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568章 紫枢神剑,出来!
    虽然被秘异的‘天地法则’给坑了。

    但是方堃是谁啊?

    不死的小强好吧?

    他能被坑死?当然不会,肯定不会。

    不看看他怀里抱着谁啊?

    九阶大圣,无限触摸到半神门槛的道源圣皇。

    虽说噬心不能插手替方堃抵挡这‘圣王领域’,可是她可以动用凤氏的镇族皇阶圣器‘大荒圣钟’。

    她莲宫蠕动,雄厚的本源就贯输进爱郎体内,借给他让他去催动这口圣钟,并将控制此钟的秘诀告诉了他。

    现在,方堃是她最信任的人,可托生死的那种。

    自己没有什么秘密是不能让他知道的。

    她因此堪破情关,深悟阴阳之秘,所以此刻的她,大阴阳法比方堃还要精深的多,虽然是失衡状态,但也比方堃要强大太多,因为方堃的至阳本源没她至阴本源强大。

    只能等方堃以后晋位绝代圣王,释放出混沌紫炎更大的威能,才能彻底给予她真正的阴阳平衡。

    她知道,爱郎的成长潜力是无限的,因为混沌紫炎是神丹,神级的金丹啊,不是仙丹或圣丹,底蕴太深了。

    现在这么比喻一下,方堃的至阳本源是小溪,她的至阴本源却是汪洋,完全不对称的两个档次,相差太远。

    ---

    大荒圣钟,一经催动,就弥散出遮天威能。

    那降下的圣王领域再强大,也奈何不了这口皇阶圣品的大钟,只能借泄漏进钟内的余威去震死方堃好了。

    问题是方堃和九阶巨头处于双修状态中,阴阳两大本源融在一起,等于两个人合力对抗劫威。

    所以,圣王领域的劫威余势连他一根毛都伤不到。

    借着噬心输出过来的强大本源之力,方堃猛然张口一吸,就扫尽了钟内所有的圣王领域余威。

    同时他双手震荡,幻化出亿万大手,伸到圣钟之外拿捏震碎的领域碎片,这可都是大补啊,统统要吞噬的。

    转眼之间,渡劫就完成了。

    圣王领域的劫威全部凝成劫丹被他吞进元海。

    此时,圣息就从方堃X躯上弥散出来。

    他的‘乾坤法相’也演化成了圣级元神。

    大圣初阶的‘元圣境’就此成就。

    对于圣阶的一切修练,方堃还是一头雾水。

    不能再连续晋升了,仙阶中积累太过雄厚,这刻也全数消化充扩进了他的‘元圣之神’之中。

    这尊元神从一诞生,就比一般元圣境的元神强壮上千倍,简直凶残的让所有元圣境强者都跳了茅坑去吃屎。

    也可以说方堃初晋升元圣境,就拥有了一千尊元圣的修为,一比一千啊,这就是不让别人再活的节奏。

    此时,方堃才悲惨的发现,混沌紫炎神丹全部消化之后,晋阶后虽百倍释放潜力和威能出来,但却远远不能补足他要晋升下一阶的所需。

    居然缺阳,缺至阳本源啊,这它娘的有没有搞错?

    他几曾何时气过至阳至炎至刚的本源啊?

    “老婆啊,我可惨了,我居然缺至阳本源啊。”

    噬心这刻也感觉到了这一点。

    “唉,夫君大人,你实在太强了,晋阶后混沌紫炎释放百倍威能潜力,都填充不了你再晋下一阶的欠缺,我也是无语了,用大阴阳法双修,阴阳融合虽能互补精进,但那也是杯水车薪,根本不够你修练消耗的,必须另找至阳本源材料和资源了,你呀,真是个变T。”

    她都只有苦笑。

    方堃也苦笑,“我这还没缓过神儿呢,这怎么搞的啊?晋升前我至阳好富裕的对吧?我是缺至阴本源,可这一晋升,怎么就调个儿了?不缺阴的缺阳的了?”

    有噬心在,她就是方堃面前的至阴汪洋,晋升圣王之前都不用考虑缺至阴本源的问题,不说还有凤竹心凤绝馨这两大轮回境的大圣,都拥有雄厚的至阴本源,也都是神体之一,都暂时不用去弄那靠边化雪莲了。

    但是至阳本源去哪找?

