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438章 惊心的神帝意志
    哪怕是仙君,对于‘天如至丹’也要非常的动心,根本不能抗拒那诱惑。

    仙君们追求的‘天如至境’,无疑是大的龙门,要跳过去是极难的,但是一枚天如至丹就能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天如至丹是一位天如至仙凝练一生的全部心血。

    象天如至丹这种东西是根本在交易市场上不存在的,便是开出天价也没货。

    一枚天如至丹,是仙君们打破头也要抢的绝宝奇珍。

    它对仙君的意义是无法用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去衡量的,因其作用太与众不同。

    以致黑癸仙君一提到这丹,连已经触摸到‘天如法则’的黄戊仙君都震惊了。

    不过这丹对于黄戊仙君来说,作用不象给了其它几位更大,因为相比之下,其它四人离天如至仙境还太遥远,说夸张点,再过一万年能不能触摸到天如境的门槛儿都没有把握,而且在一万年中要不断的吞炼无数的天材地宝去积累修为。

    用一枚天如至丹做为聘礼,可不得了,就是天界诸廷诸府十七世家的任何一家也没有这么大的魄力,何况他们也不可能有这种东西,有了留着自己用了。

    “幺妹,我没听错吧?你确定你说的是一枚天如至丹?”

    老三赤焰仙君瞪大眼问。

    “三哥,你没听错,是天如至丹,而且是极品的,这颗至丹蕴储的仙罡精元是1000多个‘元’,它几乎达到天如境的颠峰盈满高度,简直是无比逆天。”

    “我去!”

    赤焰仙君直接翻了白眼。

    天庚仙君咕噜一声,咽唾沫呢,1000多个‘元’的天如至丹,果然是极品。

    这时,黄戊仙君道:“好吧,就凭这一枚丹,人家就比我们富有的多,幺妹,此人如此大的手笔,手中怕是不止这一枚天如级的至丹吧?”

    “呃,老大,这玩意儿还有很多吗?”

    青木仙君苦笑道。

    “是啊,大哥,这又不是大白菜,怎么可能还有?”

    天庚却道:“我看大哥的说法不错,若只有一枚,此人应该留着自己用了,不管他现在是什么境界,一枚‘天如至丹’,足以让他以后稳稳的进窥至仙境,和天如至境相比,前面境界的积蓄简直就是毛毛雨,根本不值一提。”

    黄戊道:“老四说的没错,拥有这种宝藏的存在,绝对不简单,比我们五行神尊留下的‘天王鼎’富有太多了,幺妹,哥说的没错吧?”

    “大哥,你说的不错,他那一层仙阶的奇宝储蓄就比我们天王鼎富的多。”

    黑癸证实了黄戊仙君的说法,又道:“别说天如至丹,在他的‘镇仙殿’中,还有被镇封的小圣人达100多尊,基本都是上个纪元的,他们居然还未魂灭,可见那‘镇仙殿’也有极大的玄奥隐藏着,这种财富是不可估量的,这样的‘婆家’我又怎么能错过?他也不是小气的人,我想,我们如果能成为一家人,他不会吝啬对我们的支持,何况这世界太大太大,我们的势力过于薄弱,将来还要去更大的圣界,现在就发展壮大势力是有必要的,他虽未成长起来,现在只是‘尊仙’境,但他身边就有一尊九阶大圣转世的存在,好象是佛界的菩王寂母转世。”

    这些消息叫黄戊四人更为震惊,一百多尊封印中的小圣人?

    一个九阶大圣的转世之身?

    这对他们来说都是非常惊震的巨大仙资和巨大存在。

    “幺妹,这婆家,我都想‘嫁’过去,你问问他要不要我?”

