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451章 去天界
    宙S的气运可谓衰到了极点,这才刚夺舍重生了没多久,就栽了大跟头。

    此时,他倚仗的‘神’的意念也崩溃消散了,他顿时就蔫了。

    在他看来,‘神’这种无上的存在,是任何人不敢得罪的,但是偏偏有些人不信邪,这些人还偏偏让他全碰上了,姬丝娜如是,那个天如巨仙如是。

    所以,宙S有点茫然失措,这种情绪在他的人生里不曾存在,现在却出现了。

    “我是神王,我曾是神王啊,你们……”

    “闭了嘴好吗?”

    黑癸对这种人感觉特别厌恶,没点真本事,就剩一张吹嘘的嘴了。

    这边艾瑞芙更是胆寒,‘神’的意念也败退了,她知道全完蛋了。

    怎么也没想到,准备悄悄做点什么,却什么也还没做的时候就栽了这跟头。

    哎唷,这得多冤啊?我做什么了我?迈嘎得,这还叫不叫人活了?

    “神王,求求你,我要见方堃,我是方堃的女人,我要见他……”

    这一世生命,她真是方堃的女人,但是她的心背叛了。

    姬丝娜冷声道:“我用众神契约召唤不到你,方堃就告诉我,你的前夫宙S出现了,这一世,只有宙S能叫你背叛方堃,果然,宙S来了,所以你选择了跟着他,方堃说这也没什么,毕竟你们是有前一世的情感基础,这不是方堃能比的,所以他说你的背叛可以从轻处罚,我也不准备把你怎么样,最多就是囚禁吧。”

    “不不不,我是爱方堃的,真的,我好爱他的,求求你了神王,给我一个机会吧,我现在还是你们的人,我可以再信仰你,神王,我……”

    突然,她发现自己的思维不能信仰姬丝娜了,那位‘神’拿走了她的信仰。

    “呃,我、我……”

    艾瑞芙的脸色变的凄楚无比,“……我被‘神’坑了,那该死的……”

    最后,她骂不出口,这是信仰的力量,严禁她咒骂‘主人’。

    姬丝娜也懒得多和她说什么,手一挥,‘众神权杖’发出金芒,“我是圣廷神王的名义,剥夺对艾瑞芙、阿沙迦、雷德斯、弗卡丽的勅封,法则降临吧!”

    四束金芒从虚空降落,罩住了这四个人,在他们哀叫声中,瞬时被打回原形。

    他们回到了被勅封之前的状态,这是蜉蝣蝼蚁的状态。

    感觉最冤枉的弗卡丽,此时死的心都有了。

    她预感自己此后的生命将是灰黑色的。

    阿沙迦同样是一脸死灰色,他都感觉自己没有脸再去看一眼姬神王。

    他深深知道姬神王可能原谅他其它的错误,但绝不会原谅他的背叛,绝不!

    至于宙S,老母猪一秤了,反正就这样子了,他惊惧愤怒,为什么自己的运道如此之差?一次夺舍多么的不容易,不是有‘神’的意念相助,自己会更费事。

    这下全完了,神的意念被驱散,自己刚夺舍的本尊成了阶下囚,这怎么混?

    “‘雅典娜’,你真的不念半点父女情?”

    “我说过,我这是一世是姬丝娜,不是‘雅典娜’,这一世我要走的路,是真正神的路,神途,而雅廷曾经的辉煌或荣耀,和真正的神途不能相提并论,相差不能以道里来计,我们的雅史就是一段令人作呕的闹剧,不提也罢,现在我们走的是一条新路,和过去拉不上半丁点关系,如果你还倚仗自己昔世的身份想从我这获得什么,那么我告诉你,你将会无比失望,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你不愿意接受也得接受,我不会把你们灭杀,只会囚禁你们,省得你们跟着给我捣乱……”

    姬丝娜还是仁慈的,可实际上她这么做,更叫这几个人痛苦。

    宙S咬牙切齿,“你知道,我夺舍雷德斯的魂灵并不是我唯一的魂灵,只是我昔世入灭前的一个布局,我还会有魂灵出世,到时候,你就等着被我报复吧。”

    “好的,宙S,我等着你。”

    姬丝娜把冷淡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开,“福丽波,让你的人把他们带走吧,囚禁在阴狱之中,我以圣廷神王的名义,封印艾瑞芙、阿沙迦、‘雷德斯’、弗卡丽的灵魂,永恒的封印,哪怕天地宇宙入灭也不启封,法则降临吧!”

