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486章 合纵联横
    方堃随手一指,左下首就多了一尊法座,请血天寻入坐。

    他才道:“之前,我与血天寻约立暗议,才有血烈铁三圣被我吞噬的一幕出现,其实不是大家看到的那样,我虽有些能耐,但也没厉害到那种程度,毕竟我还现在还只是仙君境界,在傲无心开口要血天寻出手时,我也给血天寻传达神念,立下暗盟,目前我虽奈何不了拥有中品圣器的傲无心,但他被困在我**器里,这辈子也休想生还,这是不铮的事实,妖界的形势会如何变化,血天寻、烈云飞、铁玉罡可以去主导,我也会全力支持。”

    然后让大家消化这些,他转头对血天寻道:“融躯还没有完成?”

    血天寻微微摇头,“怕不是一时半刻能完成的,就算我们全力出手鼎助,也要十天半月甚至更长的时间,四阶妖圣一但融躯成功,天界就留不住他,他也会受到圣界法则的召唤,那时又如何?”

    方堃淡淡的道:“我就是让他去圣界,提前给我建立一点小势力,也好我过去落脚,总比两眼一抹黑的强吧?”

    “就这么放他走,他不会有异心?”

    “异心要有够强的实力来支撑,五行神尊都要跟着我混,他就算有异心也要先破掉我的‘禁神法则’,不然的话,他没有资格起异心。”

    血天寻倒抽了一口冷气,“禁神法则?”

    “没错,是雷狱镇仙殿的‘禁神法则’,用在小小一个四妖圣身上,是不是感觉有点可笑?没办法,我太弱嘛,才是仙君,四阶大圣我可打不过,真打起来,你都够叫我喝一壶的。”

    血天寻轻笑,“你要没有那件宝贝,我肯定打得过你。”

    “你就别欺负我了,大圣打仙君,你也不怕这么多人笑话你?”

    “谁叫你这仙君如何变T呢?好吧,我们说正事,我准备与和烈云飞铁玉罡先回妖界去,不能让鬼长天、罗百烈他们抢了先机。”

    “这两个家伙拼着损耗万年修为祭出逃生秘法,更舍弃了下品圣器,也不容易啊,那你们就先回妖界去,这边的事我处理完就去一趟妖界。”

    “好,我在血妖山恭候夫君的大驾!”

    夫君?

    满殿中人都是大大一震,血天寻和方堃定了姻缘?

    他们一个个都目瞪口呆了。

    初阶大圣下嫁一个小仙君,这是旷古奇事,旷古奇缘吧?谁听说过?

    还是妖界排第二的妖圣,实在叫人不敢置信啊。

    方堃笑道:“就这么点小秘密,你还给抖了出来?”

    哪知血天寻露出罕见的女儿娇态道:“不抖出来你不认帐怎么办?”

    方堃就翻了白眼,“我小小仙君,敢不认你大圣的帐?”

    “不好说,傲无心都比我厉害,也给你封困了歧异来,我算什么?”

    “好吧……”

    方堃笑了笑,“诸位,那我就隆众介绍一下,血妖山大当家的血天寻把她自己许给我了,还替她两个妹妹血天淑、血天涵要了我后宫的位置,嗯,也就是说我把血氏三姊妹给霸占了,改日大婚,请诸位喝喜酒!”

    这个消息是相当的震惊,方堃居然娶了血妖山山主血天寻为妻,还有她两个‘伪圣’妹妹,那方堃的实力可是陡然暴增。

    就算他去了半圣级的妖界,也能横着走了,老婆是血妖山女大佬嘛。

    万战天和东瀚天互望了一眼,不由苦笑,这个方堃厉害了,在那种衡量形势的变化,就和血天寻这样的大圣搭成了交易,主要还是他有大资源大背景,不然又怎么能叫血天寻这样的强势人物动心?

    就照这形势来看,万盛商会失去了东氏联盟,却得到方堃的友谊,是一件非常庆幸的事,东氏在关键时只会扯他后腿,而方堃却给予他助力。

    血天寻听方堃当众宣布,才眉开眼笑,这大妖圣者居然这般妩媚。

    “事不宜迟,我就与烈云飞铁玉罡先回妖界去。”

    “嗯,”

    方堃点头同意,随手捏出一团能量,直接轰进血天寻身体,“这是仙界本源法则,你融入自身,以后都不会被仙界本源排斥,可来去自如。”

    “太好了,夫君,我们妖族在天界的分支‘血海妖廷’就烦劳夫君去整顿一下,主事的仙君是傲世门人,也有我的人……”

    “小事,把傲氏的人拿掉,扶你的人上位,就这事吧?”

