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797章 惊心动魄的劫
    接到上峰命令急急赶到苍云星的燕天华已经待命。

    而且已经在这里待命了两天。

    他知道肯定有事要让他做,不然不会让他亲自来。

    毕竟他是战区第一副司令,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的角色啊,小事的话能把他派过这个新殖民星来待命?

    这天午后,参谋部的密令终于到了。

    别的没说什么,就是让他从苍云星总督府带走三个人,两女一男,他对了一下档案资料,心里也是一抖,两个真皇大后期境界的,一个特授的古神境‘少将’;

    古神境不可能授少将的,这是铁规。

    但授的话肯定是‘特授’了。

    至少让燕天华看出这个年轻人不得了,特授事例是极其罕见的,一般这种人都是逆天级的神才。

    燕天华多的话也不讲,核对了资料与人,就直接带着他们登上了B级战巡舰,直接进入空间传送站。

    送行的燕信齐吧嗒吧嗒嘴,心说,没我啥事了啊?

    看着B级战巡舰消失在空间传送站,他不无失落,我这忙前忙后的好几天,这就真的没我什么事了?

    好吧,你们是不是忘了我也知道一些‘秘密’啊?

    他郁闷的返回了总督府,琢磨着小人物就是小人物,但我好歹也是一星之总督了,十万之一的优秀人才了。

    然后就接到了大战云联邦政务府的光讯。

    “是燕信齐总督吗?我是政务府人事部的……”

    ‘政务府人事部’?

    燕信齐猛然起立,声音都有点颤了。

    “是我,我是燕信齐,”

    “这边给你总督府一条专线,你接收一下述职令。”

    “啊……好好好!”

    述职令啊,这基本就等于就是‘调令’了。

    老天开眼了啊,终于把我从这鸟不拉蛋的新星调走了,我感谢你们十八辈祖宗啊我,我太它玛的高兴了。

    这一刻燕信齐知道,自己吃到天上掉的饼饼啦。

    ---

    燕天华接人到了大殖民府的居的海苍星,他并没有下舰,就立即给参谋部燕赤岚副总长致讯。

    “报告,燕天华缴令,任务完成,人已到海苍星。”

    “很好,我已经派参谋部的人过去与你交接了,”

    “明白了,赤岚总长,您还有指示吗?”

    “交接之后,你移交一下手里的事权,回京述职!”

    “是!”

    燕天华也不由激动起来,和燕信齐一样,他知道述职的意义无非就两个,一个是投闲置散边缘化,一个是准备履新登高位,再没有第三个可能了。

    他也知道最近风涌云动,有一拔人事调整,也有一拔要晋升的将领们,自己是不是在晋升五星上将的名单里,他真的不敢去想,但私心里肯定有些期望甚至奢望的。

    现在看来,自己的期望或奢望有可能被满足,打死他也不信会把自己叫回去冷处理,因为自己没犯错啊。

    很快,在海苍星的空间站,就迎来了参谋部的巨舰,一个巨大的‘参’字代表它特殊的身份。

    来交接的是参谋部警司的司长,叫卫长峰,三星上将,冷着一张脸,看谁也是冷冰冰的神情本色。

    这个卫长峰自然是燕赤岚的心腹,从参谋部这边培养她接班,就允许燕氏先换掉了参谋部警卫司的司长,于是就调来了最忠信的‘卫氏’将领来担任这一要职。

    每个部都设有警卫司,他们的职责就是为巨佬们提供百分之三百的护卫安保,绝不允许有任何差次。

    警卫司的警卫们,最低都是古神境的强者,对枪械的精通是达到一个令人发指的高度的,带班的小头目都是真王境的强者,有初期境、中期境、后期境、巅峰境。

    而且在警卫司服役期满的,一般都能越级任用提拔,去军中其它的部门和部队任职,因为有昔日服役的娘家人照料,一般从警卫司出来的人都比较混得开。

    尤其一些‘首’长们的贴身近卫,更是升的快,容易受重用和提拔,所以警卫司是个被疯抢进入的部门。

    但是警卫司筛选时的标准是极其严格的,非世族子嗣不得进入,必须有家族的担保,一但出了问题就找其家族问责,所以各家族世族等要保送警卫部队的兵都是慎而又慎的,不放心的都不敢送去给家族招灾惹祸。

