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741章 混沌法胎
    方堃并没有完全沉浸在‘大阴阳法’的和谐中。

    他可以一心万用,他分出神念在研究‘晶石玉台’,并且想把自己因时间秘力枯竭而沉寂的‘神窍’激活,众多的宝物都在‘神窍’中封着,比较坑爹的说。

    因为古天域世界的重力密度,导致方堃无法把神窍中秘藏的宝物自如的取出,这使他所能倚仗的底蕴大减。

    可以说现在的方堃,穷的是啥也没有。

    说不夸张点,兜里连一毛钱也找不见,甚至连兜都没有,衣裳也没有,元气铠在这个世界被重力压没了。

    这世界的牛叉地方在于,衣料什么的都是混沌物质,制造出来的普通衣物都是堪比‘绝品神器’的质量。

    只能说这是个坑爹的古天域世界,废除了你之前的种种一切优势,让你从巨富变成了穷光蛋一个。

    方堃现在想打这方‘晶石玉台’的主意,但是若不能开启神窍,把自己的‘鼎’放出来,就收不了这玉台。

    方堃的本命法器,还是不同于一般的‘器’,因为他本命本源中有时间奥义,有真正的‘两间法则’奥义,更有‘混沌法则’奥义,这些都是他最大的优势。

    虽说时间秘力枯竭极难恢复一点点,但方堃还有默默运转的‘混沌法则’,这是在这方天域极霸道的秘技。

    要说在其它天域,混沌法则也非厉害,但也不比在混沌古天域,它能发挥出百分之百的威能来。

    不过,现在方堃的混沌法则秘技还没有修成多少。

    混沌法则衍化出的‘混沌裁决之手’还十分幼嫩,再就是混沌法界底奠之后衍生出的‘洞世瞳剑’,也是十分的弱小,来到混沌古天域,‘洞世瞳剑’基本废了,因为之前修的太浅薄,到了这个就和没修一样,这个还得下苦功,起码要追平古天域的‘重力密度’才可以。

    世界坑爹,一切全废,虽不完全打回了原形,也只剩下个底基了,不过有底基在,就可以再修练起来。

    其实也不能说是‘废’,只是把原来的威力缩小了亿万倍吧,这个只能说太坑爹了,别的都没毛病。

    方堃现在有了个初步的修练方向,就是着重从‘混沌法则’秘技方向发展,应该很快能修练至混沌秘境。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之前的境界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他本身就是混沌体质,外加更加强大的‘魔龙合质’,在这里直接修练混沌秘境就可以了。

    他现在还没有迈入‘秘境’的门槛。

    一但迈进秘境初阶,他的修为也将突飞猛进。

    他的优势因为没有境界,而不能释放出应有的威能。

    ---

    默默运转的‘混沌法则’贯通四肢百骸,血脉经络,洗淬着周身的皮毛血肉,他的体质强大到令人惊骇的程度,是魔龙合质+混沌秘质的混衍产物,旷古未有。

    雪芷和尹晓依也是‘混沌质’,是天生就在这个古天域的土著,但仍就不能和方堃比‘体质’,差远了。

    另外,由于方堃修练的是‘混沌天罡’,论这种元气的强度,堪为世界之最了,大约仅次于‘混沌古气’;

    但是有一点,在古天域,也没有一个修成‘混沌古气’的强大存在,据说‘混沌古气’非造化境不能修练,包括混沌大帝也不是造化境,别的就更不用说了。

    而‘混沌天罡’也是只有‘混沌大帝境’才能修练的顶级元气,未达此境之前想要修练混沌天罡那要付出百倍的修资和精力,从而使境界的提升也放缓百倍。

    不可能有人选择修行混沌天罡的,第一,他们没那么大修行资源,第二没有那么大的精力,第三不想熬百倍于其它人的时间,所以能修天罡的也不会去修。

    只能说方堃是个异类,很是与众不同的那种。

    混沌天罡比混沌元气要强大十倍都不止,方堃的基底更适合修行‘混沌天罡’,概因他的体质太强大。

    他要是去修行混沌元气,就配不上他的特殊体质了,有小马拉大车的尴尬之感,甚至连混沌秘技都施展不出来,那就坑爹的厉害了。

    方堃不修练混沌天罡都不行呢。

    甚至他要慢慢的琢磨怎么将混沌天罡化为‘古气’;

    ---

    一折腾就是数天,到第七天时,才告一段落。

    雪芷和尹晓依轮番上阵,也不堪抵御方堃这个魔头,不过对于方堃来说,第一阶段的秘修还是卓有成效的,两枚至阴本源的精华完全被他融进了自己本源之中。

    在这之前,方堃还没有‘采’过比她们更强的至阴本源,虽然先天古魔塔罗茜也是介入真王真皇之间的强大存在,但方堃还没有时间去搞定她,就来到了古天域。

    可是一来到这里,塔罗茜她们都被封在‘鼎’中,就是在方堃的神窍中出不来了,暂时都成了‘死’宝。

    要想把她们释放出来,方堃非得修成‘秘境’,用混沌法则把所有功法都‘激活’才可以,别无它法。

    七天时间,混沌法则的‘法神’孕育出了胚胎,这就是一大收获,主要是得到了混沌质至阴本源的原因,如果没有混沌质至阴本源的融合,‘混沌法胎’不可能孕育出来,这个胚胎未来要成长为‘混沌法神’的。