    “谢谢夫君啦,嘻嘻!”

    血天寻娇笑起来,一点没有大圣的威仪,象撒娇的小女人。

    方堃半转过头对陵莹道:“莹儿,你记着这事,回头去处理一下。”

    “谨遵夫君法谕。”

    陵莹正色回应。

    这边血天寻起身,向陵莹微施一礼,“血天寻见过姐姐。”

    陵莹吓了一跳,“这、这个我可当不起……”

    方堃接过话来,“怎么当不起?夫君我家法如山,入门只排先后,不论修为高低,血天寻敢对姐姐不敬,我把她腚子剥出来给你抽一顿。”

    “哎呀,夫君,可否给我留些薄面?”

    当着这么多人,说剥出腚子给抽一顿,那可是大圣的屁股啊。

    方堃莞尔,“那就要敬着先入门的姐姐们了。”

    “是,天寻敢不服从家规。”

    大圣在这帮着方堃立后宫规矩,有给万天姿东彦娇甚至皇虚二女看的意思,让她们先弄清楚了方宫的形势,别等进来后闹出夭蛾子收不了场。

    方堃又对血天寻道:“你与烈云飞铁玉罡说清楚,我助你们应付傲氏一脉的势力,也没有吞并他们的意思,当然,愿意与我结盟我也欢迎,不愿意也分他们一杯羹,妖界傲世门的利益你们去瓜分,我不介入。”

    “不联合烈铁他们,血妖山也孤掌难鸣,我自与他们讲清楚。”

    “多些给他们也无妨,血妖山流下传承基业便可,你们姊妹终要跟我去圣界这更广阔的天地,也没必要得罪谁,死敌的话,就灭尽。”

    最后一句话,霸气十足。

    “谨遵夫君法谕,那我先去了。”

    “去吧。”

    “诸位,我先走一步!”

    血天寻向在场的诸人打过招呼,就飞出大殿消失。

    “血圣慢走!”

    “一路顺风!”

    万战天他们也客套了一句。

    大家重新坐定,方堃才道:“说实话,玲珑塔秘藏的本身就是这件中品圣器,而且现在是完整的七妙玲珑塔了,其它的,四阶妖圣有一些积蓄,都不够他自己用的,要去圣界立足,他也是捉襟见肘,没什么给我们瓜分的,我们要分润的是妖界送来的几件圣器,鬼长天的‘白骨魂鞭’和罗百烈的‘幽冥河车’,黄岐天的‘妖灵圣域’,傲世刚的‘大荒妖刀’这几件,傲无心的‘妖神冥矛’暂时不好夺下,但那件你们就别想了,算我的,哈哈,其余四件,万氏东氏各一件、皇氏虚氏各一件。”

    居然是要瓜分妖圣们手中的四大圣器。

    虽然跑了鬼长天和罗百烈,但他们把本命**器都丢了下来。

    本来万战天、皇宝渝、虚灵琼他们以为,只能分润一些圣丹什么的,不想内中有这么多曲折,玲珑塔的秘藏根本动不了分毫,但要是能分润一件下品圣器,那胜过多少圣丹啊?这瓜分结果远超他们的想象。

    方堃借此合纵联横,自然不会吝啬几件下品圣器。

    他看上了四家的女儿,这等于是给她们四个下聘礼呢。

    一件下品圣器的聘礼,虚道永也抵受不住这样的诱惑,力度太大了。

    对于天界大势力来说,一件下品圣器是他们用来镇压宗门气运的**器,是无可比拟的存在,嫁十个闺女也换不来这一件下品圣器啊。

    虽然聘礼这一层意思没有挑明,但在场诸人心中都是有数的。

    之前方堃也表达了对四女的意思,谁要是装傻,也没办法,那就别接这接烫手的圣器,接,就要入方堃的后宫了,人家不提这话,你自己也得把话讲清楚了,谁也不是傻子,这是能糊弄过去的吗?