    另外就是,谁掌权的部门,都要调自己信任的警卫部队过去接‘防’,如今参谋部的警卫司,可以说是燕氏的精锐子嗣组成的这支部队,为了保护他们的赤岚总长,他们随时都可能奉献出自己的生命。

    这些人的忠诚是毋庸置疑的。

    而现任的‘总长’乾君豪在最高军院蹲点,其实就是提前的让权了,参谋部的事几乎是燕赤岚做主。

    同样的,政务府那边的能源部长燕无吉也在巡视各殖民府甚至殖民星,一直到调整结束才会回来,也等于给乾氏在能源部的那位让权,这是双方的默契嘛。

    所以燕赤岚换了自己的警卫部队接替警卫司很正常。

    这个警卫司长卫长峰娶的是燕家女,他是燕氏的女婿,又是卫氏这边非常出名的嫡脉子嗣,培养起来要担当大任的,所以才被放在燕赤岚的身边锻练他。

    本来人家就是十八豪族的卫氏嫡子,眼界自然高的很,一般人真不会放在心上,尤其又跟着燕赤岚这种执掌参谋部大权的巨佬,谁会被人家给个好脸子?

    倒是说,他天生就是一付冷脸,刚毅绝伦,坚毅如铁,心志奇坚,虽是三星上将,但已进窥真皇境。

    卫长峰已经非常低调了,从不显山露水,孤冷寡淡的性子似不讨人喜,但越是这样越叫人看好他。

    卫氏一族决定让卫长峰跟着燕赤岚,摆明就是要拿他当重点培养啊,至少是未来接班的候选苗子之一。

    当然,不是阿猫阿狗都有资格跟着燕赤岚的,她不点头的话,再优秀也没有用,而卫长峰跟着燕赤岚不是一年两年了,而是有几千万年了,是燕赤岚的真正心腹。

    实际上当初卫氏推荐的并不是卫长峰,他虽出自嫡脉这边,但不是正室夫人养的,而是其它房的,换个说法,他是嫡脉中的庶子,而不是嫡脉中的嫡子。

    关键是卫长峰自己争气,在一次战役中表现极为抢眼,被当时的指挥官燕赤岚指名要过去的。

    ---

    “总长,我们已经回到首府星,请指示!”

    “直接去神巽宫吧,我从这边直接过去。”

    “是。”

    卫长峰心中一凛,神巽宫,那是弘巽老祖的修行圣地啊,他平素都在那里夜休静养,这几个人不得了啊。

    其中一个叫燕尘薇的,应该也是燕氏人,但之前没有听说过这个人,也不知她是什么来历?居然要见弘巽老祖?这就不得了啊,一般人怎么可能见到弘巽老祖。

    尤其那个叫方堃的年轻人,只是六阶古神境,连上三阶都没有探到啊,但观其气度似远不止六阶啊。

    至于叫严思敏的女人,骨子里弥漫出一股至高无伦的气息,令人产生欲膜拜其的错觉,真真是怪事。

    最让卫长峰不愤的是严思敏或燕尘薇,都是那种淡然气质,超脱神绪,只淡淡瞅他一眼,就让他心神不宁,他深深知道这是境界上的差距,她们至少是后期境真皇。

    ---

    踏足在神巽山的一刹那,燕尘薇天地都变的亲切了,故乡泥土的芬芳予燕尘薇一阵的感动,这一刻舒尽她胸臆间的思乡之情,久久围绕不散的一股忧思尽去。

    下一刻,天地风云激荡,混沌法则气息笼罩当空。

    燕尘薇归来的这刻,忧郁尽散,心结舒解,心神突飞猛跃,灵性直撼天地,真皇境最后一道屏颈被堪破。

    气机牵引之下,无处不在的混沌法则自然感到有逆天修行者要晋升真皇巅境,法则大劫便赶来验收。

    卫长峰也跟着刚刚下舰,立即感应到不对,挥手对跟着的人道:“你们速速驾舰驶离,在十万里外候命。”

    随着他一声令下,巨舰很快腾空逸去,瞬间消失。

    方堃这时回头看了卫长峰一眼。

    “你去那边宫殿吧,那宫殿有奇绝法阵,自然不受混沌法则劫威的影响,不然以你的真皇初境的修为,被卷进巅峰级的劫威中,你只会身死道消!”

