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678章 初至天元
    天域世界最顶级顶繁荣的‘城’叫做‘天元’;

    天域的‘天’;混元的‘元’;

    天元城是混沌秘界长老会主持下特别筑建的最大都城,它象征着天域混元世界的繁荣和极权。

    所谓的‘极权’就是在天域世界拥有最高之权限。

    统治这个世界的就是‘混沌秘界’的诸神。

    ‘天元城’就是‘混沌秘界’诸神长老会设置在天域世界中的代理,实上它等于是混元天域的‘王廷’;

    就算是百强帝国也要看‘天元王廷’的脸色;

    换个更确切的说法,天元王廷是‘王’,百强帝国等于是‘诸侯’;它们基本不受‘王廷’的限制,甚至不用向‘王廷’缴纳丹税等等,完全能实施自治。

    不过在修行领域中,天元王廷引导这个世界的主流,论神法秘技也是无出‘天元王廷’的‘天域神府’之右,神府的‘秘技阁’是天域世界最著名的秘技集合处。

    天域神府是一个广泛的名称,它的真正官方名为‘天元学府’;也混元天域的至高学府,没有之一。

    ---

    方怀做为方家近万年来最出色的天才修行者,但是自到了‘天元学府’才发现,象自己这样出色的天才神修居然遍地都是,这对他的打击也不谓不大。

    天下方氏本一家,他来自‘玄龙帝国’的方族。

    因为他这样的‘天才’遍地都是了,可见‘天元学府’之强横,让他在这里成了泯然众人的小角色。

    直到今日,他突然听说玄龙帝国这批送入‘天元学府’的学子中,居然有玄帝龙的贵妃‘姌’;

    最传的神奇的是这个姌贵妃是他方族之女,也是近万年来最出色的天才神修之一。

    好吧,他们都是‘近万年’最出色的,的确也不属于同一个‘万年’,差着辈呢,以方怀的年龄来说,都三四百万岁了,而方姌才百万岁,可以说是他的后辈。

    每万年出一个‘天才’也就不为过了。

    在过去的三四百万年里,还不得出三四百个方怀这样的天才?即使互相之间有一些差距,大约也不会太大。

    方怀在‘天元学府’都算是老学子了,而且也已经晋升到了中三阶神位的‘神尊学子’层次。

    ‘神尊’,神级第五阶;

    中三阶学子在‘天元学府’被称为‘内门学子’;

    下三阶学子在‘天元学府’只算是‘外门学子’;

    最高等级的是上三阶的‘元子’;

    只有迈入第七阶‘神君境’才能被称为‘元子’;

    天元之子,世界精英!

    ‘元子’才是天元学府重点培养的目标。

    另外,在天元学府内部设有‘真神种子阁’;进入这个‘阁’的元子才有机会最终成就混沌真神之业位。

    经过层层选拔和培养,在百万甚至千万上亿的精英天才神修中择精而取的那些才能进入‘真神种子阁’;

    进入真神种子阁就被冠以‘真神之子’的至高称谓。

    只有神级第九阶神帝境的强者才有资格参与种子阁的选拔,而不是每一个‘神帝境’元子都能进入。

    在选择赛中胜出者,才拥有进入‘种子阁’的资格。

    一但进入种子阁,会成为‘中三阶’混沌元神、天神甚至‘古神’的亲传弟子,那成就混沌业位就基本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只是修行时间长短的事,最终则必成。

    ---

    方怀是‘内门学子’中混的并不得意的一个。

    方族方氏也有一些人在天元学府,可和学府中众多的天才相较他们就少的可怜了,全加在一起也只是一小撮而已,根本不能和一些大姓氏世族相提并论。

    他们仅仅算‘百强帝国’中的‘百强家族’中不起眼的一小撮吧,百百为万,也就是说在一万个世族中,方族子弟只是不起眼的那撮,‘壮哉’!

    方族子弟在天元学府远远和‘耀眼’这个词挂不上勾的,他们是被称为‘蚁阶层’的最底层那撮学子。

    是绝对不会引起学府注意的那种层次。

    然而一个百强帝国的帝妃居然也进入了天元学府,这还是亿万年来很罕见的一种情况。

    帝妃,皇帝的妃子啊,怎么能够出‘宫’?还进入了诸多天才集聚的天元学府?