    这真正就是‘永恒’的封印了,宇宙入灭都不启封,够狠!

    滚滚的法则威能降临到四个人的头顶,下一刻,他们都呆的痴呆如傻了。

    福丽波挥了挥手,阿利斯泰、图塔他们上来,提了几个人就走。

    ---

    王城危机消弥,至于那个王城旧主的残魂在什么地方,姬丝娜或方堃现在也不可能找到,也不用去操心这个,那位成长起来会来找他们的,守株待兔即可。

    所谓的危机告一段落,有黑癸坐镇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方堃此时正在与紫心珏、紫裳她们在一起,谈关于‘紫薇法廷’的一些事。

    他要进入‘天界’寻找至少五个女王仙强者,正如黑癸所言,修为境界达王仙境的女强者,大都名花有主了,没主的也是有傲骄身份的,不会轻易被谁得到。

    万御王仙啊,在天界也是独霸一方的巨头大佬。

    而女王仙‘资源’最充沛就属‘紫薇法廷’了吧,概因紫薇法廷都是女修。

    纯粹女仙修,基本没有一个男性的势力就是‘紫薇法廷’。

    “……主要原因是‘紫薇大圣法’只适合女性来修练,纯阴体质才能修练,当然男人也不是不能修练,听说有男修也练过‘紫薇大圣法’,但到中后期就把自己练成了宫里的‘公公’,体征也逐渐转换成女子的,而且更因为阴阳属性不符合功法修练的要求,男子修练出的‘紫薇大圣法’不及女子的一半威能,十分可悲。”

    “呃,练成‘公公’了?”

    方堃哭笑不得,这比‘葵花宝典’还坑人啊,那个需引刀自宫,这个刀都不引,无痛苦无感觉的自动就练没了,厉害了,紫薇大圣法。

    “是的,所以紫薇法廷基本没有男弟子,但是有一些来投‘法廷’的男性散修,都是客卿地位,有的修为高深可以获得客卿长老的待遇,这些人立下功勋也会被奖励,但是不能接触紫薇法廷的镇廷秘技,其它的待遇据说还可以,也就是说在紫薇法廷,也不光都是女修,外招的客卿也不在少数,而且经过数十万年的发展以后,客卿男修的比例已经上升到了‘法廷’总人数的30%左右。”

    “哦,那也不少了,不知‘法廷’有没有规定限制客位男修对廷内女修的伴侣之类的?还是说这方面随意,只要自己愿意,不受任何规制所限。”

    紫裳蹙眉道:“听说好象是有的,客卿男修们在‘法廷’的地位不高,哪怕是修为境界很高深的强者,在同阶同境女修面前也要唯命是从,也就是说法廷正源弟子女修们是主导地位,客卿男修们最多是辅助地位,这一规制是铁律,而且客卿男修想得到一位法廷正统女修弟子做仙侣,必须对法廷做出巨大贡献,他的这种申请才有可能通过‘长老会’的批准,而一般情况下,是不允许正统女修给客卿男修当仙侣的,这一规制也传到凡间的各分支,所以我们也知道情况,其它还有什么特殊规定,就不得而知了,方郎你问这些,什么意思啊?”

    “嘿嘿。我这次去天界,就是要去你们‘紫薇法廷’寻找几个出色的女王仙充实雷廷后宫,天界除了紫薇法廷有充足的女王仙‘资源’,其它势力好象没有,当然,只要是女王仙,哪怕是散修也无所谓,都是我欲挖掘的对象。”

    “原来是这样啊,我有点明白了,是不是方郎你需要王仙贞珠来填补你晋升所需的部分?我这么理解有否错误?”

