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471章 哥,你大牛
    就在东彦娇疑虑之际,突然眼前光芒一闪,一个大活人现了形。

    赫然是之前在‘紫薇法殿’见过的方堃。

    “咦!”

    “啊,你怎么来了?”

    东彦娇咦了一声,万天姿更是啊出声来。

    同时,邵凌霄、邵心惠及六位圣仙大强者和那位仙君都把目光盯着方堃。

    方堃就在东万二女近处,他一笑道:“天姿公主和彦娇小姐要来古妖之域夺宝,我也算是紫薇法廷的人,更就是万盛商会的人喽,岂能不来追随相护?”

    “滚,你护个屁呀?我们护你差不多吧?我至仙好不好?你才仙君,哼。”

    万天姿撇着嘴道。

    但是方堃一付莫测深高的样儿,表面上还真看不出他就是‘仙君’,要不是他身上溢散出仙君的‘大道气息’,真就让人看不透他的底蕴了。

    哪怕是圣仙大强者,都看不穿他这个仙君究竟有多强。

    邵凌霄扫他两眼,就有看不透他的感觉,这人,莫非身怀**器?又或有大强者亲手制的至尊符护身?不然以自己圣仙后期境的修为,没可能看不透他的底子。

    在天界能称至尊符的只有伪圣亲手制造的符篆了。

    伪圣就是天界颠峰至尊的最强者。

    他们亲制的符篆就是至尊符。

    不过,没听说万战天有把至尊符赐下来给‘紫薇法廷’的谁呀?

    据说,一道至尊符篆,蕴含伪圣一万年的修为,非常之强大,一但催发,如同伪圣亲临,这种至宝,除了赐给亲生子女,又怎么可能给外人?不可置信啊。

    毕竟制造一道至尊符要消耗本体万年修为,非亲非故的,怎么可能赐下?

    要说万天姿身上有一道老爹万战天亲制的符篆,这有人相信。

    但是方堃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怎么可能有至尊符篆呢?

    没有至尊符篆,就不能解释他不被看透底牌的玄奇,至少邵凌霄这么认为。

    不是至尊符就是**器,那更不可能了,上品仙器都不能遮住邵凌霄要看透他的精锐目光,难道这小子身上还有超越上品仙器的**器?开什么玩笑呢?

    所以,邵凌霄疑惑了,有些怔神。

    和他有同样疑惑的是另几位圣仙大强者。

    之前有四位跟着邵心惠在紫薇法廷见过方堃,但紫薇法廷有下品圣器镇罩,那时方堃若与圣器互相交融,自然让人看不透他,但现在他到了这里,不可能隔空和圣器相联系,除非他是圣器的器灵,只有器灵才能与法器隔空相通相融。

    即便如此,要是距离太远,这种隔空相融相通的效果也会减弱。

    包括东彦娇在内,之前也以为方堃和紫薇法廷的镇廷圣器相融贯通才那么强大的,但是现在看来,他仍和之前所见一般强大,这就叫她也想不通了。

    万天姿倒没观察那么细,只是先入为主的认为他是仙君,还跑来随护自己这个天如至仙,这家伙也够自不量力的,所以出言先鄙视他一番。

    想到之前被她那把沾屁股的座位搞的有点心虚,这阵都有要报报仇的念头呢。

    不过这家伙说来‘随护’自己,又叫她心里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受,对他那点小怨气也消了不少,她本就率真,不会太计较什么,嘴里鄙视着他,也没准备真的和他计较什么,别的不说,他这番心思还是叫人心中嘉许的。

    方堃面对一堆圣仙大强者,也保持着他的从容洒淡。

    “之前天姿公主可是认了我做弟弟的,姐姐涉险,小弟岂有不随之理?”

    这是方堃的由头,倒不能说他胡扯,之前就是随口一说,但这话是真的说过。

    不过万天姿和东彦娇都未必当真,可是此时的方堃居然当真了。

    不光当真了,还真的跑来凑热闹了。

    万天姿也不傻,娇哼道:“你自知道力量弱小,想跟着我们一起捡漏吧?”

    她这么说,在场的其它人还真这么想。

    一个小小仙君,敢来古妖之域参与捡漏四阶妖圣的秘藏,真可谓胆大包天了。

    也不想想这种级别的夺宝盛事,都是什么级别的强者来参与的?

    天如至仙都不敢出现,大道仙君居然敢来现眼?找死啊?

    邵凌霄不屑的哼了一声,“天姿,你什么时候收了个仙君小弟?”

    仙君在他们眼里是小角色,跑跑腿盯盯摊儿的货色,如何能登大雅之堂?

    他身后几位圣仙大强者都是奴仆角色,何况一个小仙君?

    绝代仙君,在他们眼里就是这么不值一毛钱。

    偏偏方堃还真己送上门来,充当万天姿的‘随护’,你倒是够资格呀?

    几位圣仙后期境的‘随护’都面现厉色,你当我们是什么?狗屎吗?