    这可是玄冰圣域,极阴极冰的圣域,最缺至阳资源。

    失算了啊,大大的失算了。

    蔫了,这下真蔫了。

    连带小方也蔫了。

    ---

    竹心庭很快就被噬心施展绝世手段新建起来。

    她应运‘五行极变’的五行法神,把金、木、水、火土的属性发挥的淋漓尽致,五行元素材料被她凭空摄来,搭建一‘庭’简直就是一眨眼的小事情。

    方堃给留在了竹心阁中参悟‘元圣境’元神奥妙。

    噬心出来和凤竹心、凤绝馨她们说话。

    “恭喜姐姐修成颠峰至境!”

    “恭祝姐姐千秋万代……”

    噬心微微一笑,“你们俩丫头就省省吧,”

    她朝妹妹竹心瞥了一眼,“你现在服气了?”

    “我有什么好服气的?反正他也打不过我。”

    凤竹心是早就服气了,不过嘴上不服输。

    “我看你是欠收拾吧?”

    噬心杏眸威凌盯着妹妹。

    凤竹心吐舌扮了个鬼脸,却对凤绝馨道:“我姐姐现在有夫君了,我怕是要失宠了,唉,命歹啊……”

    “歹吗?”

    噬心淡淡的问。

    然后她把询问的眼神从妹妹脸上移到凤绝馨脸上。

    显然是在问她们两个人。

    凤竹心哼了一声,撇了撇嘴。

    事实就摆在那里,她也不得不承认。

    之前真以为方堃是吹牛,还说什么要让凤绝馨得到多大的好处,能让她精进,即便不入九阶道源境,也要推进到轮回境的颠峰,这种话,鬼都不信啊。

    可是那混帐就在她们面前,生生把姐姐给推进到了道源境的颠峰,连升两境,后期,颠峰,一起跨越了。

    这就是铁一样的事实。

    凤绝馨乖乖的道:“我早就服了,他太神奇了。”

    凤竹心眯着眼儿盯她,“叛徒。”

    凤绝馨一笑,“我从一开始就没和你一个阵营,叛之从何谈起?你这丫头,脾气也不改改,有你受的。”

    “哼,咱俩最要好的是不是?你不支持我,就是叛徒,你呀,和我姐一样,寂寞这些年,想男人了吧?”

    “是啊,我好想男人,你咬我啊?”

    凤绝馨也故意气竹心。

    竹心顿时翻了白眼,“我看你比我姐还S……呃,姐,我不是说你那个,啊……你别误会……”

    下一刻,道源法界就罩下来,竹心连反抗的余地也没有,就失去了动弹的能力,她一脸苦兮兮的模样。

    凤绝馨嘻嘻一笑,朝她竖起拇指,活该啊。

    “馨儿,把这丫头带进去让我夫君惩罚,哦,忘了告诉你们,你们俩也是他的妻子,他也是你们的夫君。”

    噬心说到这,手指戳在妹妹额头上,“你,想不P眼儿朝天也不行了,我看你还拽?”

    “姐,饶我啊,我不要,我不稀罕他……”

    噬心却不理会,人已经飘然而去。

    ---

    被凤绝馨带进竹心阁的凤竹心,仍是一脸不愤。

    “姓方的,你敢动我一根脚毛,我宰了你……”

    竹心色厉内荏的尖叫着。

    方堃一脸邪笑,走过来,伸手就捏住了她腮邦子。

    “嘿嘿,现世报这么快啊?”

    他哈哈大笑,“你很快就要P眼儿朝天了,”

    “你敢,我杀了你!”

    “杀我?你行不行啊?”

    方堃的手往下滑,

    “哇,真是人小鬼大,敢在这方面超越你姐姐?那个,馨姐,帮我把她剥光……”

    凤绝馨苦笑,也不由了红了脸,“夫君啊,你这是为难我,好歹和我竹心也是几百万年的好姊妹,这个忙就不帮你了,不然她怨死我。”

    她说罢,又道:“哦,对了,我有事先去了。”

    事非之地啊,不能久留,谁也不能得罪,闪吧。

    “喂,喂,回来,馨儿,你给我回来。”竹心忙喊,她知道这丫头一走,她真要P眼儿朝天了。

    凤绝馨恍若未闻,一闪就消失了。

    “嘿嘿,嘿嘿,叫吧,用劲的叫,看谁来救你?”

