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527章 夺宝大军
    百丈炎兽只是最低级的兽兵,不过也比元罡仙人厉害十多倍。

    象这种低级炎兽怕不有亿万之数。

    炎焰本源中的奥义法则,也有一些能放大威能的法阵,在亿亿万的炎兽发展史上,它们不断领悟炎焰本源中蕴藏的秘奥真义,而壮大一族。

    当以万兽为一阵结成对峙资本时,炎兽一族也非待宰的弱势一方,在炎流区域,它们能发挥出的战力是最颠峰的,这里是炎兽的主场。

    在炎焰漩涡的最近之域,一尊万丈炎兽,有如天地战神般的伟阔磅礴,无数的炎兽以他为中心而云集,一座座万兽焰阵星罗棋布在这片炎域。

    此时此刻,万座焰阵结成的‘万焰焚神大阵’弥散出凛凛神威。

    亿万里方圆尽在‘万焰焚神大阵’的笼罩中,大阵中的炎焰已经呈深紫色,灼温高达三千万度以上,即便是铸就了圣体的大圣也不敢轻涉入来。

    三千万度的灼温,是能溶掉任何星域物质的炼世神焰了。

    迫进这一区域的夺宝者,无不被迫止步。

    来之前,他们谁也没想到炎兽一族能把炎焰本源精髓这样展现出来。

    极自负自信的绝邪大尊也面现沉凝之色。

    若倚仗中品圣器强行闯入这亿万炎兽结成的大阵,也要凶多吉少。

    中品圣器或可勉力抵御三千万度高灼奇温的炼淬,但在能量飞逝中,也要大伤器源,若被困其中,最后的结果就是能量耗尽被炼融为尘埃,最终为炎焰本源的壮大贡献资力,好象再没有第二个结果了。

    真的想争夺魔剑,最低也要仰仗上品圣器了。

    但是上品圣器几乎是圣域大宗门势力的镇宗至宝,动用的可能性不大。

    有些底蕴深厚的势力,上品圣器自然不止一件,才有可能拿来为倚凭。

    就是上品圣器也分几个等阶,有普通上品,有‘上品王阶’、还有‘上品帝阶’、更有上品‘皇阶’;这四个档次中,‘上品皇阶’是无限接近绝品圣器的存在,也只有皇阶的上品圣器才是镇压势力气运的至宝。

    器不达上品,不分‘普’‘王’‘帝’‘皇’四阶。

    只有上品法器才拥有更细化的品质区分。

    想要进入这三千万高温灼流的大阵中去夺宝,非得倚仗上品圣器。

    在圣域,只有上三阶的圣者才可能拥有一件‘上品圣器’。

    中三阶的圣者能拥有上品圣器的都是有大背景大靠山的骄子,不是圣级大势力大家族大宗门的嫡子嫡系,即使拥有上品圣器也是惹祸之源。

    就在绝邪大尊沉凝神思之际,一缕声音传至。

    “绝邪,本尊知你身藏更大倚仗,但是我‘真魔’一族的实力,你也是知晓的,若我们合作,圣魔诛仙剑最终要归我们魔族,合则力强,分则势弱,此次来夺宝的势力太多,三十三圣域有一大半都来了参与啊。”

    千里之外,一艘巨硕碟型飞舰缓缓靠近。

    碟舰的舰首上站着一尊圣息飞扬的高大男子,那双魔眸隔千里之远,也能让人看清他眸中的异象,眸瞳中星辰湮灭、星海流爆、星云聚散,这是把星核本源之力修到精深境界才有的异象,眼眸开阖间,星辰幻灭可见。

    ‘星辰幻灭’的眸瞳异象是圣级第六阶‘鸿明天道’才会有的。

    天道鸿明、独我为尊!