    ‘法神’在原来天域就类似于‘法相’,但是在古天域修成法神,那就是装逼的大资本了。

    只有‘法者’成能修出‘法神’,它等于法者的第二生命体,而且无比的神奇厉害。

    非修练混沌天罡者不能修练出‘法神’;

    ‘法胎’的孕成对于方堃来说是个突破性的进展。

    他很早以前就得到了混沌法则,现在才孕育出法胎,也是来到古天域机缘巧合下的结果,若是不在古天域这个大环境下,怕是都不能孕育出‘法胎’,这与天地灵气日月精华也息息相关,多重因素缺一不可。

    ‘混沌法胎’的孕育成形,让方堃的筑基大成,距离所谓的混沌秘境仅差一步之遥。

    这一步,就是他的‘时间秘力’一但恢复一丝丝,他就可以成就秘境第一阶‘混沌真神境’了。

    因为时间秘力耗尽,连同法则都无法激活,死物一般的存在,混沌法胎感应不到‘它’,这是唯一原因。

    七七四十九天的时间,方堃认为足够自己恢复一丝丝时间秘力了,只要这一丝恢复过来,就可以启动‘速时如音’来一瞬亿年的修行。

    ‘时间秘力’的沉淀积厚是必须以‘亿’年来计的,这也就是方堃拥有时间秘技的次极变,对时间法则的参悟也达到了相当深度,才不那么坑爹,换个人就坑了。

    换任何人也不可能有方堃的修行速度快。

    只要修成‘混沌秘境’,方堃就能与这世界所有修行者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也就能展示他的逆天优势了。

    这四十九天是他‘要’出来的时间。

    他知道过了这个时间,若是没给雪祖辉一个交代,人家必然要用特殊的手段来对付自己,这一点毋庸置疑。

    方堃现在最迫切的就是先恢复一丝丝时间秘力,激活自己的功法,让‘混沌法胎’真正奠基成功,那一刻也是晋升‘秘境’的时候,从此,这方天地任凭纵横。

    ---

    和族长雪祖辉一番密谈之后,雪中怀部长乘坐他的航天器就离开了,族长的指令就一条,就是拖延时间。

    拖延多久呢?

    五十天。

    雪中怀也是苦笑不已,五十天啊?

    这个怕是不好糊弄了。

    三天五天肯定没问题,可是三五十天就有问题了。

    有大问题,压根就不可能拖延这么久。

    ‘为了世族利益,你想尽一切办法拖延50天时间。’

    这是雪大族长的原话。

    雪中怀只能接受族长的指令,他是晚辈,也是有全族的支持,他才有今天的地位名望,他知道自己必须为世族服务,这才是他的根基所在,联邦权位也是过眼烟云。

    所以不管怎么样,他还得想法子来拖延时间。

    “50天啊,你们说说,怎么能拖50天?可能吗?”

    雪中怀问随行的心腹。

    他的两个随行都是‘真王境’的族内强者,是他的办公处主任、助理;也是他的宗室近亲。

    “50天的确是非常困难,几乎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联帮议会的多数成员也不会赞同,三五天我们能拖延,可是五十天实在是不可能的啊,唉……”

    另一个助理也道:“完全没可能拖延50天的,就算我们想尽一切办法也不可能,公羊氏的大佬已经在窜联其它大佬了,要逼我们世族交出那个人。”

    “这就很麻烦了,公羊氏一但窜联其它大佬,我不可能顶住压力,而且那个人的重要性太大了,都盯着呢,我听说消息都传到‘战云’大联邦了……”

    “如果消息传到大战云那边,那就更麻烦了。”

    雪中怀感觉压力骤增。

    诸华联邦的压力他都扛不住,大战云若是派来特使,那根本就没得抵挡,这个事真得交给族长去衡量了。

    “我们总要先拖着了,也不说我们雪氏不配合,只是得编一些情况,然后派个高科考察组去‘看’下,到时候让各方面的人都参与进来,谁也看不出什么来,也就没有硬争的热情了,只有这样,我觉得才能拖一拖……”

    “族长倒是说,他也看不透此人,好似完全失了能力,一点修为也没有,都不象个修士,这也是个奇怪的现象,看那监控影像,公羊毕那小子就一招落败,而且败的那么惨,境界退跌至四阶元神,整个都废了等于。那人如此修为,把‘真王境’打落至元神境,如何能不引起各方面的重视?大战云要是收到传息,肯定会派特使来。”

    “公羊氏也肯定有大战云的关系,为了报复我们而传消息出去也是极正常的,别人的话,可能性不大。”

    雪中怀不由点点头,消息传去大战云那边,对诸华联邦是不利的,这种时间秘力拥有者是绝宝,这种绝宝之资不能为一己所得,就不想便宜了‘对手’,公羊氏这么做就是把雪氏也恨上了,也是怕雪氏飞跃式的成长起来,彻底把他们公羊一族沦为附属。

    大约他们是怕这个吧?所以他们得不到的好东西,或不能分享的,就绝对不想让雪氏一族也得到。

    这个心思也不能说太歹毒,本来嘛,两大世族之间是存在竞争的,哪怕有多年的姻亲合盟,但真正关系到世族大踏步飞跃时,真可能扯你的后腿,因为你太强大了,他必然要沦为附庸甚至奴属,他们是怕这个吧?

    这时,雪中怀沉吟不语,这次事件的发生,使雪氏和公羊氏的矛盾终于爆发出来,再也遮不住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