    皇宝渝和虚灵琼事前也没有想到能分到一件下品圣器,都震惊不已。

    万战天和东瀚天在心里感叹,这方堃日后必成大业,就凭这份拉拢人心的手段和气魄就自叹弗如,难怪人家一出场,就有底定大势的能力。

    皇宝渝先口道:“没想到方圣出手如此惊人,我都不敢主,先要问一问我父亲的意见,叫方圣见笑了。”

    她口称方堃为‘圣’也不为过,因为人家的实力已经超越伪圣了。

    “无妨,宝渝姐直管与皇圣商议。”

    方堃也知这是大事,人家要和父亲商量是可以理解的。

    他又对虚灵琼道:“灵琼姐也可以与虚圣商议再定。”

    “好。”

    二女就在座位上,把心讯送了出去,与各自父亲联络。

    万天姿和东彦娇的父亲就在场,倒不需要她们再去请示,直接由她们父亲作主就可以了,两个大美女这时都微微低了头,不敢看方堃了。

    万天姿便传神念给东彦娇,“姐,这家伙也没个羞臊,自己就提这种事,你说这脸皮得有多厚啊?他家规矩还那么多,我们要不要去啊?”

    刚才方堃对血天寻都那种态度,不敬姐姐要剥出腚子来抽,变T啊。

    东彦娇回她,“你觉得这事还有咱俩作主的余地?”

    “也是啊,这家伙直接和我们老爹商量呢,也不顾我们的感受,回头我们一起找他算帐,对了,姐姐,这家伙太富有了,刚才直接拿出五枚天如至丹啊,吓死人了,舅母的毒残说不定他也有办法,你和他说说?”

    “你觉得现在说合适吗?我看还是等等,私下里再给他说。”

    “有什么合不合适,我们都快便宜他了,舅母就等于他丈母娘啊?他要是不管就说不过去,你不好开口,我和他说啊,我才不怕他呢。”

    万天姿就是这性子,倒是东彦娇有些抹不开脸。

    但是东彦娇也心疼母亲的残毒之躯,这些年一直拖着,她生死不能,心中有多痛苦?有一线救治的希望,也是不能放过的啊。

    “回头我找他说吧,你向他说我的事,他又怎么想?”

    “那好,你跟他说,我也帮帮腔,总之不能叫他白占我们便宜啊。”

    这妮子的想法就是这样,嫁过去就是被方堃占了她的便宜。

    可她老子不这么想,能把女儿嫁给方堃这种强势人物,他求之不得。

    万战天也是利索性子,当下道:“小方你提出此议,我与瀚天兄就应下了,天姿和彦娇以后就是你的人,这事我们订下来,至于大婚选什么日子,你来决定便是,华秀,你有没有意见?”

    东华秀笑道:“我没有意见,夫君是一家之主,定夺便是。”

    万战天一笑道:“我不是怕你回了家和我闹腾啊?”

    东华秀就白了夫君一眼,嫣然一笑。

    在场的几个人都笑了。

    陵宝素、陵宝珠、陵宝天三姊妹也因为陵莹占了先机,心下甚喜,五枚天如至丹是奇宝不假,但她们坚拒不受,收了就是和陵莹划清界限。

    而陵莹有这样的丈夫,以后还怕没有她们的好处?眼光得放长远啊。

    这时,陵宝素发现自己看不透爱徒的修为深浅。

    “莹儿,你的修为似有提升?”

    她这一问,就引的大家的目光都转移到陵莹身上。

    陵莹对师尊道:“夫君栽培,莹儿服了一枚天如至丹,现在已经是半圣仙之境,师尊你看不透,是因为夫君授了莹儿他自创的‘大阴阳法’太过神奥玄妙,才有现在的境界。”

    “啊?半圣仙了?你从仙君直接迈了一大阶,到达半圣仙的高度?”

    陵宝素惊的大张了嘴,这种晋升奇速是不敢想象的,就算有天如至丹也不可能吸收这么快啊,躯体经脉根本扛不住天如至丹药效的肆虐吧?

    谁都知道修行只能循序渐进,没可能一口吃成一个胖子,那会撑死。

    “夫君自有改造体质的秘法,直接助我融炼了天如至丹完全吸收。”

    这个就太变T了,直接炼淬吸收?这得需要什么样的体质?

    万战天也吃惊的盯着方堃,苦笑道:“贤婿好手段。”

    这就贤婿了?