    劫威一**聚集酝酿,神巽山的天空已经被遮蔽。

    乌云滚荡,电闪雷鸣!

    下一刻,一艘飞舰奇速驶进了宫殿群。

    很快,就见一戎装女子陪着一位长者一起出现在宫殿巨门之下,跟在他们身后的三两个个个都是真皇境。

    其中就有卫长峰,他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方堃。

    方堃和严思敏都在燕尘薇身后不远。

    他们没有出了燕尘薇的渡劫范围,也根本出不了,就是远处的宫殿也在劫威笼罩之中,但正如方堃说的,那宫殿群在奇奥法阵的保护下,劫威不仅不破坏它,还会被它吞噬掉一些劫威能量成其大补,使法阵威能更甚。

    燕尘薇美眸掠过不远的空间,看到了宫殿巨门下的几个人,其中的绝美女子正是自己的启蒙良师赤岚姑姑。

    “姑姑,薇儿回来了!”

    “好,回来就好,薇儿,你这一回来就要晋升巅峰境啊,姑姑知你好胜,但渡此大劫前一定要万全准备。”

    “姑姑,薇儿也不知,一足踏落这方土地,胸臆忧结全舒,不知何故就引发了大劫,不过,我有些把握。”

    燕尘薇说着,目前又向长者望去,“燕尘薇见过弘巽老祖,事不凑巧,扰了弘巽老祖清净!”

    “无妨,小丫头,你若能安然渡劫,平了这小山头也不算什么,你两位朋友要助你渡劫吗?还不过来?”

    长者正是燕弘巽,他感到这一劫数威量不小,自己当初过此劫时,劫威怕不及此十分之一啊。

    燕赤岚也是同感,她当日过此劫时虽超越各祖,但也没达到燕尘薇这劫的威量高度,一半都没有达到啊。

    所以她关切之情溢于言表,想劝燕尘薇做了准备再渡劫不迟,非要这时候渡这大劫?不过现在看来,倒不是燕尘薇存心要显摆什么,而是无意识的自动触发了大劫。

    “多谢老人家关怀,此劫来势凶猛,挟着一股要抹杀逆天者的执着,我得留下来助薇姐一臂之力,思敏,你且过去吧,多你一个逆天者,凶威会更甚几分。”

    “是,老公。”

    严思敏应声,身化流光,一闪就到了官殿门下。

    就这惊世身手,让燕弘巽和燕赤岚都心神大震,此女还未晋阶真皇巅峰境,但其实力丝毫不逊于半步大帝。

    而燕弘巽已经是‘大帝境’,都惊讶严思敏的修为。

    燕氏‘一正四弘’五祖中,唯一有和正宣老祖是大帝境的真正强者,他们也就是世人称的‘法者’;

    不过正宣老祖是大帝中期境,燕弘巽还是初期境。

    就这已经不得了啦,放眼大战云,大帝境者都没有达到十位,而燕氏就占了两个,燕氏势大归功于此。

    此时,燕弘巽终看出方堃的不凡了,此子虽是古神之境,但‘神修’之境浩若烟海,连他也看不透呢。

    神修指的是精神异力境界。

    精神异力境界越高,代表着异日的修为境界越高。

    修身容易修神难,这是修行上公认的啊。

    “小友,不可大意!”

    燕弘巽再声出声警告。

    方堃微微颌首,“无碍!”

    淡淡答了,他才转回头看了眼燕尘薇,又抬眼瞥了一下乌烟压顶的劫威气势,感觉这混沌老天也要欺负人。

    大约这是法则的本性吧?