    紫心珏很聪明,一点就透。

    方堃苦笑,“不错,都是‘大阴阳法’害人,这神技把阴阳奥义演至极致,融淬的元气细分成了极阴与极阳两种,极阳元气我是不缺的,镇仙殿中的‘大道金丹’都是至刚至阳的精纯元气,但是至阴至柔的极阴元气就很找了,除了女修们纯粹的贞珠是至阴至柔之元气,天然而生的至阴至柔元气太罕见,也太难寻到,眼下葬仙时代随时可能开启,我隐隐感到若不能达到仙君之境,此次夺宝可能没甚收获的,想夺得‘圣魔诛仙剑’的可性是微乎其微的,所以趁还有些时间,就尽尽人事嘛,争取做足最充分的准备,这事就和你们俩说了,让其它姐妹知晓,该说我荒Y无道了,你们不敢乱讲,不然打P股哦。”

    二女不由失笑,紫裳便问,“那我们别在这商量了,去天界呗,”

    紫心珏道:“你和我们俩说,估计要带我们中一个去天界吧?”

    “那必须的,我自己去‘法廷’混客卿身份也不是不可以,但时间紧迫,不如由你们推荐来的快,而且我这么想的,假装和你们一起获得奇遇,我们的境界都提升到了非飞升不可的地步,以你们现在的尊仙颠峰境来说,半步王仙,应该能受到‘法廷’的看中了吧?而我们‘被迫’飞升上界,也是没办法的情况,上面总不能怪罪什么,这样就可以稳稳的混进‘法廷’了,对了,心珏,你师尊飞升时什么境界来的?现在混的怎么样?”

    紫心珏的师尊是乙斗分宫的上一任宫主,后因压不住境界,不得不飞升天界。

    “师尊也是旷世奇绝的天赋英才,她老早就修成金仙,甚至半尊仙,到后来又得奇缘,一举突破了半尊仙之境,晋升了尊仙,在仙劫降临后被法则召唤上界,前一阵子又传来好消息,师尊说终于历尽万难,进窥至尊仙颠峰,成了半王仙。”

    “啧啧,不错啊,那你师尊就可入我后宫填一个位置喽,半步王仙啊,我一枚‘大道金丹’直接把她砸成万御王仙,根本不是问题,我上天之后也不是非得寻找女王仙,半步王仙也是目标,主要我有大道金丹啊,培养半步王仙晋升万御王仙太简单了,不是资质太差的远的,吞丹就能晋升啊,不过呢,还是因为时间太紧迫了一些,培养的话,需要一定的时间,如果能找到王仙颠峰,和我一样的半仙君女强者,那就是最好的结果,秘修之下同时晋升‘仙君’,更能在同时以同阶仙君的状态秘修稳固境界,受益之大,无法想象,若时间够的话,大道金丹把半步王仙培养成半步仙君都不是问题,这要看对方的资质天赋了,缺一不可啊。”

    “啊,对对对,方郎,你就找我师尊啊,她是天赋奇高的万古罕见的那种,而且以后还能和师尊在一起成为姐妹,那多好呀。”

    紫心珏在一瞬间,居然流露出了小女儿姿态,可见她对她师尊的依赖依恋。

    师徒同收不算什么,母女还并蓄呢,对这些,方堃是完全免疫的。

    紫裳就笑了,“那么,就由心珏你陪着方郎去天界吧,我留下来兼管宫务。”

    紫心珏自然想和方堃一起呢,有了男人后,什么宫主不宫主,根本不在乎了。

    她望向方堃,“方郎,你决定吧,我和裳姐听你的,你让谁去就谁去。”

    方堃一笑,“裳儿说的有理,这次去先要向你师尊下手,没你帮着可不成,嘿嘿,那就让裳姐留下来,有黑癸在,裳儿你多听她的,又有姬丝娜的**器,这边没什么事好担心的,就这么定了,珏儿,你立即给你师尊传秘讯。”

    “好,我马上办。”