    方堃把她直接挟起来,然后过去坐了,将竹心横搁在大腿上,让她面朝下,屁股朝上,然后就撩起了她的法袍,法袍里面自然是真空,连寻不见一缕布片。

    “姓方的,你、你给我等着,老娘就当被狗啃了,你别落我手里,我叫你……啊,住手,快住手……”

    现在就是一个仙阶小修士也能随便拿捏她。

    “我服软,我认栽了,混帐,你快住手……”

    她叫喊着,两行清泪滑落,她何曾受过这种羞辱?

    方堃心里一叹,也就收了手,此女脾气是暴点,但人还是好人,就是不服输的性子太强。

    于是,将她抱起来一个翻转,让她坐在自己怀里。

    “服软了?”

    “服了。”

    竹心咬牙切齿的回答。

    “一付恨不能把我生吞活剥的服了样儿?”

    “哪有,我就是牙疼。”

    她也不敢承认了,因为她不想受某种羞辱,先忍一时肚疼,回过头再收拾这个家伙。

    方堃勾起她下巴,“来,叫声夫君听听?”

    “我呸啊,夫君!”

    更咬牙切齿了,清泪又落。

    看她气苦的模样,方堃顺手轻轻拭去她的泪痕。

    这个温柔的动作让凤竹心神情也为之一怔。

    就听方堃道:“你倒是有资格恨我?我P眼儿朝天不说,还被你把脚丫子塞我嘴里,是我更应该恨你吧?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两个不同观念的世界,在我那个世界,男女起码是公平对等的,但还是男人们在主导世界,你知道吗?在我那个世界,一个男人跪在女人面前,是最大的羞辱,就比如让你跪在我面前,一样是对你最大的羞辱,你们这里尊敬强者,弱者应该跪服,以示虔诚敬服,但对我来说,没人可以让我这样去跪拜,那是他们无法沉受之‘重’,能让我下跪磕头的只有我的父母,除此之外,连天地也不行,天让我跪我把天轰碎,地让我跪我把地撕裂,即便我现在做不到,以后也能做到,你信吗?”

    凤竹心早就信了,这个男人的种种,她都看的真真切切,不服谁也要服他,自己不过是在赌一口气。

    听他这么柔的说话,凤竹心也没气了。

    她点了点头,没说话,但是杳仁眼里有一丝歉意。

    方堃看见了,看懂了,他完全能理解她,在这个女尊之世,她这么做无可厚非,以她八阶轮回境的身份,她这做没任何问题,只是不巧的是,她撞上自己。

    “这样,你答应做我的乖乖妻,我们的恩怨一笔勾消,再让你控制我的一件至宝,好不好?”

    他好象在裹哄小女孩子。

    竹心丰润的唇一噘,“小气鬼,都不送我?”

    方堃苦笑,“姑奶奶,不是不送你,这件至宝关联更重要的东西,那东西已经认我为主了,我送不了你。”

    一句‘姑奶奶’把竹心叫的噗哧一笑。

    她笑起来,简直和她姐姐的无敌秀美堪比。

    本来她就比她姐逊色一线,又不差多少。

    “既然是至宝,我也不能要你的,再说你境界低,防身更要重,你留着,我只呆在虚灵界修练,用不着。”

    这时候的竹心真的好乖巧。

    方堃突然闪了她一吻。

    四唇触住时,俩人都微微一颤,似乎是灵魂在颤。

    “啊!”

    竹心抬手捶他肩头,“你这S胚。”

    忽然,她发现自己能动了,姐姐消了对自己的禁法,但是竹心还是坐在方堃腿上,这会儿不好意思下来了。

    本来嘛,修行到她这种境界,男女之事看的不是很重,若动了情,又有益于修行,随时随地都双修。

    道侣之间也有纯修行抽取对方本源融合的,不需要进行那种接触,这样的道侣是真有‘道’的味儿。

    “既知我是S胚,那我们就开始吧?”

