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699章 古魔大帝
    在辽阔的天域星海之中,一道光箭飞逝而过。

    这道光箭的速度打破亘古以来最快奇速,这是无法形容的一道光箭,瞬出瞬消,让人以为是眼花了一般。

    光箭穿破无穷无数的秘度空间。

    一层层一叠叠的秘异空间如同纸片一样被穿透。

    这支光箭正是方堃发出来的‘一箭透阴阳’;

    其实他不需要带着古莉娜来也能找到这个暗黑能量所在的星域秘空,他只需要从古莉娜的那门‘暗黑世纪’中抽出一丝暗黑秘力就能循踪而至。

    不过他也看出来了,曼莲有意搓合古莉娜和自己走近,方堃对此也没有排斥感,在他的后宫,又不是没有母女,还不止一对呢,邢玉蓉萧芷,杨维思魏冰,凤氏母女这都三对了,而他对曼莲其实没什么念头,倒是能看对古莉娜这个堪媲美姬丝娜的大天使王族美女。

    方堃以混沌之眼看穿了古莉娜的许多隐秘,在她的心魂深处蜇伏着一尊强大的存在,也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这尊伟大的存在吧?但是却躲不过方堃的混沌之眼。

    而古莉娜的印堂眉心深处有一丝隐晦的黑线,这是要终结其生命的一条‘绝魂线’,就算是混沌境的强者也未必能看到古莉娜的这条‘绝命线’,但方堃看到了。

    这条‘绝命线’直通她心魂深处那尊强大的隐秘,也正是这强大的隐秘释放出来的极隐蔽凶机。

    当世之上,怕也只有方堃的混沌之眼能看穿这个隐秘,这个隐于古莉娜心魂深处的存在,并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在她后天修行中不知不觉和汲取进来的。

    而且‘绝命线’已经分叉进于了她的本源,这就更有了取而代之的可能,那尊蜇伏的隐秘存在要夺舍吗?

    方堃只是从那条极隐蔽的黑线上就能感觉到它主人的强大,至少是混沌真王级别的存在了。

    但有一点,这尊混沌真王却残缺不全,估计是一缕残魂吧,不然的话一尊混沌真王夺舍一个神阶的神皇岂不是成了笑话?这就和人想去代替蚂蚁去活一个意思,好好的人不当,你去当蚂蚁?你说你不是有毛病啊?

    那么解释就剩下一个了,残魂要借体复生,但这暗黑残魂分明是一尊‘先天古魔’,它的气息方堃太熟悉了,瞒过任何人也不能瞒过方堃。

    ---

    箭光透进暗黑星域只一瞬,便消荡的丝毫不剩。

    这世界就恢复了幽暗本色。

    果然暗黑的有如阴司鬼狱一般,阴风凄厉呼啸,魔影幢幢,除了层层起伏的山峦就是暗黑色的‘天’,只有极细碎的稀疏星光闪烁,都不知离的有多少‘光年’远。

    这也是在混元天域世界,而如此看的话,混元天域之大之广之阔已经超出了方堃想象的范畴。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方堃找到了他一直想要找的东西。

    从黑沉沉的大地深处弥漫上浓郁的古魔之气,这是非常纯正的‘先天古魔气’,对一般人来说是致命的,但对方堃这个古魔至躯的融合者来说是最强的补品。

    古莉娜要不是在这里参悟了‘暗黑世纪’,也会被这暗黑魔气侵蚀而使本源受伤,因为这暗黑魔气太霸道。

    “神皇,当初你修行这暗黑能量也是被迫的吧?”

    方堃问。

    古莉娜不由点头,“是的,当初来到这个星域秘空之后就陷身在无边暗黑能量之中,在拼命抵御之后发现只会使本源受伤更重,迫不得已,我就顺行其道,开始炼淬参悟这暗黑能量,不想它尽融入了我的空间秘义中去。”

    “那是它故意让你融入的。”

    方堃淡淡道。

    但这话却把古莉娜吓了一大跳。

    脸色骤变,心魂也为之一颤,隐隐感觉有些不妥,可又不能具体的把握住这种心惊魂颤的根源在哪里?

    “方师,怎么说?”

    虽是神皇修为境界,但是站在阴冷暗黑能量的地域,仍叫古莉娜心魂不能安稳下来,她直觉感到这里有能致自己死命的强大存在,所以她没敢深入修行就走了。

    此时虽有方堃在身边,古莉娜的那种战栗仍消除不了,按理说修为到了她这种高度,一但坚定意志,是不会产生这种战栗颤抖的。

    “你能清晰感觉到威胁你生命的存在?”

