忆起祠堂外墙粗糙的触感,似乎指尖还残留着那些纹路的余味。

    一声裂响打断了塔莉垭的神游,旋即转为低沉的隆隆声。

    脚下的土地传来可怕的颤抖,厚实的雪层与岩石剧烈地摩擦,隆隆声很快变成了持续的刺耳呼啸。

    塔莉垭看向山顶,眼中陡然是一面高耸的雪墙,正扑面而来。

    她手忙脚乱地爬起来,却不知道该往哪儿去。

    她眼角的余光瞟到地面,脏兮兮的冰层上探出了岩石的棱角,脑海中意外地想起了安然躲在地洞里的小动物。

    她竭尽全力凝聚起精神,想象着粗大的石脊从岩石上升起的画面。

    一排巨大的石栏猛然隆起,飞快地冲上半空。岩层高高地罩在她的头上,而雪崩也恰好冲到跟前,重重地砸在上面,发出一声雷霆般的震响。

    雪流撞在这块新生的山坡上,溅起晶亮的巨大雪瀑,直向着山谷盖去。

    塔莉垭眼睁睁地看着这卷致命的白练瞬间便裹住了溪谷,严严实实地遮住了祠堂。

    只一瞬间,雪崩便停止了。就连孤寂的冷风也静了下来。

    前所未有的寂静压在她的头顶。黑发男子不见了踪影,估计已经被埋进了冰雪和乱石之下。虽然她自己逃过了雪崩,但她的心口却泛起了难忍的绞痛:她不仅是伤害了无辜的人而已——她把人直接活埋了。

    “织母啊。”塔莉垭自言自语。“我究竟干了什么?”

    莉垭踏着大腿深的积雪,不顾一路踉跄打滑,急急忙忙地赶下山。她好不容易从诺克萨斯入侵舰队上逃脱,现在却一不小心就把她看到的第一个艾欧尼亚人给弄死了。

    “从我的运气来看,他很可能还是一位圣人。”她低声说。

    山谷里的松树只剩下原来的一半高,变成了细密的灌木丛。

    祠堂只有尖顶支出了雪地。

    远处悬着一串破旧的经幡,现如今扭曲纠结在一起,勉强指示着山谷的尽头。

    塔莉垭的眼睛紧张地搜索着雪地,寻找着被她活埋的男子所留下的任何痕迹。

    她记得最后看见他的时候,他正好坐在屋檐下。也许那能救他一命。

    当她终于远离了雪崩的范围,来到了祠堂附近时,在靠近树丛的位置,她看到雪地上伸出了两根手指。

    她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跑过去,紧盯着那对苍白的指头,连声说:“千万别死。千万别死。千万别……”

    塔莉垭小心地跪下来挖开雪层,发现那人的手指硬得像铁一样。她的双手几乎不听使唤,却死死地抓住了男人的手腕。

    她牙齿打战,全身发抖,手心完全感觉不到脉搏跳动的迹象。

    “要是你还活着,就帮帮忙吧。”她对着雪下喊。

    她抬起头环顾四周。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她自己。

    塔莉垭放开他的手,站起身退后了几步。她将麻木的双掌贴在雪地上,努力回忆着雪崩之前山谷的地面景象。

    稀落的岩石,碎石遍地。回忆缓缓流转着,然后在她的脑海里汇聚成形。

    那是一幅暗淡的画面,粗粝的炭灰色,散着一些白点,就像是阿德南叔叔的胡子。

    塔莉垭在脑海中紧紧抓住这幅景象,从积雪深处扯出来。

    雪地上溅出一大片冰晶,一道花岗岩的石条高高耸起,顶上拖着一个人影。

    岩石的顶端微微颤动着,似乎在等待她的指示。塔莉垭四下看了看,不敢贸然就把他放下来,于是把石条推向树丛,打算让枝条接住他。

    花岗岩矮了下去,一声闷响跌进了雪地里,常青的松枝托了男人一下,没让他直接砸到地面上。

    “要是你刚才还活着,现在也千万别死啊。”塔莉垭一边说着,一边跑向他。

    阳光开始渐渐消退,乌云飘进了峡谷。雪很快就要来了。幸运的是,她在树丛后面看到了一个小岩洞。

    塔莉垭往手心拼命呼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她弯下腰,伸手碰了碰他的肩膀。

    男人发出了低沉的痛呼。

    塔莉垭还没来得及后退,只感到一阵劲风,伴随着一道闪光在眼前划过——一把冰冷的利刃抵在了她的喉咙上。

    “死期未到。”他断断续续地呢喃着。

    紧接着一阵剧烈的咳嗽,让他双眼翻白几乎晕厥过去。

    他手中的剑歪斜下来点进了雪中,但他仍然握着剑柄没有松手。

    第一片雪花擦过了塔莉垭皲裂的脸庞。

    “看起来,你应该是很难死的。但是如果我们呆在这里,等风暴一来,那就很难说了。”

    男人的呼吸声几不可闻,但至少他还活着。

    塔莉垭伸手穿过他的臂膀,把他往岩洞的方向拖去。

    冷风再度刮了起来。

    塔莉垭拾起一块棕褐色的圆石,就像是一团粗棉。

    她紧张地回头看了一眼洞穴的深处:衣衫褴褛的男子仍然倚着墙,双目紧闭。

    她往嘴里塞了一小块肉干,那是她从他的口袋里找到的。

    希望他不会吝啬这点食物吧。

    她回身走进洞穴,温暖逐渐包围过来。

    她先前堆砌的石板仍在传出阵阵热量。

    她半跪下来。

    塔莉垭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加热小石子的把戏也能用在更大的岩石上。

    年轻的恕瑞玛人闭上眼睛,精神集中到层叠的石板上。她回想起炽烈的阳光铺在沙漠里,不绝的热力深深地透进大地直至深夜。干燥的暖意袭来,她松开了外套的扣子,全身也放松下来。

    她开始摆弄起刚刚捡到的圆石。在意念的作用下,石头转起圈来,顶端渐渐凹陷下去,最终变成了一个石碗。

    她满意地拿着新的餐具再次走向洞口。

    一个呻吟的男声从她背后传来:“就像是麻雀在拣食。”

    外太空计划9

    这个片子太搞笑了。导演Ed Wood可能是世界最差的导演,故事岂有此理,特技明显是人造的。

    (本章完)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