    都一个德性。

    不允许逆天者存在,因为逆天者将来都要破坏它的本源,人家也是出于一种自卫式的心态,倒不算太过份。

    然而无论是修行者,还是世界存在的生灵,都是消耗这世界能量的最大天敌,站在世界本源的立场,天敌就是要予以消灭的,但它只能以法则‘自卫’;

    法则是世界本源无意识的自动衍生,随着危险天敌的渐强而使法则也升级,直到九阶大强者出现,法则也自动升级至九阶,当九阶强者突破了极限,这个世界也留他不住,不在法则约束下的存在,只能排斥出去。

    同时,更强大的世界本源会感应到这种超脱极限的强者将他吞噬进去加以拘束,这是天地法则的一种本能。

    ---

    方堃知道燕尘薇的境界修为,要应对巅峰境的这场大劫也不是太难,只是这次的变数来自于她的本源巨变,若不是融合方堃的魔龙圣灵三质而有了巨大改变,燕法薇要渡大阶内小境界的劫还是没什么凶险的。

    但变数因其本源的改变而衍生出来,这劫威就至大无比了,一般真皇后期境要渡巅峰之劫,比这个要小十几倍,就算有一些逆天者也不过是这劫威的一小半。

    但就目前来看,这劫威还在酝酿加大。

    明显它要比现在估计的还要大的多,如果任其这么酝酿下去,怕是要百倍于普通的真皇巅峰劫威了。

    那时候这座神巽山给轰平都有可能,就算是混沌大帝境强者设下的奇阵也未必挡得住这劫威的肆虐。

    燕尘薇也越来越感心惊,压力也变在的奇大奇巨。

    “尘薇,不要再等了,立即主动引发劫威。”

    “啊,夫君,我、我行不行啊?”

    此时,燕尘薇自己都没底儿了,刚才她还有点底儿。

    但个呼吸间,她能感觉到这劫威予她的压力又增加了三四倍不止,她感觉自己在要在这劫威之中化灰应劫。

    “不破不立,不灭不生,它真的轰碎你成灰,我也能为你再塑本源,记住了,将一点本命神魂谨守于神窍之中,若真的魂灭道消,我也要让你重回人世,引劫!”

    方堃的话震撼了燕尘薇,震撼了所以听到这话的人,其实就是几个人,燕弘巽、燕赤岚、卫长峰、严思敏,还有两个神态威仪的男子,都是真皇之巅半步大帝强者,他们显然是燕弘巽倚重的角色,不然不会出现在这里。

    燕尘薇深深注视男人一眼,不再说话,陡然仰起螓首一声娇叱,“我命由我不由天,巅峰大劫降临吧!”

    轰隆!

    乌黑盖顶的万里劫云,在下一刻就变成一片雪光。

    一枚惊天大的巨型雷球吸噬了所有的乌色劫云,它有如一轮照耀万古的‘烈日’,横亘在众人的脑顶。

    “啊,混沌灭世神雷!”

    “完了,灭世神雷,这是晋升混沌大帝境时都极难遇上的灭绝神雷啊,怎么会在这时出现?”

    燕弘巽的脸色都大变失色,脱口失声。

    其它人都吓傻掉了。

    喀哧一声。

    雷光崩现,紫电直接吞没了燕尘薇。

    虚空中只余燕尘薇的叱声回荡,可她的人已经消亡,连一丝残渣都没有剩下,这就是混沌灭世神雷的凶威。

    所有人处变惊呆之际,唯有方堃负手屹立,神色虽凝重却并未失惊骇然,虽然燕尘薇被击为齑粉灰屑,但她的生命本源还弥漫在虚空之中。

    只有要本源在,方堃就能让她重新‘活’过来。

    但那是一个很繁琐的过程,方堃不准备用。

    他还有手段叫燕尘薇‘活’过来。

    此时,虚空中又传来灭成灰烬的燕尘薇的哀声,“夫君,此劫不可扛,你速速退去,免遭横祸。”

    她虽身死道消,但残余一缕神魂未灭,这是纯意志的凝聚,但也很快就会消失,大罗金仙也救她不了。

    可问题是大罗金仙也比不了方堃啊。

    他们救不了,不等于方堃也没办法,方堃是谁啊?