    万天姿差点羞的躲她老娘怀里去。

    方堃谦虚的道:“只是雷威改造,莹儿目前是半雷质体,这也是成圣修神的必要基础,雷威通五阶,是改造体质的最佳手段,大家现在坐的法座都隐蕴无上雷威法则,久坐自然会被洗淬体内杂质,改造体质。”

    “好一个法座,这就抵得上万千奇珍,我说坐着这么舒畅,原来还有如此玄妙,以后没事我就找贤婿你坐坐,比自己闭关去苦修可强多了。”

    “岳丈这话见外了,你把你法器给我,我置一座雷霆秘阵在法器之中,岳丈便可随时随地的自我改造,用不了多久就能转变为半雷质躯。”

    “奇缘,真是奇缘啊。”

    万战天赶紧把自己的**器‘战圣天剑’取出来给方堃。

    方堃接过来,信手在剑体上一抹,一道紫芒就钻进战圣天剑,数息之后就见战圣天剑表面溢出寸许长的雷丝电焰。

    “成了。”

    他把战圣天剑递还给万战天。

    万战天接剑时手就一震,讶然失色,“好厉害的雷霆法阵,居然使这剑的威力增了数倍,太厉害了,太厉害了啊!”

    他如获至宝一般,手指轻捋着剑刃,感受着那雷丝电焰的威能。

    “法阵自蕴法则,自行运转造化玄机,生生不息,只要剑在身上,它就会对岳丈你时时刻刻的洗淬,好处无穷,奥妙无方。”

    “多谢贤婿了,今日奇缘,令我窥见一丝圣机,他日成圣,实拜贤婿所赐,客气话我不多讲了,日后,万盛商会就以贤婿你马首是瞻。”

    万战天这话又让皇宝渝和虚灵琼惊震了一下,他等于带着他的万盛商会投了方堃,这要是传出去,必然要成为震惊天界的最大消息。

    这时,皇宝渝起身,道:“方圣,我与家父勾通,愿接受分宝。”

    虚灵琼也起身道:“方圣,我也代表虚氏接受分宝之议。”

    “好,那我就不和两位姐姐客气了,你们先请回转,这边事了,我就亲自上门去见二位姐姐的长辈。”

    他等于说我会亲自带着聘礼去求婚,你们回家静候便是。

    皇宝渝和虚灵琼俏脸都红了起来。

    方堃双手一扬,两团元气打入她们身体去,“这是两团仙界本源法则,你们融合入自身,以后就不会受到仙界本源的排斥,但想要象我这样对仙界本源之力指如臂使,暂时还没有办法,只能等我们婚后了。”

    那意思就是等我们合体之后,你们才有可能驾御仙界本源之力。

    二女更是娇羞,低声应过,双双就离开了,各自回家不提。

    方堃这才双手连挥,把一团团仙界本源法则打入在场每一个人的身上,“大家融合了仙界本源法则,以后晋升境界的仙劫就会温和许多,不用担心神魂俱灭之类的,弊端是不经历仙劫,就会少一些磨励。”

    万天姿道:“那也比被雷劈死强吧?”

    她这话引得大家轰笑起来。

    “姿姐多虑了,我掌握仙界本源法则,劈谁还能劈你?哈哈。”

    这一下,人更笑翻了。

    万战天这时起了身,“贤婿,这边事了,我得回整顿一下商会和家族诸事,天姿和彦娇就留下来跟你磨励吧,对她们来说是难得的机会。”

    老万也不怕方堃不给他下品圣器,所以就要先离开了。

    东瀚天也起身道:“我也得回去一趟东氏,被家族扫地出门了,总得把我那点破烂收拾收拾,彦娇娘亲也在东家,一并要接出来的。”

    方堃道:“东岳翁且留一步,我还有话说。”

    他要留下东瀚天说话,万战天也不担心什么,就先领着东华秀和陵宝素三姊妹走了,东华秀临行前还嘱咐女儿万天姿莫使小性子,要听话。

    万天姿噘了下嘴,我还没嫁呢,你们就把我丢这任那家伙欺负啊?

    万氏几个人一走,陵莹也说去处理‘血海妖廷’的事借机离开了。

    大殿上就只剩下四个人,方堃,东彦娇、万天姿和东瀚天。

    他道:“我观岳丈天赋,修为应不止于此,只是缺乏足够元气积累,晋升都几乎没有瓶颈存在,东氏乃神皇世家,没穷到这种地步吧?”

    “一言难尽……”

    东瀚天苦笑。

    “我来说,我来说……”

    万天姿接过话,就把舅舅是大情圣的前前后后都道了出来,自从爱妻谷天韵残毒之后,他就把大量修行资源用在为爱妻续命上面了。

    方堃听罢,“原来如此,明白了。”

    他看了一眼东彦娇,绝秀美人儿美目蕴储着晶莹泪珠,倒叫他心疼。

    “我陪岳丈和彦娇姐走一趟东氏。”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