    老三赤焰感叹的道。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的确,一枚天如至凡就足够震撼,结果都不什么,结果还有一百多尊小圣人在他他什么‘镇仙殿’的封印中,这是不可想象的财富呀。

    这时,几个人也不再惊震了,已经‘麻木’了似乎。

    青木笑道:“现阶段来说,仙君对于他肯定是巨大的臂助,而且我们在天界也是一方之雄,虽然举目皆敌,但是实力还是摆放在那里的,他要发展或成长,肯定是绕不过‘天界’的,这是修行之路想往上走的必经之途,谁也绕不过去,有我们做为他的‘盟友娘家’,他等于在天界有了根本,这也是他要收你为妻的目的。”

    “老二所言甚是,这是与他结盟的方式,想要在天界立稳脚跟,可不容易,没有仙君在背后支持,再多的宝藏财富也是镜花水月,因为你未必能守护的住,一但消息泄露,就是一波一波的劫数,目前除了已知的‘八廷六府十一世家’,还有更加古老的世家势力存在,那是连仙君都不敢轻易去惹的存在。‘大道界’的竞争已经如此,第八重‘天如界’的竞争更是复杂加凶险,这一纪元诞生的至仙们,都集中在‘天如界’发展、觅宝、修练,而我们所做的一切,无非也是在积累自身的力量,使我们能够进入‘天如界’去发展,没有下面基业的支持,上去了也是穷鬼一个,举步维艰,我们现在霸占着这条中央界的圣泉,已经成了众矢之的,其它势力已经暗有了默契,如果我们和其中某一势力开战,其它势力会纷纷站在我们的对立面去,谁叫我们霸占了‘圣泉’呢?这种资源根本不是一个势力能独吞的。他与我们结盟也是看中我们在天界的实力,毕竟我们手里有绝品仙器‘天王鼎’,无论是炼器还是其它方面,绝品就是绝品,这是不庸置疑的实力。”

    “大哥,就从长远来看,我们要是与之结盟,还是十分有利的,毕竟从现在来看,我们手里的资源,不能和人家相提并论,相差的太远了,就如乞丐与皇帝的差距,现在人家看似倚仗我们一些,但我们要是太‘过份’,人家以后成长起来就未必给我们留面子了,幺妹,你说个实话,我们若对其起了觊觎之心,你觉得我们有成功的机会吗?咱们是一家人,说这个话没什么,但我们必须把未来的大方向定下来,他拥有的宝藏太让人眼红了,我们,到底是采取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呢?”

    这就等于把丑话说在前面,你这个姑爷,咱们能打劫吗?你是甘心跟着他?还是虚与委蛇的临时策略?你得叫哥哥们心里有个底儿吧?到底怎么想的?

    黑癸也明白二哥说什么,咱们是真与之联姻呀,还是权宜之计准备谋算他?

    这也是他问的‘若对其起了觊觎之心,你觉得我们有成功的机会吗?’

    另一个意思也是想探一探黑癸口中那个‘他’的底蕴实力。

    黑癸也明白二哥青木仙君问这话的意思,毕竟财帛动人心,‘他’拥有的财富是那种惊暴仙界大天的,小圣人也要疯狂觊觎的,谁要是没点其它念头也不正常。

    “二哥,我之前说了,他的底蕴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深厚,我就说一个事,你们就明白了,我和他去了他的那大圣器空间,我同意为他妻子,并把我的弟子焚如真也让他纳进了后宫,他们都是‘半尊仙’境界,合修之修,两个人直接冲击尊仙之境,焚如真也算修行天才了,居然引发出了‘万御王仙’的劫威,但被他一把抓暴就炼成了劫丹打进了焚如真体内,随后他的劫云凝聚,居然引发了晋升天如至仙的神雷劫数,连续上百次把他轰碎,但等于助他淬练了体形……”

    “什么?他只是晋升尊仙,就引发了晋升‘天如至仙’的劫威?”

    赤焰震惊的无以复加。

    黄戊、青木、天庚三位都瞪目结舌。

    黑癸点点头,又道:“我当时也是眼呆了,但实情如此。”

    黄戊正色道:“此人必是逆天之辈,仙界本源一但降临大劫威,就是要抹杀逆天者,晋尊仙就引发了天如劫威,端的是无比逆天,仙界本源感觉到了他的危胁才会酝酿出灭绝性的劫威,我听都没听说过晋升尊仙时出现天如劫威的事。”

    “我们也没听说过啊,老大。”

    天庚苦笑,赤焰无言。

    青木忙问,“那后来怎么样?”