    这是真正的圣尊境界。

    五阶大圣只能称‘大尊’,而六阶大圣才敢称‘圣尊’;

    天道鸿威,踏辰裂域,执天道之法,代天道赏罚,可谓鸿威如渊。

    到达这一境界,也才拥有了界外无尽虚空中引发‘天道鸿劫’的资格。

    概因‘天道鸿劫’莫不可测,大不可量,不参悟‘天道奥义’进窥这鸿明天道境就没有对抗天道鸿劫的基础资格,即便如此,也没谁愿意一尝天道鸿劫的深浅,十有**要在鸿劫之中化成灰烬,谁又敢轻捋天威?

    圣尊,只有达到圣尊之境,才有了一丝引渡天道鸿劫后余生之望。

    仅仅是一丝劫后余生之望,一丝之望,谁敢轻尝?谁敢以身犯险?

    而这位主动搭话要与绝邪合作的魔族强者正是六阶魔圣。

    “原来是‘真魔圣廷’的鸿天圣尊。”

    看到真魔一族的六阶魔圣,绝邪心里也是一阵抽缩,真魔一族也是不异血本啊,居然把六阶圣尊级的魔圣送出圣域,这要比天魔圣廷送自己出域难上十倍不值,所耗圣资也要大十倍之多,真魔一族对圣魔诛仙剑也是非得不可的,这鸿天要与自己合作,怕是想拿自己当刀来使,哼哼!

    正如鸿天圣尊所言,这次来参与夺宝的势力来自十七八个圣域,谁不想抢夺这件秘蕴‘先天古魔’奥秘的奇宝?得之便有兴旺一族一域的资本。

    此时也大体能判断出,各大圣域派来的夺宝大军,大都是五阶大圣在主持,六阶圣尊的强者极少,这个真魔圣廷的鸿天是真魔统治皇权嫡嗣,来头非同小可,他是真魔圣祖‘圣廷大帝’的嫡脉玄孙,绝不可小觑啊。

    各圣域的夺宝力量也约摸可以推测出来,有近二十位五阶大圣,三阶以下的大圣怕有几百尊,这样的实力,若有多件上品圣器,足以把炎兽一族搅得地覆天翻,可以预见这一战下来,炎兽一族精英肯定要大损特损。

    仙界本源灵识的算计还是很深刻的,它布局数十万年,就为这一幕。

    消灭了炎兽一族的精粹力量,为它以后‘炼界成神’奠定基础。

    若任由炎兽精粹灵识成长为圣级强者,那日后对它造成的威胁就会更大,甚至要和它争夺仙界的控制权,这是仙界本源灵识绝不想面对的。

    ---

    距离炎流区的某一个方向,隐藏着方堃和凤寰姿。

    方堃有绝品圣器化针的紫极神符为凭,倒不虞被谁窥破。

    但是强者太多,他也不敢驾符靠近,那些中三阶的大圣强者对异息保持着极灵敏的感应,幸好紫极神符至阳至烈至刚,混在炎流之中不易察觉。

    凤寰姿也在方堃紫符的护持之中。

    当她感应到这方炎域中出现的大圣强者,也就熄了自己初来时的信心。

    按她之前的想法,三阶大圣介入这次争夺就很强了,再强不过是中三阶的‘盘古圣基’圣者,怎么也想不到来的都是五阶‘浮屠境’大尊……

    她是借助家族之力越域偷偷来的,与‘极阴玄冰天’的夺宝大军无关。

    玄冰圣域也是圣域中极强的一域,极阴冰之本源,代表阴阳之阴,在天道宇宙一级奥义中也是大属性,甚至还在‘十太圣域’之上。

    只是凤寰姿并不代表极阴玄冰天的力量,更与玄冰圣域的‘冰武圣皇’一系没半点联系,无疑玄冰圣域就在‘冰武圣皇’传承者的统治下。

    若是这次圣皇传承也有现身的话,那极有可能夺走‘圣魔诛仙剑’。

    冰武圣皇的‘冰武大道’对炎兽一族具有先天的克制优势,也可以说它们是互克,伤害起来也能给彼此造成极深的创伤,炎流区炎兽虽占了地利人和,但是炎焰本源中诞生的灵识兽还是弱小,没一尊圣阶的坐镇,那想要发挥出炎焰本源之奥义来克制强敌,就有点捉襟见肘的尴尬和无奈了。

    而冰武圣皇的传承可能携有强大的‘帝阶’上品圣器。

    那么,炎兽一族用什么对抗?