    邵凌霄身后那个仙君上前一步,“少主,此人在大道界并未见过,也没听说紫薇法廷有这么一号人物,不会是来谋算天姿公主的吧?要不要查查他的底儿?”

    这个相貌雄奇的仙君,盯着方堃的目光很是阴沉。

    方堃却不屑的瞅了他一眼,“你又是个什么东西?有资格查我的底儿?”

    “放肆,本座雄海仙君,乃是鼎源商会在大道界分会的负责人之一,你说你是法廷的人,法廷都是女子,何来男子?你要诳谁?莫不是想对天姿公主不利的歹人?却又不认识我雄海仙君,真真是可笑,还不实话招来你的底细?找死吗?”

    这货真是一条好狗,邵凌霄还没说什么,他就扑出来咬人了。

    “雄海仙君是条什么狗?我真没听过,这种狗很出名吗?”

    方堃一付楞呆的表情,还故意在问万天姿和东彦娇。

    是条什么狗?

    这种狗很出名吗?

    这两句话实在叫人崩溃和发疯。

    噗!

    万天姿当场就笑喷了,直翻白眼。

    别人还在‘震惊’方堃的这句话时,她手指着方堃笑骂,“怎么就是条狗了?明明是个人好不好?哎唷,笑死我了……啊噗……”

    东彦娇也忍不住莞尔,嗔了方堃一眼,被他那认真询问的表情给逗的来。

    邵心惠也是哭笑不得,心里却赞此人胆大包天。

    雄海仙君气的差点吐血,暴怒之下欺身一晃就过来,出手了。

    只是还没有看清方堃有任何动作,暴扑而前的雄海仙君就飞跌了回去。

    噗!

    一口剌目的血迹,从雄海仙君喷出来,洒了半空。

    他象条死狗一样跌在邵凌霄的脚边,好象从始至终就没动过似的,别人刚才看到他的一晃,只是一种错觉,因为一切变化的太快太快了。

    “做什么?你还想咬人呀?你就不怕崩了你的狗牙?”

    方堃撇着嘴冷笑,他仍是那付淡若样,似一动未动过一般。

    那雄海仙君周身仙元暴走,经脉似裂如暴一般的奇痛无比,对方怎么出手的,他根本没有感觉就中招了,以他古老仙君的修为,在大道界也是排进前十的。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毫无征兆的栽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辈手里。

    绝代仙君,喷血倒摔,好象一个不懂仙法的俗夫,这简直不可思议。

    他本来想以最原始的一记耳光给这个家伙一点教训,哪知是这样的结果?

    都是绝代仙君,谁要是抽了谁一个耳光,那真是天地一般的差距了。

    到了他们这种境界,俗夫般抽耳光的羞辱,那是最要命的一种羞辱,也是一种完全压制对方的实力表现,只是雄海仙君想的太多了,所以下场比狗还惨。

    “找死!”

    邵凌霄震怒,在他面前如此羞辱他的心腹,这是赤果果的抽他的脸。

    他眼中厉芒一凝,有如实质的两道‘芒剑’就从双目中迸出。

    喀嚓,喀嚓两声。

    芒剑才现,就被东彦娇美眸中的两缕芒光交击而中,双双在虚空中崩碎。

    她淡淡道:“邵兄也不怕失了身份?两个小仙君呕气,也值得你出手?传出去真要笑死人了,何况他还是天姿的干弟弟,你这么做,过了吧?”

    东彦娇怎么允许邵凌霄在这欺负万盛商会的人?

    本来万盛和鼎源就是对头,眼下也只是合作,想当面敲打对方的属下怎么行?

    再说了,让他两道芒剑击中,方堃还活得了啊?开什么玩笑。

    邵凌霄怒目盯向东彦娇,“彦娇小姐你真的以为强过我邵凌霄吗?”

    东彦娇冷哼一声,“我知道肯定不会弱于你,要不要试试?”

    “好呀……”

    邵凌霄也是借题发挥,居然一口答应。

    但是下一刻,万天姿就催动上品仙器把东彦娇、方堃罩住,她瞪着邵凌霄道:“好你个头啊,你真以为我们万盛商会好欺负?姑奶奶会怕你,来,开打!”

    倒是没想到万天姿的反应这反激烈,直接祭出了上品仙器。

    她与东彦娇心意相通,甚至神念合一都是瞬间的事,不是她一个人催动上品仙器,而是她和东彦娇一起在催动,其实有东彦娇自己就够了,圣仙能催动出上品仙器百分之百的威能来,就是初阶大圣降临,想要灭杀她们都有难度。

    邵心惠一看这形势忙道:“误会了,误会了,都是雄海这个狗东西惹事生非来的,哥,你也太不讲究了,你的爪牙欺负天姿的弟弟,你也不管?活该他受伤,我和你说,你要是和天姿翻脸,我就告诉老爹去……”

    四大商会之间虽彼此是对头,但在大形势下,万盛和鼎源还有盟议,他们两家联手对抗星昌和大东两商会,要是大打出手闹翻了,可不符合两大商会的大利益。

    那么,挑起两商会矛盾的人,肯定会受到商主的严惩。

    邵凌霄可以出手教训万盛这边一个仙君,但要是和东彦娇动了手,那性质就不一样了,真有可能引发两大商会的一场风波。

    而万盛商会还有神皇世家东氏在支持,可不是鼎源能对付得了的。

    要知道,神皇世家东氏,又怎么会比任何一大商会的实力差?