    黑癸道:“天如神雷还不算什么,他心烦了之后,祭出**器,一举灭碎了天如劫云,哪知更恐怖的小圣人劫云出来,并直接凝结出了万古罕见的谛圣之手。”

    “啊,谛圣之手?这不可能,那是灭杀逆天小圣人的凶猛至劫,当年我们还没成就仙君时,一位逆天级的谛鼎圣仙,在晋升小圣仙的最后一波劫数中出现了这震惊万古的‘谛圣之手’,将一位无比逆天的存在抹杀,真真是可怖啊。”

    天庚仙君惊的跳起来道。

    “谛鼎之手,又称灭仙之手,小圣人都扛不住的啊。”

    “太不可思异了,那那后来如何?”

    黑癸道:“我当时也惊懵了,以为完了,但在这最危急的一刻,那尊神秘无比强大无极的存在的意志出现了,他只是幻现了一个虚形,身躯高大的深入无尽苍宇的深处,根本看不到他的颈部以上,他伸出一个指头就捅破了那仙界本源意志凝结成的‘谛鼎灭仙之手’,还嘲讽仙界本源是不是这些纪元以来修练成精了?那意思是你仙界本源居然修出了自主的意志?还妄图想抹杀‘本大帝’守护的存在?最后他警告仙界本源,再敢蹦出来亮它的小黑腿腿,就不吝啬手段将它抹杀,那仙界本源没有任何反应,散了劫云就再没有了声息,显然,这尊无极大的存在令仙界本源也非常的忌惮,这就是他背后的底蕴,我们,怎么可能惹得起这种存在?”

    青木脑门儿上都冒汗了,这对于一位仙君来说,是不应该出现状况。

    他转首望向黄戊,“大哥,我看出来了,这事全听小妹的安排吧,如此强大无极的存在,连仙界本源都退避三舍,我们又算什么呢?”

    黄戊点了点头,正容肃色道:“好,那就定下我们未来的大方向,一切以幺妹的意志为准,贯彻执行我们五帝仙廷未来的方向,全力支持幺妹的这个计划,能成为这样一尊有巨大潜力的存在的‘娘家’,也许也就是我们五帝的大机缘。”

    “大哥所言不差,我们就定下未来的策略。”

    这话刚刚落了。

    突然一道紫芒出现,浩荡无极的威势降临,横扫当场,五帝以绝品仙器‘天王鼎’能量凝结的秘异空间,就算是小圣人也不可闯进来,但此时却寸寸崩裂瓦解。

    五帝无不大惊失色,但在这威势的笼罩下,他们发现自己根本动都动不了。

    五位叱咤天界的绝代仙君,这刻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无助、彷徨、惊悸;

    这就是之前黑癸所言的,不敢多说,怕亵渎了神秘莫测的存在,但越怕什么也越来什么,什么仙界法则又或绝品仙器的防护法则,根本挡不住他意志的降临。

    黄戊、青木、赤焰、天庚四仙君,都面如土色了。

    黑癸也惊的差点晕过去,她忙道:“先贤大能,我、我是方堃的妻子,绝不会害他,这几位都是我的亲兄长,我才说了一些话,冒犯先贤大能,我辈该万死。”

    那无敌无量威势凝成的人形只有两截脚腕深入他们的秘异空间,大不可量。

    下一刻,他的声音传来,“……你们五只小蚂蚁最终没起妄念,救了你们的小命,很好,你们也算有眼力、有机缘,至此后就跟着他吧,未来成就‘神位’也不是没有可能,这个小家伙已经触摸到了‘天如境’的门槛儿,也罢,本大帝就成全了你,免去你百年苦修积累之功,你得成天如境,便去天如界做一件事,上个纪元本大帝在天如界留下了一点血脉传承,这个纪元应该成长起来,可以做为他日后探索‘谛鼎界’的基础,若有不屑子孙,你也替本大帝清理门户,别让他们嚣张的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在他面前,都是蜉蝣草芥,敢替本大帝惹事的,小家伙你统统把他们送入轮回,以示惩罚,你们这个破鼎,是上个世纪一个小神的一生结晶,可惜最终未能炼成‘神器’,后来连遭劫数,残缺的很厉害,本无望再修补完全,不过你们运气好,跟了他,本大帝就帮你们这一次,把残缺补全了罢。”