    紫心珏惊喜了,跟在情郎身边,他这次要晋升绝代仙君,自己受益也必不小。

    ---

    天界七重天、大道界。

    紫薇法廷。

    在天界,每上一重天,就是更广阔无垠的一个世界,一重天比一重天浩瀚。

    七重天大道界之大,是前面六重天加一起都不能比拟的。

    紫天秀从法廷总殿出来,直接就进入了法廷内部的‘通天传送站’,这是镇廷圣器开辟的秘道,连接下面第六重天‘万御界’的通道。

    也只有圣器才能打穿仙界法则形成这样的‘通天传送站’,但只能内部用。

    眩目的光芒流转过后,紫天秀再睁开眼时,就在第六重天‘万御界’的紫薇法廷某分殿山门了,在六重天的万御界,法廷设有N个分殿,每殿皆由一位万御王仙坐镇主事,半王仙强者可以在万御界的分殿中担任‘执事’。

    不过,半王仙强者按理说是不能够进入第六重天万御界的,因为境界不匹配。

    但是有圣器打通建立的‘通天传送站’就可以让低境界者进入比他修为更高的那重天,甚至高几阶的‘天’都能进入,这对他们修行是有大助益的,因为每上升一重天,仙元的浓郁度就更上一层楼,品质也更高。

    紫天秀能这么快晋升半王仙境,都是因为在更高一重天‘万御界’修行的缘故,以她的修行应该是在第五重天的‘洞幽界’长存。

    不过紫天秀有她的人脉关系,她的师尊紫飞凤可是王仙中的后期强者,在法廷某分殿的地位相当之高,是分殿大长老,修为也仅次于王仙颠峰境的分殿主。

    数十万年的修行,紫飞凤也算历尽亿苦万难,才修至了王仙后期境,距离王仙颠峰的半步仙君真就差‘半步’了,可就是这半步,在近三万年中都没多大变化。

    修行到了一定程度,积蓄元气是一方面,领悟下一阶法则是又一方面,尤其参悟‘仙君大道’是最关键的,哪怕是半步仙君,也是对大道有了明悟的境界,没有那一丝明悟,耗尽生命也不可能进窥‘半步仙君’之境。

    大道是什么?如何参悟明悟?玄而又玄,而明悟只在一刹那,晋升也在那一刹那,但那一刹那的感悟比登天还难,三万年了,紫飞凤都没找到那一刹那的悟。

    太多的王仙后期强者都卡在这个瓶颈处,耗尽生命,身死道消太多太多了。

    王仙过亿年的寿命也经不起这么耗,悟不了的人再过十亿年也悟不了。

    紫天秀和师尊紫飞凤都是天赋出奇者,意志坚毅者,修行超卓者,所以她们能脱颖而出,但幸运也有过头的时候,似乎不会一直伴随你,机缘气运也一样。

    也许她们的‘运’过去了,所以也会有停步不前的困顿期。

    紫天秀这次去七重天是奉师命去的,因为顿悟了王仙法则,直接晋升半王仙境,这叫她师尊紫飞凤十分高兴,给了她一次见师祖紫青衫的机会。

    紫青衫是紫飞凤的师尊,等若是紫天秀的师祖,紫心珏的曾师祖,辈份够高。

    从紫心珏到紫天秀、再到紫飞凤、最后到紫青衫,这是四代人啊。

    而紫青衫也只比自己的弟子紫飞凤高半阶,她是王仙颠峰的‘半步仙君’,但她也给徒弟紫飞凤讲不出对大道的那一刹那明‘悟’,那悟太玄太奥,根本不能言传,想意会给别人都做不到,自己悟了就是悟了,想给别人点经验都不可能。