    “啊……”

    ---

    在‘大荒圣钟’的秘异空间中。

    噬心放心的收回了自己无形关注他们的‘目光’。

    此时,她对方堃的个性又有新的了解,自己没看错人,小夫君是顶好顶好的男人,虽是霸绝天地的强势个性,但他十分理智,心地十分良善,心胸无比宏大。

    这才是注定要成为吞天噬地的大人物的气量。

    倒是自己关心则乱,不由无声一笑,摇了摇头。

    此时,在噬心对面的是一个雄奇的柔质如雪,寒锐如冰的女子,这女子身上也荡漾着九阶大圣的道源气息。

    原来,这女子正是‘大荒圣钟’的器灵。

    “钟,你怎么看我的丈夫?”

    “太神奇了,这样的人物,亿亿万古没有。”

    “那你考不考虑他呢?”

    噬心与钟一起上百万的交情,早就情同姊妹了。

    如今她得了天大的好处,自然会想到自家姐妹。

    钟的俏脸上没有情绪波动,“我的终极境界也就是道源颠峰了,成神是没有指望的,除非,本体能融进神质而脱胎换骨,不过,亘古以来,未曾与闻上品圣器能晋升神器的,就算是皇阶也不行,凤凌虚告诉我,在鬼灵之墟之秘境之中,有一件天地至宝,我融合了它的本源就有蜕变神器的可能,但也仅仅是可能,而不是绝对。”

    “凌虚姐姐去了那里?”

    “是的,那东西不仅能改变她的命运,也能改变我们几个人的命运,凤凌虚说,得到它,我们都成神有望。”

    “是什么东西?”

    噬灵也感到惊异。

    鬼灵之墟有多凶险她是清楚的。

    虽说凤凌虚的修为高绝,早就进入了颠峰境,但是噬心不认为她比现在的自己更强,自己己触摸半神门槛。

    钟朝虚空中深深望了一眼,“她没有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她只是说是天地至宝,堪比神器的存在。”

    “堪比神器?”

    这就叫噬心更惊异了。

    她深吸一口气,“我现在也有了一探鬼灵之墟的能力,只待夫君的事处理妥协,我就去走一趟。”

    钟道:“你是说圣廷的廷谕吧?针对方堃的?”

    “嗯,雅丝那个昏君,哼,敢碰我夫君一根脚毛,我一把捏碎她,圣宫之主也救不了她。”

    凤噬心现在真有资格说这话了。

    “只怕是个由头,圣廷主要是想针对我们凤氏。”

    “肯定是凤祖辉那个反骨在后面吹阴风点鬼火,他垂涎的钟你的‘本体’大荒圣钟,再就是控制凤氏。”

    钟点点头,“此人始终是个祸害,但是有圣宫之主雅娅护着他,凤凌虚都没辙,她也看出这危机,才冒险去了那里,用她的话说,得不到那东西,这辈子别想抗衡圣宫之主雅娅,凤氏一族的危亡命运已经和那东西挂勾,所以即便是殒落,她要去试一试,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去搏一丝生机,若是带我一起去,就更有希望,可一族安险也不能不顾,否则就是舍本逐末了,唉……”

    “钟,想开些,我感觉我夫君无所不能,他慢天生的大气运者,肯定会帮到我们,我现在的境界不是很好的证明吗?你若愿意,也和他……”

    “不用再说了,为了凤凌虚,为了凤氏,我跟他。”

    “好,钟!”

    ---

    方堃享受着竹心,还让她把凤绝馨喊来,一起开工。

    他分出一道化身,把凤绝馨也摆在竹心身边,那场面就有些凌乱了,糜声很快弥漫竹心阁。

    此时的方堃是无比的强大,比仙君境是强了不知多少倍,予二女的感受也是超绝不凡的,滚滚至阳本源轰进她们莲宫,把她们的至阴本源汲取过来,在本体中融合,衍生的混沌真元浩浩瀚瀚,同时,紫极雷威狠狠淬洗二女的经脉百骸,筋骨皮毛,让她们脱胎换骨。

    这紫极雷霆真是厉害,洗淬不过一周天,就把二女的神体给激活了,令她们几乎不分先后就跨进了轮回境的颠峰之中,二女此时也真是服气这个小夫君。

    这哪是什么夫君?压根就是一奇绝宝藏啊。

    ‘大阴阳法’、‘五行极变’双双灌注她们的神窍。

    刚晋升颠峰界的二女得到两大奥义神技,修为暴涨,节节攀升,元海中的圣元又被混沌真元吞噬,然后被千倍的撑扩,天河决堤的洪流崩溢,令她们骨骸噼啪暴响。

    功行六周天时,二女就达到了轮回境的大盈满境。

    轰隆!轰隆!