    要知道百强帝国的帝族都是有混沌大神为靠的豪强世族,甚至他们的老祖是‘混沌真王’一级的巨擘。

    ‘玄龙帝国’虽未挤入‘百强帝国’前五十,但是玄龙老祖龙缈天这尊‘混沌真王’在混元天域还是有相当盛名的,‘百大真王’榜上有他一席之地的。

    混沌‘百大真王’是混沌秘界长老会的一百位正式长老,这百位真王长老都有他们的后裔世族的。

    按理说,玄龙帝有真王老祖为靠,他应该是极强势的一位皇帝,可是他的‘贵妃’居然跑到天元学府来了?

    这一事件的本身就值得探究一下。

    到底是为什么?皇帝才会把帝妃放出来啊?

    要知道‘天元学府’是藏龙卧虎之所,诸多帝国的皇子都是这里的‘学子’,这些人可不介意动一动你玄龙帝的贵妃,而且会把‘动’了帝妃这事引以为荣。

    方姌还没有到天元学府,只是玄龙帝国的‘推荐令’一送抵,这个传息就传开了。

    ---

    “……莫不是这一届天元学府会有什么大动作?居然让玄龙帝把他的贵妃都派去了?”

    “陛下您的意思是……”

    “既是贵妃,必是玄龙帝的心腹,等于他‘亲身’所至啊,该不会是收到了混沌长老会的什么隐秘消息才有这个决定的吧?我们老祖也没有支会一声啊……”

    ---

    “玄龙帝搞什么?把他女人都派入天元学府了?”

    “陛下,会不会是混沌秘界有什么新举措?”

    “不无可能,混沌长老会一但有新举措,也只会放在天元学府来散放影响,长老们想私自把‘好处’拿到自己裔族都没有可能,只能派人去天元学府争……”

    “看来果真是如此?那我们要不要派谁去啊……”

    “朕的几个皇子已经在天元学府了,不过,他们没一个靠得住的啊,嗯,朕有些明白玄龙帝为什么派其爱妃去天元学府了,只有他的女人才能和他一心啊……”

    “陛下所言甚是……”

    ---

    “玄龙帝很精明啊,当我们都是傻子?朕也派个爱妃去天元学府,哼,”

    ---

    “传朕圣谕,派四大贵妃之一,入学天元!”

    ---

    一些事到了某些人的嘴里就被说的‘神妙’的不可让人理解了,某某谬解之后,百强帝国的皇帝们纷纷效仿玄龙帝派一爱妃前往‘天元学府’入学了。

    这一情况很快就把‘天元学府’的管理层搞的莫名其妙起来,他们都搞不懂这些皇族帝族要做什么?

    “……怕是混沌秘界长老会有什么新举措要实施,皇廷最先拿到消息也很正常,我们就不必细思了……”

    “也是,皇族都有混沌大神级的老祖,拿到第一手隐秘消息也不出意外嘛,但是‘帝妃’嘛……”

    有些人还是想不通,这和‘帝妃’有什么关系啊?

    ---

    方怀不管别人怎么想的,他的想法是和本族这位姌贵妃挂个勾,毕竟人家身后有‘帝国’势力撑着,可不是小小方族堪比的,自己混的不如意,就得借势啊。

    ‘认亲’姌贵妃,是方怀定下的策略,他想在学府中获得更多修资和进修机会,就得抱上姌贵妃的大腿。

    据说这一两日,姌贵妃就到‘天元城’了。

    玄龙帝国在‘天元城’设有‘玄龙皇驿’;

    有资格在‘天元城’设‘皇驿’的也就排入前一百的帝国,名为‘皇驿’,实则是天元王廷赐下给百强帝国在天元城的落脚宫殿,而且它们能享受在天元城的特权。

    论‘消费阶层’还是帝国为最的,花的是国库啊,当然不心疼了,他们才是为天元商贸做贡献的最大土豪。

    而天元城的消费标准也是天域世界最高的。

    在天元城最普通的流通丹品是‘中三阶’的神宗丹。

    如果你拿出‘太神丹’的话人家呸你一脸,滚!