    这就是晋升仙君的难度,难的王仙们想死不想活。

    也正因如此,绝代仙君才罕见,不会象王仙或更低的尊仙,满大街全是。

    不入第七重天的‘大道界’,不知道王仙尊仙有多少,真的是满街全是。

    紫天秀成了半步王仙,才有机会见一面师祖紫青衫,得她面授修为经验,不晋到那个高度,紫青衫指点她,她也领悟不了。

    即便得到了师祖紫青衫的指点和修行经验,紫天秀还是一头雾水,对玄奥的王仙法则还是审不清,悟不明,看不透,明显这还需要时间去深深的参研。

    也就在这个时候,就在紫天秀要见到师尊紫飞凤回禀一切时,凡间乙斗世界的爱徒紫心珏的秘讯传来了,紫天秀便微微一顿,暂时停了步伐。

    换在平时,她在这个需要师尊解惑王仙法则的时候,不会先搭理紫心珏。

    但是近期凡间在准备争夺‘圣魔诛仙剑’的大事,整个法廷都在关注,紫天秀自然也非常关注,所以爱徒紫心珏一来秘讯,她基本都是第一时间查阅。

    ‘……师尊,珏儿得天之奇缘,与仙侣方堃一齐飞升了,晋升的太突然,我们来不及封印气息,被仙界法则感应直接召上了天界,其中还有诸多细节,这里不便言明,我仙侣方堃底蕴深厚,气运逆天,修为超卓,此番一同飞升上来,还请师尊护翼,师尊可于接到秘讯时,回复弟子心讯,我在他相助下便能感应师尊所在,破开虚空来与师尊相见,徒,心珏顿首。’

    阅罢,紫天秀微微吃惊,爱徒飞升了?在这个关键的夺宝时候飞升了?那乙斗分宫正是法廷上下关注之所在,这时失了主心骨宫主,何人来主持大事?

    怕因此会被法廷降罪,那自己也护不住她呀,请师尊紫飞凤出马也未必管用,这可有问题了,不管这些,先见了爱徒,听听她怎么说具体的情况。

    紫天秀想的多些,秀眉蹙着,心里向爱徒紫心珏传出秘讯,含有自己的气息。

    未几,身侧虚空就哧啦一声裂开,还真吓了紫天秀一跳呢。

    她很清楚,第六重天‘万御界’的虚空强度,不是谁想撕就能撕开的,非万御王仙境强者不能办到,但也只是对‘空间法则’最为肤浅的领悟,勉强能撕开虚空进行空间挪移,这一点自己在万御界下面的洞幽界或更低的天界都能办到。

    但在万御界是丝毫无法办到的,因为万御界的元气浓郁,虚空密度奇高,自己的修为根本办不到撕裂虚空这一高度,要去哪的话,都要凭借法器飞行。

    而爱徒紫心珏的仙侣,居然能撕裂万御界的虚空?他难道是王仙境强者?

    不可能啊,王仙境强者怎么现在才飞升上来?他又如何瞒过仙界法则的感应?

    所以紫天秀十分吃惊。

    但在她吃惊的这会儿,身边却多了一对男女,正是入了天界的紫心珏和方堃。

    现在修为境界已抵‘半仙君’的方堃,催动紫符破开仙界法则晶壁进入天界也不是什么难事,因为仙界本源对他比较‘纵容’或无视,他进出仙界都简单的很。

    这都要归功于‘紫极雷帝’对仙界本源的敲打,不然方堃成了仙君,想自由破开仙界法则晶壁也是异常困难的,被仙界法则反噬那就更正常了。

    不过现在形势不同了,方堃想进就进,想出就出,仙界本源对他持无视态度。

    师徒俩相见,目光都都泄出无比深刻的情谊,毕竟几万年没见面了。

    “师尊!”

    “珏儿。”

    紫心珏难免对师尊流露出孺慕之态,以往长辈的关爱浮现心头,她美目笼了雾色水气,心情也是万分的激动,“师尊,珏儿想死你了。”

    “乖珏儿,师尊也想你,可你这次上来,怕是祸不是福啊,乙斗分宫是目前重中之重,法廷上至廷皇仙君,都在关注乙斗分宫呢,圣魔诛仙剑即将出世,你却飞升上来,谁主持分宫事务?这般还不受罚,那也就怪了。”

    紫天秀苦笑说,语气中透出对紫心珏的关切之情。

    她却一笑,“师尊,不妨,我方郎自然护我。”

    这话大了啊,你方郎是仙君啊?护得住你吗?

    紫天秀这才转眸正经的打量方堃。

    方堃也在细细看她,哇,超级大美女啊,必须拉入我后宫啊。

    “方堃见过前辈。”

    紫天秀却在怔神,因为她居然看不透此子的修为境界,真是超越我的王仙?

    这可丢人了啊,我徒弟的男人比我境界还高呀?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