    靠那柄圣魔诛仙剑吗?

    可是那剑也仅是堪比中品圣器的绝品仙器,根本不够看啊。

    呆了眼的凤寰姿都没有再深入炎焰核心区域的念头了。

    “唉……始料不及,我根本没任何机会,我们的合作就是个笑话。”

    凤寰姿对方堃背后的四阶妖圣也丝毫不看好,真不看好。

    方堃却保持他贯有的笑容,“我们未尝没有机会。”

    “怎么可能?”

    “要不我们赌一注?”

    凤寰姿面现异色,不屑的盯着他,“赌什么?”

    方堃扁了扁嘴,“赌我获得圣魔剑啊,”

    “你做梦去吧你。”

    凤寰姿再不留情面的嘲讽道。

    方堃也不恼,“你就说你敢不敢赌吧?”

    “我怎么就不敢?真是可笑。”

    嗯,入坑了,哈哈。

    连本少爷的底蕴也没摸清,就敢这么嚣张的入我赌局?输了也不冤。

    “敢就好啊,这样,我输了,我是你的人,任凭你摆布,反之,你输了,你是我的人,任凭我摆布,如何?”

    “就你?”

    凤寰姿一脸嫌弃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小屁仙君一个,有什么用?

    反正也赢定了,和他计较那么多干吗?不是他背后隐有四阶妖圣,自己这阵儿就让这家伙好看了,就算是给四阶妖圣面子好了。

    “千万别小觑我这个仙君,无论你输或赢,能和我混在一起,就是你的齐天福运,你看看你别一脸嫌弃,以后你就知道了。”

    方堃也不愤被人家如此嫌弃,以后非揍她一顿P股才解气啊。

    凤寰姿道:“好吧,小仙君也罢,聊胜于无。”

    看到方堃咬牙切齿的模样,凤寰姿撇了撇嘴,那意思是你别不服气。

    “好,赌局成了,我也不怕你反悔,你要不认帐,四阶妖圣前辈会出手让你认帐的,嘿嘿,从现在开始,一切听我的指挥,明白?”

    凤寰姿翻着白眼,我一尊三阶‘归元境’的圣体强者,听你指挥?

    要不是四阶妖圣给你撑腰,这会儿就一巴掌把你拍成馅饼了。

    “好,听你的,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夺走诛仙魔剑,哼。”

    “拭目以待喽,出发!”

    化芒隐于炎流中的紫符沿炎焰深入向‘万焰焚神大阵’中去。

    凤寰姿不由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这不是要去送死吧?

    但想阻止也迟了,紫芒混在深紫色的炎焰中疾行入阵,并向核心那里的炎焰漩涡靠近,那里可是炎焰本源所在,真是大胆之极啊。

    其实方堃想接触的是那尊万丈高大的炎兽,并不是想入炎焰星漩。

    ‘圣魔诛仙剑’应该就在那尊高大炎兽的控制中。

    那炎兽虽只是伪圣的境界,但其真正的实力是远超伪圣的,因为受到仙界法则的渗透和限制影响,这些炎兽只能遵守仙界的规制,想进窥圣阶就要面对大圣天劫,炎兽属逆天存在,所引发的大圣天劫很可怕。

    再加上仙界本源灵识刻意要抹杀它,炎兽心中有数,故迟迟不渡天劫成圣,就怕藏有私心的仙界本源将它的灵识生命借天劫之威彻底灭杀。

    炎焰本源中诞生的炎兽也极有智慧,仙界本源暗算它,它自然清楚。

    它何尝不是想借这次机会寻觅新的破局之法。

    但是经历了这次夺宝之战,炎兽一族必遭重创,这已无法改变。

    但那尊伪圣级的炎兽知道,机缘就在这场浩劫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