    九阶道源圣皇劫就被引发了。

    蓦地,竹心和绝馨双双心尖一颤,冥冥中让她们感觉到有一股切灭性的奇巨威能在劫云中酝酿。

    “馨儿,我感觉不好,”

    “竹儿,我也感觉不妥。”

    突然,噬心和钟一起降临下来。

    她们仰首观看劫云,阴雷电丝一陀一陀的纠结着。

    而漏透下来的威息,都叫人心魂震颤。

    凤噬心也变色,“这时封不住劫云酝酿了,你们两个有点急了啊,之前我晋的是阶内小境,没有圣劫,可你们是要渡九阶大劫,你们给夫君这般改造,逆绝天地了,必然引来史无前例的巨劫,这一波就是我当年渡劫时的最后一波劫威‘灭圣阴雷’,而且是结成了灭圣阴雷阵,这怎么能扛得住?就算有大荒圣钟皇阶圣器,勉强接下来,可后面的九波呢?圣钟都可能在这大劫中报消啊……”

    此刻,噬心真的心惊胆颤了。

    钟也骇的面色苍白,她咬牙道:“我拼着碎裂本体,也要护着竹儿馨儿,我看着她们成长起来的,岂能让她们死在我面前,噬心,我若崩灭,收我一道残魂,我去转世投胎好了,这也没有什么,就怕,我接不了三波……”

    凤竹心和凤绝馨都没什么信心了。

    突然引发的这圣劫,谁知道会这么大。

    抱着凤竹心的方堃本尊这时站了起来。

    噬心忙到,“夫君,你暂时躲进我的本命法器中吧,这种道源圣皇之劫,余威也不是你能扛住的……”

    “是啊,夫君,快快离开,钟姐,你先扛住一波。”

    竹心就要挣扎与方堃分开。

    凤绝馨倒没有要与方堃的化身分开,一具化身,毁了也没有什么,伤不了方堃的本源。

    方堃却哈哈大笑,“扯什么呢?我能丢下你们躲了?我还是不是男人啊?什么九阶道源圣皇劫,我看也一般般,没什么了不起,想诛灭我方堃的女人?我呸,老子是好欺负的?紫枢神剑,出来吧,打开你的封印!”

    随着方堃一声吼。

    一道紫光冲天而起,巨大的剑形似要捅开苍穹。

    嘣!

    一声剧响。

    紫剑蓦然一涨,顿时就宽阔了千百倍,剑刃更是怒伸向上,喀嚓一声就把乌压压的劫云撕开,酝酿中的阴雷给搅成了一锅浆糊,直接就吸噬进了遮天的剑体中去。

    剑体上的混沌元息滚滚散散、浩浩瀚瀚。

    这剑的威能让凤噬心的灵颤都打颤。

    钟还没有幻化出本体‘大荒圣钟’的形态,就被这剑威逼的不能动了,竹心和绝馨更都是傻怔楞呆。

    “夫君,这是……”

    还好,在夫君怀抱中的竹心还能问出句话。

    “绝品圣器,紫枢神剑,我的至宝,之前说过让你替我掌控的啊,你好象心不在焉嘛,现在说要不要玩?”

    “要要要,夫君,必须要啊,亲死你。”

    她捧着方堃的俊脸就下口了,哪管姐姐她们看不看。

    “绝品圣器,我的个老天……”

    钟吞咽着唾沫,嗓子眼儿太干了。

    凤绝馨都忘了说话。

    噬心忍不住用手臂环住方堃的熊腰,这一刻,生死的一刻,被心爱小男人呵护的感受太美妙了,太安逸了。

    她怔怔的道:“我就知道,夫君不会叫我失望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