    “这个,是的,即便是在学府,偶尔也会产生心悸之感,但远没有到了这里来的强烈,而且在这里的话,那种感觉是时刻的存在,叫人无法心静神宁。”

    说这个话时,古莉娜紧紧盯着方堃的眼。

    方堃的目光也似能透进她内腑深处一样,予她一种被看的通透的感觉,似乎什么秘密也藏不住一般。

    “从你开始在这里修行,它就潜藏进了你的心魂之中,所以你才会有那种感觉,而这里是它的祖地,有被你称为浓郁的暗黑能量,这种能量就是他孕育他的土壤,也是能令它不断成长壮大的营养,其实你修成了‘暗黑世纪’,你的暗黑秘力就能维持它的生存了……”

    这一番话说的古莉娜亡魂大冒,心中升起了无限的恐惧之感,很早之前她有过这样的怀疑,但又觉得是自己太多疑了,而这样的心态是不能要的,一个修行者都疑神疑鬼的,这样的心志又如何去修练?

    但是有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总是絮绕不去,时不时就出来扰乱她的心神,当她静静琢磨那感觉是什么时,它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让古莉娜寻不到它一丁点痕迹。

    实际上,修为到了神皇之境,若出现这样的状况,基本可称之为‘心魔’了,久而久之,心魔重生,侵蚀道心,对她来说就是一种没顶之灾。

    这种结果也是古莉娜最害怕的,所以她一直想到影响自己的那个原因,可是怎么找也找不到啊。

    此时此刻听方堃这么一说,她深深的感觉恐惧,又有一种‘真相大白’的轻松之感,总之相当的矛盾。

    女人是天生的弱者,本质中的那种脆弱始终就存在。

    当有一种恐惧是她凭自己力量不能驱除掉的,她就会显现女人的脆弱和无助,感觉到极深的孤独与害怕,她的这种恐惧根源若是不能清除,她这辈子都安心不了。

    即便是神皇又如何?

    难道就没有令神皇感到恐惧的事物存在了吗?

    有,非常之多。

    哪怕到了混沌秘境,也有令这些强大者感觉恐惧的事物存在,太多强大的令人敬畏的天生异象无处不在,是混沌境强者也无能为力的,那么,对于这种现象就会生出一种恐惧之感。

    只有完完全全的清除了这种恐惧,才能安定下来。

    “方师救我。”

    古莉娜终于吐露出了内心的感受和实话,这十万多年来她的修为怎么修也精进不了,甚至略有退步,正应了那句‘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古语。

    只是她还在一直坚持,不然这种退步会更加明显。

    此时一句‘方师救我’等于把自己的恐慌恐惧转移到了方堃那里,要依靠他的力量来解决这个麻烦。

    这也是对方堃的一种信赖和依赖。

    更有一种以性命相托的感觉。

    “不用害怕,我们有时会生出一些莫名的恐惧情绪,只是因为我们不知道那些恐惧的根源是什么,但当我们知道它是什么的时候,我们就不需要再恐惧了,做怪你的是一只‘先天古魔’的残魂,她也很纠结是不是要夺舍你的躯体而重生过来,因为你的躯体和先天本源太差劲了,但她不夺舍你却又没有更好的选择,夺舍你呢又不甘心,所以她也在犹豫和思索,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

    在黑沉沉的这方天地,只有方堃和古莉娜两个人,大地和暗天的背景下,鬼影幢幢,阴风凄厉,再寻来到一丝生灵气息,似乎这里就是绝死之域。

    但是跟在方堃身边,听他道出了做怪自己且令自己恐惧的原因之后,古莉娜心头的那种慌惶感就不翼而飞。

    她主动的伸手握住了方堃的手。

    “这样,可以吗?”

    大该她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叫她更安心。

    大天使王族的观念就是这样的,‘牵手’就算是一种承认,一种认可,一种能代表心灵的归宿。

    方堃含笑颌首,捏了捏她有些冰冷的柔荑。

    牵着古莉娜的手,方堃一步就跨上了一道黑沉沉险峻的山峰,这峰的四周再没有一座高过它的峰峦。

    站在这峰颠之上,顿时有一种‘一瞰众山小’的豪气在胸臆间扩散,大地就在我脚下,一切尽在我掌握。

    而古莉娜还沉浸在他说的‘先天古魔’这个情况中,先天古魔是什么,她还是知道的,这是一种令世间一切生灵都要敬而远之的邪恶存在。

    但当她知道是‘先天古魔’残魂在做怪时,就不再害怕了,因为害怕已经没用了,先天古魔是混沌三大生灵之一,强大的令人窒息的存在,‘人’在先天古魔面前连小蝼蚁蜉蝣都算不上。