    下一刻,紫芒弥漫,有如天河倒泄,天王鼎剧烈震荡起来。

    然后另一股浩瀚的意志从鼎的深处醒觉过来。

    “啊……哪尊大神?要夺我五行神尊的根本?谁?谁?”

    这意志既惊且怒,又在全力运转鼎中能量想抗衡挣扎。

    五帝仙君却都惊的要晕厥,居然是天王鼎中深藏的五行神尊的意志也出现了。

    不过他明显抗衡不了紫芒威势的渗透。

    五行神尊的意志狂叫,“大神,大神留手,小神自问未曾罪什么大人物啊?”

    那紫极大帝威严无俦的声音响起,“五行,本大帝横行诸天万界时,你还只是小小草根,得罪本大帝?你说什么笑话呢?你有那个资格?”

    “啊啊,啊,是、是紫极雷霆神帝啊,小神惶恐,惶恐啊……万万不敢!”

    “你一缕残破意志,借鼎不灭,逃过了神魔大劫,也是你的机缘,不过你等这五个小家伙成长起来,用他们的一生精华凝聚你的‘五行本源’再召唤你湮灭在时间河流里的神魂而复生,计划是不错的,他们得了你的传承,最终却要为你奉献所有,不过这也没什么,神有神的手段和算计,本来本大帝可以不干涉你的私行,因为与本大帝无关,但是现在不同了,这五个小家伙与本大帝守护的存在有了联系,本大帝就不容他们有失,从此后,你尽心尽力培养他们成长,时机一至,那人自会施展无上神通把你的神魂摄回,予你重生的机会,若有违背,本大帝可不介意让你灭的不剩半丝残渣,你知道了吗?”

    “知道,明白,小神谨遵大帝法谕,再不敢有它念。”

    “很好,你这缕残破意志就进入天王鼎器灵之中吧,本大帝助你修复残破本源的重创,这鼎再回圣阶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未来成就神品也未尝不可,”

    紫极雷威彻底灌洗天王鼎,那五行神尊意志进入了天王鼎器灵之中引导运转。

    十息之后,天王鼎一震,圣息开始弥漫,明然是残缺补全,本源重创修复。

    “多谢大帝缓手。小神感觉不尽。”

    “小事,你就陪几个小家伙坐镇天界,等候本大帝守护之人成长起来。”

    “遵大帝法谕。”

    大帝嗯了一声,一只弥天大手探下来,抵住了黄戊仙君的脑顶,紫芒大盛,直接把黄戊变成了一团紫色芒光,人形都不见了。

    轰隆隆,鼎世界又一个震荡,晋升天如境的劫云开始凝聚。

    巨大浓厚的劫云,无敌无量之势又现。

    大帝却哼了一声,哼威直接撕裂了劫云,他道:“仙界本源,本大帝做事,你也有资格插手?一边凉快着去……”

    又一只紫芒凝成的大手出现,把劫威一把捏住就炼成了一团光芒大丹。

    大丹直接打进黄戊体内。

    黄戊在这一瞬间就成就了‘天如至仙’境,天如法则缠绕,天如气息如渊如潮的散荡出来,这是他梦寐以求的境界,居然在这闰无极无量的存在手里直接达成。

    而且他没有晋升后的空虚,那大团劫威中被大帝注入了紫极雷芒神威,本质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是无法想象的神奇。

    黄戊的境界节节攀升,天如中期、后期、颠峰,都是直接就跨进。

    半圣仙就这么出现了,一尊‘半步谛仙’就这么诞生了。

    这就是大人物通神手段赋于的绝世奇缘。

    黄戊当时跪倒,虔诚的道:“谢大帝栽培,黄戊死而后矣。”