    燕氏几个人都面色灰白,燕赤岚更是心颤神摇,我侄女就这么没了啊,啊,这这怎么可能啊,这……

    眼前的事实她都不想接受,可就是铁的事实。

    然而,铁的事实也能翻转。

    下一刻就听见方堃一声叱喝,“混沌古天,你要灭我方堃的女人吗?好吧,那就让我看看你的法则有多强大,真王大劫给我降临下来吧!”

    方堃一脚顿地,身形猛涨,十丈、百丈、千丈、万丈的涨,从蚂蚁瞬间变成了大象,从人演化成了天神。

    而此时的混沌灭世神雷仍在,方堃似无视它的存在,他本是雷帝圣皇,对雷性的理解无比深刻,哪怕是从未现世的混沌灭世神雷,也无非是暗蕴了混沌元能的一种雷,他修行混沌法则不知多少亿年,元海中的法神都转变成了混沌本尊圣相,吞吐混沌古气,又何惧区区神雷?

    那雷球蓦然一个变化,形态在下一瞬间成了混沌古雷神的模样,似是怒目金刚,栩栩如生,威态无方。

    此时方堃已化身十万丈高大的巨神,与混沌古雷神形态的劫威相若,好似两尊天地巨神一般。

    那古雷神伸出巨手,雷光亿万罩向方堃。

    “抹杀!”

    两个奇古无比的混沌之音从古雷神口中发出。

    虚空中雷光电闪,异象纷呈,神巽山成了雷的世界。

    方堃巍然不动,负手之姿不变,不屑的哼了一声,然后就见他身背后伸出一遮天蔽日的雪白色巨掌。

    “大、裁、决、手!”

    这巨掌拂过,那古雷神的大手寸寸崩裂,然后是臂、身、头、全身,只在这一掌之间,就全数崩溃。

    轰!轰!轰!

    连声的巨爆,能量漫空激舞,全部都是混沌灭世神雷崩碎的能量,方堃也于同时探手虚抓,万千影叠,只在瞬间就于他手掌之上出现了一个能量球。

    他无视漫空雷丝激舞,盯着那能量球温声道:“薇儿你且稍后片刻,待我成就真王境便施手段重塑于你。”

    那能量球居然发出声音,“夫君,你好霸道气啊!”

    竟然是燕尘薇的声音。

    “那必须的。”

    方堃言罢,猛的一声大吼,“吞噬!”

    下一刻,那只裁决大手化为一头愤怒龙神,龙吟震荡诸天,龙首横向一摆,一口就吞尽了漫天流X的神雷能量和劫威残渣。

    方堃的修为开始节节攀升,须臾间真王的气息就从他身上溢散出来,呼吸之间就渡过了一般人似为天关的真王巨劫,从此踏足上三阶位,再不是无名小卒。

    一个境界的提升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实力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翻升,这就非常吓人了。

    但是对于方堃来说,却是数百倍甚至上千倍的提升。

    他境界的提升一直缓慢无比,但每升一阶都比别人要强大的太多太多,是无法想象的那种暴升暴涨。

    此际他弥散出无敌无量的至威气势。

    虚空中那奇古的声音再一次出现,“……裁决之手,是裁决之手现世了吗?现世了吗?了吗?吗?”

    最终那声音寂去,混沌法劫全消。

    这裁决之手本来就是混沌法则中极高阶的能量裂变衍生出的秘技,没有比‘混沌法则’更了解裁决之手是什么存在的了,它寂去前的感叹似乎说没我什么事了。

    这时候‘吞噬之龙’瞬间凝缩成数寸飞窜到方堃腕上盘缠,而方堃一振手掌,那个代表燕尘薇的能量球被抛在了虚空中,嘣,他一指点去,雪光击破了能量球。

    下一刻,燕尘薇的生命本源于虚空中漫舞。

    方堃仰首长啸,“‘先天造化混沌造魔手’……”

    随着他一声叱喝,又一只遮天魔手出现,闪电般的在虚无中演变亿万手式,每一种变化都似蕴藏无穷奥义。

    能量激飞,光影流荡。

    随后,方堃的声音响彻在虚空之中。

    “时光法网,锁住一切时光的流淌,空间的异变,追回逝去的光,摄回消去的魂,燕尘薇,吾之妻也,天地间没有任何力量能夺走她的宿命,吾妻速归!”