    哪怕是天元城的地摊儿买卖也是‘神宗丹’交易,这是最低标准,进入天元城的修资商行,出售的奇珍异宝都得用第五阶的‘神尊丹’来购买了。

    商行中拍卖的奇珍那必须以六阶‘神王丹’交易。

    一句话,中三阶的丹品是天元城流通的主流丹品。

    方怀每个月做些学府任务,才能换几枚‘神王丹’,这也是异常辛苦的,较轻松一些的任务只能换来数十枚五阶的‘神尊丹’,普通任何换取一定量的‘神宗丹’;

    另外,任务奖励除了丹品还有学府贡献值,要丹品就不能要贡献值了,要了贡献值就不能拿丹品,二选一;

    一个月下来接十几个任务做,收集学府要的奇资,一部分兑换丹品供自己修行,一部分兑换贡献值,好去秘技阁买自己想要学的神奇秘技。

    天元学府就是无穷无尽的‘任务’;学子们就是任务的苦力,但在这个过程中,学子们能收获到想要学的秘技和修行心得及宝贵经验等。

    天元学府除了秘技无穷的‘秘技阁’,还有为学子解惑的‘心得楼’;任何修行上的疑难问题,可以去心得经验楼找那里的‘心得长老’问,用贡献值支付询问费。

    ---

    跨入‘神尊境’的方怀,在初期境已经徘徊了十万年有余了,怎么也晋升不了中期境,他为此苦闷。

    这日听闻姌贵妃进了天元城,方族十余子弟都集合在一起,要一起去‘拜’这位姌贵妃,其实是想抱腿。

    想想也是,帝妃的‘腿’啊,抱上了就是幸运发达。

    抱不上也能攀攀亲什么的,卖卖可怜,总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这一趟去也得去,不去真是愚蠢到家了。

    所以,方怀也要放下所有的矜傲去见这个姌贵妃。

    要说玄龙方氏能出一贵妃也不得了啊。

    过去百万年间,方氏一族哪有出个贵妃?‘淑’都没有一个,如今这位姌贵妃怕是玄龙帝的奇宠吧?

    不是奇宠能放出来到天元学府?

    试想,世间一个帝国的大皇帝的爱妃,抛头露面,要和无数的世人‘交集’,这从某些角度上说是对帝王的一种亵渎好不好?再说难听点这皇帝有被‘绿’的……

    好吧,点到为止,就那个意思嘛。

    ---

    方姌入了‘玄龙皇驿’;

    陪同她的只有两个人,方堃和姬丝娜。

    方堃的身份是‘小方子’,嗯,‘太监’一枚啊。

    话说让方堃扮‘太监’也是极奇惟妙惟肖的,你就是把他剥的赤果果也找不到他那物件在哪,修为神妙嘛。

    再加上方堃本来就俊逸英秀的一塌糊涂,再隐去男子之征的他就是一活脱脱的‘太监’啊。

    方堃对自己扮什么也无所谓,他的目标是天元学府中秘技阁中的‘空间秘技’;为此化身老鼠钻进去也行。

    姬丝娜扮做姌贵妃的近侍婢女。

    送他们来的是玄龙帝的心腹大太监‘玄逸’;

    这是个真太监,半步神皇的太监。

    就玄逸这修为境界放在天元学府里是尊贵的元子。

    官面上的交接有玄逸出面,自然也不会引起天元王廷的怀疑,他们还是认识这位玄龙帝的心腹大太监的。

    镇守在玄龙皇驿的卫队是玄龙帝国的一支精锐,由一位‘神君境’强者兼卫队统领,而这支为数只有百人的卫队却是由‘神王境’强者组成的,称玄龙神王卫。

    这种境界修为的‘卫队’也只有帝国才养得起,就是大世家豪族整一支‘神王卫队’也费力,不是缺人,是缺少供应他们修行的宝贵资源啊。

    一百尊‘神王境’强者就这么白白养活着,谁养得起啊?日耗‘神王丹’就是一百枚,开玩笑呢。

    ‘神王丹’搁在世间那是奇珍丹品,有几个是日食神王丹来修行的?世族豪门那些神王境的长老也没这待遇,也就是皇族帝廷有这个气派吧。

    在天元城的皇驿是一个帝国的门面,装也得装起来,不然会被人家小看的,所以这支玄龙神王卫很吃香。

    ---

    神王卫统领龙彪,是龙氏皇族的宗嗣之一。

    这个龙彪还是皇族的近支呢。

    不是皇族的近支,这么好的差事也轮不到他来享受。

    每日一枚‘神王丹’的丹薪那是皇子公主的待遇,如此可见这支‘玄龙神王卫’的超高待遇何等令人惊羡。

    “逸公公,龙彪有礼了。”

    龙彪深知这位玄龙帝心腹近宦的底蕴,此人不仅修为深厚已达‘半步神皇’境,更是玄龙帝的死忠啊。

    这是个不能得罪的人物,龙彪很清楚,一但得罪了此人,回去在玄龙帝那里一翻口舌,自己这个皇驿卫队的统领一职就保不住了。

    在玄龙帝国的‘神王卫’序列中,天元皇驿卫队的待遇是最高的,帝国那些同样的‘神王卫’就差远了,每日丹薪只是一枚‘神宗丹’,说起来这就不错了。

    但是四阶的神宗丹怎么和六阶的神王丹相提并论?