    也正因为这一点,万盛商会隐隐占着四大商会第一商会的位置。

    他可负不起和万盛商会翻脸的责任。

    这时候便哈哈一笑,“我只是想试下这个仙君的修为,又怎么会真的伤他?彦娇小姐误会了嘛,我对他出手,岂不是脏了我的手?”

    “哼。”

    东彦娇冷哼,不想和这个厚颜之人多说什么。

    没人想到方堃又道:“你也想脏也得有那个资格,居然大言不惭。真要笑死我了,你要真能胜了得我彦娇姐,我倒不会介意出手教训你一下,嘿嘿。”

    这狂妄到没边的一句话,真能把邵凌霄给气吐血了。

    几乎所有的人都被方堃这句话‘气’懵了。

    万天姿一根纤指就戳在他脑门上,“省点心能不?你赢了雄海那狗东西,姐姐我当你有点实力,咱别吹的太过份好吧?”

    “我吹什么了啊?他要真能胜过我彦娇姐,我真出手教训他哦。”

    方堃很认真的回应万天姿的教训。

    气的万天姿差点跌倒,白眼又翻。

    东彦娇也跟着翻白眼呢,她一伸手,聆住方堃的耳朵,拧得他哎唷直叫唤。

    “喂喂喂,姐,耳朵掉了,轻点啊!”

    “能不能乖点?”

    东彦娇顺势抬脚还兜他屁股一脚呢。

    她们这番做作,却是叫邵氏姐妹相信了方堃这个‘弟弟’对东万二女的重要性,不然不会这么维护他,看来此人还有秘不可宣的身份,这家伙究竟是谁?

    能亲昵到戳额拎耳光的地步,这关系怕不简单吧?

    邵凌霄虽给气的够呛,但也看出此端睨,自己硬要教训这小子,怕东彦娇会一直拦阻,若是一拥而上的话,有六大圣仙大强者,东彦娇势必不能扛下,但她们有上品仙器,也不会输了,结果就是大闹开翻了两商会的脸,未必能教训了那小子。

    想到这些,邵凌霄深深盯了一眼方堃,小子,等着,不愁找不到收拾你的机会,东彦娇还能把你塞裤裆里护一辈子?玛的,老子会让你生死两难的。

    表面上,邵凌霄哈哈一笑,“唉,现在的小辈,真是狂妄到没边,想当年我也狂妄,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光耍嘴皮子有什么用呢?小子,我不和你计较……”

    “你想计较来着,不过我看出来了,你压根就不是我彦娇姐的对手,算了,我也饶你一遭,你连我彦娇姐也打不过,也没资格被我教训了。”

    噗!

    万天姿又哧笑了,“我的玛呀,哥,我的哥,我叫你哥行不?你不吹牛会死啊?妹子我求求你,你别搞笑了成不成?人家都要笑死了。”

    邵心惠也噗哧笑喷,对方堃这种脸皮厚到极点的个性,真真是无语了。

    东彦娇就干脆把头扭一边去,省得看到方堃那张一本正经的脸崩溃掉。

    邵凌霄也真气的失笑了,双手一抱拳,“哥,我也喊你哥成不?小弟我错了成不成啊?我以后再不敢惹你了啊,哥,我的大哥,你别口水我了行不?”

    就连邵凌霄这么一个傲气冲霄的主儿,这时也被方堃气的晕头转向喊哥了。

    后面的几个圣仙大强者,一个个都哭笑不得的,唉,这是碰上一个什么人啊?

    地上爬起来的雄海仙君,挫牙盯着方堃,见东彦娇这么维护他,知道想报仇也没戏了,不过,机会还会有的,错过今日,小子,看我雄海仙君怎么弄死你。

    方堃就嘴一撇,“早这么说,我还能跟计较什么?真是的。”

    他还来劲了。

    众人一齐翻白眼。

    “是是是,哥,今儿全是我的错,我再不敢惹你了,你大牛!”

    邵凌霄笑着‘恭维’着方堃,但眼神里全是鄙夷。

    方堃就假装没看见,朝东彦娇道:“看见了吧?姐,他怕了,我就不和他计较什么了,没劲儿,对了,那个什么四阶大圣的秘藏在哪呢?咱们去凑个热闹……”

    白眼,大家又是一顿白眼直翻。

    说你胖,你喘上了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