    方堃有如天之帝王,言出法随,虚空中漫舞的燕尘薇生命本源奇速收拢凝聚,一个淡淡的身形虚影出现了。

    这个虚影正是身死道消的燕尘薇。

    “夫君啊!”

    “薇儿,释放出那一点神窍中的本命神魂吧。”

    “是,夫君。”

    下一刻,燕尘薇的生命气息出现,本命神魂放出了。

    方堃一抬手,“虚空造物,万灵归元,本源重塑,骨骸再造,我为宿命之主,我执生死之权,我说天地有寿魂不散,我神灵再现骨肉衍,我要活的必须活,我是生命大帝,我言出法随,燕法薇,给我‘生’!”

    轰隆隆!

    又一次引动了混沌法则的介入,雷光再次漫布。

    而燕尘薇的虚影在雷光中颤抖起来。

    显然这雷光是混沌法则的手笔。

    宫殿门前数人看的眼呆神怔,如此前古未有的异象给他们撞见,简直不可思议,这方堃的手段是鬼神难测。

    此时混沌法则又来干涉,逆天塑魂,这是真正的逆天手段,混沌法则再现来灭逆天者是正常的。

    亿万雷丝电光再次凝成了一尊混沌古雷神。

    这一尊比之前那尊还要大十倍,威量震慑天地乾坤。

    方堃却是夷然不惧,厉吼一声,“法则无意,遥感异象,不过历经亿亿兆年之后,古雷神似乎衍生了自我意识,好吧,你既然不识相,我便叫你见识见识我的手段也好,免得你自大自狂,却有眼无珠不识天地正统。”

    “逆天之异,抹杀,抹杀!”

    古雷神奇古苍茫的声音再次传荡开来。

    方堃神目中闪出两道光耀万古的剑芒,嗖嗖!

    “洞世瞳剑,我以时光之主的名义,赋于你时光法网的无上威能,逝光的法,流逝的网,无可阻碍的消磨一切存在,任何违反时光法则的存在都将受到时光法网的严惩和判处,法网时光如刀似剑,割裂一切,屠戮所有。”

    两柄光剑一闪就切入了古雷神巨体,一剑横腰过,一剑当头劈,死神大十字,倾刻间古雷神分为四片。

    ‘洞世瞳剑’并不歇止,化为流光亿道,瞬间形成了一个斩漩,四片古雷神发出惊天怒吼,但不能躲开斩漩的肆虐,百分之一个呼吸间,古雷神化成了漫天雷威。

    “时间法则秘技现世了啊,现世了啊,了啊,啊!”

    混沌法则奇古之声再一次寂去。

    方堃这时双手齐举,大喝,“造魔手淬体,炼形手锻骨,神工手塑筋,天机手复形,薇儿以神催动元气,凝聚真皇法相,我以混沌神雷能威量助你一臂之力。”

    “是,老公!”

    燕尘薇虚体越来越逼真,在漫天流舞的神雷能量疯狂吞噬入体之后,轰然一声,本源骨骸在瞬间在雷淬中重生出来,别人看到的只是白茫茫一片,她自己感觉却是有血有肉的最真实,她知道自己大劫未死,因祸得福了。

    “真皇法相,显形!”

    下一刻,一尊十万丈高大的‘燕尘薇’凝结出来。

    这就是她的‘真皇法相’,也预示着她渡过死劫成就了巅峰之境,法相成,峰巅立!

    这一刻,燕尘薇是真正的‘半步大帝’。

    伸伸手,她就摸到了‘天’;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