    换个说法,‘神王丹’丹薪是帝国硬撑的一个门面,对帝廷来说也是一种奢侈的支出,但疼也得撑。

    能进入这支皇驿神王卫的都是皇族中有背景有路子有关系的,任何一位‘神王卫’都有不俗的底蕴。

    龙彪的父亲和玄龙帝的父亲是亲堂兄弟,到了他们这一辈也很近,而且龙彪父子对玄龙帝也是忠心耿耿的。

    另外龙彪之父也是帝族‘太上皇’倚重的臂佐,后来封了郡王的存在,修为也是八阶神皇,玄龙帝也十分倚重他们父子,自然有些好的待遇就会先让他们享受。

    当然,象他们这样的亲帝系也不止一脉,互相间也是有竞争的,所以龙彪在玄逸这个玄帝龙的心腹大太监面前还是十分的恭敬。

    他当然不知道现今的玄龙帝已经成了‘傀儡帝’;

    “龙彪,姌贵妃面前,须执礼甚恭啊!”

    玄逸语重心长的道。

    龙彪根本不知道这个姌贵妃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显然是帝王的新宠,但听玄逸口气不似敷衍,也讶然了。

    “逸公,姌娘娘,当真奇宠?”

    “……”

    玄逸笑笑不语。

    龙彪立即就奉上一囊,恭敬道:“逸公,这是百枚神王丹,不成敬意啊!”

    对于玄逸来说,百枚神王丹也不是小数目了,他虽为玄龙帝近宦心腹,但丹薪也只是每日一枚神尊丹。

    而神王丹的功效百倍于神尊丹,千倍于神宗丹。

    神王丹那可是皇子公子的丹薪级别啊。

    玄逸平素用于修行的也不丹是‘神宗丹’而已,他自己的薪俸的神尊丹都舍不得用来修行,因为有些奇珍异宝是要‘神尊丹’才能从商行中购得的,五阶神尊丹用于修行的话太奢侈了,如此可见硬充门面的皇驿神王卫是何等的强大的超级丹薪待遇?

    玄逸也不客套,手袖轻挥,那囊神王丹就消失了。

    他道:“咱家跟你说个实话,你把姌贵妃当你亲奶奶伺候总是没错的,言尽于此,自己方量着!”

    亲奶奶?

    龙彪有点傻眼了。

    但他到底也是聪明人,没有再多问什么。

    这个玄逸和他老子也有相当交情,不至于哄他什么。

    他微微颌首,“逸公,彪知晓了!”

    其它的玄逸也不交待,话多了惹祸啊。

    他更着紧自己的这条命呢。

    殿外,一神卫禀报,“报统领,驿外有方族子弟十数人,说要求见姌贵妃……”

    “这个……”

    龙彪不知深浅,忙望向了玄逸。

    玄逸低眉垂眼,似是无觉。

    “还望逸公指点,”

    龙彪又一囊百枚神王丹奉敬过来。

    玄逸手袖又挥,一笑,“你呀……这种事,须亲自去禀报娘娘嘛,怎敢私自做主?”

    好吧,这也算是句废话了吧?

    龙彪嘴上应和,心里抽搐,他心疼二百枚神王丹啊。

    老东西,死要丹啊?你不怕撑死你?

    心疼归心疼,该出还得出,不然搞不明白形势啊。

    于是,龙彪客气的请玄逸先行,一块去请示姌贵妃。

    闻报时,方姌正在皇驿正殿闲坐,和方堃姬丝娜说着话呢,方堃姬丝娜倒是没有‘坐’,随意站着的。

    戏要演,就不能在这些人面前露了马脚。

    这些神王卫中未必没有天元王廷的暗线埋伏其中。

    总之,小心使得万年船,方堃可不想节外生枝。

    他的目的就是安安稳稳进入‘天元学府’。

    龙彪跪叩参拜姌贵妃,虽然论修为境界,这位贵妃比他差的好远,但碍于帝廷法规,他却不得不跪礼参拜。

    “驿外有方族十数人要求见娘娘,请娘娘示下!”

    “让他们入来吧!”

    经历了和混沌真王化身的那场事,方姌也非吴下阿蒙了,虽境界低微,但她的‘经历见识’是有了。

    贵妃之尊受一‘统领’跪拜算什么呢?

    安心受了呗!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