    “要你死就不培养你了,你认得清你未来要做什么才是关键的。”

    “黄戊明白,绝不辜负大帝的栽培,好好替他做事,你们都能跟着得到无穷好处,本大帝交代你的事,你安顿了这边的事就去办,以后就呆在天如界等他,这边有‘小五行’坐镇不会出问题的,仙界本源以后也会对你们网开一面,本大帝的脸子它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那道仙脉圣泉,可由‘小五行’收入鼎中精炼,可以做为你们当前的资源加以利用,你们三个小家伙,他自会给你们天如至仙丹提升你们的实力,本大帝就不越俎代疱了,他进入天界之前,还有一些劫数要亲历,黑癸你跟着他便是,其它也的也没有什么,你们将来在第九层的‘谛鼎界’可能要遭遇一些大的磨砺,但对于成长是有莫大好处的,本大帝也有些事要做,得去一趟遥远时空的‘太古圣域’,他经历一些磨砺也是好的,若一味在本大帝遮护中成长,却未必是好事,小五行,你也一样,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万不得已别插手。”

    “小神遵大帝之谕。”

    “好啦,仙界本源那里,本大帝已经打了招呼,圣泉随时可收取入鼎。”

    言罢,紫芒再闪,一块光灿令牌丢给了黄戊仙君。

    “此乃本大帝神令,你可持它去天如界做那事,谁若违令,你清除便是。”

    黄戊忙道:“小仙谨奉大帝神谕,不敢懈怠了!”

    紫极大帝未再说什么,他的虚形渐渐淡去,三息之内就消失无踪了。

    几位仙君却是长长吁出口长气,这次不光消弥了一劫,连五行神尊的后招都抹杀了,他们本也想及五行神尊会留有后手,但他们想对抗几乎没可能,神的手段,哪怕只剩一缕残魂意志,也不是九阶大圣能对抗的,只剩下为人家作嫁衣的结果。

    而黑癸的姑爷却为他们免除了这杀生灭绝之祸,以后真正是无忧了。

    尤其黄戊的收获巨大,居然直接成变了天如颠峰境,半圣仙的境啊。

    那天王鼎的器灵也化形一尊威严的男子出来,大该是五行神尊的本形吧。

    虽然他在这个小圈子里最强大,但是有了先来后到的差别,更不敢违逆紫极大帝的神谕,未来重生也有了指望,还傍上了紫极大帝,对他来说也是绝世神缘。

    可他毕竟是‘神’,五帝仙君在他眼里都是蝼蜉蝣蚁一般的存在。

    紫极大帝一走,五行神尊也没了压力,威严尽数恢复。

    “你们各行其事吧,本尊坐镇天界,这就收取圣泉,加以精炼,不是太大的事情,本尊也不会过问,你们没有点压力成长也不积极,一切遵从大帝的口谕吧。”

    “是,神尊所言甚是。”

    那神尊望着黑癸道:“那人估计不是简单角色,黑癸你跟在身边,一定要尽心尽力,天界的事,自有本尊和你几个兄长处置,你也不用挂心。”

    “好,听神尊的。”

    五行神尊苦笑,“本尊在那大帝面前,也不过是蜉蝣般的小角色,这尊大靠山实在是强势无匹的,我等有他在背后,却也真正有了成就一番大业的基础,只等那人成长起来,我等全心辅佐,立惊天基业也未尝不可。”

    “神尊所言甚是,天界有神尊坐镇,我便前往天如界去落实大帝的事。”

    众人点头,黄戊又嘱咐小妹黑癸,下界事宜要多加小心,谨奉那人意志行事。

    黑癸也点头应下,然后送了黄戊先离开。

    那借了天王鼎器灵本体暂时‘活’过来的五行神尊也去收圣泉了。

    黑癸这趟使命也完成了,静待方堃打穿仙界法则,以降临她的本尊下界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