    恐惧?即使你恐惧它也不会怜悯你或同情你。

    更不会无视你,它会吞噬一切生灵的生命,它的天性就是吞噬其它生灵生命来壮大的,古魔讲究独尊,讲究世界一统,只允许他们同类生存,其它异类统统灭杀。

    关于先天古魔的传说,世间流传的也不少,但是年代太久远了,古魔横行的世纪早就灭绝,近亿亿兆年来,都没有再听说过有什么‘先天古魔’出现。

    可古莉娜怎么也想不到,先天古魔残魂会在自己身上潜伏,并要伺机夺舍自己而重新回归这个世界。

    正如方堃所说的,古魔这种生命太强大了,人的躯体和本源几乎不能承载它们的强大生命,就如同人的灵魂要让一只蚂蚁去负载,这简直就是一种不可忍受的屈辱。

    但是,不叫蚂蚁去负载,你又活不了,只能能无形残魂的形态游离在虚空宇宙中,以纯精神力的形态存在,那就什么也做不了,所以它就纠结了,是活,还是不活?

    “方师,是不是我不够强大,她才没有夺舍我?”

    古莉娜居然象个小女孩子一样,带着天真的表情问。

    当把手和方堃的手牵在一起时,古莉娜的安危就托付给了这个男人,她似乎再感觉不到恐惧了,哪怕是在这绝死之域,哪怕这里充溢着暗黑噬魂般的魔气魔息。

    她隐隐感觉方堃强大的一塌糊涂,她隐隐感觉自己心灵归宿的这个男人是真正的虚空天神,他无所畏惧。

    方堃改为将她婀娜之躯箍在怀里,象呵护自己的爱人一样予她一个遮蔽宇宙风暴的安全港湾。

    古莉娜顺势钻入他怀里,贴着他宽阔的胸怀,这一刻能感觉到无边的安宁安全,似乎先天古魔出现,她也不会害怕了,因为她不再是一个孤独的自己,她有了依靠。

    仰着明秀晶致的俏脸,亮晶晶的美眸盯着方堃的眼,一瞬间,古莉娜好象和这个男人相熟了几个纪元那么久,一股浓的化不开的情绪从心间涌荡而出。

    “方师,古莉娜以生命相托付!”

    “有我在,没有任何东西能伤害到你,古魔也不行,我不管它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都不行。”

    方堃紧了紧手臂,让古莉娜凸凹有致的躯体贴的自己更紧,好象要融二为一似的,这让古莉娜更觉的温暖。

    适时,一声阴沉震荡这方天域的冷笑传至。

    “卑微的人类,你说的话是不是太自信了一些?”

    这声音卷起了黑沉沉的风暴,对面一座山轰然爆开,威势无比惊心,从炸开的黑峰中,显现出一道巍峨如山岳的躯体,比刚才炸掉的山峰更高大挺拔。

    这躯体四足八臂,幽黑闪着光泽的皮鳞在暗黑之光的反映下也耀眼生辉,显示它拥有极强的防护力。

    这不是人,从人的角度上讲,这是一头异兽。

    它的脑袋是三面,正面的脸狮鼻阔口,眼如巨鼓,獠牙就有古莉娜大腿那么长,森森寒意漏透。

    “……在我悠长的生命中,没有听过谁敢侮辱先天古魔这伟大的生命,你,不配,知道吗?”

    异兽能人言,说明也是修行者。

    方堃只是冷笑,把发抖的古莉娜搂的更紧。

    “你这无知的蠢货,你知道你冒犯了谁吗?”

    他根本无惧这只冒出来的异兽,虽然这只异兽看上去吓人,其实没有多强的实力,顶塌天也就是‘天帝境’那个强度的,绝对达不到混沌真神那个高度。

    “冒犯?哈哈,你居然说冒犯,你……呃……”

    突然,那异兽好象噎了一下,眼神惊恐的望着方堃的背后,不知何时,方堃的背后正在凝实一道巨魔的躯形,在光芒的飞舞交织中,这巨魔的躯形越来越清晰。

    在方堃怀里的古莉娜,以她的角度也能看到正在凝实的这具巨大的躯形,她牙关有点发抖了,“方师……”

    “宝贝儿,正在凝实的是我的本源至躯,也是这个蠢货的老祖宗,先天古魔至躯,他瞎了眼,居然冒犯他们一族的老祖宗,你说可不可笑?哈哈哈……”

    此时,方堃仰天长笑,状极放肆,态极欢畅!

    古莉娜惊愕的张大了嘴,因为她已经看到方堃身后这尊疑实的躯体太巍峨高大了,有万丈,超万丈,巨魔之躯呈金黄之色,它有如这暗黑星域中的‘太阳’,照亮了这一方天地,他的脸无比生动,却和方堃一般无二。

    但是这巨阔的黄金古魔却弥散着无比的威严气势,无穷无尽的暗黑能量被它席卷吞噬,好象是在认祖归宗。

    噗嗵。

    那只异兽就在方堃面前跪下了,颤抖的跪低下来。

    “天呐,我的老天呐,我看到了什么?古魔大帝?”

    它惊呆如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